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都市 > 丧尸他后妈 > 48

48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 48)正文,敬请欣赏!

有些缘分说起来真的只能叫做孽缘,你说本来根本不可能有瓜葛的一个人,突然就出现在你生命中,而且还不是擦肩而过,是随时出现,各种刷存在感,尼玛是个好人也就算了,偏偏是个……王晓书欲言又止地看着副驾驶上似乎睡着了的z,心道,希望这份孽缘有个好结果。

王晓书小心翼翼地开着车,天色很黑很暗,她盯着导航和路快快慢慢地开了三个多小时,夜里一点多的时候,z平稳的呼吸渐渐偏颇,身形动了动,迷蒙地睁开了眼,抬手揉着额角,微垂着头一脸疲惫,看上去睡得并不好。

“你醒了?”王晓书忙踩下刹车,将车停到路边,关了车前灯打开里面的灯,拿出从车上翻出的食物和水递给他,眼睛机械地睁着喃喃道,“饿了吧,吃东西。”

z抿着薄薄的嘴唇,蹙眉看向她,骨节分明的手指擦过她的手掌,在食物上划过,只接过了水杯轻轻喝了一口,不言不语。

王晓书以为他不想吃压缩食物,为难道:“我在车上只找到这个,也不知道你之前都是在哪弄的热食给我吃,我都要以为你是用丧尸烤得了……”

z听她说到这不由挑起了眉,微微启唇哑着嗓子说:“我是个科学家,不是食人魔。”

“……我开个玩笑。”王晓书尴尬地摸摸脸。

z情绪不太好,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一点都不好笑。”他似乎有些赌气地别开了头,须臾之后又转过来,仿佛十分克制地对她说,“对不起,我态度不太好,但我控制不住自己。”

王晓书脑海里闪过他之前说的那些话,事情似乎比她想得要复杂的多。

“我觉得很压抑。”z舒了口气,靠在车座上盯着前方,微耷着肩膀看起来很没精神,用一种索然无味的口吻说,“感觉好像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平静,又不知道到底会发生什么。”

王晓书蹙眉思索了一下,道:“是不是你最近想得太多了,思维混乱了什么的……说不定真实情况并不像你想的那么严重?”

z立刻驳回她的理论:“真实情况比这个更糟糕。”他向来漆黑的眸子似乎有些发红,衬得那些红血丝更明显了,“其实并没什么暴风雨,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事可以难倒我,问题就出在这,什么都没有,什么都不会发生,只是压抑而已。”

王晓书观察着z脸色和眼神的变化,放下手里的食物按住了他的肩膀,想劝劝他,但他却完全不理她,一门心思自己跟自己过不去,连看都不看她一眼。

王晓书有点着急,万般无奈之下脑子一热就拖着他的脸凑上去吻住了他苍白干涩的唇瓣,她用舌尖描绘着他美好的唇线,湿润了他干涩的唇,然后舒缓气息后撤回去,松手,看着他:“你身体出了问题。”她用肯定的语气说。

z侧首眯眼望着她,抬手解开衬衫袖口将袖子挽了上去,露出胳膊伸给她看,那手臂内侧白皙如玉的肌肤上每一条血管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其中最明显的莫过于那不同与常人的、正在不断地起起伏伏的一条……就好像有一只小虫子在里面爬,一点点朝上,周而复始。

“这、这什么玩意儿?”王晓书呆呆地问。

z嗤笑一声收回手:“把你吓死了。”

“到底怎么回事?”王晓书脸都白了,“你能不能别老是一副你很行的样子啊,你是不是在自己身上注射过什么东西做实验?还是你感染了什么病毒?你倒是说啊!”

z撑着双臂靠近她,压迫感十足,他冷酷地勾着嘴角:“我行不行这一点你最有发言权,需要我让你的身体好好感受一下吗?回忆一下那种美好的感觉?”

