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修真 > 仙宫 > 第一千一百零八章 惊世之战

第一千一百零八章 惊世之战

“叶某虽然并非大富大贵之人,但是一身家底也是不差,大长老觉得有何物品是足以打动在下?”

叶天看着对方。

后者面露犹豫,最终还是从袖中掏出了一样东西。

那是一个石器方块,表面温润,也无花纹,瞧起来普普通通。

却是如此一样普普通通的石方块,在叶天面前出现那一刹那,引得后者一阵心悸。

“这是何物?”

叶天忍不住问道。

“这是先祖所留下的,据说其中有他能够如何成为强者的秘密。”

大长老说着,递给叶天。

后者迟疑一下,还是接了过来,拿在手中以神识探看,并没发现特别之处,但是那种萦绕在心头的悸动始终不曾褪去。

“你试着以阵法之力去沟通。”

百相提醒道。

叶天恍然。

先前这大长老说自家先祖最擅长的就是阵法之力。

于是叶天运转着丹田之中那青蓝相间的阵法之力,顺着经脉缓缓流入掌心之中,而后再注入这方块石器。

阵法之力刚一接触到这石器的表面,叶天瞬间感觉到一阵庞大的吸力,从他掌心之中的石器上传来,而后体内的阵法之力就不受控制的疯狂,向石器之中汹涌而去。

一切发生得迅猛,只在一瞬间连他也没有反应过来,而他体内原本庞大的阵法之力,在这石器的猛烈吸取之下,也没有坚持过三息时间。

三息过后,叶天眼前一黑……

将他唤醒的是呼啸的狂风。

从方才昏迷过去,到如今逐渐有了清醒的意识,叶天感觉只过去了一瞬间而已。

他听到耳畔有呼啸不绝的风声,也感受到脸庞有细沙拂过,他努力想要睁开眼睛,却发现丝毫动弹不得,只能默默地感受着肌肤上的风沙侵蚀。

过了许久之后,他终于可以睁开眼睛,但是入眼的却是昏黄的天。

这是鬼界的天空吗?

叶天看到眼前的景象之后冒出来第一个想法。

鬼界的天空应该是星空盎然,可是如今映入他眼帘的这片天空没有星辰,只有一片昏黄,这是不属于夜幕的颜色。

他想要动弹一下,却发现自己的身体根本不受控制,连一个指节都无法弯曲。

他能感受到嘴唇已经干涸发裂,甚至能感受到自己的心跳声,可是却无法控制这具躯体。

但接下来他蓦然间起了身,可叶天唯一的感觉只是眼前的景物突然间转换,由那头顶上的天空变成了眼前一片草原。

这是一片一望无际的草原,没有山峰,没有砂石,只有一眼望不到边,绵延向远方的绿色。

“江神,大道封你为水神你不要,如今竟然还敢反抗大道亲自敕封的天道!你好大的胆子!”

叶天听到一个婉转似灵泉的声音从脑后传来。

然后身体转了过去,映入眼前的是一个女子。

那女子身材高挑丰腴,一张小脸长得精致,三千青丝及腰,皓腕凝霜,葱葱玉指搭在一把玉面琵琶上,眉目间却透着煞气。

“骨娘,你我道不同不相为谋,大道想要对付我也不是一日两日的事情,不过他碍于规则无法出手,所以才会找这些撇脚的理由,再让你们一起对付我,怎么?在我面前还要念一些冠冕堂皇的理由吗?”

叶天清晰地听到从自己的咽喉里发出了不属于自己的声音。

他一时间弄不清眼前是何种情况,但是却能感受到从自己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如此危险,只是也如此陌生,并不属于自己。

“纵然你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你的后代考虑,你知道得罪了大盗是什么样的下场。”

女子冷声道,眉眼间的煞气逼人,令叶天也感到一阵心悸。

这女子绝对是天道修为!

叶天心道。

而他“自己”,若是与那女子相比只强不弱。

“不过是为了一个区区水神的名号,就要让我在他手底下俯首称臣数万年,呵呵呵,骨娘你也不是第一天认识我,可能吗?就算是遗祸后代又如何?他不能真正动手,无非就是将他们困住,限制他们的修为境界,仅此而已,如此也好避免外界的祸端,享个平安喜乐,算什么遗祸。”

这被女子成为江神的男人笑道。

而叶天听到这里瞬间想起了先前自己手中的那个石器,又想起了大长老所说这百里为界限,将他们的修为跟自由囚禁在这里。

这是那村庄的老祖?!

