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都市 > 丧尸他后妈 > 44第44章

44第44章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 44第44章)正文,敬请欣赏!

解安筠的问题,z当时没有处理,最主要的原因其实并非是他的性格问题,他不是自大傲慢到认为这个世界上真的没有人可以打败他,虽然这是个事实。

他没有跟着一起去,一是因为当着萧茶的面也不能做什么,二是因为那些丧尸的病毒变异很可能跟子弹有关系。他新研制的子弹是刻意与伊宁体内的新型病毒接种的,它们在一起发生反应后会让伊宁生不如死,但与过去的h+放在一起,就不知道会什么样了。

他没有理会那么多,时间上没那么充足,而且他也不在意其他人的死活,只要可以除掉伊宁,多拉几个人垫背也无所谓,反正他向来对这种事不痛不痒。

如果他这次去了再用上次的子弹,很可能会出问题,那就会有危险,他才不会为了那群无关痛痒的人让自己身处危险之中,王晓书一个已经是他的极限了,绝对不可能再增加这个数字。

解安筠果然没让z失望,他帮萧茶解决了丧尸的问题,使用的是一种离子内部所研究的一种施放在喷雾器中的细菌武器,杀伤力显著,但是后遗症,呵呵,萧茶问了,解安筠却只字未提。

虽然他没有明确地表示不会有任何后遗症,但萧茶还是允许他使用了这种武器,毕竟当时危难当前容不得他多做犹疑,用了至少还能争取到一些时间,不用就彻底玩完。

在他们一行人完成任务从原子往回走的路上,z和王晓书姗姗来迟,那时解安筠正要找机会说出自己早就准备好的话,可z来得太及时了,既不用参与战斗,也阻止了他到了嘴边的话。

王晓书站在z身边,解安筠的目光似有若无地定在她身上,思索一番后将突破口转移到了她身上。

z不发一言,却带给解安筠等人强大的压迫感,他微笑着和他们一起往回走,笑里藏刀。

有些人不管说什么都会被当成阴谋诡计,这也算是一项了不起的技能。

解安筠有些急躁,他接到伊宁身上报警装置传回的紧急讯号就马不停蹄地赶来,疏忽了这个敏感的存在已经是第一大错了,如果让这个错误继续下去,那后果不堪设想。

他必须立刻想办法除掉z,否则就晚了。

当晚,z端给王晓书一杯水,顺手给了她两片药剂,她还没问,他便先回答了:“喝了你的身体就可以受孕了。”

王晓书现在对他是抱着十二万分的信任,自然不会怀疑他话的真假,心情很好地喝了下去。

她越是这样无条件的信任,z的心情就越差,等她喝完了药就领先出了门,今天他没有穿防护服,只是简单地黑色西裤加白衬衫,但他却难得一丝不苟地打了领带,看起来正式的有些匪夷所思,似乎要举行什么很神圣的仪式一样。

王晓书觉得他有些怪怪的,但他的存在本身就是一件怪事,所以她也没多想,跟着他一起前往原子一间大型宴会厅,这是萧茶突然传来的消息,说是有什么重要的事要宣布。

“你说原子的人又想干吗?”王晓书有些厌弃道,“不然我们离开这吧,不要再管这些事了,我们走吧,现在就走。”

z倏地停住脚步,黑眸一瞬不瞬地看向她:“你确定?”如果她确定,那么也许可以省下即将发生的那场很华丽的杀戮。

他怎么可能会去赴鸿门宴?除非那宴上的人都是他的囊中之物。

解安筠必然是做了什么手脚,但他也不是吃素的,他当初可以以一人之力捣毁整个实验室,将那么多人埋葬火海,那么现在也就可以昨日重现。

况且,就算他此刻是一己之力,并不代表那时他仍然是一个“人”。

王晓书深思熟虑了一下,点点头:“我们走吧,我有点烦了,不过还是明天再走吧,今天太晚了,原子附近本来就不安全。”

“如果要走就现在走,不然就别再说走了。”z驳回她的建议。

王晓书愣愣地看着他,没吭声,z只当她后悔了,再次抬脚朝宴会厅,低头摆弄地掌上电脑,一些复杂的数据呈现在上面,王晓书完全看不懂。

路总都有尽头,有些事始终需要面对,z和王晓书没多久就到达了目的地,原子的宴会厅格外大,好像和平时代的影院一样,有密密麻麻的座位,还有大大的舞台,殷红色的幕布垂在舞台上,那之后不知道掩盖着什么,但让人感觉很不好。

“我……”王晓书那敏感的直觉又来了,她拉住z的衣袖,看着舞台边沿原子的几人与解安筠,后退一步,“我们离开。”

z顺从地被她拉着走,但宴会厅的大门却当着她的面重重地关了起来,拿着枪的高大士兵整齐地排成一排,将大门看守得毫无破绽。

这显然是解安筠的安排,这些士兵拿的武器很特别,自然是离子出品,就知道他不会空手而来。

z不屑地挑起嘴角,一眼扫过就将门口的人数记下了。

十个。真是太小看他了,一对十?呵。

“张博士,王小姐。”萧丛的声音远远传来,“二位既然来了,就别急着走啊,过来叙叙旧?”他停顿了一下,意味深长道,“宫崎先生,我想你应该有很多话对张博士说吧?”

