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穿越 > 司礼监 > 第三百一十五章 你们是乱命

第三百一十五章 你们是乱命

上海不愧是公公一手创建的维新老区,普遍觉悟较高。听说公公爱抽华子,上海地区的维新同志刘晓峰特地捐输公公一条软华子,让公公万分欢喜,表示要一根接一根抽,绝不浪费。

......

安定门,铳声大作,城上的神机营守兵好像药子不要银子似的往天上放铳。

“放完了没有?”

“放完了!”

“走,领赏银去!”

听到军官的叫声,士兵们高兴的将火器往城墙上一靠,就兴高采烈的下城领赏银去了。

“一铳一两,真金白银,各位军爷别急,人人有份!”

左安门提督海事衙门的人守着几辆银车在那按人头发银子,见秩序有点乱,几个事先早就领了银子的军官便过来维持秩序。

“一个个来,别挤别挤!”

“领银子你小子浑身来劲,叫你出个操却跟死了婆娘似的...”

“拿完银子别急着走,上头给安排了酒菜,等会有人送过来。”

“丙字营的人今晚辛苦些,这城门还要接着守。”

“都维新了,还守什么城门?”

“......”

领到银子的呼三喝四的准备去花天酒地一番,没领到的在后面急得直催,城墙下跟个市集似的乱哄哄一片。

城门洞子边的台阶上,掌号头官马大壮看了眼监军林公公后,便朝下面的人吩咐道:“萃蓭,开门吧。”

带着手下守在城门后面的周遇吉迟疑了下,最终还是依言带人打开了城门。城门洞开那刻,外面就如潮水般涌进无数头戴狗皮帽子的亲军。

“目标兵部!”

“目标顺天府!”

“目标五城兵马司!”

“......”

一队队的亲军将士在早已安排的带路人的引领下,如一条大江突然汇入无数小溪般向着京师灌入。

同样的场景不止在安定门,朝阳门、德胜门、东便门、西值门都在上演着。最先发现大量维新将士涌进城中的是各城门后侯着等放城的粪行,这些北京城最勤劳也最不怕苦不怕脏的人民也是最先目睹了维新将士的风彩。

让粪行那些人特别惊讶也特别感动的是,那些戴狗皮帽子的维新将士在经过他们身边时,总有人停下脚步朝他们深深鞠躬,然后说一声:“辛苦了!”

在部分城门也发生了一些让人不愉快的事件,个别反对维新的京营将领遭到了他们部属的指责和背叛,已经串连起来的中低层军官们漠视了那些平日高高在上的将领,甚至对他们刀戈相向。

总体上,因为事先的良好沟通,大的流血事件没有发生。一些拒绝维新的将领在发现大势不可控,哪怕他所把守的城门没有出任何问题,但京中已然遍布“尊皇讨奸”的皇军后,他们也明智的采取了中立政策。

当然,迫使中立政策出现的最主要原因还是维新事件的突然性ꓹ 以及维新官兵行动的快速性,一下子就将京营各处之间的联络切断。

深夜之中,无法掌握具体情况的那些还能掌控所部兵马的京营将领们能做的ꓹ 也只能是观望。

随着大量维新将士涌入城中,城内也不可能毫无反应。有人夜闯顺天府告密ꓹ 说驻扎在城外的魏阉兵马在城中内应的帮助下已经涌进城中ꓹ 他们的目标除了皇城外就是城中重要衙门所在,以及那些朝中重臣的府邸。

被告密惊醒的顺天府当场就惊得半天没有回过神来ꓹ 等到下面的人确认外面到处都是喊着尊皇讨奸的魏阉兵马后,顺天府做了他这一生中最正确的事ꓹ 那就是立即下令衙役们将衙门的门窗用铁条和砖块加固。这样可以最大程度的避免顺天府被维新官兵冲击。

事实证明ꓹ 这个举措是对的,因为当时正好有一个中队的维新官兵奉命攻击顺天府,在发现对方提前做好准备ꓹ 一时难以攻下后ꓹ 该中队便放弃了对顺天府的强攻,改而与友军直奔恭子厂——那里ꓹ 聚集了大约一半的朝廷重臣府邸。

顺天府没有被波及的效果很快体现在天亮之后ꓹ 事实证明顺天府作为京师的最基层衙门,在民众中的威信以及京师治安的维持上是维新官兵无法取代的。

当顺天府的衙役们拿着铁皮筒站在马车上奉命安定人心ꓹ 并宣布伟大的皇帝亲军将士已经维新成功后ꓹ 京师的人心很快稳定。

丑时ꓹ 有铳声在皇城方向响起,却是攻击兵部的维新将士和守卫在此的官兵发生了冲突。

冲突以6名守卫被杀告终ꓹ 随后帝国武备的决策之处兵部迅速被皇军掌握,负责值夜的两个郎中被当场擒获,随后这两人被要求全面配合皇军对兵部各司的接管。

礼部侍郎韩爌戏剧性的逃过了当夜皇军的搜捕。

负责攻击内阁的是第五师团第八旅团所属第14步兵联队的一个中队,当这个中队赶到皇城,并以药包方式炸毁宫门突进内阁值房时,内阁的值守人员还处在外面传来巨烈爆炸声的惊讶之中。

他们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就已经被绑了起来。冲进内阁的官兵一阵乱铳,将值房内的桌椅和灯笼全部打坏。

但却没有发现内阁首辅方从哲的身影,问过那些书办才知道首辅这两天并不在内阁上值。

铳声惊醒了不远处其余衙门的人员,他们心知不妙,急忙想向宫中侍卫和大汉将军求助,不料侍卫们早被乱军打退,逃之夭夭。

内阁那边更是完全被乱军占领,官员们急得团团转,他们想进宫禀报,但深夜的宫门是不会开的。

眼下这个局面,守卫宫城的侍卫们更是不可能给外面的人打开宫门。因为他们也不知道外面的人究竟是友还是敌。

礼部侍郎韩爌被皇军堵在了他的公房,不知道应该说这位韩侍郎一心为国,任劳任怨呢,还是要说这位韩侍郎倒霉。

隐约已经判断是城外的亲军攻入城中的韩爌,瘫坐在椅子上,宿命的说道:“他们终于进城了。”

韩爌的仆人想架起老爷逃离,和一个书办一起将侍郎大人推到了后面的茅房。

但外面涌进来的叛军很多,并且正在展开搜捕,那个仆人心知这样老爷肯定会被发现,所以竟然强行从老爷身上扒下官服穿在自已身上,然后大摇大摆的走到叛军之中高呼:“本官礼部侍郎,你们是奉谁的乱命敢在礼部放肆!”

“是礼部侍郎吗?”

带队的军官可不认识礼部侍郎,那个在缉捕名单上排在前几位的韩爌长什么模样,见面前的人穿得是大官衣服,便以为他真是韩爌,竟然当场下令将他打死。

又不放心,找来礼部其余的人来认,那些人颤抖的说这人就是韩侍郎。如此,带队的军官这才放心,殊不知那真正的韩爌已经在书办的帮助下从茅房后面翻墙跑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