叶天曾以为这不过是个传说而已,现如今石球似乎给了他不一样的答案。

他如今清晰地感受到这气息是做不得假,它只是昔日的记忆,若是没有体会过真正的天道气息,若是没有真正对战过天道级别的高手,也无法造出如此记忆。

“既然你冥顽不灵,今日就休怪我不念旧情。”

骨娘说道,身子悬浮于半空之中,衣裙随轻风飞扬,风华绝代。

“你应该知道凭借你一个人是无法把我带回去。”

江神道,在空中虚握一下,一团水波荡漾浮现,瞬间化作了一柄巨锤。

叶天能够感受到从这巨锤之上所传来的气息,充满了蛮荒的力量,似乎一锤就能够将一座山岳给砸毁。

而他也能够清晰地体会到它的触感,温润中带着沉重,无比合手。

“要是他一个人不够的话,若是再加上我呢?”

一个精壮的男子从天而降,身披黄金甲,手中拿着一把宝剑,身后的斗篷猎猎作响,一条狰狞的巨龙盘旋在他周围,向着江神咆哮一声,恶臭血腥的气息扑面。

而江神什么也没做,只是冷冷的看了它一眼,那巨龙就仿佛见到了无比恐怖的事物,一刹那现了原形,连忙闭上嘴躲在自己主人身后。

“天铭,你可知道我所主乃是天下万江,你这巨龙可过天门也不过是我法外开恩,让他走江入海。怎么?如今换了个主人,还敢欺负到旧主头上?不怕我把你剥皮抽筋炖了汤?!”

江神声音豪迈,前半段是说给那男子听的,后半段则是说给那巨龙所闻。

而后者似乎能听懂人言,当江神说完之后连忙露出讨饶神色,一改先前威风的模样。

“怂货!”

男子似乎气不过,直接一脚讲那巨龙踹飞。

后者哀嚎一声,蜷缩在角落里不敢上前,甚至还装模作样地吐出一口龙血,表示自己已经受伤,无法参加战斗。

骨娘冷冷看了那龙一眼,表情不屑。

“回去就把你炖了!”

持剑男子见那巨龙如此模样更加气恼,恶狠狠威胁道。

后者哀嚎几声,索性装作昏倒了过去倒地不起。

“你又何须将气撒在他的身上,若是大道让你一人,前来来对付我,你可敢?”

江神冷声道。

“哼,你也好意思,我不过是新晋天道,而你身为万界水神一身天道修为早已登峰造极,与我单打独斗,还真是看得起我。”

那名为天铭的男子还颇有几分趾高气昂。

“这是兵怂怂一个将怂怂一窝,我说那水龙为何如此胆怯,原来是跟你学的。”

骨娘冷笑一声。

“真多废话!赶紧跟我一起把他抓拿回去,也好早点与你这疯婆娘分开。”

天铭说着,纹身突然爆发出一阵强烈的光芒,照耀了整片天空。

犹如一轮落入凡间的太阳,刺目非常。

而那女子也没有再对队友冷嘲热讽,轻轻弹一下琵琶,荡漾的音波宛若实质一般的向着江神这头飘荡过来。

而后者只是大吼一声,这音波浩荡,直接将那琵琶音给逼退,惹的女子一阵倒退。

“若是再来两个,恐怕今日还真要栽在这里了,但是就凭你们两个还是有些不够看,本以为大道已经足够重视我了,没想到手机还是将我看轻了。”

江神笑道。

直接把巨锤高高举起在半空,而后狠狠地向着地上一砸,瞬间地面被咋开一条尺宽裂缝,随后就有潮水涌出,汹涌地扑向对面二人。

“气蒸云梦泽!”

天铭大喝一声,浑身所散发出来的光芒不只是刺目那样简单,还带着炙热的温度,将眼前汹涌而来的潮水给蒸发个干净。

“这个是专门为你而创的招式。”

天铭笑道,直接挥舞着手中剑向着江神挥去。

“大道不过是觉得这天地之间只有黑夜太过单调,所以才把你招那过去,今日把你派到这里,莫非他又想让这天地恢复成有夜无昼的状态?”

江神说着,一手拍向地面,汹涌澎湃的海水从四面地上凭空生长高高涌起,带着伟力规则,像是从四面拍来的巨大手掌狠狠地拍向天铭。

后者身上散发出炽热光芒,让周围所有靠近的水珠全都蒸发干净,但只是稍微阻挡了这巨大手掌落下的速度。

而后只听闻轰隆一声。

男子就被毫不留情的拍向地下。

这一震,周围土地坍塌崩溃,显出了一个以江神为中心的巨坑。

若是从远处看来,就可发现这三人的身影都是庞大无比,如小山一般的巨人,在这天地一角,发动了一场惊世之战。

第一千一百零九章过往

“江神,忤逆大道终归是难逃一死,你为何还不明白?纵然今日你将我们两个抵挡回去,明日里还会有更多的天道前来讨伐你,你总有精疲力尽的一刻。”

骨娘说着,口中在劝说,手上却丝毫不留情面,那琵琶弦都快被他弹断了,无穷无尽的音波化作刺耳的利剑一般,刺激着江神的大脑。

“我宁可站着死也绝不跪着生,纵然死后亦不入他的轮回!”

