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都市 > 丧尸他后妈 > 4、第4章

4、第4章

“一个人?”

这是那个男人开口说的第二句话,他走到王晓书面前,双手抄兜,脖子上挂着类似听诊器的东西,自上而下高高地俯视着蹲坐在地上的她,她因为跌倒而导致身上有些泥泞,鼻子红红的,应该是撞得太狠了,似乎还流了鼻血,形象很狼狈,但那双瞪得大大的眸子却异常清澈明亮。

“……不是一个人难道我会变成一条狗么?”面对人类,王晓书那股嘴贱不服输的劲儿又开始了,她从地上爬起来,揉着鼻子不耐地扫了那男人一眼,随口道,“这里不安全,你还是早点离开比较好,我还有事先走了,就不陪你了哈,拜――”

她的话还没说完,那男人的手忽然朝她伸了过来,他修长的食指按在她的唇瓣上,她直接闭上了嘴。

“心虚的人总是动作特别多。”他低沉的声音吐字很慢很清晰,他的话语就像冷冰冰的雪花一样落在她身上,她只觉满眼都是无暇的白色。

……嗯,不是她的错觉,她的确满眼都是白色了,因为他把白大褂脱下来盖在了她身上,从头到脚。

“你这是干什么?我说的可都是实话。”王晓书使劲扯下那件白大褂,鼻息间满满都是一种混杂着药物苦涩的皂角味儿,像是青草,又像是阳光,“你这人真奇怪,我认都不认识你,干嘛对你心虚?我上面说得要是有半句假话我就把我的姓倒过来写!”

男人笔直地站着,垂眼斜睨着她,语调奇妙地问:“你姓什么?”

王晓书抱着他的白大褂站起来,仰头与他对视,理直气壮道:“我姓王!”

“哇哦。”他发出一声浅浅地惊叹,但脸上却没有丝毫表情,明显是在敷衍。

……算了,他爱信不信吧,反正“王”倒过来还是念“王”,她一点都不亏心。

王晓书悄悄后退,想要趁他不注意时逃走,漫不经心地随口找话题:“我都告诉你我姓什么了,你是不是也该告诉我你叫什么?这样才公平嘛。”大白天在这种地方出现,还躲在铁皮柜里,肯定不是什么好人。估计和这文的女主伊宁一样,都是来搞侦查工作的。

其实王晓书只猜对了一半,这个男人的确不是什么好人,但做的事却与侦查工作相差十万八千里。

男人抬起右手在胸前比了一下,行了一个十分绅士的礼节,墨绿色的格子衬衫下那细腻白皙的肌肤仿佛剥了壳的鸡蛋,尤其是手腕处,金属表下面的无暇肤色简直比她这个女人都好。

“我的名字是。”他轻轻开口,唇瓣从无色渐渐变得红润起来,怪异得很,“z。”他吐出一个字母,发音低沉而标准,余音缠绕在王晓书耳边,她震惊又懊悔地呆望着他,完全傻了。

……一出门就遇见了终极大boss,这真他妈真是比中了五百万乐透几率都要低的事。

“帮我拿一下,我去上个厕所。”王晓书轻轻地将怀里的白大褂递给z,转身慢慢走了两步,然后倏地快速往前跑。

可是,她刚刚才跑出不到一百米,就又老老实实地滚了回来。

呵……人家这才叫开了挂呢好吗?前面一大波僵尸即将来袭啊!

z依旧站在原地,他整个身体都在黑暗的阴影里,细碎的刘海遮住了大半眉眼,很难看清他的全貌和他的眼神,但她却看见他嘴角上扬,右手里不知何时多了一把手术刀。

王晓书盯着那泛着寒光的刀刃,心里有些急了,迟疑地说:“那个,咱们有话好好说行不,刀子可不是乱玩的,你先把它收回去呗?”

收回去?会听她的话那这个z就是冒牌货。

王晓书昏迷之前就只记得眼前白光一闪,额头有凉凉的感觉,地上的石子膈得她背上巨疼。

量子基地附近的气候潮湿多变,很多时候都会突然下起雨。此时此刻,雨点就好像跟地有仇一样使劲地砸下来,轰隆隆的雷声伴着闪电交织在空中,乌云密集地笼罩着那座围墙极高的基地,z横抱着昏迷的王晓书,站在雨中望了量子一会,转身步入了雨幕。

