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修真 > 仙宫 > 第一千零七十一章 诡梦

第一千零七十一章 诡梦

茫然地向四周看去,叶天却没有发现有人为他停下脚步。

但是他可以肯定,方才一定听到了从何处传来一个声音呼唤。

身边不断有士兵骑马穿过,马蹄声一阵接一阵,似雷声在耳畔炸响,可却又离他如此遥远。

这马蹄声如雷奔,像是一声一声紧扣在他心弦。

而先前一直做好准备的墨瞳,此刻如离弦弓箭一般,伴随着千军万马,如一柄飞驰的利箭,直直的冲入了对面的军阵。

而那三位当家的并没有选择冲锋陷阵,而是留守在后方,静静的观望这一场战争,同时余光也在叶天的身上不曾移动。

他三人虽然不至于无耻到一齐对叶天出手,但若是以叶天的手段,他想要出手的话,光是靠身边两条巨龙都足够让他们的兵力折损大半,毕竟以叶天之力,独自抗住这千军万马也不足为奇。

可是任由身边的军队如何冲锋陷阵,他始终站在蟾蜍之上纹丝不动,双目无神,似乎在回忆什么。

而无论周围的战况如何激烈,也始终不曾波及到叶天这边。

萧玄与其三弟面有不解,可是身为大当家的萧源却好似知晓些什么隐情,只是望着叶天的眼神有些晦暗。

而叶天呆呆地站在原地,不过几刻的功夫,他似乎感觉过去了几万年。

“叶天……”

这呼唤的声音不断传入他的脑海之中,影响着他的神智,而后只感觉眼前一黑,就不省人事……

当眼前的黑暗散去,叶天只感觉头脑深处一阵昏沉。

“这是哪里?”

叶天扶住了昏沉的脑袋,望了望四周,发现这是一处奇幻的空间。

四周都是混沌一片,也瞧不清具体有何物。

而叶天努力地不开混饨,隐隐约约可以发现自己所踩的不是土地,虽然坚实无比,可是却散发着微弱的光芒,叶天仔细看去,却是一团灰色的物质与旁边的混沌一般模样。

瞧起来似乎风一吹就散了,也在自行流转,却偏偏踏都踏不动。

叶天下意识的在欣赏之中呼唤蜃,可是他的声音也如泥沉大海一般没有半分回应。

“这到底在哪里?”

叶天越发不解,他向前走去,可是发现无论自己走到哪里,就犹如在原地一般。

没有标志性的物品,只有不断流动的灰色气体,随处可见的景象也是一样,以前的道路也似乎永远没有尽头。

“叶天……”

而在不知走了多久之后,那个呼唤他的声音终于又再度响起,依旧萦绕在耳旁。

“你到底是谁?”

他只认为这个声音熟悉,似乎在哪里听过,可是努力回想起来却发现记忆中的人根本没有与之匹配的声音。

“你忘了些许东西……”

那个声音悠悠传来,这回叶天连是男是女都分不清了,因为它开始变得模糊,那先前他给叶天留下的印象也逐渐模糊,只记得是在不断呼唤他的名字。

“是不是你带我来这里的?你到底想要告诉我什么?”

叶天努力地发出声音,却发现自己的声音微弱无比,像是在低低的吟诵。

他的内心开始变得焦急,心脏跳动得越发快速,这种心慌的感觉,他已经不知多久没有体验过了。

而如今在这莫名之地所发生的莫名诡异的事情,让他再度体会了一遍。

“你的东西丢了,你要亲自把它找回来……别忘了……”

那个声音依旧像是从四方飘荡过来,萦绕在叶天的耳边,久久不曾消散。

“我的东西?”

叶天被这声音说的,甚至有些开始怀疑自己。

可是当他努力回忆了之后,发现自己似乎并没有缺失的记忆。

可是他的内心依旧焦急,依旧被这声音弄得有些神魂颠倒,他脑海中神智开始混乱。

原本以他的心性不当如此,可是不知为何,周围的景物似乎像一个魔爪,在他的心间抓挠。

“该死……这都是些什么东西!”

叶天低吼了一声,直接抽出青诀冲云剑,向着眼前空荡荡的一片挥舞出一道剑气。

剑气有数丈长,直接劈在了混沌之中没有惊起一丝反应。

叶天心中越发急躁,连着向周围挥砍出数道剑气,可是依旧没有回应。

他像是被人遗落在此地,找寻不到归路。

他喘着粗气,在力竭先前终于停下手中的动作。

而此刻,眼前终于出现了一缕光亮和一个图案。

那个图案他是再熟悉不过的,正是阴阳相啄的太极图案。

“为何这个鬼地方会有这个图案?”

