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都市 > 天葬回忆录 > 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

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

“秦宫主,谢谢你。”毕竟是救命之恩,所以我是由衷的向秦晓晓表达了我的谢意,而我在说着的时候,我也终于发现了秦晓晓刚刚为什么会这么拼命摁住我的脑袋不让我抬起来了,也不知道是袭击者故意所为,还是这个密不透风的机关所故意留置的唯一破绽,这些一排排袖箭所到之处,几乎覆盖了整个台阶,但唯独却射不到台阶最上方三公分高的地方,也就是差不多刚好留有一个脑袋的缝隙。

秦宫主并没有理睬我的感激之语,用无视一切般的空洞语气对着台阶喃喃自语了一句:“原来昨晚的大火,并不是要烧毁峙岭山庄,而是在逼迫山庄开启防御机关。”

秦宫主的每句话真是语出惊人,这句话也毫不例外的又将我推送进了完全听不懂的境地,我也完全不做出一副不懂装懂的样子,直接对秦晓晓问道:“秦宫主,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秦宫主也不知道该怎么和我细说这个事,她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然后对我说道:“内乱纷争时期,闭门防御确实不失为一个好的对策,可是太绝了……”话说的有点太深奥,我也不太能懂,所以就只能继续不解的问道:“秦宫主,难道连你也进不去了吗?”

听了我的话,秦晓晓罕见的露出了十分无奈的神情和对我摇头道:“峙岭山庄的机关布阵,无坚不摧,天衣无缝,没人破解的了,更没人能闯得进去,这石阶箭阵会留有一丝破绽是让你知难而退的唯一活路,再往前就是万劫不复的万丈深渊。”

听她吹捧得这么夸张,我心里当然是不相信的,但我也没有去反驳她,也只是用比较中肯的态度对她迟疑问道:“这机关布阵再厉害,那也应该是对于外人而言吧,难道连你这个自己人都进去不得?”

对于我的这个疑问,秦晓晓指着眼前的石阶对反问了一句:“你有信心闯过这条石阶通道吗?”

我当然还没有这样的自信,但我想也不想的就对她说道:“我做不到,您会轻功,难道还做不到吗?”这话我虽然有点拍马屁,但说的也是事实,这石阶顶多也就几十米的高度,我想以秦晓晓的轻功并不难做到。

可这么简单的一点道理,秦晓晓又怎么会不知道呢,她毫不留情的提醒着我:“这石阶的机关是最后的警告,也是唯一的活路,我的轻功飞过石阶容易,但后面的任何一个天罗地网都足以让我们死无葬身之地。”

都到自家门口了,秦晓晓不会说这种无聊的慌来戏弄我吧,可我想她应该是有办法进得去吧,就算有点困难,但我想还不至于能困住秦晓晓吧,就再次请教的说道:“那我们真的没有办法进去了吗?”

路肯定是有的,一个硕大的山庄,总不会因为一个机关而彻底尘封消失吧,秦晓晓也直接了当的说出了应对之策:“机关布置图。”

听到这东西,我大脑的第一反应就是立马伸手指向了地标指示牌处道:“这个东西不是机关布置图吗?”

秦晓晓很简截了当的对我应声而答:“这是假的,峙岭山庄的机关布置图乃是最高绝密物件,怎么可能会轻易的悬挂于此。”

秦晓晓说的很对,虽然刚刚只是惊鸿一瞥的扫见,但已经让我见识了这里机关的厉害之处,可我想想觉得还是好奇怪,所以就心事重重的走到了标示图的旁边,左右观望着上面所标记出来的地形图。

秦晓晓以为我还在研究上面的地形,就像是提醒似的对我说道:“别看了,上面标记的都是假的,不信你看上面。”

虽然我并不是在研究它的真假,不过秦晓晓的话也确实让我感到了好奇,所以我还是好奇的顺着她所指的方向望了过去,竟发现在石阶的半腰高处有一滩嫣红暗紫的血渍,我以为就只有一点血迹,可再当我顺着血迹而望时,发现在血迹不远处还有半截小腿残留在地上。

血迹有些变紫通暗,说明血液已经不新鲜了,按时间推断,起码得有五六个小时了,现在最多不会超过八点,那这么说的话,昨天夜里的时候,有人就想硬闯进山庄,可是结果可想而知,还没到门前就血溅五步,命丧黄泉了。

我粗看一眼,还以为他是中了石阶的袖箭机关,可是在石阶的途中并没有血留下的迹象,也就是说这个人并不是在石阶的地方中的陷阱,那按情况来分析,这个人应该想是利用自己的轻功躲过石阶的机关,但没想到躲过了石阶却还是栽在了另一个机关陷阱之中。

那么说来,秦晓晓说这里机关重重确实不假,不过我心中所疑惑的并不是这一点,而是觉得这块地形指示图的出现有点奇怪,感觉它出现的有点多余……

如果是想硬闯山庄,那不论你这东西上面所标记的是真是假,想进去的始终都会想硬闯试试,如果只是用来混肴视听的,那也太大费周章了,所以我总觉得这块地形图摆在这里是另有用意的。

我一边如此思虑着,一边再次仔细的打量着身边的地形图,在来到这牌子后方处时,果真让我发现了一丝蛛丝马迹。

我立刻把秦晓晓叫了过来:“秦宫主你快过来看。”秦晓晓以为我发现了什么机关按钮,也是急急忙忙的朝我这里望了过来,不过我并不是发现了什么陷阱机关,而是看到在地形图的背后,缠挂着一块类似丝绸的紫色布条。

布条并没什么特别之处,只是上面有几处黑漆漆的痕迹,看上去好像上面写有什么字眼,而秦晓晓好像认识这块布条,她猛然间变得激动了起来,并一边伸手,一边对我说道:“这是秦逸身上七星紫衣的布料,他肯定是留有什么话给我们。”

一听到是秦逸留下的,我也立马提起精神的朝秦晓晓手中的布条望了过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