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都市 > 丧尸他后妈 > 15、第15章

15、第15章

z就那么赤着身子将被子掀开了,整个人自上而下俯视着电脑屏幕,王晓书怔怔地望着他尖俏的下巴,目光顺着脖颈朝胸口移动,在看见那两颗花生的时候瞬间扭开了头。

“我曾看过为数不多的电影里有一部我还算喜欢,主演叫安东尼霍普斯金,你知道这部叫什么名字吗?”z温柔地问着,一点都不介意王晓书在那边面红耳赤。

王晓书完全忘记了自己找他是要干嘛的了,下意识回答:“沉默的羔羊?”

“答对了。”z冷笑一声,“那你应该知道你的下场了。”

“……别这样z,我找你有正事。”王晓书此刻无比感谢外面那群鬼哭狼嚎试图吸引她注意力的人,如果不是他们在这,她就没办法转移话题了……

等等,重点好像不对,貌似本来正题就应该谈这个的……

“你看这些人你认识吗?他们好像是分子的,你帮忙确认一下?”王晓书迅速将导航仪屏幕转向了车窗外,z愣了一下,立刻将被子拉起来把自己整个人全部蒙住,只露出一双在长长的黑色刘海下几乎看不见的眸子。

王晓书听见z呛声急促道:“你给我把屏幕转回去……”

王晓书顺从地听取他的意见,但转回来后发现屏幕上已经什么都看不见了,漆黑一片。

“z?”她叫了他一声,但没有回应,她眼神复杂地看向车窗外,正在犹豫到底要不要开门,那边z的声音响了起来,“那个长得像普京一样的亚洲人是分子州长的儿子,叫宫崎悠介。我不建议你跟他们一起走,因为你携带的东西如果被他们看到……呵呵。”

他今天第二次送她“呵呵”了,总有一种要有不好的事情发生的感觉……

王晓书若有所思地瞥了一眼再次组合在一起商量对策的五个人,见他们没有注意车里,便弯腰把副驾驶上的手提箱拎了过来,左思右想之后,她将箱子打开,把乱七八糟的东西丢到一边,将隐秘的药物和□□随身携带,整理了一下自己,打开了车锁。

“谢谢提醒,你可以继续睡觉了,祝你做个春/梦。”王晓书将导航仪倒扣过来坐到屁股底下,z那边就看不见画面了,但她没有切回去,所以他还可以听见声音。

只听她似乎打开了车窗,朗声道:“你们好,抱歉现在才反应过来,刚刚我没睡醒,处于梦游状态,你们找我有什么事吗?”

z正在系皮带的手抖了一下,柔顺的刘海垂在眼前,他抿唇思索了一会,光着脚踩在纤尘不染的雪白地板上,听着手边导航仪那端传来的对话。

“你好。”回答王晓书的是那五个人的头儿,也就是分子州长的儿子宫崎悠介,他好像一点都不怀疑她在说谎,温言细语地解释道,“是这样的,我们是分子基地的人,昨天出来时不小心和大队伍走散了,看到这辆车的时候以为里面没人,所以有些失礼,希望你不要介意。”

“没关系。”王晓书摇摇头,“你还没说完吧?”

明明不过才二十不到的年纪,却长了一张与普京大帝八分相似脸的宫崎悠介迟疑了一下,诚恳地说:“是的,如果小姐你不介意的话,我想请问一下我们可以一起走吗?如果有车的话,我们可以在天黑之前赶回分子,那里是最安全的。”

王晓书没有很快回答,她颦着眉陷入沉思,宫崎悠介以为她不愿意,想了想觉得自己五个人是有点多,车虽然是越野的但要放下五个大男人的确有点难,于是便咬牙道:“这样吧,只要你可以和我们合作,到了分子基地之后,我们一定奉小姐为上宾!”

“哦?”王晓书感兴趣地挑挑眉,“你说话算话?”