江神眉眼一冷,大吼一声。

其中蕴含的规则力量直接将骨娘手中的琵琶弦给震断,后者也因为自己手中的法器损坏而受到了反噬,喷出一口殷红血液,倒飞了出去。

江神一鼓作气直接爆发出全部的力量,击败两名天道修为的强者,这操作让与他同视角的叶天都有些心惊。

那被四海之水化作手掌拍向地面的天铭如今在出现于江神面前时,已经奄奄一息。

而那名女子倒飞了出去之后直接砸在山峰之上,将一座山巅给砸断,落入一片森林之中,惊起走兽飞鸟无数。

“真不愧是昔日的江神,纵然是强弩之末了,也能干掉两位天道高手。”

一个很不合时宜的声音突然出现。

江神缓缓回头发现身后站着一名男子,一身白袍,手中有一团灵动的水珠在指尖轮转。

面目含笑,生得俊俏。

那叶天见到此人的第一眼不由一愣,因为这人竟然给他一种颇为熟悉的感觉,但他的记忆之中似乎并没有这样的存在。

“你就是被天道亲自敕封的水神?”

江神冷声问道。

又重新把那一柄大锤拿在手中。

“不错,我就是天道亲自敕封的水神,来接管这天下的江河湖泊。”

男子笑着,轻飘飘的从山峰之上落在江神的面前,纵然足尖是点在土地之上,也能泛起淡淡的涟漪。

“你比那两个人好多了,至少修为好的多。”

江神淡淡道。

叶天却能够察觉到他话语之中所蕴含的凝重。

眼前这人绝不简单,至少要比先前那两位加起来所带给江神的危机还要大。

叶天猜测道。

一方面也好像正如那男子所说,如今的江神已是强弩之末,另一方面则是眼前这人同样能够控制山川湖泊,并且修为似乎补弱的模样。

“多谢前辈夸赞了,这是前辈掌管了水域如此多年,是时候该给我们这些晚辈机会。”

男子笑言,言语之中颇为恭敬。

“想当年我凭借自己一身修为掌管水域也无需任何人的认可,若是不服直接上门挑战,所以我这江神之位是靠自己打下来的,没想到如今这堂堂这水神竟然还要大道敕封。”

江神不屑道。

“时代变了,大人。”

男子说道,一挥手,那手中的水珠瞬间甩了出去,化作了一柄细剑。

“如今的时代已经进入了大道的轮回,属于蛮荒的时代已然过去,想要成为强者必须得到大道的认可,如您一般想要依靠自己的力量闯出一番天地,已是不能了。”

“无论时代再怎么变幻,始终要依靠自己才是王道,由蛮荒时代过渡成大道时代,日后又会变化成怎样的时代呢?今日是我们被淘汰,日后是你们也说不定。”

江神一面说着拖延时机,一面趁机恢复着自己体内所损耗的力量。

方才接连打败两名同等修为的高手,虽然说与自己并不相处同一等级,但也不是可以轻松完成的。

“纵然前辈将自己恢复成巅峰时期,也未必是我的对手。”

男子一眼就看穿了对方的意图,坦言说道。

“你这后生倒是有些意思,你叫什么名字?有资格让我自己记住你。”

江神说道,他确实对眼前之人产生了一些兴趣,若是能够杀了他的话,他必然会为对方立一座碑。

“若是前辈不嫌弃的话,可直接称呼我为——蜃。”

男子笑道,那笑容瞬间触动了叶天心弦。

蜃?大道手中的天道?蛮荒时代不是数万年前吗?

一片杂乱的信息冲击着叶天的脑海。

他分明记得那大长老对自己所说的是数千年前自己的先祖,可是蛮荒时代与大道时代的过渡早已经是数万年前的事情。

若是眼前这人真是自己所认识的蜃,那么如今自己拥有视角的似乎存在的时间比他更久远,那是大长老在说谎?

