147小说 > 玄幻 > 明末风云之铁血崇祯 > 第一百零六章 宗 亲

第一百零六章 宗 亲

不学无术的梁次辅难得挨一次训,李标、韩爌等几个文臣心情舒畅不少,大呼过瘾,可也不敢当面取笑,都背过身捂嘴偷笑不已。

至于参谋本部总督查曹文诏为何留在九原(包头)?为何还从保护陛下的近卫军骑兵抽了一个团留在那边?不是没人问,明摆着的事不要说。

连梁世勋现在都知道在干嘛,文臣在说此事可就丢脸丢到家了。

梁世勋无辜的长大眼睛看着皇帝和几位同僚,突然明白了什么?张大嘴叫道:“啊!哦!哦!原来是这样!”

朱由检看着梁世勋滑稽样,乐道:“行了!闭嘴!不要说出来,一点城府都没有,没看到他们几个在看你笑话!”

只要皇帝能开心,其它什么都不重要;脸皮厚得很的梁世勋讪笑道:“陛下!臣不是愚钝,而是这段时间没休息好,脑袋一下转不过弯来!”

哎!有个能搞笑的也不错,难怪皇帝身边多谄臣,都象李标那样一本正经,皇帝做得不闷死才怪!

见这货还这么不正经,朱由检取笑道:“得了吧!曹文诏在九原抽不开身,身为五军都督府副总督,你得帮衬点,南洋和西域那边怎么样?”

怎么能这么说,咱什么时候不帮衬啦!梁世勋装作无辜的样子,大叫道:“陛下!您这是冤枉臣,如今大明全面开花,臣不在忙嘛?南边和西边的消息还在整理,估计得等会才会给陛下禀报!”

南洋与西域?大明帝国全球霸权的两个重要支撑点,怠慢不得啊!头痛!

朱由检一下想起许多,摆摆手随意的吩咐道:“好了!你们都去休息下吧!朕想独自呆会!”

几位大臣躬身离去,留下朱由检一人在湖边想着心事。

想休息可没那么容易,王承恩走来声禀告道:“皇上,庆王求见!”

庆王?算算也该来了,朱由检无奈笑笑,起身往大雄宝殿走去,到那会会这位几年没见的庆王殿下。

“海宝禅院”的大雄宝殿,莲花宝座上的如来佛祖神态慈祥看着世间百态,谁善谁恶?谁忠谁奸?其实又有谁知道!

朱由检恭敬给菩萨上了柱香,磕了三个响头,慢慢起身双手合十围着菩萨打圈,打量起大雄宝殿来。

庆王朱倬纮神情复杂跟在后面,两天前才得知皇帝驾临银川,本以为会入住王府;这样还可以拉近与皇帝的距离,顺便谋取点福利,哪知皇帝不声不响住进了银川的第一禅寺,自己的愿望落空不说,也让自己成了亲王间的笑话。

朱由检哪管你庆王心情如何,自顾自的慢慢看完大殿,转身走到殿外才恍然大悟,回头看着有点拘谨的庆王朱倬纮,指着大殿边上的凉亭,淡然笑道:“皇叔,都是一家人,别太拘谨!陪由检去那边亭子坐会,聊聊家常;京城一别也有几年,都没好好和您说说话。”

皇帝放低姿态,必有奇事发生!别看皇帝嘴里说得天花乱坠,坏在他

手里的大明亲王可不是少数!千万不要被假象蒙蔽,这位天生是大明王爷的克星,还真得小心应付才是。

心里想着憋屈的往事,防着皇帝再出什么杀招,胆小的庆王朱倬纮又如何敢反对?唯唯诺诺跟在后面,小声回道:“皇上言重了,臣身为皇族守着边疆是臣的本分;倒是皇上不远万里而来,旅途遥远舟车劳顿,实在是辛劳的很。”

哎!说得什么乱七八糟的,好在有蜀王、益王两位还算机灵,要不大明的亲王还真不够看的!

经过几代圈禁下来,这些人倒真成了米虫;眼前这位将当初内宫在银川开办的企业全都败光不说,守着银川这么好的地方,日子过得紧巴巴的,眼睛又瞄向黄河边的皇家农庄,小动作不断。

两人走进凉亭,桌子上已摆好了茶水和点心,朱由检浅笑下坐在北面的石凳上,手一摊淡然笑道:“皇叔,请坐!佛门清净,也没啥好东西待客,一杯清茶,请多谅解!”

什么时候老子为客了,庆王府搬到银川也有两百多年,早变成当地人,你个小毛孩才是“外乡人”!

心里有气也不敢出言埋怨,挨着半个屁股坐下,讪笑道:“小王无能!做为地主,没能照顾好皇上,让皇上受苦了,请皇上责罚!”

责罚?责罚谁!

