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都市 > 丧尸他后妈 > 8、第8章

8、第8章

王晓书走得很急,她不敢回头,生怕一回头就看见z在身后跟着,她憋着一口气使劲往前跑,到处转弯,故意搞乱路线,最终停在了一片开着不知名花朵的小树林,前方不远处可以望见量子基地的灯塔。

逃出来了……?真的逃出来了?

王晓书觉得现在的感觉很不真实,她将z给她的溶液打开,倒了一点抹在耳后和肩上,搞定之后再次盖好盖子,小心翼翼地攥在手心,只有这样,她才有安全感。

做完这一切,前面忽然传来了响亮的脚步声,似乎有很多人正在靠近。

王晓书下意识往后躲,一扭头就对上了一张漂亮得不像话的脸,长及腰际的黑色卷发配上那巴掌大的妩媚小脸,高挑傲人的身姿就跟充气娃娃似的,整个人都散发着一种“跟我做/爱是件很有爽的事”的气息。

“晓书,我终于找到你了!”美丽的女孩一脸惊喜地握住王晓书的手,高声喊道,“我找到她了!在这边!你们快来!”

伴随着她的呼唤,一大波僵尸……呸,是人类!一群熟悉的人从前面冲了过来,为首的便是欧阳。

他一看见王晓书就紧紧皱起了眉:“你怎么这副打扮?”欧阳压抑着怒火冲到王晓书面前,从美丽女孩的手中将她扯过来,粗鲁地打量着她,“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自己的衣服呢?你手里拿的是什么?”他想抢王晓书手里的溶液,王晓书使出吃奶的力气一把踹开了他。

“滚开!”想抢她豁出命才弄到的东西,这不是找着撕破脸吗?王晓书阴沉着皱着眉。

“欧阳!”一直在看戏的漂亮女孩见欧阳被王晓书踹倒在地,急忙跑到他身边,蹲下来紧张地扶着他,“欧阳你没事吧?”她难过地看向王晓书,“晓书,那件事是我不对,我向你道歉,但是你不要因此嫉恨欧阳,有些东西不是人自己可以控制的,我希望你能明白!”

她似乎很痛苦,在扶起欧阳之后就仿佛下了什么大决心似的说:“晓书,我知道是我对不起你,你离家出走全都是因为我,我已经跟州长说了,只要找到你,我就立刻离开量子,再也不回来。”她垂下头,泪珠挂在眼角,“我不会再和欧阳联系,我把他……把他还给你。”

“……”到这个地步还不知道这人是谁的话,那王晓书就是傻子了。她赶忙拒绝她的“好意”,“别!你千万别走!该走的人是我,你别理我啊,我就是头倔驴!”

伊宁诧异地看着王晓书,见对方一脸认真完全不像是在开玩笑的样子,不禁有些疑惑,难不成她察觉了什么?伊宁眼神变了几变,最终决定装傻。

“晓书,你就别说气话了,我已经在州长那里下了保证书,你和欧阳他们回去吧,我……我这就走了。”她惨然地笑了笑,最后看了一眼呆呆的欧阳,决然地扭头就走。

欧阳像是刚反应过来一样,想要冲上去追她,但他忽然又顿住了脚步,拧着眉极度隐忍地握紧了拳,额头青筋直冒。

王晓书急了,使劲推他:“你还愣着干嘛啊?快去追啊!她都跑远了,再不去就晚了!这附近可不安全,万一遇见丧尸怎么办啊?她再能干也是个女孩子,出事了你可别后悔啊!”麻痹以为老子不知道你们商量好了演这出苦肉计给大家看么,然后好名正言顺地让欧阳恢复州长女婿的身份,方便替伊宁收集线索和办事,伊宁到时候只需要把自己搞得狼狈一点,博得大家的同情,然后便可以卷土重来了,真是……王晓书抬手按住了不断抽搐的嘴角。

欧阳被王晓书的反应弄懵了,迷茫地看着她,动都不动一下。

王晓书有些急,如果真让伊宁这么走了,那他们的计划不就成功了吗?虽然她可以坚持不再跟欧阳,可是王州可不一定同意。

广个告,【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真心不错,值得装个,竟然安卓苹果手机都支持!

据书里所写,王州长哪都好,就是保守的一b,而且特别唯利是图,虽然对闺女还不错,但到了关键时刻谁都没用,不然最后也不会放任王晓书被伊宁搞得感染病毒,死无全尸。他的“大局观”简直就是在黑“大局”这俩字,他那应该叫“大菊观”才对。

“你不去我去。”王晓书咬咬牙,寻着伊宁消失的方向追过去,身后传来欧阳不可思议地大喊,“你跟去干什么??????!!!”

呵呵,当然是破坏你们的计划啊,难道我会到处去说吗?

王晓书一脸圣母地回头望着欧阳等一群人,做戏做全套,既然原著里王姑娘是包子,那她就再给她身上加一条圣母吧。

“当然是去救伊宁啊!她是我的好姐妹,我怎么能眼睁睁看着她身陷危险于不顾!就算我出事我也不能让她出事!我还要成全你们,看着你们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呢!”至于送入洞房就免了,那种限制级的画面她这辈子都不想再接触了,那会让她忍不住想到z。

说起来,z这个人真是连提都不能提,不然他真能出现在你面前给你看,而且他本来就一直隐藏在周围,观看着王晓书所演的这处好戏。

他眨了眨眼,稍稍偏头思索了一会,掩在白大褂之下的瘦高身影缓缓后退,不紧不慢地穿过一条隐蔽的小道,又向北一拐,走了大概一百米,打开了一扇木门,迈着闲适的步子等在门边,负在身后的右手里不知何时拿了一根针筒,针尖泛着凛如霜雪的寒光。

而另一边,伊宁正迅速朝这扇门的方向靠近,身后是越追越近的王晓书,伊宁仍不知危险正在临近。

z抬起手,看了一眼腕表,像是在计时。他伸出手指在金属表上敲了两下,又从衬衫口袋取出一枚怀表,两边对着时间,约莫过了有十几秒,他合上怀表塞回衬衫口袋,举着针管跨过木门,面无表情地朝迎面而来的伊宁刺下针管,准确地将并不知名的液体注射进她的脖颈,然后头也不回地扬长而去,任由伊宁睁大眼睛盯着他高挑颀长的背影,茫然而僵硬地摔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王晓书追上来的时候就看到这副悲剧的景象,她下意识往后退了好几步,差点跟随后赶到的欧阳撞到一起。

卧槽,谁当的雷锋啊?真他妈有觉悟,这么漂亮的妞儿都能下得去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