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修真 > 仙宫 > 第1083-84章 往事

第1083-84章 往事

“另外就得还有一部《不死玄天经》,他应当可以修炼,若是修炼的好,效果也是不弱。”

土伯又从储物空间里掏出一本书,交给叶天。

“这个听名字倒是霸气。”

虬髯客闻言嘿笑道。

“名字霸气,你也得先活下来再说。”

土伯看他一眼满是揶揄之色。

虬髯客倒是被这一眼给吓到了,不敢再多言。

“至于这位女娃娃,你带孩子的目的是什么?”

“既然你看出来她与我一样,来自不同的地方,那么他的诉求自然与我一样。”

“回去?”

“嗯。”

“哪儿那么简单!”

土伯蓦然间低喝一声,惊了在座众人。

“你真以为此时是儿戏不成?当初答应你本就是无奈之举,现如今你要我再答应一个?简直做梦!”

“我这里有灵丹妙药。”

“就算你这里有起死回生丹也无用!”

“哪怕是大道伤势也可以痊愈。”

“她具体来自哪个世界。”

叶天回头看红莺一眼,示意后者自己说。

“我来自仙羽世界。”

红莺怯怯道。

“若是有机会,我会留意的。”

土伯道。

叶天点头表示明白。

土伯能够如此说,就已经算是答应了。

毕竟谁也不敢拍胸脯保证,可以找寻到另一个世界的入口,他只不过会尽力而为。

“那除了这些以外还有什么其他事情?”

土伯问道。

“还有不便是替你找回你的真身吗?”

叶天道。

“现在还不是时机,我们需要等待。”

土伯忽而道。

可是叶天却搞不懂了,当初急匆匆说要找回真身,而后帮助叶天回家的是他,可为何偏偏如今来说时机不对?

“现如今大道盟那头盯着我真身盯得紧,我们就算是到了皇城找到了我的真身,恐怕也不过是被他们请君入瓮,倒不如制造些许别的目的,吸引他们的注意力,到时候来个调虎离山之计,声东击西,如何?”

土伯说着,又顺势摊开了自己随身携带的皇城地图,指了指最中间的建筑说道。

“此处就是我皇宫之地,我的真身就潜藏于此处的地牢之中,若是有机会的话,须得我们去到这地牢之中,才可以用琉璃火焰解除封印。”

红莺的人听的云里雾里,可是叶天却明白。

而恰好,土伯只需要叶天明白。

“既然如此,那你打算能出些什么事情吸引火力?”

叶天问道。

毕竟此事兹事体大,还关乎着他能否回到自己世界的命运,他可不敢马虎半分。

“我在此处的这段时间可没有闲着,通过调查那些古籍,我发现了几处大道盟自古以来的据点,那里一般潜藏着他们的天才弟子,若是将那几个据点全都一窝端上去,恐怕他们会恼羞成怒。”

土伯发出一阵坏笑,全然没有顾及自己在玖儿面前的形象。

“你将他们的据点全都端了去,断了他们的香火,那到时候他们要狗急跳墙,鱼死网破应如何?”

叶天问道。

不顾一切的疯子可要比暗处的阴谋者可怕的多。

“你放心那些不会是他们全部的据点,他们还没有愚蠢的会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必然会有其他的香火在其他地方,只要那些香火不灭,他们就不会乱来。毕竟在此界如此多年,他们的口碑可没什么好的。”

“如此,就好。”

叶天点头。

他只是想帮助土伯解开真身封印而后找到归途。并不是想要真正与大道盟死磕到底,要是可以的话,他甚至不想接触这个组织,也不想了解其背后的大道。

“你们可以暂且下去休息了,具体的安排就让玖儿来操办吧。”

土伯吩咐道。

而身为他唯一的弟子,玖儿自然是义不容辞地模样,兴冲冲的带着二人下去安排房间位置。

“不曾想你这小子一来就给我甩那么大两个锅。”

等到除他二人之外的其余人都走了之后,土伯终于忍不住吐槽道。

“怎么?这不是一种公平交易吗?”

“你可知晓那九死身在千年以前背后背负了怎样的因果?你又知晓你们这些外来者因为跨越世界,身上又背负了怎样的因果?”

“千年以前?我怎知。”

叶天淡漠道。

“你不知晓,莫非你脑子里那个家伙没有跟你讲过吗?”

