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都市 > 丧尸他后妈 > 41第41章

41第41章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 41第41章)正文,敬请欣赏!

王晓书没来得及洗澡,因为原子似乎出了什么大事,等z整理完出来的时候萧茶已经发了召集令,召集所有人到会议室集合。她只能收回迈进浴室的步子,随便洗了把脸擦擦头就出了门。

z低头扫了她一眼,不着痕迹地将她挡在背后为她挡风,将她有些冷的手放进衣服里用体温给她取暖。王晓书抬头去看他,他直接捏着她的下巴把她的脸转了回去,弄得她微微发怔。

两人没走多久就到了原子的会议室,这里人并不多,主要就是原子的几个核心人物,以及宫崎悠介等人。萧雅雅和伊宁大概是伤势太重,所以没来参加,倒是萧丛,他身为原子的州长,这貌似很重要的会议却不见人影,未免显得有些太不称职了。

“两位好。”萧茶没什么表情地对z和王晓书点头问好,看着z的眼神很复杂,毫无血色地唇紧抿着,道好之后便沉沉地坐在了椅子上。

主持会议的无疑是萧茶,他两手撑在桌子上,盯着桌面缓缓道:“急着叫大家来是有些事要处理,雅雅和伊小姐目前正在养伤,有大哥在照看,所以各位不用担心,她们虽然伤势很重,但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他忽然看向z,“希望下次张博士不要再这么一意孤行。”

z完全不给他面子,当着所有人的面直接反驳了他:“我做我自己的,你管得着吗?”他狭长的眸子轻蔑地睨着萧茶,双腿交叠单手转着桌面上的笔,气质沉稳冷淡,不急不躁。

萧茶微微一怔,踯躅须臾,缓声道:“抱歉,也许是我的措辞有问题,但这里毕竟是原子,还希望张博士稍微收敛一点。”

z自然不会收敛,他想说什么,但王晓书忽然握住了他转笔转得正起劲的手,z到了嘴边的话一顿,硬生生换了一句:“呵呵,现在除了做个好人好像我也没别的出路了。”

“张博士还是讲道理的。”萧茶勉强笑了笑,对王晓书微微点头,“谢谢。”

谢谢?讲道理?这么喜欢讲道理总有一天他会好好跟萧茶讲讲道理,道理是这样的:1,去你妈的,2,卧槽你大爷,3,灭你祖宗十八代……z温和地看了萧茶一眼,换了只手继续玩笔,这次他开始不停地用笔捏出开枪射击的姿势比着萧茶。

萧茶感受到了z浓浓的恶意,但他也不能说什么,他怀疑z是偷袭他的人,但他找不到证据,军医完全查不到伊宁和萧雅雅身体里的子弹,并且两人虽然有惊无险保下了命,但体内明显有什么东西发生了改变,正在慢慢脱离他们的控制。

萧茶不敢惹z,一旦他惹了z那么z必然会和他撕破脸,但如果z不是偷袭他的人,那他不但失去了能救萧雅雅的机会,还多了一个强大敌人,况且现在原子还有求于他。

萧茶深思熟虑过后,露出一个诚恳的笑容,声音圆润道:“张博士,是这样的,我之所以让你和王小姐百忙之中也抽空过来一趟,是因为我们之前去的那个考察区的丧尸发生了变异。”

王晓书诧异地看着他:“变异?”

“是的。”萧茶眉头紧蹙,握拳道,“不知道为什么,我们走后那些被爆头的丧尸全都又复活了,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

z从容不迫地听着萧茶的陈述,面上看不出一丁点的不正常,可他心里已经将萧茶数落了个遍。这个蠢货既不果断又没智商,他要在这里跟他们耗着简直是在浪费时间,可是……他看看王晓书,又有些不甘心。他都在她身上浪费那么多时间了,不赚回本儿就太亏了。

“你打算怎么办,萧副州长?”宫崎悠介满脸忧虑地问,一点都像是装的。

萧茶看在眼里,叹了口气,意有所指地朝z瞥了瞥:“我还没想到什么好办法,除了强行再次将他们分散除掉,并不知道还会不会再发生此类事件。”

宫崎悠介毫无自觉地自发给萧茶当枪使,转头看着z满脸期待:“教授,你一定有办法!”

z转笔的动作顿了一下,看着他一字一顿道:“叫我博士。”

“……”宫崎悠介茫然了一下,道,“哦,博士……”

“很好。”z站起身,对萧茶道,“事情说完了我就先走了,她从回来后还没洗漱过,淋了雨不好好整理一下会感冒的,失陪了。”说完,他不等萧茶回应就拉着王晓书走,王晓书被他拉出会议室,一路跟着他回到住处,自始至终都没说什么。

插一句,我最近在用的追书app,【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可是,她越是什么都不问,z就越是不舒服。

“你没什么想问我的?”他有些烦躁地开口。

王晓书正在拿换洗衣服,纳闷地看向他:“问什么?”

