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修真 > 仙宫 > 第一千零八十五章 大张旗鼓

第一千零八十五章 大张旗鼓

“现在那唯一的女弟子就要陪我一起去交易会,你有何看法?”

在那玖儿拿走的邀请函之后,叶天很快找到了土伯。

“那丫头的性子一向是倔强的,就算是我也拿她没什么办法,别看他平日里在我面前是乖乖巧巧老老实实,可是倔起来,九个我也拉不回。”

土伯也是一脸无奈。

“要不试着将她关在这里不让她出去,毕竟也是无奈之举,若是让他出去搅了大局意,或者破坏了我们的计划,到时候一失足成千古恨。”

叶天道,他确实有些害怕会因为玖儿的出现影响着计划的进行。

“我先把她叫过来劝解一番,到时候实在不行的话,那边将她困在此地,说什么也不能让她出去。”

土伯下定决心道。

可是今天下来两人在这地宫之中找了许久,并且派遣手下四处查看,也未能找到玖儿的下落,这丫头就似乎是人间蒸发了一般不见了踪迹。

“她该不会是先跑到了交易会等待吧?”

有一名贴身下人,如此猜测道。

毕竟是跟了那玖儿漫长岁月的,猜测有几分可信度。

“这丫头!”

土伯一跺脚。

自从他成为领主以来,这世间事还没有什么可以难到他,即便是到了如今如此地步,面对大道盟也最多只是些许吃力而已。

能够让他感到如此深深无奈的,还只有这丫头一人。

“倘若他真的去了交易会的话,那么此次的计划也只能临时改变了。”

叶天凝重的说道。

若是玖儿真的去了交易会,此行的计划必然会改变,先不说接不接头的事情,单论要保护她的安全,就是一桩难事。

“倘若那丫头真的跑去了交易会的话,那么我们此行必然不可能只有我一个人,可能还需要动用大量的高手来保护她的安全,只不过那样的话,兴许我们后面的计划也会受到改变。”

“这道理我懂,正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如今还有补救的机会,就时先找到她将她带回来,然后囚禁在这里,让她不得出门干涉我们的计划。”

“可是在这十万大山之中去找寻一名普通的女子,概率太过渺茫,只能是尽力而为,而且要做好最坏的打算,不然的话可能会被弄个措手不及。”

叶天分析道。

“既然你已经约好了那些棋子碰面的地点,若是没有成功的话,我一个人还好逃跑些许,毕竟混进人堆就消失不见,但是玖儿涉世未深,根本不懂什么战斗技巧,一心也只知晓玩闹,到时候若是惹出了其他什么祸端,可就遭了。”

这分析,越分析越焦急。

一个小姑娘顿时就将整个计划搅得一团乱,这确实是叶天没有想到的。

“如此吧,为今之计最好的办法也就是我先到交易会,倘若见到了她,那我先将她稳住,到时候你派人来把她带回。”

这是叶天目前为止所能想到最安稳的方法。

土伯只好点头答应,毕竟确实目前这是最安稳的方法。

商量好了分工以后,叶天就马不停蹄地向着那地图之上所标注的大道盟交易会所在之地。

兴许是因为交易会还未开始的缘故,此地显得有些冷清,只有一座孤零零的雄城坐在这里,叶天本来风尘仆仆,但是来到此地之后速度不由得缓慢了几分。

“前方何人,还请止步,此地乃是交易会重区,未得邀请函,不得进入!”

城门之外的士兵一见叶天就厉声喝道,手中的长矛对准着叶天,毫不客气。

叶天没有功夫陪他们一同斤斤计较,只是从怀中甩出一张邀请函,然后直接大步跨入这城池之中。

而那看守城门的士兵本来早就料到叶天没有邀请函,可是谁知如此出乎意料,叶天直接甩出一张邀请函,让他们都有些懵。

平日里这些大人物不都是姗姗来迟的吗?

可是当他们想要补救的时候,却发现叶天早已经走过去了。

接下来长达数日里,他们兴许都要在战战兢兢里度过,毕竟谁也不知晓叶天是否是一个小气的家伙。

而叶天则在进入城池那一刹那就将两人抛之脑后,不过是两个无关紧要的蝼蚁角色罢了。

进入城池之后,他将自己的神识想要打开,却发现这城池之中似乎有某种阵法之力束缚了,让叶天的神识只能停留在自己体外三尺之地。

如此就无法依靠自己的力量去找寻玖儿了。

无奈之下,叶天不得不在这城池之中找到了属于天阴阁的产业,再出示先前土伯交给他的令牌。

随即便有专人将他领到了后方院落,去商议。

“不曾想大人亲自前来,上面又有何吩咐要我们暗杀谁?”