土伯怒道,从一开始他就见到了叶天脑海中的蜃,虽然并不知晓这两个家伙究竟是怎么走到一块儿的,原本他本不想过问。

但是如今叶天接连甩了两个锅甩在他身上,这不由让土伯怀疑是不是蜃在从中作梗。

“你这老怪物话可不能乱说,我可没有教过他什么方才那些,不过都是缘法。”

蜃喝道,他可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冤枉。

“缘法?缘法为何会莫名其妙从你身上跑到我身上?这种因果不便是修为越高沾染越多吗?你我修为相当,虽然说我的确胜你一筹,但是我身上必然沾染不如你这日夜紧贴之人多。”

土伯与蜃关系特殊,自然能够听到彼此之间的言语。

若有旁人在此,必然会以为是土伯与叶天吵了起来。

“你们谁能不能先停下来替我解解惑,告诉我到底是怎样的因果,连你们都如此惧怕。”

叶天开始充当和事佬。

最主要的不是因为它感兴趣,而是因为他想要知晓究竟是怎样的因果,会连两位领主级他人物都如此惧怕,而他这种会不会受到影响更大?

“你虽然实力强悍,可是你如今境界如此低微有个什么影响?!”

土伯怒道。

“那我现在对此事更感兴趣了。”

叶天道。

“其实就是千年以前对九死之身的迫害,一杆子陈年旧事了,也没什么好说的。”

蜃说道。

“长话短说,当是唠个闲话也无妨,若是日后我那随从出了什么问题也好早有个心眼。”

叶天如此一说,土伯看他一眼,却实则在与蜃对视。

“在千年以前鬼界之中,除了鬼修与亡魂以外,还有第三个种族,他们叫做九死族……”

原来是在千年先前,这世界还有第三族,就是那九死之身的始祖,九死族。

此族群乃是这天地间独立的存在,是唯一无需受大道轮回所管辖的存在。

而正也是因为这个特质,所以他们族群往往遭到众族排斥。

其中不乏有大道盟之人在推波助澜。

但此族群却丝毫不惧其他种族的孤立,因为它们寿命悠久,并且拥有九条命,没事,去一次能力都会增加一分,若是能够挺过九死,就有万载寿命,滔天修为。

而当初的九死族中只有一位八死的长老,并且已经临近第九死的境界。

可是偏偏那位组长脾气火爆,不仅在外面惹下了不少的仇人,更是无意之间触怒了大道盟中的一位高层。

于是在那一日,族长九死之时,那位大道盟的高层忽而以秘法勾联大道法则破坏那族长的九死仪式,但是这大道法则降临太猛。

不仅仅是降下来法则,更是降下的天劫,那天劫声势浩大,乃为鬼界有史以来之最。

所以那一日受到牵连的也不止是九死族的族长,还有九死族整个族群。

那一日里天雷滚滚连续降了整整一个大星天,在这一个大星天中尸横遍野,就是如流淌的鲜血整整染红了整条黄泉。

因为是在鬼界身死之人,所以他们根本无法化作亡魂,并且也无法进入大道轮回,只能成为漂流世间的孤魂野鬼,魂飞魄散。

从此以后九死族真正的族人,彻底在鬼界之中消声灭迹……

“但是这笔祸端应当是大道盟那位高层惹下来的,与你们有何关联?”

听完故事之后的叶天不解问道。

“你莫非当真以为那天雷滚滚只不过是大道盟高层的一个失误?这其中有不少的领主也参与了,在那千年以前,大道盟其实与各领域的领主都有牵连,不过到了如今他们开始以大道的名义想要收回我们这些领主的权利,实际上我们这些领主是真正大道所封,究竟是谁背叛了大道还犹未可知。”

蜃说着心中愤愤不平。

“这其中牵扯到多少恩怨,又有谁说的清楚呢?”

土伯忽而道。

难得的显露了颓废之势。

“大道也不是未曾对我们动手,不然你以为光靠那些大道盟之人就可以将我的肉身封印吗?那可就是太高看他们了。”

“其中虽然有大道的影子,但也未必是他亲手做的。那些人最喜欢瞒天过海,不得又是用的什么手段欺瞒大道。”

“我倒是认为你在自欺欺人,他们一副什么德行,我自然是清楚,但是你还没有搞懂大道如今什么德行吗?羡慕杀驴的伎俩,他用的比你还熟练。”

二人你一句我一句相对辩论。

可是说到头来也并没有说出个什么结果。

“都是些许陈年旧事惹出来祸,我知晓到了你们这种境界,虚无缥缈的因果倒是比那些真刀真枪的还要更伤,但是如今说起这些也是无用,倒不如先想想究竟如何让大道盟转移注意力,好救出你的肉身。”

叶天说道。

第一千零八十四章交易会

二人闻言之后也觉自己方才有些无礼,随即互相道了一声不是,而后如叶天所言开始部署,接下来要针对大道盟的计划。

“我先前所勘测的,他们那几个据点的位置都离此地比较近,十万大山可不光光是我天阴阁的堡垒,其中又藏了多少其他的蛇虫鼠蚁谁又说的清呢?”