叶天心中只认为暴躁,他直接用手中的青诀冲云剑向着眼前悬浮在半空的太极图案一砍,这一剑下去直接把这太极图案分成了两半,可是后者又缓缓地凝和在了一起。

而且似乎在挑衅一般,所散发出来的光芒更甚。

莫名其妙出现的混沌空间,疼痛难忍的头颅,眼前忽然出现的太极图,还有永远走不到尽头的道路。

这一切突如其来,让叶天有些不知所措,而周围这些混沌所包裹的似乎不止他的肉身,还有他的心灵。

他感觉到连自己的灵魂都被深深地束缚住,连一丝挣扎的余地都没有,想要大声的呐喊,却发现根本呼喊不出声音。

这周围的环境一丝一缕的将绝望的情绪传递入他的心里,慢慢的他的心中不再暴躁,弥漫着浓浓的绝望,他甚至看不到眼前的路,只认为发昏发黑。

这个声音的根本目的似乎也不是让他找到什么,只是为了将他带到这里给他注入深深的绝望,让他体会这种生不如死的绝望之感。

叶天只是张大口想要呼吸,他感觉自己已经喘不过气来,额头上开始出现豆大的汗珠,不断的流下,打湿了前襟。

而眼前的太极图案像是被石子给惊扰了,散发出一阵涟漪,这阵涟漪化作波动不断地扩大,最后波及在叶天面前的那一刻。

与叶天的额头刚一接触,后者就立刻感觉到一股清流,似乎从额前灌入到脑中,将那些绝望之意驱散。

也将那些脑海中的混沌给驱散,留下了一片清明。

他蓦然间,睁开眼睛望着眼前依旧在不断散发波动的太极图案。

后者像是混沌池子里的清水,缓缓的将那些污浊给拨开,留给叶天一点喘息的机会。

而后者望着眼前的太极,蹒跚着走了过去,想要伸手触碰,却发现指尖可以直接穿透着虚幻的图案。

“叶天……你该来了……”

这是那声音传来的最后一句话。

当这句话的最后一个字传入叶天脑海之中后,后者只感觉眼前一阵虚晃,等他回过神来,发现又回到了战场之中。

周围的景物并没有变化,唯一有所变化的就是先前嘈杂的战场,如今空无一人。

叶天向四周环视过去,发现那些士兵确实消失不见,而眼前的堡垒也完好如初。

脚底下的蟾蜍合上眼睛,趴伏在地上,似乎陷入了沉睡,而虬髯客此刻也不见踪迹。

身边的两条巨龙自然也回归成了青诀冲云剑与火焰的状态,后者缩回到了叶天的脑海之中。

“你总算是醒过来了。”

忽而一道声音出现在叶天的身后,将他惊了一下。

等他回过神来发现竟然是熟人。

“我这一梦梦得多久?战争最后的结果又如何?”

眼前这忽而出现的人,身披一席白袍,自然是墨瞳无疑。

“我如今能够站在你的面前,不正说明了情况吗?若是落败的话,我可不认为对面那三个家伙会轻而易举放过我,当然,也不会轻而易举放过你。”

墨瞳笑道,负手而立在叶天面前。

“倒是不曾想,你行军布阵竟然能比得过对面三人。”

“想当年在土伯座下为将的时候,大大小小的战役我也参加过不少,若不是需要以心腹的身份留在他的身边,军中不能缺少主帅,那三军主帅的位置非我莫属。”

一说到自己擅长的领域,墨瞳自然没有必要低调。

“那你们可搜刮我需要的资源了?”

叶天问道,行军打仗什么的,他是一窍不通,他依旧记得自己为何要帮助墨瞳。

“这是自然。”

他直接从袖中扔出一个储物袋到叶天手里,后者以神识查看一翻,发现那里面的法宝不少,甚至还有许多年他都看得出是高阶法宝。

“倒是算你有心了。”

叶天毫不客气地直接将这些法宝收入囊中,毕竟都是应得的。

“我那随从现如今在何地?要走的话,可不能把他留给你。”

叶天说着,直接从蟾蜍的背后跳了下来,向墨瞳要人。

“你可知晓你在此地沉睡了多久?周围的人根本不敢靠近你,真怕你是在练功,一个不小心将你惊醒就会走火入魔。”

墨瞳说道。

“你在此地已经足足停留了两个大星天,如此吗?”

叶天若有所思,摇摇头,索性不去想这些烦心事。

“你还是先把他带回来吧,事不宜迟,我该走了。”

叶天说着。

“如此着急做什么?我在这堡垒之中可是发现了一样好东西。”

墨瞳道。

“没兴趣。”

“可若是和轮回有关?”

“在哪?”