那掌柜的直接开门见山问道,语气中甚至还有几分欣然。

他被派遣到此地已经不知多久,过去的如此多岁月,他从一个杀手逐渐成了一个接手生意的掌柜,也未曾碰过血腥,身上一干二净,连他都在深夜中有些怀疑自己的身份,究竟是一名商人还是一名杀手。

如今等待了那么多年,终于有人出现在他的商铺,拿出了一枚他许久未曾见过的令牌。

这枚令牌一出就意味着腥风血雨。

因为这令牌天阴阁上下只有阁主才有,眼前这名年轻男子显然不是阁主,那么只能是阁主的亲信。

他们一点都不必担忧令牌是被偷出来,毕竟若是有能力将这令牌偷出来,所要去办的事情必然不会是小事,自己也无力抵抗。

“到时让你白高兴一场了,这次让你们出来不是让你们杀人的,是让你们找人的。”

叶天直接说道。

“找人?”

掌柜的原本有些欣然的心情瞬间黯淡的下去。

以为终于可以见些荤腥了,不曾想还是吃素。

“不过这次找的人有些特殊,你们需要认真对待,若是出了差距,恐怕你们这些脑袋都不保。”

叶天冷然说道。

毕竟是个天阴阁阁主的女儿,但是这种身份若是在这大道盟之中出了事情,恐怕两个势力从此就会不死不休,连最起码明面上的和谐都没有了。

“不知阁下要找的是谁?”

那掌柜的虽然有些失望,但是上头的命令终归是不能违背,好歹还有几分职业素养。

“这次要找的乃是阁主的女儿,你身为我们的老人了,应当也知晓这意味着什么,倘若他在此地处的事情,到时候别说这一城的人,恐怕整个大道盟都要为之陪葬。”

叶天越说越重,甚至在不经意之间动用了自己的威压。

那掌柜的忽而手一抖,额头上一缕冷汗就瞬间流了下来。

身为天阴阁的老人,他自然知晓这意味着什么。

也想到了与叶天一块的地方。

若是阁主的女儿死在这里,那两个势力真就不死不休了,他可不愿意见到那种情况。

虽然他渴望杀人,渴望血性,但是残酷的战争指挥令无辜之人流离失所。

他喜欢暗杀可不喜欢被杀。

战场之上刺客永远是处于劣势的,因为他们天生是黑暗的战士,若是站在光明正大的星空之下,也只有被人屠杀的份。

掌柜的是一名老战士了,他体内的骨头也已经生锈,它只适合在暗中做一条伺机行动的毒蛇,已经不适宜在星空之下与人光明正大的战斗。

而若是出现两大势力撕破脸皮的场面,他自然是不愿意见到的。

虽然在这段时间里天阴阁与大道盟大小摩擦也不断,但好歹还有几分明面上的和谐,毕竟都是有头有脸的势力,也不会如此说,断绝就断绝。

在这残酷的世界里,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

“你们可知晓阁主的女儿长什么样子?”

叶天说着,从怀中又掏出了一幅先前准备好的画像交给掌柜的。

“你把这画像赶紧给手下记住,你们的时间可不多了,若是等到几天之后的交易,会到时候人山人海的,再想找到一个人可就更难。”

叶天说着,面色阴沉似水。

“小的明白,一定拼尽全力,也要先找到少阁主。”

那掌柜的擦了擦额头的冷汗,连忙低声道。

“行了,你退下吧。”

叶天摆摆手,该说的他也都说了,接下来他也要去加入找寻玖儿的任务中。

而他掌柜的告了一声退,连忙退了下去。

兹事体大,刻不容缓,他可不希望自己到头来会落得一个不得善终的后果。

毕竟他是这一片区域的直接负责人,若是少阁主最终出了什么差池,他也难逃罪责。

是人在店中坐,锅从天上来。

无缘无故之下他又背上那么一口黑锅,还是阁主大人亲自给他背上的,真是想甩都难。

欲哭无泪的老掌柜赶紧找来昔日的手下,将这画像交与他们仔细记住,最后再分散开来,将人员遍布在这城池之中的每一个角落。

可是偏偏如此一个天罗密布,却还是找不到一名欢脱的少女

第一千零八十六章天价宝石

此时整个天阴阁都忙得焦头烂额,但是那被找寻的人物却是蹦蹦跳跳地在城池之中肆意撒欢。

“我都闷见天阴阁中不知多少年了,如今还让我待在里面,连着最近的十万大山中的城池都去不到,真是过分,倒不如让我自己一个人来。”