他走得很慢,很稳,跨出的步子几乎一样大,雨水打在他身上、脸上,湿润了他及耳的黑发和单薄的衬衫,但他完全不介意,就那么散步似的走在大雨之中,静静地穿过一片人类从来不敢接近的树林,左右前后奇怪地转了一圈之后,眼前便出现了一幢白色小楼。

z抱着王晓书走进了小楼,雨水戛然而止,浑身潮湿的他看了看怀里同样狼狈不堪的她,雪白的牙齿轻划过下唇,黑发下的眸子漆黑如墨。

他为难地睨了一眼洁白无瑕的沙发,最终还是抱着王晓书走向了浴室。

热水,女孩的赤身躺在里面,浴室里水雾蒙蒙,给女孩的身体打上了一层柔柔的光。

z蹲在浴缸旁边,纤长的手指划过女孩的锁骨、胸口、小腹、胯骨,再将她轻轻翻过身,手护着她的脸,防止她呛水,他的手指依旧描绘着她的身体,柔软的指腹从她背上的蝴蝶骨轻巧划过,每一处都轻轻地打过旋儿。

即使在昏迷中,王晓书依然感觉到了身体的异样,她紧闭着眸子,眉头皱着,长而卷翘的睫毛微微颤抖,白皙无暇的身体渐渐泛起绯色。

z慢慢收回手,眸子微眯,神色似乎有些惋惜。

姓王,女性,出现在那间废弃工厂,这一切已知的信息都告诉他,这个女孩应该是王杰的女儿没错了。

可惜了,这么完美的身体居然不能杀掉。但为了了更大的利益,留下她也并非不可。

z的手十分留恋地再次回到王晓书赤/裸的身体上,只是这次手上却多了一把手术刀,刀刃泛着雪白的光,显然十分锋利。

他将她的身体翻转回来,用刀刃贴着她胸前的柔软,她每一寸肌肤都细腻光滑,体温刚好是36度5,在热水中泡了一会儿仍有那么一点儿凉。

王晓书的第六感真的很强,她即便昏迷着也感觉到生命受到了极大的威胁,身体机能各种被迫强化,愣是硬生生醒了过来,于是便看见了眼前这一幕让人喷完鼻血喷鸡血的景儿。

……

首先,不可否认z真的是整本书里最无法抗拒的性感男人,他无与伦比的能力与身份,再加上那俊俏的脸蛋,每一样都足以让他不费吹灰之力便可秒杀所有女性生物,但是……

“你别这样。”王晓书倒吸一口凉气,看着压在自己胸上的手术刀,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生怕对方在她眨眼的瞬间割下去,“我嘴贱是我不对,你骂我两句就得了,干嘛动刀子啊?”

z意外顺从地收回了手术刀,转眼间便又不知藏到了哪个次元。他看着王晓书,因为淋过雨,身上的衣服和头发还湿着,她总算看清了他的全貌。

他有着细致干净的远山眉,斯文俊俏的脸庞上刻着一双狭长的丹凤眼,怎么看都跟他的身份和爱好十分不符,难怪他总是不露出来呢……谁能想象比克大魔王的外衣下面会是喜羊羊呢?

想想原著里,女主伊宁最后是怎么得到z先生的青眼的?

……好像她也是个合格的m呢,与王晓书在穿越前所谈的最后一笔订单的客户像极了。

广个告,我最近在用的看书app,【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书源多,书籍全,更新快!

伊宁充分发挥了玛丽苏女主的为爱痴狂,不管z对她做什么都无所谓,她一直坚持到统一四大基地都没改变策略,甚至愿意为了得到他的垂青而奉上这些人去让他做活体实验……

这真是一群王晓书有生以来所见过最可怕的人了,长这么大她就没敢有过上面任何一条想法!

王晓书紧张地抬手护在胸前,身体后撤与z拉开距离,双腿夹紧避免春光乍泄,虽然早就被看光了。

z的视线从始至终都没有离开过她的身体,他用彬彬有礼地口吻问:“你心情不好时会怎么纾解?”

“……啊?”王晓书怔怔地看着他,嘴角有些抽搐,对他诡异的行为和跳跃的思维都十分无语,但她还是回答了他的问题,毕竟人在屋檐下,不低头就得抵命,“心情不好的话你可以去淋雨啊,外面那不是正在下大雨?天意!”

z否决道:“带你回来时淋了一路,无效。”

看他这副“水灵灵”的样子,就知道他没说谎了,王晓书瞥见他锁了眉头,只觉黯然销魂:“那你之前躲在柜子里也是在试着纾解坏心情?”她好奇地问。

话说,能在这种状态下跟一个极度危险的人镇定对话,毫无疑问,王晓书绝壁是下意识把z当成了买情趣用品的淘宝买家,这使她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z的语气变得很轻:“你说的对。”

果然如此。

还真是特别的纾解办法呢……这种行为只会让心情更糟糕心里更阴暗吧?亏他还是个天才。

王晓书的额角开出一朵十字小花,诚恳地说:“你这么干是不行的,你得想别的辙,这样只会适得其反。”

z不慌不忙地低沉道:“我还有一个别的方法,只是一直都没有机会使用。”

王晓书感兴趣地问:“哦?是什么办法?”

z的薄唇轻轻开合,短促且清晰地吐出两个字:“做/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