第一千零七十二章铜镜

“那样东西我看不透,但是我认为以你的眼力兴许知晓是什么。”

墨瞳说着直接从储物空间内取出了一样,镜子看起来锈迹斑斑。

“让我来看看。”

蜃的声音忽而从叶天脑海中传出。

后者则默不作声,直接从墨瞳的手中接过铜镜。

那铜镜触感冰凉,犹如一块千年玄冰,散发出来的阴寒之气,让叶天都不仅打了个冷颤。

“这东西看着有些眼熟,这镜子上有两个字,你仔细看看。”

蜃说着。

叶天虽然没有给他回应,但是还是依照他的指示将镜子后面翻过来,仔细观察之后发现确实是两个古字,只不过已经被岁月磨砺得看不清大概形状了。

叶天只好用手去摸索,将那形状大致的刻画在空中。

“奈何……”

叶天念出了两个字。

“传说在那地炎域中有奈何黄泉的存在,所以我才会说这东西与轮回有关。”

墨瞳道。

“你又是怎么知晓我对轮回感兴趣的。”

叶天看向前者,这二人的关系可还没有升级到伙伴的地步。

“毕竟我曾经跟那个家伙那么久,怎么可能不知晓些许隐秘的事情呢?而到了你如今如此境界,已经窥得大道,想必离真相也不远了……”

墨瞳说到后面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半句话几乎是没说出口。

而叶天只是狐疑的看他一眼,虽然没有听清最后他说的是什么,但也没有追问。

“这东西貌似有股神秘的力量,确实与轮回有关。”

叶天转达了蜃的结论。

“他可以让你见到你的前身,你信吗?”

墨瞳忽而说道。

“我先前刚接触他的时候,本以为是一件普通的法宝,可是当我将能量注入其中之后,他给我带来的感觉……却是不可形容的。”

他显露出几分心有余悸的表情,望着那铜镜,眼神中有一种说不出的怪异。

像是有一丝渴望,也有一分抗拒,这些汇聚在一起显得矛盾且诡异。

“你要是骗我的话,可让你知晓什么叫做下场。”

叶天不咸不淡地笑着威胁道。

若是对他造不成什么伤害,那自然是一句玩笑话,若是墨瞳还对他有什么不轨之意,那叶天这番话就是让他掂量一下有何后果。

插一句,我最近在用的追书app,【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身为聪明人的墨瞳自然知晓厉害,只是让叶天放心,其中必然没有什么隐患。

可是给心神带来的震撼确实不小。

“要是情况紧急,我可以替你接替你的身体,当然,要是你信得过的话。”

蜃说着。

“信不过。”

叶天干脆道。

“不过要是真出了什么意外,有你在,我的身体可比落在他人手中好。”

他说着,看了一眼一本正经站在自己面前的墨瞳。

“前生的梦境……”

他喃喃道,只是不知晓这个前生,是否是记忆中的哪个前生……

这梦中的场景像是黑夜。

也无明月,黑漆漆的风裹着寒意啃食人间。

原野上空旷无人,一盏孤零零的灯笼落在地上,烛焰闪烁,微光映着薄雪,摇摆不定。

像是在等人来,又好似再也等不到了。

“噗吱,噗吱”那是行走在雪地的脚步声,寒风裹雪的呼啸中,格外刺耳。

而那烛焰摇曳,好似因这旺了几分。

终于,那脚步停在灯笼前,微光映照,隐约看清那是一双雪白的靴子。

那人伸出苍白枯瘦的手,拎起即将枯尽的灯笼,烛火在那人面前,看清了那张苍白的脸,似雪的发,胜雪的衣。

来者是名男子,面容与叶天一般,白衣白发,连肤色都那般白,像是从雪里来的人。

烛焰愈发微弱,摇曳不定。

这好似不是它要等的人,它等的人是红尘里走出的。

红衣胜血,要比白衣胜雪好看得多。

“你似乎有些失望……不记得我了?”