小姑娘嘴里碎碎的抱怨着,脚下的步伐却是轻快。

这个城市之中到处都是好玩的新奇玩意,都是他从前没有见过的东西,如今身上有了些许法宝,去兑换了所谓的通用货币,再用来换取些许她喜欢的,真是无比快乐体验。

只是这种快乐并没有持续多久,就被些许不该出现的人破坏了。

那些人自以为伪装的很好,可是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刺客的气息,骗骗那些普通人也还行,但是要骗过他这个从小生活在天阴阁中的少阁主,那实在有些外行。

于是玖儿又很机灵的躲过了那些前来找寻她的刺客。

并且在这城池之中如鱼得水,穿梭在人群里。

虽然说此时为交易会的重要时期,但是城池之中的那些原住民却并不需要什么邀请函。

而小姑娘就靠着机灵的躲开那些前来找他的人,又将自己的快乐都维持了几天,直到交易会的那一天开始。

她本来想去拍卖会的现场瞧瞧热闹的,可是碰到了先前那个讨厌鬼——那个叫叶天的家伙……

“你怎么一个人又跑到这里来了?”

叶天很严肃地将她扯在角落里问道。

“你知不知晓这段时间为了找你天阴阁已经出动了他所有能出动的力量,可是到头来却是一场空,结果你在此地?这个你最不该出现的地方!你知不知晓,因为你的肆意妄为,接下来会有多少人为你而掉脑袋?”

叶天的声音不大,可是一字一句都传入了玖儿的耳中。

后者顿时认为有些委屈,但是叶天说的句句属实,她心里其实也明白,只是按耐不住想要找寻快乐的脚步。

如此一来心中的委屈交加在一起,瞬间化成了大颗大颗的泪珠,从眼眶里夺眶而出。

“从小娘亲就把我关在天阴阁中,不让我出来,现在好不容易长大了,些许连这十万大山里的交易会都不让我来,还说什么以后会让我出去长长见识,我看你们是想让我老死在这个鬼地方!”

玖儿一生气,就发挥了女子天赋的本领。

一场哭闹下来,即便是叶天有理也变得没理。

“你……”

叶天也是第一次感觉到如鲠在喉。

从来都只有他说的对方哑口无言的时候,哪里被人如此对待过。

最终结果当然是只能叹息声继续安慰眼前这位小祖宗,虽然身上有任务,但也不能将她丢给这周围的眼线。

毕竟此地鱼龙混杂,如今交易会开始进入了不少厉害人物,除了自己以外,恐怕还会有不少的其他势力的眼线来到此地。

若是那些势力心怀鬼胎,想要将天阴阁与大道盟的关系彻底弄垮,然后自己浑水摸鱼从中牟利。

叶天可不是江湖上的雏儿,这些伎俩不算高,却也算是最常见的。

“现在想要对付我们的人不少,接下来的你可不能再任性了,若是再经过你随意捣乱一番,恐怕我们两个人都要死在这里。”

叶天开始以传音的形式跟玖儿对话。

虽然从面容上来看两人的年龄相差不多,但是心性上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我知晓。”

玖儿内心其实还是有一把小算盘的,只不过平日里任性惯了。

叶天无奈叹息一声,只希望在这种生死攸关的时刻,这位小祖宗能够懂事些许。

然后两人就一同进入了拍卖会中,随意找到一个位置坐下。

为了保持低调,叶天并没有订包厢,不然以天阴阁的地位来说,想要一座最尊贵的拍卖会包间,岂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欢迎各位来到百年一度的交易会现场拍卖,话不多说,接下来就要上来第一位要拍卖的东西……”

在先前一番华丽的台词之后,再通过主持拍卖大会的女子朴素的开始,一件件华贵的宝物被推了上来。

这第一件瞧起来就光彩夺目,乃是一块硕大的宝石,表面闪烁的七种颜色。而叶天隔得如此之远,也能感受到其中所蕴含的狂暴力量。

“哇,你看那个东西好好看,要不然你帮我买下来?”