土伯冷静说道。

“倘若你现在打算如何利用天阴阁的力量将他们绞杀殆尽吗?”

“那样子的话成不了什么大事,若是对方反应过来了,恐怕很快就会针对这边,到时候就有些得不偿失了,毕竟我们还需要天阴阁的力量去做些许真正的大事。”

“除此之外,你还有其他可动用的力量?”

“想当初我为天下雄主的时候,可不光光只会动武力,我还有点脑子,在大道盟之中,我也曾经埋下过几个棋子,如今那些棋子也到了该发挥作用的时候了。”

“你如何又确定他们到现在还会听你的,愿意听一个濒死之人?”

而叶天这一问似乎问到了土伯的痛处,后者神色有些暗淡的摇摇头。

“但不知晓他们如今是否会听我的,但是试试总比不试好,也是别无他法的办法。”

土伯说着,腾出空间内分别取出了五样物品。

一样是一个酒葫芦,一样是一本书,一样是一把扇子,一样是一朵枯萎的花,最后拿出手的是半柄残剑。

“这些都是当初我与他们约定的信物,只是不知晓如今他们是否还留有另一半。”

土伯的眼眸之中充满了追忆的光彩。

“如今再去想过去那些辉煌已是无用了,你找到了什么人替你去联系吗?别告诉我你打算亲自出马。”

叶天看他一眼。

虽然说土伯的这具身外化身实力不弱,但若是想要闯入那大道盟去接头,恐怕还是暴露的可能性会更大些许。

“我已经没有什么信得过的人了。”

“是我去比较好,一来我的实力境界并没有那么高深,二来现在大道盟之中,恐怕少有人认识我,与我曾经接触过的也只有一个书生与一个剑客而已,他人我曾经还回到过当初他们藏身之地并没有发现人影,想来应当是被派去了别的任务。”

叶天冷静道。

“可若是你被抓到那我身边真就在一个心腹没有了。”

土伯说道。

“其实我也不想去,但是站在理性的角度分析,我去确实比你去成功率要大些许,毕竟兴许在他们眼中,我可能就是一颗棋子,他们会想要顺着我来抓你这条大鱼。但若是你被抓住了,到头来谁来帮我找寻归家之路?”

叶天说着,虽然表情神色都有些轻松,但只有二人心里明白,这一次的任务无疑是深入去虎穴。

“其实我还有些许安稳保守的计划,只不过效果来的慢些许。”

土伯忽而道。

“我现在最缺的可就是时间。效果来的慢些许,那还不如搏一搏。”

叶天说着,直接从土伯的手中,取走了那五样信物。

“现在你告诉我应当怎么去与他们碰面。”

叶天说道,直接向那些东西收入自己的储物空间。

土伯深深的望了他一眼,没有说什么,只是将自己记忆中那些关于大道盟所有的消息都刻画成了一个晶片交在他的手中。

“这里面是所有我关于大道盟的记忆,里面可能还会牵扯些许我的事迹,倘若你不嫌麻烦的话,可以将它们放入脑海之中查看一下,这可比我用嘴来说要快的多。”

叶天闻言点点头,直接将那块晶片贴在额头之中,随后只感觉到一阵清凉,他的脑海之中就多了一股庞大的消息。

“怎么样?”

土伯见叶天面目有些狰狞,问道。

这是叶天如今根本没有心思回答,他脑海中那股突如其来的庞大信息正在形成一道风暴,在识海之中肆虐,他的精神力也要被破坏。

叶天闭目,识海中元神瞬间浮现,面对那巨型风暴,一抬手,金色的精神力化作一只参天大手,抬手间将其镇压,化作一枚小小晶体,落入叶天元神掌中。

这庞大的信息,哪怕是他竟一时无法全部消化,因其所蕴含的并非单纯记忆,还有不少土伯的情绪,或多或少会对叶天造成影响。

“蠢货,他活的如此之久,大道盟存在时间如此之长,你也不做任何准备,就全盘接受他的消息,这不是找死?”