那拎着灯笼的人问道,连声音都与叶天一样。

叶天此刻真正的意识却像是一场戏外之人,默默地感受着眼前发生的。

烛焰摇曳一下,表示不知。

它已经虚弱得再也说不出话了。

那人微皱着眉,却柔情满目,似是苦恼又几分无奈。

不再言语,就拎着灯笼向前走。

慢慢的,风雪越来越小,直至天地一片寂静。那人拎着灯笼,来到一处河边,奇怪的是,那铺天盖地的雪,竟不知何时渺了踪迹,不见分毫。

那滚滚大河两岸是两片腥红的花海,顺着河岸延绵至看不见的大河首尾。河水是浑浊的灰黄色,涛声阵阵,却像极了无数冤魂哀嚎,渗人至极。

河上架了座木桥,对岸桥头好似有一间茶棚似的地方,一老妪模样的人坐在石上熬煮些什么。

那人停在了桥的这头,蓦然放了那灯笼,可灯笼未曾落下,反而悬于半空。

“去吧……”那人轻语。

灯笼摇摇晃晃,却把烛火摇落了地,于是自己也跌落了地。

那烛火落地不熄,反而一刹那升腾,光明一闪,星点烛火不见了,却多了个红衣小姑娘,只是这小丫头竟有些透明虚幻,不似真人。

那人望着眼前这红衣胜血的丫头,神色些许痴迷,柔柔地笑了,怜惜地伸出手,抚了抚她的脸,冰凉。

小丫头不曾闪躲,只是眼神懵懂无光。

她什么也不记得了。

“去吧……”那人又复言,扶着小丫头的肩将其转向桥的那头。

小丫头懵懵懂懂点了点头,一步一步地向对岸走去。

那人望其背影,失魂落魄。

未等小丫头走到那头,他就拾起那盏被遗落的宣纸灯笼,转身去。

小丫头到了对岸,却被那老妪唤住。

“小姑娘,喝碗汤再走吧。”那老妪慈眉善目,和蔼笑道。

小丫头点点头,端着那老妪递来的清汤,忽而犯了痴,只望着汤里自己的倒影,久久不饮下。

老妪亦不催促,仍是笑容和蔼的望着小丫头。

想透了自然就喝下了,这种事,她看得多。

又一阵,约莫那小姑娘终是想透了,一饮而尽。

老妪接过小丫头递回的碗,又伸出手拭了拭小丫头的脸。

“明明都忘了,怎么又哭了呢?”

原来那丫头,竟不知何时已是泪流满面。

老妪心疼地叹息一声,“他不是说过会娶你吗?”

小丫头楞了楞。

她不知晓什么是“娶”,也不记得“他”是谁,更不知晓自己为何要哭。

可她仍是笑了。

然而那副梨花带雨的笑靥,却更教人心疼。

“去吧……”老妪又重复了一遍那人的话。

小丫头还是懵懂的模样,顺从地点点头,就向那更远处走去。

老妪笑了笑,又坐回那石上。

其实孟婆汤哪有如此奇妙功效,放不放下还不是世人说了算?她坐此处已是不知千年万年了,倘若此汤真能忘却那无尽的尘世烦恼。那她……又怎会在这儿渡千年万年的过河人。

一时间不知何处风起,掀起两岸花海一片绯红波浪,也惹来老妪一阵感怀。

那一袭白衣胜雪,可别再错过那一抹红衣胜血了……

这是最后的画面,那一片彼岸花海如此唯美。

叶天轻轻叹息声,放下了手中的铜镜。

“不知叶兄的前生是如何情形?”

墨瞳看着缓缓回过神来的叶天,有些好奇的问道。

“那哪是我的前生,不过是这镜子让你看一下,想要让你看见的而已。”

叶天说道。

他与其他人可不同,他的前生自己可是一清二楚。

虽然说在那一场梦里,那人的模样与叶天相同,可这并不代表就是叶天本人。

“不过那黄泉奈何看起来倒像是真的一样,兴许这镜子真的是从其中遗落之物也说不定。”

叶天想着忽而记起了那个卖汤的孟婆。

倘若说这镜子真是黄泉中的物件,那恐怕也只能是那老妪的。

他随手将这镜子放入了自己的储物空间,而那墨瞳看见了却没有出声,只是随他如此小动作去。

先前叶天以一敌三的功劳,可不是那储物袋中的法宝可以抵消的。

若是今日前来讨伐的,只有他一人带着那些军队,恐怕早就不知晓身死何处了。

就算如今不来,等到日后有能力也不知晓再过多少年。

而叶天的出现可不仅仅是锦上添花那么简单,能够拿下如此重要的地盘,奠定日后的基础,说不得以后这一片领域之中都有他说话的分。

“现在这法宝也看完,不如就早些将我的手下带过来,也好让我早点上路。”

叶天道。

“上路说的可不吉利。”

墨瞳说道,吹了一声口哨,而后就看见那堡垒的大门直接敞开,从里面走出一人,正是虬髯客。

“许久不见公子,倒是让小的有些念想了。”

那虬髯客一见叶天,立刻单膝跪下拱手抱拳。

“这段时间倒是苦了你。”

叶天说着从那墨瞳交给他的储物袋中取出了几样品质较高的法宝,直接扔给了虬髯客。

而后者恨不得立刻对叶天五体投地。

对虬髯客来说,这可不仅仅只是一件法宝,也象征着叶天终于将他当自己人看待。

本书作者其他书: 黄金瞳 神藏 天才相师 宝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