俗话说爱美都是女子的天性,哪怕是玖儿这种涉世未深的玖儿也喜欢这种闪亮的东西。

“那东西虽然看起来美丽,但是却很危险,集中的狂暴能量若是一个不小心引爆了,那不是你可以吃的住的。”

叶天冷静说道。

“可是我在天阴阁之中从未见过如此璀璨的东西。”

玖儿的眼中又开始闪烁着泪光,先前在叶天面前展示出了如此娇弱的一面,后者立刻败下阵来,就让她有些尝到了甜头。

“若是说起璀璨的话,你天阴阁之中的毒药不是最璀璨的嘛,五颜六色什么都有,到时候想看的话回去看就好。”

叶天可不会轻而易举被她如此姿态就打败,他心中对于这玖儿还是有些许气的,如此不分轻重的任性,就令他很是不喜。

“哼!你不给我买,那我就自己买!”

丫头似乎赌气一般看见了叶天手中的小牌子,一把抢过的高高举起。

“我出一百万颗魂珠!”

对价钱二字完全没有概念的大小姐开口就是一个令众人叹为观止的数目。

而碰巧的是叶天恰好也是一个对价钱完全没有概念的家伙,因为他在这鬼界之中唯一的交易记录就是以物易物,全然不知晓一百万魂珠意味着什么。

只知晓先前自己若是要修补噬魂阴幡只需要十万颗就好了。

“真不愧是天阴阁的大小姐,就是身家万贯。”

叶天话语间不禁还有几分酸气。

随着台上拍卖师的三声呐喊之后,并没有人出价比这玖儿更高,于是那个看着光彩夺目但实际上危险异常的宝石就落入了这丫头的囊中。

“你说你花那么多钱来买如此一块危险的破石头,你师傅要是知晓了会不会生气?”

叶天闲来无事,来此地本就不是为了拍卖的,自然无心那台上的拍卖品,不如跟身边的这位玖儿打趣。

“我师傅当然不会生气啦,因为我身上没有一百万魂珠啊。”

玖儿对自己手中的那颗七彩斑斓的宝石爱不释手,也不抬地对叶天说到,脸上笑嘻嘻的。

可是后者听到这话却笑不出来。

“你是说你没有那一百万魂珠?可是你刚刚明明喊了。”

叶天顿时感觉有些不妙。

“那是因为我乱喊的呀,不过我身边不是有你嘛,我想像你如此的大人物能与师傅平起平坐,一定不缺那一百万魂珠,对不对?”

玖儿抬起头,那一双闪耀的大眼睛分明闪烁着比那七彩宝石还要灿烂的光。

叶天嘴角抽搐一下。

“谁跟你说过,我身上有一百万魂珠的?”

“可是这拍卖场里的东西除了这个宝石以外,其他的都是要很大价钱的,最少也要一百万魂珠起步,你倘若没有的话,你进来做什么?看戏吗?”

玖儿撇撇嘴,显然是不信叶天这一番借口。

“不便是一块石头罢了。”

她小声的嘀咕着,将那颗七彩宝石小心翼翼的收入储物空间,毕竟她也不想那颗宝石轰然间炸裂。

“你从前一直是如此模样?”

“什么模样?”

“就是如此刁蛮任性,不管他人的感受。”

“还好吧……不过一般母亲与师傅他们都会顺着我,其他人的话也不敢与我作对,在天阴阁除了母亲与师父以外,我就是最大的。”

玖儿说着还颇为骄傲地扬了扬头。

可是叶天却在掂量着自己储物袋中的那些法宝够不够兑换成一百万魂珠,毕竟他也对这些并没有概念。

“应当够了吧……”

叶天盘算着自己那些法宝还是先前墨瞳所赠,因为自己来到这西方大山所花费的传送能量都是天山峰赠予的,墨瞳的自然是剩下的作为下次用。

可是如今这玖儿让他吃了一次大亏,一百万魂珠听着似乎也是不小的数量,不然也不会让周围那些同样来自各方大势力的人物纷纷侧目。

“你说一百万魂珠到底等同于什么?”

最后叶天实在忍不住低头向那玖儿问道。

“不知晓。”

可这丫头似乎也有些生叶天的气,并不愿意搭理他,只是自顾自的看着台上的拍卖品。

“我说你小子为何忽而间不吭声,低着头,原来是在盘算这个。”

蜃声音忽而在叶天的脑海之中响起,有些幸灾乐祸的味道。

“怎么?莫非我们蜃大人还知晓这些市井小民的价钱?”

叶天冷淡着回应两句。

他说不过这玖儿莫非还说不过蜃嘛,如今正好有一肚子的气无处撒。

可是蜃却丝毫不恼,反倒哈哈一笑。

“这可不是小价钱,若是按照你那柄青诀冲云剑的价格来算,可以买你半柄了,百万魂珠,那是把修罗场中的亡魂,杀了一半才有那么多。”

本书作者其他书: 黄金瞳 神藏 天才相师 宝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