“t^t这种时候突然转成这种话题真的好吗?”王晓书欲哭无泪。

z摸摸她的头,平复情绪,也不再拐弯抹角,直接道:“说不好是哪的问题,要到实验室做一下检验才可以确定,你说的情况也发生过,但那都解决了。当然,不排斥残留问题。”

“……”王晓书对他彻底无语,“你真是个疯子。”

“谢谢夸奖。”z牵着嘴角笑,“但我至今都没有一个令我满意的作品。”他满脸的表情都在讲一个故事,故事的名字叫做《一个科学家的污点》。

王晓书头疼地再次拿起吃的,她必须转移话题,不然新世界的大门将再次被打开:“吃点吧,不喜欢也多少吃点。”她语重心长道,“你一天都没吃东西了,你确定你撑得住?”

z斜着眼睛瞟过去,眼神非常犀利,王晓书一心虚,结结巴巴地解释道:“我不是不在乎你,只是没你那么大本事,不能把这东西变成烤全羊给你,也找不到更好的……”

z抬手做了一个停止的动作,低声说:“今晚就在这休息吧,我们到后面去。”他说完就下了车去后座,王晓书对在宴会厅看到的场面仍有些后怕,她不敢下车,直接从前面穿了过去,z上车的时候正看到她在干这个,轻不可见地勾了一下嘴角。

“以后你怕的话,就叫我的名字。”他说。

王晓书愣愣地坐下,看着他有些回不过神,z以为她不信,回想着这一天发生的事,总觉得委屈了她,伤了她的心,于是强迫自己逗她笑,摘掉眼镜放缓声说:“我会飞,会研究,会开枪杀死所有要害你的人。”他晃晃眼镜,“摘掉眼镜我可以看到整个世界。”

“那戴上呢?”王晓书伸出手圈住他的腰,靠进他虽然不太宽厚但十分温暖的怀抱,双腿抬起来平放在后座上,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躺着。

z检查了一下车锁,关了车灯,周围一片黑暗寂静,他捋着她耳边的碎发,喉结滑动,声音充满了属于男性的魅力磁性:“戴上眼镜是四只眼睛,这么简单的填空题都不会?”

“哦,戴上眼镜你可以看见全宇宙。”王晓书摸摸他腹部漂亮的田字,感慨道,“其实就算你什么都看不见了,叫出你名字的时候我也会觉得什么都不怕了。”

“你以前可不这么认为。”z意味深长地隐讳道,“你以前恨不得将我除之而后快,对我唯恐避之不及,我就是洪水猛兽,你就是火把和兔子。”他似乎压抑着什么,声音渐渐低得有些诡异,听得人脊背发寒,“你因为什么改变?”

……难道要说出因为爱这种肉麻狗血的台词吗!

王晓书把头埋进他劲窝,比较现实地给了自己和他一个交代:“大概就像你说的,人生都是这样,道德感太强没用,接受自己是个烂人没啥,烂了之后还不是得继续生活。”

z若有所思地听着她的话,不知道在想什么心事,片刻之后他忽然感觉到肩膀有些湿湿的,不由蹙眉低头:“你哭了?”

“没有。”

“那就是流口水。”

“……你还是当我哭了吧。”

这一晚上王晓书睡得并不踏实,但z的怀抱让她有点不想离开,她其实没多久就醒了,死皮赖脸地又在他怀里窝了一会才起来,当时时间还不到六点钟,她抬头,发现z居然没被她这么大的动作吵醒,并且睡颜非常安稳,嘴角还心情不错地朝上挑着。

王晓书有些惊讶,生怕把他吵醒,让这么美好的画面消失,于是轻手轻脚地拿过了前座的导航仪,转成拍照模式在静音状态下偷拍了他。

她把导航仪放回去,放柔力道揽着他的肩让他躺在后座上,从后座和挡风玻璃的凹槽那拿出塞着的枕头垫在他脑袋下,梳理了一下他的刘海,回到了驾驶座。

居然这样都没醒,看来他真的是太累了。

王晓书翻看着导航仪里的照片,z清晰的眉眼展示在上面,看着不如往日精神。

她大概猜到了他是身体出了问题才会那么对她说话,才会赶她走,他现在表现得完全不像他自己,还说不能控制自己,那应该是精神上的异常,不会真的要变神经病了吧?

