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修真 > 仙宫 > 第一千零四十九章 折返

第一千零四十九章 折返

“那您……”

叶天想起了先前地藏的两道残影都已消散不见。

“我应当会多留一段时间,毕竟能见到我说明前面两处应当已经消失了,而倘若他真遭遇不测的话,那我应当是他留在此界最后的印记。”

地藏悠悠道,神色中难得显露一丝疲倦。

“我可以知晓,他究竟去了何处吗?”

叶天问道。

对于地藏真身的去向,他确实有些好奇。

“以后你会知晓的,那个地方你迟早有一天也会去。”

地藏看了一眼叶天,说道。

“是星空之上吗?”

后者看着面前这容貌年轻的和尚。

而地藏只是摇摇头,不再接话。

“我可不想我的传承在你手中就葬送在此,这片空间就要塌了。”

他忽而说道。

还未等叶天反应过来,下一刻就已经发现周围没了地藏的身影,而那一眼望不到边的术法印记也消失不见。

叶天的意识很快回归到了自己的肉身之中,当他睁开眼发现周围已经开始动荡不已。

想起先前地藏说的话,他可不认为对方是在吓唬自己。

于是叶天就赶忙向着自己的来路掠去,在即将冲出洞口的一瞬,回头望一眼。

只听得轰隆一声。

就再无动静。

“倒时忘记问他这前面棺材里的是什么东西了?”

叶天出了洞口之后才想到。

“你先前怎么了?我在你识海之中直接被封印住了一样,也见不得也动不得,喊了你许久,也是没有半分反应。”

一出这洞口,叶天很快就听见了蜃的抱怨声。

“前面我都无法控制我的识海,更惶论你。”

叶天无奈道。

“是因为你接受了他传承的缘故?”

蜃猜想道。

叶天点点头。

“那你如今可曾找到离开的方法?”

“按照他先前所说的,现在我有了手中这个星辰印记,完全可以随时离开这里只需要念头一动。”

“那除了传承以外,你还获得其他什么?”

“这个倒是没看,不过这印记还有储物的功效,最少其中有一谛听兽的角,光这一样就可比万千珍宝。”

“我倒是没有听说过谛听兽。”

“那是佛教的神兽,你自然没有听过,据说它连大道之上都可治愈。”

“如此?若是果真,那就真是世间难寻。”

蜃说道,有些心不在焉。

叶天虽然有所感受,但是并未多问。

毕竟二人虽然是合作关系,可是却还没有好多那种可以随意发问对方秘密的程度。

“你现在打算如何?”

蜃问道。

“先去瞧瞧那个老头,打探一下,当年鬼帝到底从这里拿掉了什么,若是可以的话,我还想取回来呢。”

“我想以你们如今的境界差距,恐怕你去也不过是送死。”

“在这修罗场中我可以随时回到这里,就算打不过,我还不能跑吗?正所谓大丈夫能伸能屈,莫过如此。”

叶天说得头头是道。

“虽说如今有了这个地宫作保障,但也不能高枕无忧,毕竟谁知晓鬼帝有没有其他手段阻止你回到这里,若是封锁虚空了呢?”

蜃说道,给叶天提了个醒。

“所以若是可以的话应当要引他离开,我不会找上门去。”

蜃所想到的,叶天自然也想到了。

“你行事还是应当小心些许。”

前者总是有些不放心。

“我知晓。”

叶天回着,很快就按着原路回到了先前进入的地方。

而后在一路向着自己先前进来的方向走去。

路上还查看了一番手中的星辰印记,发现这不仅可以召唤出星空地图,并且拥有储物空间,而且还是整个地宫的地图。

而看了整个地宫的地图之后,叶天才发现,不止自己想象的那样。

按照先前所见的上面那座城池,恐怕这地宫还要比它大的多。

而叶天所在的区域只属于外延而已。

至于那星辰印记中的储物空间内,除了一根有些显眼的谛听独角以外,其余的不过是些许经书,还有一根降魔杵。

这降魔杵表面的符文还是金灿灿的,似乎有流光运转,通体不凡。

叶天忍不住拿出来在手中把玩了一番,入手有些沉甸甸的,但是通过自己以仙元控制,轻轻的向着旁边的石壁一挥舞,一道沉重的气息,就直接将石壁给压出一道缝隙。

叶天望着眼前被自己随手给劈开的印记,不禁有些咋舌。

心道,不愧是地藏菩萨所留之物,随手一击就如此威力,想来那几篇佛家经文也是不俗,若是能够出去,多瞧瞧也是好的。

叶天来时已经将路途记得很熟,如今再回去用的功夫自然不长。

“你这小子为何又回来了?我说那条路是走不到尽头的,你且不信。”

那老人见叶天走了回来,不由有些幸灾乐祸。

“若是没有找到另一扇门的话,恐怕小子真的要空手而归了。”

叶天则是笑着回应他。

那老者听到叶天所说另一扇门,脸色忍不住一遍。

“不知前辈可曾去过?”