叶天一时间有些摸不着头脑。

“蜃?倒是从来没有听说过。”

江神道。

“从前没有听说过无妨,日后这个名号必然会弘扬整个空原域,因为我即将成为这个世界新的主宰,万里水域也即将会迎来新的主人,前辈也可安然长眠于地下。”

蜃笑道,语气是极度的攻击与谦虚,可是其中的内容却是如此狂傲形成的强烈反差。

“今日就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若是你真的能够打败我,即便将这万里水域让给你又如何?”

江神说道,不在废话,直接一脚跺在大地之上,瞬间踏裂了十方土地。

而从那十方土地的裂缝之中,也汹涌起了海水,那些海水围绕着江神,甚至缓缓地将后者托举起来。

“若有足下万里海,足可掀翻乾坤天!”

江神朗声道,而后只见那脚底下的裂缝越扩越大,汹涌出来的海水也越来越多,将四方淹没成了一片湖泊,而后还在不断慢慢扩大。

随着这一片水域的扩大,那江神的身影也被这水托举得越来越高,想要直接冲破这片天空去寻找苍穹之后的大道。

“若真让前辈找上门去了,那我这水神可是很失职的。”

蜃笑道,就是轻轻抬起手来,而后缓缓一压,那将江神据上去的水珠瞬间又落了下来。

前者轰然落入了自己所凝聚出来的这片湖泊之中,引起了万丈的涛浪。

江神没有言语,只是冷眼望着眼前这名年轻男子。

“话说……这片天空的颜色我很不喜欢,还不如夜色星辰。”

蜃的视线被江神吸引到了天空之上,望见了那原本是夜幕的天空,如今被一片昏黄的颜色给占据。

而后他又将事先缓缓下移,转移到了飘荡在湖泊之上的天铭。

后者如今昏迷了过去,虽然奄奄一息,但始终没有死去。

“这个世界,还是没有太阳要好。”

蜃说着,似乎是在喃喃自语又像是在在说给那湖泊之灵听的。

然后天铭周围的水域形成了一道漩涡,直接将他吞噬了进去,只冒出几个气泡就再没了半分声响。

而后蜃再轻轻一招手,从那湖泊之中飘起了一团掌心大小的光亮,没有实质。

蜃直接将其召唤到的掌心之中,然后张嘴吞了下去,他的身体瞬间变换成了原本死去的天铭模样,只是身上的黄金甲变成了一身白衣。

“原来作为太阳之子是这样的感受,怪不得这家伙整日的耀武扬威,原来身体里如此炙热。”

蜃笑道,看着自己的新身体颇为满意。

而在一旁的江神此刻面色凝重,这家伙在自己的面前就直接展露这样的邪术,的确是没有存在让自己活得离开的心思。

身为大道手下的同僚,若是自相残杀,那必然会受到严厉的惩罚,这也是明令禁止的。

可是对方如此肆无忌惮,说明就没有想要让大道知道的意思,杀人灭口,无疑是最好的方法。

“这家伙成日里在大道面前谄媚,如今又是几次三番的对前辈出言不逊,我就替前辈将他教训一番。”

蜃笑道,似乎是在对江神解释。

可是在后者的耳中,这分明就是把所有的罪责推到自己身上。

江神实力强悍天铭决计不是对手,后者死在了前者的手中,也不是什么稀奇事。

而如今蜃杀了天铭,只需要再把身为强弩之末的江神给干掉,如此一来死无对证。

他再将二人的神魂全都吞噬掉,不仅可以增强自己的修为获得二人的能力,也免去了大道将二人的神魂拖入轮回。

如此一来,永绝后患。

“前辈,还请给后生晚辈一个机会,这万里水域的位置您已经坐了够久了。”

蜃说着,慢慢地靠近对方,当最后二人的距离不过一尺时,他才停下脚步。

把人的身高相差不多,彼此之间眼神对视。

江神的眼神复杂,更多的却是无奈。

而蜃眉眼之中却是含着笑意,若是不明真相之人,必然觉得那如沐春风。

可江神只觉得如沐阴风。

“新晋水神,蜃。”

“恳求前辈赴死!”

这话音刚落,瞬间有数条恶龙从湖泊之中冲出,身披黑色的鳞甲面目狰狞,向着水神吞噬而去。

而后者没再言语就直接抡起手中的大锤,狠狠地向着众恶龙砸去,一锤一条恶龙。

蜃则在悄然之中飘然远去,站在战场之外笑看着。

“真是莽夫一个。”

他喃喃道,面上的笑意始终退散不去。

那些死去的黑色恶龙又会重新融入湖泊之中,很快又被新的恶龙取代。

如此一来,连绵不绝。

本书作者其他书: 黄金瞳 神藏 天才相师 宝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