王晓书将导航仪转回导航画面,挂档开车,充满忧虑地在蒙蒙亮的凌晨继续前行,期间大大小小走错过三四次,但z一直睡着,她也就全都及时改正了过来。

直到她成功将车开到实验室外面,z依旧没醒。

已经是下午两点多了,他还没醒不会是有什么事吧?

王晓书急忙地跳下车上了后座,拨开他细碎的黑发看着他苍白的脸,他还在睡着。

她试探性地把手指伸到了他的鼻息间,微弱但稳定的呼吸证明他只是睡着了并没有死,……又或者,他是昏迷了?

王晓书思索良久,咬咬牙打开了车门的另一边,意图将他背进实验室。

她原本以为自己肯定会失败,但没想到她居然成功了……

看着被她放在那张熟悉又陌生的单人床上的z,一切都仿佛回到了最开始见到他的时候。

她能背动他,大概也是得益于他给她的异能,说起这个来,当初被他强行那个啥,她居然把有异能这件事给忘了,看来要常常练习啊,不然有了等于没有,白搭了人家的好意。

王晓书抹掉额头的汗,蹲在床边想了很久,决定试试看能不能叫醒他,虽然他也许只是累了,但看他这样她心里真的没底。

“z?”她摸摸他的脸,叫得声音很小。

z在她叫第一声的时候就给了反应,他缓缓蹙眉,睁开眸子看着她,目色清明。

王晓书有些惊讶:“你早就醒了?”

“嗯。”z没什么情绪地说。事实上他根本就没睡“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着。

王晓书一脸茫然:“那你是装睡的?”

“是。”z翻身而起,笔直地立在床边,从高处俯视着她,她抬头望去,他背着光的脸除了反光的眼镜片什么都看不清,“只是难得感觉到你那么关心我,所以一时没舍得醒过来。”

“这……”王晓书不知该怎么说才好,表情颇有点窘迫。

z淡淡道:“当你太强大,所有人都会不把你当人,以为你刀枪不入百毒不侵,以为你活着不是为了灭世就是救世,以为你从来不知道什么叫自己。”

王晓书觉得自己一定是脑残,否则绝对不会在这种该文艺悲伤的时刻冒出一句:“难道不应该是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吗?”她真的被天朝互联网玩坏了……“对不起!”王晓书立刻低头认错,“我又犯二了。”她生怕z会说出“需要我现在教你什么叫吗”这种话,连忙又道,“你说了那么多,那这些你都会吗?”

“会。”z双唇抿着稍稍一蹭,神情异常诱惑性感,王晓书脸一红就低下了头,他俯身坐到了她身边。

“那你还会什么?”王晓书不自在地问,心想她这是怎么回事啊,都老夫老妻了,还害羞?这心跳得快飞出来了是闹哪样?

推荐下,【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真心不错,值得装个,毕竟可以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现在王晓书依旧低着头,所以不知道z是什么表情,她有些疑惑,因为他没回答。

她不由抬头看向他,下意识重复了一遍刚才的问题:“你还会什么?”

我还会死。z动了动嘴唇,却没有将这句话说出口。

王晓书以为伤到了他的自尊,立刻换了个问法补救:“我刚才问错了,你会的东西三天三夜也说不完,我想问的其“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实是,你不会什么?”

这个问题好回答,z脱掉身上的白大褂,顺便也脱掉了有些狼狈的衬衫,赤着上身走出休息室,淡淡的性感低音在他离开她的视线之前飘过来,不疾不徐:“我不会离开你。”作者有话要说:终于写完了qaq去挂水了睡觉了,大家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