当然是问萧茶到底是谁伤的,还有……z沉声道:“问我为什么不帮萧茶。”

王晓书看了他一会,道:“我从来都没有奢望过你可以一下子变成雷锋,而且涉及到丧尸的事,虽然你是行家,总觉得还是很危险。”她拿着衣服去浴室,“不帮就不帮吧,没事。”

z看着她若无其事地进了浴室,却没办法像之前那么平静了。

越是你在乎的人,就越是容易捅到你敏感的地方,以前他从来不觉得王晓书讲道理,现在有点了。

这次的事件本来该是以萧茶求助→z帮忙的程序发展下去,但是z变着法拒绝了,萧茶没辙,只好先将那些事按照应急办法处理了,专心研究起萧雅雅的伤。

萧雅雅和伊宁已经在病床上躺了四五天了,完全没有清醒的迹象,但是身体状况却全都正常,除了有些虚弱之外没有其他问题,这让军医有些焦头烂额。

“真的没办法了?”萧丛狼狈地坐在床边看着军医,“雅雅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为什么还不醒,已经第五天了!”

军医为难道:“州长,我很抱歉,但我真的束手无策,小姐的生命指标一切正常。”

“正常正常!现在她还不醒就是最大的不正常!”萧丛猛地站起来,忽然问道,“那个伊宁呢?她醒了没?”

军医微微蹙眉:“她的情况也许好一点,似乎有转醒的迹象。”

萧丛恨得磨牙:“雅雅不醒,她却醒了?”

“是有转醒的迹象,还没醒。”一直沉默的萧茶纠正道。

萧丛冷冷地扫了他一眼,眼睛里有毫不掩饰的怒气,萧茶知道他怪罪自己,因为如果不是他雅雅也不会受伤,所以他什么都没说,沉默地承受了大哥的怨恨。

萧丛舒了口气,正要说什么,忽然有人来报说接到了离子基地的州长解安筠发来的信件,对方好像是听说了萧雅雅的病情,貌似有办法可以帮助她们恢复健康。

“那还愣着干什么?快去请啊!”萧丛急忙往外走,走到门口又折了回来,“还是你去吧,我守着雅雅,她醒来看不见我会伤心的。”他心疼地回到床边,低头看着沉睡的萧雅雅。

萧茶有些犹豫,但还是没有反驳,跟着传信的士兵离开了,换了身制服,把胡子刮了刮,以优雅的姿态与解安筠进行了视频对话,并约定了见面时间。

这个意外的收获让萧茶稍稍安心了一点,毕竟现在原子的头等大事就是雅雅的伤,如果雅雅可以恢复健康,那么丧尸的问题再怎么难办他都不会像现在这么累,毕竟就算原子被贡献,他们也可以前往其他地方重建基地,可是妹妹没有了就真的没有了。

萧茶将一切都朝着好的方向想,可老天爷却好像故意要他难堪一样,摆出了一道道难题。

这最大的一道难题,便是解安筠。

解安筠到达原子的时候,与z和王晓书一打上照面,事情便朝着一个诡异的方向发展了。

解安筠是个和z差不多高的年轻人,两个人的气质给人很接近的感觉,但解安筠非常瘦弱,单薄的好像胸口贴后背了一样,脸色苍白唇无血色,一阵凉一点的风吹过就可以让他咳嗽几声。

……这样的人真的可以治好萧雅雅吗?在原著里解安筠只是一个一直以名字形式提到的存在,唯一出场的一次也是在结局时将基地的管理权交给伊宁,然后就跟一个女孩一起神隐了。

这个女孩现在正站在他身边,是个约莫和伊宁差不多大的女孩,长相虽然比不上伊宁惊艳,但却很文静,穿着一条茶色连衣裙,气质好像江南五月的小雨一样安然平和。

“你好,解州长。”萧茶热情地和解安筠握手,解安筠一直负在身后的双手收回来与他交握,中间隔着一层薄薄的白手套。

“我身体不太好,见谅。”解安筠轻声细语地解释,眉眼细致皮肤白皙,像从画里走出来的一样,“这位是岳桃良,是我的小妹。”他温柔地将那个少女让出来,“小岳,跟萧副州长打个招呼。”

岳桃良乖巧地朝萧茶鞠了一躬:“萧副州长好。”

萧茶温和地笑笑:“岳小姐不必多礼,我都不知道原来解州长还有个妹妹?”

解安筠涩然勾唇:“不,小岳并不是我的亲妹妹,她是我年轻时收养的几个孩子里的其中一个,他们比我小不了几岁,所以都称我一声大哥。”

“大哥?”一个意味深长的冰冷声音忽然插话,将这两个字咬得很重,也很冷。

解安筠将精神稍稍分到那个他一直努力去忽略却始终无法装作没看见的人身上,眼神闪烁了一下,闭了闭眸子身体有些轻微晃动,他身边的岳桃良立刻扶住了他。

“我没事。”解安筠安抚地拍了拍岳桃良的手,对刚才插话的人——也就是z,点了点头。

z笔直地站在不远处,随便一个眼神落在解安筠身上某处便会让他那里瑟缩一下,就好像z是极可怕的杀手,随时可能要了他的命一样。

王晓书默默地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心里有些疑惑,却没有表现出来,不露声色地站在z身边。

“不好了!”原子的士兵在这时冲进了气氛微妙的会客室,狼狈地高声汇报,“不好了!报告副州长!考察区的丧尸再次异变了,而且数量在不断增加!守门的士兵已经快顶不住了!”

作者有话要说:嗷,晚上玩脱了,没拉出剧情,先这样,我睡醒了继续码,大概下午还有更新~大家估计也都在睡懒觉,多睡会吧o(////▽////)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