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玄幻 > 武逆焚天 > 第二千六百六十七章 好大手笔

第二千六百六十七章 好大手笔

两名身材妖娆仪态端庄的女子,每个人手中各自端着一套茶盏,以及一壶滚热的开水走了上来。

看到那端上来的茶具时,左风便不自觉的皱了皱眉。在来之前左风已经做了很多准备。不过主要的重点,都放在康家的各方面事物,以及与采购货物有关的一些事情上,却忽略了一个最明显的问题。

莫尚由让人过来传话的时候,其实说的非常明白,有上好的茶,要与左风共同品鉴一番。这上层人物之间,也会经常聚在一起品品茶,那完全属于一种风雅享受。

可是在左风的判断中,所谓的“品茶”也不过是对方的借口罢了,他完全没有想到,对方竟然是以这样的方式来品茶。即使对茶道并不太懂,可是左风却也知道,对方说的品茶绝不是单纯的将茶水喝到肚子里那么简单。

用冷静的微笑,化解此时脸上那一抹尴尬,莫尚由正望着左风点头示意。对方这意思倒很明显,让他这位客人先动手,可是左风却知道自己如果真的动手,必然当场出丑。

就在这种尴尬的气氛,即将被莫尚由察觉的时候,突然一道身影出现在了侧面。

“我家公子平日饮茶,都是由我伺候,若莫管事不怪罪,可否让我动手为公子烹茶?”琥珀走到近前,微微侧着头轻声的向莫尚由询问道。

这莫尚由看到左风迟迟不肯动手,心里正觉得奇怪,琥珀却是突然冒了出来。他留意到琥珀在说话的时候,脸是微微侧过去的,那是为了防止说话时有唾沫溅到茶盏上,看到琥珀对如此细节都很在意,莫尚由这才轻轻的点了点头。

缓缓施了一礼,算是对莫尚由表示感谢,随即琥珀便迈步上前,来到属于左风的茶盏一边。

轻轻的拿起水壶,琥珀伸手在壶身上试了试温度,接着便不太在意的放下。接着便开始整理起茶盏来,而那些大大小小数种茶盏,仿佛在琥珀手中活过来了一般。

转眼之间,茶盏便已经在左风面前重新摆开,好似一道完整的阵法,突然被拆分成了无数的符文。在左风看来,这摆放茶盏的位置,必然也大有讲究,否则对面的莫尚由不可能微不可查的点点头。

接着琥珀已经拿起茶盏,用那壶中的热水轻轻的冲洗了一遍。这冲洗的过程只用了很少量的水,可是却将所有的盏具器皿都完全冲洗了一遍。

“公子看看,这样的温度可还好?”琥珀做完这些,马上恭敬的欠身询问道。

知道琥珀绝不可能是故意为难自己,左风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很好,温度刚刚合适。”

听完左风的话,琥珀已经再次动手,到了这一次他才终于开始烹茶。将事先准备好存放在玉瓶中的灰白色茶叶放在一只大盏中,倒入壶中热水冲泡起来。

左风正不知道接下来是否应该喝的时候,就见琥珀已经将那泡好的茶水,直接倒在另外几件茶具上。而后第二次倒入热水,停顿了大约半息时间,这才将茶水倒入一只小的茶盏之中,轻轻的推到左风面前,同时弯身后撤了一步。

看到左风后退一步,左风当即会意,微笑着点了点头,端起茶杯先是向莫尚由举了举表示感谢,接着才放在唇边轻轻的抿了一口。

这烹茶的手段,左风虽然不懂,可是毕竟还是见过许多大人物喝茶,如今有样学样,轻轻抿了两口,最后直接将还很热的茶水直接一口喝下。

开始莫尚由的确也有着几分考教的意思,他现在倒也不怀疑左风的身份,只是想要看看眼前这位公子究竟在什么层次。如今看到左风身边之人,都能够如此娴熟的烹茶,而且中间没有一处疏漏,心中对于康家的的家族地位,以及康佐公子在其家族中的地位,都已经有了很高的评价。

眼看着左风一口茶饮下,莫尚由也开始摆弄起自己面前的茶具烹茶,只不过他的动作虽然娴熟,似乎比起琥珀来还要差了一点。而另外一边,琥珀已经十分麻利的再次为左风泡了一杯茶。

当莫尚由喝完一杯茶后,这才轻声的开口说道:“不知道康公子,觉得我这茶如何?”