“当然!”宫崎悠介严肃道,“实不相瞒,其实我是分子州长宫崎夏茵的儿子,虽然你可能不相信,但我说的都是实话,他们可以作证。”

站在宫崎悠介身后的四人立刻附和点头,表情镇定锋芒逼人,这一群精英范儿的人居然会迷路?真新鲜。王晓书随意地看了他们一眼,便想起了宫崎夏茵这个人。

她依稀记得,宫崎夏茵在原著里是伊宁所嫖的男人中年纪最大的一个,因为身居州长之位,成功地把本该属于他儿子的名额夺走了,以五十岁之高龄加入了伊宁的后宫……当然,在遇见z之后,伊宁过去的所有后宫全都变成了浮云,虽然她最后也没能真的拿下z。

不过,这位州长的名字起得真是让人无法直视,她并不觉得日本朋友有什么不好,身处末世无国籍之分,而且在一本玛丽苏末世□□书中国语与英语到哪里都是通用的,就跟开了挂一样,她丝毫不用担心语言不通,但……攻其下阴真的大丈夫?总觉得好像永远失去了什么。

z发现王晓书一直沉默,经过权威分析后认定她打算同意,立刻压低声音警告道,“不要答应他,你已经和他们永远不可能成为一类人了,所以别再向往所谓的真善美了,马上……”

“上车吧,前面只可以坐一个,就宫崎先生来吧,好给我指路。其他四个挤一挤全都坐到后面去。”王晓书指挥着分子的人上车,完全没把z从她屁股底下响起的声音听进去。

向往真善美?她完全不需要向往好吗,她本身就拥有它们!

z觉得他和王晓书的关系仿佛进入了一个铺满地雷的区域,随便走哪里都会爆掉,根本没法和平相处。他也不多说了,相较于嘴上功夫,他动手能力更强。

z弯下腰打开床头柜的抽屉,那抽屉从外面看是普通的模样,里面却是一台高科电脑,连锁都是由指纹控制的。z按下食指指纹,打开锁取出里面放着的一套针筒和密封极其严谨的药剂,嘴角优美地挑了起来。

正在按照宫崎悠介所指方向往分子走的王晓书一边开车一边想,z是不是已经把画面切走了?他现在干嘛呢?不会因为她刚才的话生气吧?不过生气就生气吧,反正现在也不需要机器导航了,有人工的……可是,为啥总觉得有点忐忑不安呢。

“……那个,这位小姐,请恕我多嘴,但我必须提醒你,你又走错方向了。”宫崎悠介嘴角抽搐地礼貌道。

王晓书咂咂嘴,不再想那个变态,专心致志地开起了车。

虽然之前导航仪显示车子已经进入了分子的区域,但实际距离还挺远的,王晓书带着分子的五人开了一整天,直到下午五点左右才远远望见分子的灯塔。她松了口气,有些疲惫地揉了揉腰。

坐在车子后面挤着的四个大男人情况不比王晓书好多少,他们现在已经进气多出气少了,但是碍于宫崎悠介在这都不敢发作。他们曾经主动要求帮忙开车,但都被王晓书拒绝了,理由是她不想和三个男人挤在一起。宫崎悠介表示他可以让出副驾驶,但王晓书依旧纹丝不动。

能让给你才怪,屁股下面坐着z……不,是坐着z给的导航仪呢,万一他没把画面切回去,那被他们看到岂不是完了?而且在这种末世里,保持通电已经是个非常大的难题,更何况是这么高端的玩意儿?被发现了估计会把她当肉鸡也说不定啊。

王晓书倦怠地盯着前面的路,眼皮不断打架,疲劳驾驶的结果就是路又走错了几次,这拐来拐去的弯道绕的她头都晕了,她迷茫地瞪着前方,忽然看见一辆银灰色的路虎越野车横在前面。

“嗯?”王晓书疑惑地揉揉眼睛,再看过去那辆车依旧停在那。

她不由望向副驾驶上的宫崎悠介,宫崎悠介也是一脸沉思,看来不止她一个人看到了。

“先停车。”宫崎悠介谨慎道,“那辆车看起来很新,停在那有点不对劲,这条路我们来的时候曾经经过,本来什么都没有的。”

“会不会是你们基地的人出来找你们了?”王晓书猜测道。

“不……”宫崎悠介脸色有些微妙,“这么高级又保存完整的车,在现在这个时候是非常珍贵的,他们出来不会开这么宝贵的车。”

“哦。”王晓书摸摸鼻子,“抱歉,我是个常识渣。”

“没关系,我不介意多给你解释的。”宫崎笑了笑,“还没问你的名字呢,小姐介意告诉我吗?你可以称呼我悠介。”

