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都市 > 丧尸他后妈 > 52

52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 52)正文,敬请欣赏!

当王晓书看见整个一面墙的监控器屏幕时,忍不住从里到外狠狠打了一个冷颤,刹那间无数《今日说法》的画面涌上心头,她无比忐忑自己之前随地大小便的影像是否也被记录其中了。

这是一面镶嵌着大概9x9台17寸方形电脑显示器大小的墙,每一个都是不同的画面,画面非常清晰,并且带有时间、地点与日期标致,几乎可以将量子范围内每一寸土地尽收眼底。

萧茶、解安筠等人的身影正在最中间放大的监控画面上前进,与他们并肩而行的,是王晓书在这个世界的父亲,王杰。

他们相谈甚欢有说有笑,似乎十分肯定接下来的行动会成功。

“有些人如果哪次没干坏事,就会立刻觉得自己是个大好人。”z淡淡地笑了声,微微抬高了下巴饶有兴致地看着王晓书,“你打算怎么处置他们?”

他这是在说解安筠他们吧……王晓书没什么情绪道:“你决定就好。”

“包括杀了他们?”z的声音低低的,声线柔和却又带着一丝难以言喻的煞气。

王晓书不答反问:“你想好办法了?”

“当然。”z毫不犹豫地道,“你看。”他在满是按钮的控制台上飞快地敲了几下,画面切换成最大化,萧茶硕大的脑袋让离得很近的王晓书有些审美无能,下意识后退了几步。

z见她如此,满意地挑起嘴角,轻哼一声道:“看到那座桥了吗?”

王晓书顺着望去,在萧茶耳朵下面看到一座很模糊的桥:“看到了,怎么?”

“他们正在往那走。”z跳转画面,桥的模样清晰起来,人群出现在反方向,原来从萧茶他们前进的地方绕个弯就是那座桥,那里是他们的必经之路。

王晓书点点w百度搜索“海”看最新章节头:“嗯,你想怎么做?”

z支着下巴靠在桌子边,态度相当恶劣地嘲笑道:“能安全走过那座桥的,只有米线。”

王晓书闻言愣住了,不可思议地看着他,一脸滑稽的错愕表情。

z神色变了几变,僵硬地转过身背对她:“跟你开个玩笑而已,你不笑也就算了,还做出一副急性阑尾炎的表情,是想和他们一起感受一下那种感觉么?”

……她真是非常想好好地疼爱一下这位在谐星界冉冉升起的变态,但是看他周身弥漫的怨妇气息……还是算了,现在不是做那些事的时候。

“好好笑啊,笑死我了。”王晓书敷衍地说了两句便接着道,“说正经的,你到底打算怎么做?如果你真的决定了,那就做干净点,不要留下后患。”

z微微一愣,突然转头看向她,漂亮的嘴角勾着,看起来心情相当不错:“哦?你现在想的倒是很开,按照正常的走向,你不是该在每一段关系结束时自怜一下然后慈悲为怀么。”

“我怎么感觉你在羞辱我?”王晓书不自在地抽了一下嘴角,“我这人非常自私,你看我当初说离家出走就离家出走,从来都没跟量子联系过一次,除非必要,是不是?”

“你想不想听听他们是怎么议论你的?”z忽然问道。

王晓书一怔:“可以?”

“没有不可能。”z从容地在键盘上敲了几下,下方的小屏幕画面开始飞速倒转,那大概是萧茶一行人之前走过的地方,z调出了那里的录像,并且打开了音响,那些人的对话全都清晰并且一字不漏地落入他们耳中。

王晓书很快就听到了他们讨论她的问题,她是应该感谢王杰还知道为她求个情呢,还是应该担心王杰会对付自己?哎,算了,她还是多谢解安筠的“宽广胸怀”吧。

“你在这些人眼中还真是很自私。”z双臂环胸靠在椅子上,面无表情地说,“可是只要是人类就都是自私的,任何人都能被收买,只是需要的筹码不同。”他摆摆手,举例子,“比如想让臣子背叛王需要用权利诱惑,想让这些人中有人背叛团队与我们里应外合,就需要用情。”

王晓书听到他后面那句话瞬间瞪大了眼睛:“你的意思是……”

