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玄幻 > 万古第一仙尊 > 第两百一十六章:棋局博弈

第两百一十六章:棋局博弈

此人名声很大,算是都护府最有前途的一位年轻人,哪怕是世子战南天都差了他不少。

纵横战场,以阵法为身,抬手灭敌方首领,负手困千军万马!

加上战北城的不断培养,已经是一位很顶尖的神识妖孽了。

“呵,有点眼力见,不像是那么愚蠢的人,可是为什么就那么傻,要惹我的义父呢?”王勋讥讽一笑。

“惹他?那条老狗还不值得我去惹,修行了一辈子都还是半步无极境,这样的家伙算个毛?”宁缺骂着,一步一步向王勋走去。

“不知死活的家伙,都护府的力量是你不可想象的,即便是宁王府强盛时期也要敬都护府几分,现在没落了的地方居然也敢这样说,真是不自量力。”

“这个军神争夺之战注定与你无缘,希望你可以一如既往的狂妄下去。”王勋淡淡说着,眉宇之间自然而然有一种不屑。

宁缺背负双手,突然发难,浮光掠影一开,就要在当场这个绝佳的机会弄死这个人,再不济也要将他逐出玲珑塔。

那一刻,他以双手演化天地诀,金色火焰铺天盖地,几乎要焚灭了这个空间。

其力度之浩瀚,让灵台境界的修士都要蹙眉。

“轰隆隆!”

速度奇快,稳稳的砸在了王勋的胸口之上。

但宁缺却丝毫也高兴不起来。

王勋压根就没有抵挡的意思,就呆呆的站在原地,任由宁缺出手,甚至嘴角挂着浅浅的微笑,非常奇怪!

“彭!”

两拳直接崩碎了王勋的肉身,所有景象化作飞灰。

原地响起了一句飘渺的话:“现在还不是与你决战的时候,玲珑塔第九层,我等你,你最好在第八层就被唰下去,否则你丢掉的就不是军神之位了,而是命!”

“呵呵呵!”

笑声逐渐消逝,再无他的气息。

原来,宁缺所击碎的也不过就是一个影子罢了,无关痛痒。

“哼,跟宁爷说大话的多了,不是死就是残,通常都是要打脸的,你等着!”

宁缺恶狠狠的说了一句,便直接遁入了门户之中,进入了第八层,也就是棋局的考验。

他现在心情非常不爽,所说自己没有受伤,但不大不小在自己夫人面前丢了脸,回去了指不定怎么数落自己呢!

这些个仇家像是苍蝇一般骚扰自己,火气也被逼了出来!

直到他消失在第七层,玲珑塔外的众人才暗自松了一口气。

还好是在关键的时候破解了这幻阵,成功抵达棋局第八层。

此刻,一百二十八人已经剩下了二十七人,绝大多数都已经淘汰了出去,或许也很精才艳艳,但终究是在某一方面差了一些。

差之毫厘,失之千里,也就算不得全面了。

而这二十七个人当中,有十五人已经被困在了第七层,几乎已经无法脱困了,可以说是丧失了竞争力。

这第七层的考验,几乎都是幻阵与各种诱惑,如色相,如权柄,如财富。

有的倒霉蛋,甚至被演化出来的一个王国给彻底的困在了里面,醉生梦死,不到考验结束,幻境结束,估计是出不来了。

剩下的十二人,已经尽数的到达了第八层!

随着层数的递增,外界的风波就更是凶猛。

越来越多的势力与门派开始下注,局势越发的紧张了起来,随意一个赌池的金额几乎都是千亿的源石,乃是千万修士共同的赌注。

各大势力的脸颊越发不好看了起来,这一切都是因为宁缺。

尤其是狮帅战北城,眼见幻阵没有困住他,那叫一个脸色阴沉,连带着许多势力都是不爽了起来。

他们最不想见到的就是宁王府的崛起了。

现在隐隐约约已经有了不可处理的势头了,若是再得到军神之位的资源,那就是真的是一遇风雨便化龙了,到时候多少势力都有可能遭到清算!

俨然,宁缺这位本该继承军神之位的男人受到了绝对的关注,成为了中心焦点。

但,从赌池的情况来看,大多人还是选择更相信靖族,只不过就看他们怎样将这个军神玉玺分配了,由谁来做这个军神。

整个观礼台。

最是镇定的莫过于莫行,皇主青殇,靖瑶皇后,靖族族长,还有天玄宗的太上长老,地煞门的云尊了。

其他的都没有那般自信。

不过,当宁缺走进第八层的时候,雪家的人都全数离开了,雪轻舞也被强行带走了。

玲珑塔内。

第八层是一片幽静的空间,这里什么都没有,仿佛置身于虚无。

连日月都没有,唯有的只是几张石桌,上面摆放着棋盘。

已经有五队人马已经开始在博弈了。

有许多的熟面孔,比如天玄宗柳乘风他此刻正在与地煞门的元通博弈,还有王家王莽正在与王勋博弈,而青渊正在与太一道人博弈。

最是瞩目乃是靖长生与一位青年男子的博弈,他走得最快。

在棋盘上已经是杀得对方丢盔弃甲了,眼看青年男子就要败了,满头的大汗,惊慌失措!

棋盘虽然是下棋,但其实也是修士彼此之间底蕴的一种碰撞,往往气势不够者,或是弱者根本不需要下棋,对手直接就给你碾碎了。

并且这每一颗棋的落下,都好像是千军万马的冲锋一般,一旦错了一步那就是满盘皆输,最后会闹得全部灰飞烟灭。

见到那青年男子已经是处在崩溃的边缘了,心知靖长生的胜局一定,要不了多久就能直接进入第九层了。

以他这样的速度以及实力,必定是第一个取得军神玉玺的人,到时候将没有人能够阻止他走。

即便是宁缺都没有把握夺回来,同样的只要他第一个拿到了玉玺,他也有把握走出去,任何人也留不住他!

宁缺连忙看向了后方赶来的一位修士,身穿青袍,算是一匹黑马了,能够冲到这里来。

眉目都有着一股子的灵气,很不简单。

宁缺直接踏上了棋盘,不敢再有半分耽搁,否则让靖长生抢夺了先机,那么输的就是自己了。

“请!”他伸了一手,很礼貌道。

此人与自己没有什么仇怨,自然也没必要树敌。

那青衣男子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直接坐了下来,与宁缺对视一眼,开始下棋博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