叶天自然留意到了老者这脸上一抹不自然的神色。

“真是不知晓你在说些什么。”

“那前辈先前所说的,与那萧逾是在何处获得法宝呢?”

老者听到这里,沉默地看了一眼叶天。

“我原以为知晓这些人的并不多,你又是如何发现另一个图案的?”

“虽然晚辈年纪不大,可是走过的路不少,所见兴许比前辈还要多些许,那佛教也是听说过的。”

叶天笑道,所说之言半假半真。

“不过是因为老朽在此地荒废了太长时间,若是不然,哪容得到你这小辈来逞威风?”

老者脸色变得很不好看。

“晚辈只是想要知晓那鬼帝从大殿之中拿走了些什么?”

叶天微笑道。

以他如今的状态来对付一个无法动弹的半废之人不过是抬手就可为,哪怕对方曾经的修为高深,如今也是个随手可捏的软柿子。

“我倒是比较感兴趣,你在那里又获得了什么?”

老者阴恻恻道。

“只不过收获了些许小玩意而已,应当入不了前辈的法眼,前辈还是先回答晚辈的问题吧。”

叶天脸上的微笑不变,可是言语之中威胁之意更甚。

“先前不是跟你说了,就只是些许经文与些许寻常的法宝而已。”

老者脸色铁青的说道。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这年轻人瞧起来可不是一个好捏的软柿子。

即便是他这种久经沙场之人,也清晰地感受到威胁。

“我想此地的主人应当不会那么抠门,只留下些许经文,并且以他的身份法宝恐怕并不寻常。前辈能与我在此相遇,缘分已然不起,还望莫要辜负了……”

叶天缓缓地靠近那老者,蹲下身子来与其平视。

“经文的确是些许普通的经文,讲述的不过是寻常的佛家法义,而那法宝之中也只有一盏铜钟算得上宝物,敲击一下就有佛音震荡,我猜想应当是昔日某一位佛陀的伴身之物。”

老者沉吟了一阵后老老实实说道。

“那应当就是地藏菩萨的伴身之物,想来应当威力不俗……”

叶天喃喃道。

他原先本想早日离开的,只是如今听闻那鬼帝还得了些许传承,心中就有些不甘。

那老者看叶天蹲在原地,不知在嘀咕些什么,没有出声,只是静静的看着他。

“除了些许经文与铜钟以外,他就再没拿走其他吗?”

叶天继续问道。

若只是这些寻常之物,恐怕第一道残影不会刻意提起。

“他还带走了一尊佛陀金身,那一盏铜钟就是从佛陀的手中所得。”

老者见似乎瞒不过叶天,于是干脆开口说道。

“佛陀金身?”

叶天有些不解。

此第一道是地藏王的道场才是,为何出现佛陀金身?

这地藏菩萨曾经发下大愿,若是地狱不空,就誓不成佛。

所以以他的本领本该早就成就佛果,而不只是如今的菩萨果位,但如今在这座菩萨庙里却出现了佛陀的金身,这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就是佛陀金身,那金身左手持一铜钟,右手却是虚握着,想来应当是握着一柄降魔杵。”

老者仔细回忆,左右自己方才已经全部抖落,如今再多说些许也是无妨,毕竟对方若是真能出去,也只会去找鬼帝的麻烦,自己乐得如此。

而叶天在听到右手虚握一根降魔杵时就不由得想到了自己掌心之中的那一根。

“为何如此确定那手中是握着一根降魔杵。”

叶天问道。

“因为在那金身之后有一幅壁画,壁画上所描绘的就是那金身佛陀,一手拿铜钟,一手拿降魔杵,在空中伏魔,而那魔头巨大身形头生巨角,只有一只眼睛,血盆大口还吞吐着火焰。”

老者有声有色的像叶天描绘出那幅壁画的情景,这让后者不禁认为有些好笑。

“可是先前我去查看的时候,分明没有。”

“那是因为被我二人毁了去。”

“为何要毁?”

“不可带走,留之何用?”

老者这一句反问,问的叶天无言。

本书作者其他书: 黄金瞳 神藏 天才相师 宝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