“鱼已经咬钩了。”z闲适地敲了敲桌面,看着画面上几人的表情充满了鄙夷,仿佛在看着一群即将死去的蝼蚁,“作为一个胜者,今天我要告诉他们一些做人的道理。”

王晓书:“……”

“这种事要亲临现场看才精彩。”z忽然站了起来,拉着她不由分说地走出了监控室。

“诶?这是干吗去?”王晓书愣愣地被他牵着鼻子走,感觉自己跟在他后面这不远不近的模样好像……好像遛狗啊!

z诡异地微笑了一下,眯着眼睛道:“去看看这个世界最后几道光是如何归于黑暗的。”

“……”

“怎么,你犹豫了么。”z放缓脚步,略微嘲讽地对她说,“如果不能坚定决心就不要开始,开始了之后再后悔,只会让人对你更加失望和瞧不起。”

王晓书摇摇头:“不是,我只是在想,我们这样过去的话还不如在这里看得清楚和自在。”

“是吗?”z似乎不太相信,庸置疑地语气表示了疑惑。

王晓书一边跟着他继续往外走,一边道:“既然选择了这种活法,就必须要做好被人说三道四走上极端的准备,反正在这种世界上比这种事更糟糕的还有很多,所以爱怎样怎样吧。”

z平静地推开门,带着她走进了通往更深层地下的电梯,按下方向后波澜不惊道:“你放心,只要你做好决定,那么前面的路不论你踏上哪一条,我都会将它铺平。”

“谢谢,我会告诉他们是你帮我做到的。”

“不要。”

“为什么?”

“你不觉得很丢人么?”

“……”

王晓书跟着z通过地下电梯来到了萧茶等人即将通过的那座桥下,然后走楼梯回到地面,从一间非常隐蔽的白色小屋里走了出去,周围一片寂静,易守难攻,遮挡物多如牛毛。

“你也不过才三十岁嘛,怎么会有时间弄出这么……这么……”她想说这么“地道战”似的迷宫,但想了想还是没有说出来,因为这肯定不符合z的美学。

插一句,【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真心不错,值得装个,竟然安卓苹果手机都支持!

z一边观察那边的动静,一边道:“你忘了么,我在原子接收了很多士兵。”

“……可那也是最近的事啊?”

“以前也有过同样的事发生。”z淡淡地回答着,看不出是什么情绪,须臾之后他迅速扫了她一眼,面无表情道,“准备好了吗?”

王晓书吸了口气,点头:“准备好了。”

z看她这样,一个坏心眼的想法忽然蹦了出来,他抓住她的手腕,恶劣地说:“不如这样吧,我们和他们见个面,试试你的异能怎么样了。”

“你……你在开玩笑?”王晓书惊悚地看着他。

“没有,我从来不开玩笑。”

“你刚才在监控室还开了个玩笑!”

他直接转移话题:“你放心,这群人太天真了,这么天真的他们是赢不了我的,你可以放心地玩。”他柔和语气,“你看,我其实也是有善心的,我让他们多活了这么久。”

……是啊,你的“善心”只是藏得太深了。

王杰和解安筠在一起,对她来说肯定“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不是好事,虽说王晓书在这个世界的身份是他的女儿,但对方都要虎毒食子了,她还咋办?反正她一开始就做得很自私,现在只是做得更绝而已。

至于其他人,她可以很肯定就算她求了z放过他们,将来有一天她不慎落入他们手中,或者他们真的强大到可以除掉她和z的时候,他们也一定会那么做。

他们之所以现在“仁慈”与“正义”,完全是因为为民除害的资本不够。

z兴奋地拉着王晓书非常嚣张地正面迎上了萧茶一行人,萧茶看见他们立刻就愣住了,宫崎悠介诧异地惊呼一声,然后说:“大家小心!这可能是个圈套!他们怎么可能会主动出现在我们面前!?说不定是想利用影像诱惑我们开枪,大家千万别动,开了枪会出事的!”

z嘴角抽了一下,抽出枪毫不犹豫地扣下扳机朝解安筠而去:“跟这个世界说再见吧,x。”

解安筠独自一人躲在所有人背后,狼狈地与子弹擦肩而过,心跳声几乎阵痛了他的耳膜。

不姓,小岳还留在了量子吊着最后一口气,他不能死在这,他本想等拿下了z之后让z想办法救她,毕竟那子弹是他研制的,他肯定有办法,最不济还可以用王晓书威胁他,没想到……他居然自己出现在他们面前了!而且还嚣张到这个地步!真是佛都不能忍了!