蜃的声音在叶天的脑海之中回响,而后拿到信息风暴就很快被另一处角落给吸收了过去,那角落里存在的正是蜃。

“你需要知晓什么,我可以慢慢告诉你,无需如此急躁,不然偷鸡不成蚀把米,到时候把你自己的识海给弄坏了。”

蜃说着,理由似乎合情合理,但是土伯的脸色却有几分不对劲。

他方才就说过,在那块晶片之上,除了有关于大道盟的消息以外,还有些许是关乎于他的隐秘。

他虽然并不知晓蜃是否知晓那些关于他的隐秘,但是如今对方直接如此占据他的记忆,没有经过他的同意,还是令他颇为不爽。

兴许从不知多久他就开始与蜃由同一面,开始慢慢地走向彼此的对立面。

这变化有些微妙,有些缓慢,但是土伯却能清晰地感受到他不知晓对方是否能感受到,但倘若对方感受到了这种感觉,还依旧将他的记忆据为己有,那么土伯就不得不怀疑,蜃的别有用心。

只是怀疑终归是怀疑,无法作为真正的证据拿出来,就是此刻提出,恐怕只会破坏彼此之间这种微妙的关系,到时候撕破脸皮可不是他想见到的。

“现在关于大道盟的消息有了,我们如今下一步就是前往大道盟所在之地?”

“他们人人皆知的根据地就在这十万大山中心,他们占据了这里最有利的位置,别看这十万大山此刻寂静沉沉,但是再过些时日,大道盟就会开启一场别具风味的交易会,到时候恐怕要比人间最繁华的区域还要热闹几分。”

土伯说道,似乎眼前那种摩肩擦踵的画面就在上演。

“莫非谁都可以参加那种交易会吗?”

“那倒也不是需要些许有头有脸的人物才可以接受他们的邀请函,不过这个你不用担忧,虽然我如今落魄了,但是找到一两张邀请函的事情还是可以做到的。”

土伯笑道,难得的显露了一面骄傲的姿态。

虽然先前她时常在叶天面前摆出高傲的姿态,但只有他自己知晓那不过是为了保护自己。

一个曾经拥有武力的狮子,日不光失去了自己的牙齿,还失去了自己的利爪,只剩下虚无的身份。

无奈之下他只能利用这最后一个保护层来保护自己,利用自己仅存的智力,那与那些对自己虎视眈眈的敌人展开一场又一场的角逐。

既不能示弱又不能主动进攻,只能恰到好处的把握其中微妙的平衡,来维持自己的可怜的生命力。

而人们一般往往把这种状态说成苟延残喘。

接下来的时间里,叶天在土伯的宫殿内度过了足足三个时辰,这三个时辰里都是在不断地接受,土伯先前所传输给他的记忆。

只不过如今的观看者从只有叶天一人变成了还有蜃。

但是这三个时辰内谁也没有说一句话,直到最后接受完全部的记忆。

土伯就让叶天先回到自己的房间去等待,要不了多久,等到交易会开始的时候他就去派人要来几张邀请函,到时候叶天可借着参加交易会的机会去与那些棋子碰头。

如此一来,借着人多眼杂也可以掩盖一下身份,哪怕是失败了,到时候逃跑总不成问题。

毕竟谁也不会大张旗鼓的去对付一个年轻小辈。

等待的日子似乎并不漫长,叶天不过是在自己的房间内盘膝打坐的数日,调整了一下自己体内的气息,转眼之间就有人将那大道盟的交易会邀请函送到了自己房间。

“怎么会有两张?”

叶天望着手中两张邀请函,有些纳闷。

他可不记得还有人会跟自己一起去。

“你要去那么好玩的地方,怎么能不带我?”

还未等叶天想明白,就有一个雀跃的声音忽而响起。

叶天抬头看去,发现门口蹦蹦跳跳的进来了一位姑娘,真是先前在土伯面前老老实实的玖儿。

“你一个小姑娘家家的去,那么人多的地方做什么?”

叶天故作长辈模样说道。

“你看着可是跟我年岁差不多大,如今来叫我是小姑娘,你是什么?”

玖儿有些气鼓鼓地鼓起腮帮子,似乎对叶天如此的说法很是恼意。

她从来不喜欢被人当做小孩子看。

“这次可不是去玩的,接下来要做的事情有些危险,不能带你去。”

叶天忽而认真道。

可是面前这女子最烦的就是他人如此姿态。

“你莫非真以为是我娘亲不成?我要是想去,谁能拿的住我?”

小姑娘说着直接一把从叶天的手中抢过一张邀请函,而后很快消失不见。

叶天无奈叹息一声,摇摇头。

本书作者其他书: 黄金瞳 神藏 天才相师 宝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