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都市 > 丧尸他后妈 > 19、第19章

19、第19章

王晓书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她浑身酸痛地直起身,发现身上的衣服已经穿好了,自己正躺在铺了柔软垫子的课桌上,手腕上的手铐也不见了,连头发都梳得整整齐齐,齐肩的蓬松黑发柔顺地垂在身后,如果不是手腕上被手铐勒得红痕上过药,她几乎以为昨晚一切是她在做梦。

“醒了?”一个熟悉的低沉男声响起,她转头望去,z白色的身影背对着她,正在黑板上用粉笔书写着什么,大大的黑板上写满了稀奇古怪的符号和公式,讲台上摆着乱七八糟的试管烧杯和显微镜,他写完最后一笔将剩下没多少的粉笔头扔在了黑板槽里,转过身看向了她。

王晓书与他四目相对,中间隔着厚厚的眼镜片,只觉喉咙哑痛,心上像被大锤子砸了一样疼。

广个告,我最近在用的小说app,【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安卓苹果手机都支持!

“肚子饿吗?”z缓缓走下讲台,黑色的皮鞋踩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想吃什么?”

王晓书的身体倏地一僵,下意识想要跑,紧张的神色全都看进了z的眼中,他不声不响地走到她面前,弯下腰从一旁的橱柜里拿出一个手提箱,不知道是何时放在那里的。

z低头输入开箱密码,箱子打开后将里面的东西一件件拿给她看。

他先拿了一个类似饭盒的东西,放到桌上后用食指推了推眼镜,道:“把食物放进这个容器里,最长可以保持一年内不腐坏变质,而且不会变冷。”他说着打开了容器的盖子,米饭和蔬菜的香气立刻飘散出来,“喜欢吗?”他问,看着她。

王晓书嘴角抽了一下,肚子咕咕叫的声音立刻响了起来,但她却在z讳莫如深胸有成竹地注视下艰难地推开了他的“好意”,木着脸说:“不用了,谢谢。”谁知道他有没有在里面下毒,他的前科实在太多了,但凡有点智慧的人都无法完全信任他啊。

z轻撇嘴角,将饭盒放到一边,将手提箱里的其他东西不断换着花样拿给她,依次问着“这个喜欢吗?”、“这个呢?”、“那它呢?”、“这个不错吧?”……直到最后,他遭到全票否决后,终于沉下了脸。

“这些你都不喜欢,那你喜欢什么?”他压抑地问,黑眸一瞬不瞬地盯着她。

王晓书张张嘴,想说“我喜欢你离我远一点”,但是又觉得太狗血了,而且不知道为什么,她忽然在说这些伤人但可以干脆地拒绝他的话之前,有了那一点点犹豫。

“我……大概喜欢一些比较实际的东西,比如你上次做掉那些丧尸时用的枪?”她迟疑半晌,还是回答了他的问题,说完就垂下了眼,几乎预料到了他接下来的冷嘲热讽,诸如“就你那智商还是算了吧路都认不全还想玩枪”之类……

不过,现实的情况却颠覆了她的“以为”,z不但没有讽刺她,反而很和善地说:“那个?既然你喜欢那要来一个不?”

王晓书诧异地看向他,十分怀疑他是不是被谁给穿了,又或是在她不注意的时候撞坏了脑子,不然怎么突然转性了?

z泰然自若的在她质疑和惊讶的注视下将手提箱整个拎起来塞给她:“这些是我目前随身携带的东西里最好的,都给你。”

王晓书愕然地抱着手提箱,看着那些没有来得及被他拿出来展示的微型仪器和武器,那把她提到的□□也包含在内。

她不由有些懵了,神色复杂地坐在课桌上,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良久,她终于抬头看向了他,有些小心翼翼地问:“这次你又有什么目的?”

z闻言微微拧眉,心里那些隐忍不发的憋屈好像找到了出口一般拼命往上涌,他的音调无法控制地带上了一点尖酸刻薄:“我有什么目的?我能有什么目的?王晓书,我不就惹了你一回吗?你有必要把我所有的好全都抹掉吗?你可真有本事,只记仇不记好,白眼儿狼一个。”

王晓书迷茫了一下,愣愣道:“你确定就惹了一回吗?你光说话不算话就几回了啊?需要我一件一件给你提醒吗?”

z烦躁地转身就走:“不用了,反正坏印象是一辈子的事,一句话不得心就永远别想翻身,你就当我刚才什么都没说,反正做再多再小心翼翼到头来还不是失败。”

王晓书合上手提箱从课桌上下来,穿好鞋后拎着箱子皱眉跟上他,想要替自己辩解一下,可他不知为何在打开门后就停住了脚步,她疑惑地侧身踮脚朝他身前望去,宫崎悠介和伊宁两人正站在门外惊异地看着他们,宫崎悠介还保持着要敲门的姿势。

半晌,宫崎悠介尴尬地放下了那差一点砸到z胸口上的手,他的身高也不算低,约莫有将近一米八的样子,但就这身高,站在z面只能勉强到z的肩膀。

“抱歉。”宫崎悠介愧疚地弯腰致歉,悔恨地说,“我真是太失礼了,下次我一定先问过早安之后再敲门,教授请一定不要生我的气。”

z没有笑意地笑了笑:“这么急着找我是为了解毒剂吧?也好,省得我再跑一趟。”他转身无视王晓书直接走回实验室里,不一会又走了出来,一手拿着针筒,推出里面的空气让药液充满针头,一手拿着一个小瓷瓶,将针头扎进小瓷瓶的胶盖里,把溶液注射进去,轻轻晃动了一下,递给了宫崎悠介。

宫崎悠介悲喜交加地接过来,感动地看着z,怅然道:“多谢教授,你是我们分子基地所有居民的大恩人,但……”他顿了一下,痛苦地说,“但我要告诉你一个不幸的消息,我们现在的处境雪上加霜了,分子现存的所有水源一夜之间全都被人投了毒,不能饮用了!”

王晓书立刻看向z,那眼神就好像在说“不会是你干的吧一定是你干的吧如果不是你还会是谁?”……直看得z眼角抽搐,差点当着宫崎悠介和伊宁的面发火。

“是吗?”z的语气听起来阴阳怪气的,“那真是太不幸了,水是生命之源,这下就算土壤和空气里的毒性解除了,你们也还是要出去找新水源啊。”

宫崎悠介满目哀伤,几乎就要流出泪来。

伊宁眼睛闪闪地望着z,用一种娇嗔的口气说:“教授你就不要再吓唬宫崎先生了,你连解除空气和土壤毒性的药剂都可以制作出来,那解除水源毒性的药剂岂不是小菜一碟?”

z轻轻眯眼,低头看向被他无视的伊宁,眼神若有所思。

王晓书的目光在两人身上来回一扫,后退一步与他们拉开距离,把目光转到了宫崎悠介身上,刻意避开了他们。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z似乎已经在她的生活中扎了根,就像一颗蒲公英,被风吹散在她心上,她迟疑了一下,并没立刻将它们吹走,它便在她的心上扎了根,发了芽,无声无息。

看着他和那个在她印象中注定会和他有所瓜葛的人站在一起,她的心里有微妙的排斥和厌恶,这种感觉让她非常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