“你不要太……”解安筠说了四个字就开始喘,头晕得厉害,仿佛有什么东西在自己身体里来回游动,他心里一急,一个不妙的念头涌了出来。

“啧,只是这种水平而已么,那么主动向我下了战书,却没有做好被反噬的准备么。”z意味深长地抬起冒着烟的枪口,黑洞洞的危险武器对准了人群,谁都不敢乱动,即使他们也举着枪,“感觉怎么样,被控制器侵蚀着思想和理智的悲哀。”

“够了!”一个穿着连帽斗篷蒙着面纱的女人忽然冲到了人前,张开双臂挡着解安筠,高喊道,“有什么冲我来,你想要杀了州长不就是因为我吗?你杀了我好了!”

z眯起眼收回枪,仔细打量了一下这个女人,不确定道:“荷尔蒙小姐?”

那女人愣了一下,不知该如何回答,王晓书好心地替z解释道:“他是在问你是不是伊宁。”

那女人似乎僵硬了须臾,然后点点头,拉开脸上的面纱,只见那张曾经如花似玉的脸庞已经青春不再,她的美貌消散,仿佛秋叶一样凋零了,从枝头落下,被人踩在脚底。

“我都已经这样了,你们该满意了吧?为什么还要为难解州长为难大家?我们难道不都是人类吗?为什么要互相残杀?难道就不能和平相处!?”她说着爱与和平的宣言,几乎泪流满面。

王晓书看向z,显然是让他来回答这么尖锐的问题,z自然不会给出令她失望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全文字手打的答案。

他冷笑地握着枪,说话时可以偶尔看见两颗有朝虎牙趋势发展的尖牙:“都是人类?呵,不敢奋起直追,又不愿意接受失败,如果这样的你们也能称之为人类的话,那还真是糟糕的人类呢。”他用一种很遗憾的眼神盯着伊宁,“请你不要美化我,我根本不是因为你才要杀解安筠,我要杀的,是你们所有人。”

伊宁苍老的面庞上写满了震惊:“你为什么要这样伤害我的感情!?”

……伤害……她的……感情?

王晓书望着天喃喃道:“嘛,不要把低级趣味当成幽默感啊伊宁,这真的不好。”

伊宁冷冷地看她一眼:“我没有和你说话,请你闭嘴。”

王晓书还没回应她,z就朝前一步挡在了她面前,望着伊宁一字一顿道:“该闭嘴的是你,你没有权利命令她做任何事,因为她是我的女人。”他平静且毫不迟疑地说,“还有,谁伤害你的感情了?从始至终我只有伤害你的身体而已啊。”

“……”伊宁似乎在人前丢尽了脸面,有些气火攻心,她颤抖着后退几步,被宫崎悠介扶住推到了王杰那边,至此,一直想置身事外观望事态的王杰不得不出面了。

只见长得颇为沉稳睿智的王杰负手朝前走了几步,沉声道:“晓书,过来,到爸爸身边来。”他朝她伸出手,就以为她会乖乖地走近他的圈套,毕竟不管是她的母亲还是她,在他的印象中都是单纯且懦弱的,她们永远只会拖后腿,如果没有能力,留下她们只会成为自己的包袱,倒不如一早就割舍,免得时间长了伤心。

王晓书看着他,毫不介意地与他对视了五秒钟,接着面无表情地移开了视线,嘴角挂着讽刺的笑容。

王晓书看过整本原著,怎么会不知道王杰内心里是个多么伪光正的人?他在听过伊宁等人与z的对话后,必然已经知道了她的态度,如果他真的是有心救她,绝对不会是现在这副看起来不会追究任何责任的模样,只要他还没有放弃她,他就会愤怒、挣扎、恨铁不成钢。

她在他脸上没有看到任何类似表情,她忽然十分后悔,当初为什么要说那些真心话给不会真心去听的人,真是愚蠢。作者有话要说:爽!虐杀!杀!杀!杀!密室已经被打开,传人的仇敌们,当心了?w?!

朋友的文,暴虐白莲花,有兴趣滴可以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