憋了这么久终于忍不住问了啊,看来也不过如此,王晓书实话实说道:“我是从量子基地过来的,我姓王,叫王晓书,你现在选择放弃和我合作还不晚。”

宫崎悠介脸色僵了一下,眨眼笑道:“不会,分子一向与世无争,只求可以让基地内的人们安稳度过余生,没有野心,不曾和任何基地结怨,所以王小姐可以放心来做客。”

这种官话他不说她也知道了,要不是因为这个她才不会千里迢迢跑到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

说是鸟不拉屎真的一点都不为过,分子这边的环境很糟糕,连量子都不如,草木枯败食物水源都短缺,空气也差,比北京的pm2.5还让人捉急,这也是他们跑那么远去寻找食物的原因。

分子基地内不能栽培农作物,空气和土壤都具有毒性,分子的人这么长时间以来也只是研制出了抵抗毒性的血清,并没能真正地做到重建家园,自给自足。

而这一切,全都是z赐给他们的特别恩赏……所以他们对z可谓是……恨之入骨。

不,说恨之入骨都是轻的,z在分子的人眼中,那就等同于犹太人眼中的纳粹。

据说在病毒爆发前,z的总实验室就设在分子所属地区。病毒爆发后,z直接炸了那座实验室扬长而去。只是他人虽然走了,他留下的噩梦却刚刚开始。

z所特制的炸弹余威久久未消,具体效果可以脑补核弹,只不过被这炸弹辐射只有一种反应,那就是基因突转,从人类迅速异变成丧尸。

宫崎悠介在停车后表情凝重地下了车,坐在后车座挤着的四个大男人仿佛得到了拯救一样也跟着迅速窜了下去,一时间偌大的车内就只剩下了王晓书一个人。

插一句,我最近在用的小说app,【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安卓苹果手机都支持!

王晓书趁着他们都不在,将坐下屁股底下的导航仪拿了起来,翻转过去后发现画面早就切回了路线图,她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感觉,松了口气的同时又有些失望。她将导航仪塞到驾驶座底下的凹槽里,从z给她准备的药物中找了找,果然发现了标注有防特殊辐射功效的胶囊。

胶囊啊……王晓书为难地拧开盖子,拿起手提箱里的水壶,皱着眉头服下了一颗。

她随手放下水壶,漫不经心地瞥了一眼前方,只这一眼就再也没能移开视线。

她满面惊恐地瞪着和宫崎悠介几人一起有说有笑走过来的人,下巴整个都掉在了地上。

……这是想干嘛?z怎么会出现在这?他的白大褂呢?去哪里了?还真是仗着从来没人见过他的真正面孔所以肆无忌惮啊!

z不疾不徐地跟宫崎悠介结伴走到奔驰车边,微笑着眯眼打量车里的王晓书,他满面春风的笑容虽然十分养眼,那挡眼的刘海也整齐地梳理到了一边,但褪去了白大褂、在格子衬衫外套了件茶色针织外套的z……怎么看怎么不符合她的审美。

他果然还是比较适合禁欲而变态的白大褂,这硬生生扭曲成良家技术宅的形象是打算闹哪样?

“王小姐,真幸运,这下我们有两辆车了,这位先生也是迷路的同胞!”宫崎悠介非常纯良地介绍着z,“对了,先生你叫什么?大家互相介绍一下吧,我们几个的名字你已经知道了,那位是王晓书王小姐。”

……真机智啊,这才多大一会功夫就套到了所有人的名字,还是在不透露自己信息的情况下。

王晓书迫于无奈,隔着车窗朝戴着和蔼可亲假面具的z露出一个敷衍的笑容,z微微点头算是回应她,随后低声曼语道:“名字只是个代号,实在不足挂齿,更何况念起它总会让我想到不完美的过去,所以,如果一定要称呼我的话,就叫我教授吧。”

宫崎悠介怔了一下,瞬间脑补了这位身形消瘦俊朗的年轻教授在病毒爆发后是如何悲剧地失去至亲,如何孤独地抵抗辐射折磨,如何惊险地躲过丧尸追捕……他看着z的眼神立刻变得不一样了,肃然起敬道:“好的教授,没问题教授!”

“……”王晓书不由悲从中来。

哎,有病的分明是这个世界,奈何吃药的却总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