面对这个问题,琥珀心中也是微微一沉,烹茶他还是可以代替,可是品评方面,别说他跟本一口没喝过,就算是喝过了眼下在这里也没有他品评的资格。

琥珀正在考虑,是否要等待左风以念力联系后,自己再想办法告诉其如何品鉴,左风那边却已经淡淡一笑直接开口了。

“雪顶寒翠不愧是茶中极品,初饮之时略带几分苦涩之味,明明由热水烹煮,饮者口中却会留存清凉寒意。再细细品之,其中会有青翠欲滴的芳香,如寒冬腊梅回荡于胸腹间经久不散。”

听到左风这一番品评,莫尚由也忍不住微笑的点头,一者是同意左风评说的内容,另外也是对这夸赞十分受用。上层人之间品茶,其实也多少有着一丝卖弄的味道在其中。

一旁的琥珀静静聆听,心中却是有些震惊,可是随后琥珀就突然想起,当初康家的少主康震,曾经邀请过左风饮茶,喝的正是眼前的雪顶含翠,结果过去了两年多,左风仍然能够将当初康震的一番评说一字不落的背出来。

就在琥珀佩服不已的时候,左风却已经再次开口,说道:“只不过……”

莫尚由和琥珀在听到“只不过”三个字时,面色就同时一变,莫尚由是感到意外,琥珀是难以理解,明明说的好好的,怎么左风突然还要说别的,当初康震可没有后面的话,很是担心左风会言多语失。

而左风此时已经开口说道:“只不过这雪顶寒翠,与我以前饮过的略有不同。玄武帝国的雪顶寒翠,产自灵药山脉中,几座高插云端中年白雪皑皑的山顶,因此才得了‘雪顶’之名。

而莫管事此茶,虽然味道有些相似,可是其苦涩之喂和那口中的凉意要更加浓郁几分,从而让这回甘变得更加浓烈且持久,这绝不是我玄武帝国所产的雪顶含翠。”

到最后左风非常直接,给出了自己的推测,这番话说完琥珀和莫尚由都感到有些吃惊。

短暂的沉默后,莫尚由难掩惊讶之色的说道:“想不到康公子还有这等能力,真不愧是那炼药闻名的康家嫡系传人。这的确不是玄武帝国产的雪顶含翠,而是产自极北冰原,可是其中味道的不同,却是一般的药师都无法分辨,果然是青年俊杰让人钦佩。”

表面上左风矜持的一笑,实际上左风也完全是凭借药性猜测,他虽然对茶道并不太懂,但是雪顶含翠除了作为茶,同时也可以作为一味药材使用,因此左风自认为对其药性还是了解的。

眼下凭借对药物的了解,左风的表现也立刻赢得了莫尚由的信任。他眼下已经不仅仅相信了眼前这位康家嫡系公子的身份,更是对眼前这位公子将来的发展十分看好,心里更是产生了与其深交的念头。

其实左风本不是愿意卖弄之人,他既然如此做,自然有他自己的目的,眼下目的差不多已经达到,左风反而十分矜持的品味起面前的茶来了,看样子好似在等着什么。

正如左风预料的那样,莫尚由心中明显比他要更急,在短暂的思考后,莫尚由开口说道:“之前粗略听了康公子所要购买的货物,当时只知道大致的品类,至于具体的数量方面,希望康公子如实相告。”

平静的将面前的茶水饮尽,左风这才不急不缓的说道:“既然莫管事对我多方照顾,那我也就不跟你藏着掖着了,其实我这次来要购买的货物,数量方面并不是很确定。”

闻听此言,莫尚由双眉已经微微立起,脸上更是有着一丝怒色闪过,不过毕竟养气功夫还算了得,开口之时已经听不出多少怒意。

“康公子在跟我开玩笑吧,这购买货物,哪有连个数量都不确定的,难道你千里迢迢从玄武帝国来这新狩郡,最后就是想买多少就买多少么?”

琥珀心中暗暗焦急,连他也觉得左风太过失言,这样明显不是有诚意要购买货物该说的话。

左风却是平静的一笑,说道:“莫管事请勿动怒,计划自然也是有的,但是究竟能买多少回去,也是看货源如何。品质方面固然需要考虑,是否拥有我需要的数量,才是制约我采购数量的主要原因。”

本来还有些生气的莫尚由,闻听此言身体骤然绷紧,目光更是死死锁定左风,一字一顿的说道:“康公子,莫不是在跟老头子开玩笑不成?”

淡淡一笑,左风已经缓缓的从怀中取出了一张储钱牌,放在桌上轻轻的朝前推去,同时说道:“这些是我准备的一部分钱款,可以暂时放在莫管事这里作为押金,这也代表了我交易的决心和诚意。”

莫管事微微一怔,立刻唤人取来了一枚特别制作成的兑钱石。将储钱牌放入那石头的长条形凹槽中后,那石头表面的一颗颗宝石也随之亮起。

“五……,五万金币!康公子当真是,……好大的手笔!”莫尚由望着那五颗亮起的红色晶石,震惊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