看在这几年你没敢骚扰百姓的份上,先饶了你这条小命!免得别人说老子刻薄不能容人。

朱由检端起茶杯喝了口水,一股清香传遍喉咙,感觉到空气也那么干燥,好久才看着庆王,慢条斯理说道:“皇叔!银川处于黄河之侧,是甘肃到归化总督区要冲所在,境内湖泊、水洼众多,号称‘塞上江南、鱼米之乡’;由检却听说您那王府有点破旧,看来您还是没找到发财之道啊!”

我的亲娘哦!还好意思说,哪座王府修缮不是朝廷出钱;也是您崇祯这么抠门,不愿出哪钱!不修就不修!倒看丢谁的脸!

再说现在王府护卫、长史等文武官员都是四年一换,防着王府的人象防着敌人!捞不到外快!光靠俸禄和商会那点股份,要本王怎么发财?

牢骚话也不可能说出口,心里憋屈的庆王朱倬纮低着头,好久才憋出句:“回皇上!臣无能,让皇上忧心了。”

还算有自知之名,知道自己无能!无能白送的那些纺织厂、服装厂竟然都垮掉,闹得庆王一脉还真有点不像话!

事关皇族面子,朱由检去捅破也无趣,饮着茶淡然回道:“好了!只要安安心心的过日子、不扰民,由检也不会亏待谁!要不朕作保!从皇家银行给皇叔贷点款,让内宫在这边再开办些工厂,皇叔从族里找些有能力的人,让他们先跟着学,学等会了再交给你们自己经营谋生,您看如何?”

贷款?贷款不用还么?打得倒是好算盘!

庆王根本不在乎庆王一脉其余人的死活,反正丢脸又不是丢他个人的。

这么一个没有担当,不作为的人做王爷

,看破红尘对一切都无所谓,懒懒的回道:“这?皇上!一定得这样么?”

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不争!不变!任听君便!

朱由检知道这位王爷彻底废了,被皇帝翻脸无情吓破了胆!

这不是朱由检个人的功劳,经历成祖、嘉靖、万历、天启等四朝不断施行“推恩令”,有些皇族被严厉多变的政策弄得确实丧失了谋生的能力。

为了所谓的“面子”朱由检不愿放弃,耐着性子继续劝道:“皇叔!时不待人啊!大明飞速发展,身为皇族也要跟上时代的节奏,从今年起皇族俸禄由内宫支付!由检在位时还好说,由检有口吃得,也不会饿着你们!万一哪天由检不在,谁来照顾你们?”

什么?把亲王当累赘,推来推去!没这么玩的!咱好歹也是太祖的子孙!怎么能就这样不管不顾!

想不明白的庆王,也不知哪根神经不对,所幸也豁出去,大声问道:“这?皇上!臣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难得有点血性,不知道是不是好事!抱着一丝希望的朱由检笑道:“说吧!不要拘谨,今日只有叔侄,不谈君臣!”

豁出去的庆王过了那口气,背心有点发凉,终于感觉到害怕。

开了头又不能不说,抹了下额头不自觉冒出的冷汗,眼睛一闭,咬牙说道:“请问皇上!这大明可是太祖开创的大明?”

倒是朕自作多情,朱由检有点失望,原以为鼓起这么大勇气,好歹也训斥自己几句,或有点创新说点其它的东西,结果还是这样平白无趣!

算了,朕最后再努力一把!

朱由检叹了口气,耐心解释道:“皇叔!您的话由检明白,可您想过没有?皇族为何要活在祖宗的庇护下?难道就不能承担更大责任?天下真是一家一姓的?错了!这观念要改,要不哪天还真的会在这里栽跟头!”

真实的世界不就这样,他们这些亲王又哪个有血性反抗的?没有!只有益王抵抗,聪明如蜀王也只是投井,其余不是自杀、等死就是投降!苟且偷生!

朱由检失望,庆王也很失望,不想再说啥,更听不进啥,淡然回道:“皇上!您召臣来不会是特意说这些吧?”

这话一出,朱由检也死心了,哑然失笑道:“那倒不是!由检将大明从无底深渊拉出来,可不是为了保护一家一姓的未来;大明不仅仅是皇族的,更是大明千千万万百姓的,希望皇叔有心里准备!”

插一句,【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真心不错,值得装个,毕竟书源多,书籍全,更新快!

管你是谁的,老子是太祖子孙,倒看你们如何!庆王爷不反驳,恭敬的鞠躬行礼,漠然的转身离去。

无畏?还是真的看破红尘?

朱由检站在凉亭里,看着决然离去的庆王,还真不知道说什么好!

不对抗!不合作!陛下,一切您看着办!

他娘的!老子能怎么办?凉办!

头痛!真头痛!老子这么辛苦为了啥?干嘛要姓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