王晓书转头看向前方,宫崎悠介的身影立在人群中并不显眼,但她却很轻易地找到了他,因为只有他手里没有武器。

宫崎悠介矛盾地抿紧唇,他愤怒又隐忍地看着z,最终一个字都没说。

萧丛轻蔑地斜了他一眼,军装制服衬得他身形越发挺拔修长,他往前走了两步,军靴发出清脆的响声,:“张博士?呵,我是不是应该给您换个称呼,比如……mr.z?”

王晓书那股不祥的预感得到了印证,她心里虽然惊讶,却好像早就料到终有一日会被发现一样,不知是解脱还是麻木地叹了口气。

“不要做无谓的挣扎了。”萧丛嚣张道,“束手就擒吧。”

z淡淡地看了看周围围上来的士兵,没有动作,萧丛见此越发得意:“只要你配合、听话,我就不会立刻把你弄死,否则的话,你和王小姐的结果都只有一个。”

萧茶不赞同道:“王小姐未必知道他的真实身份。”

“不知道?”萧丛挑眉,“你看她的样子像是不知道吗?和z那种人在一起的女人,必然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他冷笑撇嘴,“贱人。”

“贱人”这两个字仿佛戳到了什么开关一样,让z的气势瞬间变了,他周围的人机械地停下步伐,诧异地看看自己,无意识地朝后退,枪械全都掉在地上。

z嘴角勾起米粒大小的弧度,慢慢将放在白大褂口袋里的手伸出来,抬起,展示那个小小的**子。**子的盖子打开着,有特别的味道散发出来,周围的士兵闻到这个味道全都失去了力气,意识模糊地呆在那一动不动。

“怎么回事!?”萧丛敏锐地抽出枪比着z,“站在那不许动!”

“命令是地位产物,其价值取决于提出来的人,如果是从你嘴里说出来的。”z危险地挑起眉,“只会加速你的死亡。”

“就算你自己不怕死,还是请顾忌一□边的王小姐吧。”萧茶敏锐地指出z的痛处,他漫声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所有的行为全是瞒着王小姐做的,比如那些丧尸的异变是因为你,雅雅受伤也是因为你,伊小姐受伤还是因为你。”

王晓书一愣,诧异地看向z,z站在那一动不动,不反驳也不承认。

萧茶似乎觉得把z的台子拆得还不够彻底,继续道:“我想你必然是对王小姐做了什么承诺,她才会跟着你,但你好像没有履行吧?你的所作所为只是在继续你的残忍事业,你虽然帮助分子制出了解毒剂,但那里本身的灾难就是你造成的,而且你的初衷恐怕从来都不是善意的。”

解安筠稍稍上前一步,远远望着z:“萧小姐已经醒过来了,你的计划已经败露了,不要再狡辩了。”

王晓书怔怔地看着这一切,z若无其事地继续往前走,但他这次牵住了她的手腕,不但不惧怕前方的枪,还有空转头对王晓书道:“不用猜了,他们说的都是真的,我从头到尾都没有真的想改变自己,我是骗你的,这个肮脏的世界是时候彻底毁灭了。”

他再次看向前方,掩在刘海下的黑眸闪闪发光,他的嘴角挑起诡异的弧度,语气森然阴沉,让人徒然升起一股怕意:“今晚,就让我送你们一起去见上帝。”他说完打了个响指,那沉沉垂着的舞台幕布陡然落下,一道道铁栏杆挡着数以百计的血腥丧尸,渐渐往上升起。

王晓书呆若木鸡地怔在原地看着眼前这一幕,脑子里只剩下四个字——丧尸出笼。

他们是刀俎,台下的人是鱼肉。

z回过头来,微笑地看着王晓书,柔声道:“我不想做世界的英雄,我只想保护你一个人,做你一个人的骑士,你愿意跟我一起开创我们的新世界吗?”

求助下,【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可以像偷菜一样的偷书票了,快来偷好友的书票投给我的书吧。

作者有话要说:这爷们就是个中二病晚期,真想对他竖中指,耍帅耍得这么嗯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