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修真 > 仙宫 > 第1115-16章 蜃之古墓

第1115-16章 蜃之古墓

“你叫什么名字?属于内原哪一个家族中?”

叶天吩咐了门外一名士兵将墨瞳放出来,而后问道公子哥。

“在下名叫司马叶天,乃是内原之中司马家族的少子。”

那人谄媚笑道。

先前原本在那大殿之上是一副霸气模样,如今彻底算是改头换面了。

连叶天也不禁在心中感慨,这类人才还真是天生欺男霸女的好胚子。

“司马家族我对他们还算了解,等到去内原的时候,还需要他带路先留着吧。”

百相道。

叶天点点头,示意对方在一旁等候发落。

而这位名叫司马叶天的公子哥一听百相的话,似乎好像还要去内原之中,心头不由一喜。

他在外原之中纵然算是过江强龙,可也不敢肆意妄为,但是在内原自己身后的家族可是少有的庞然大物,算是数一数二的前列家族。

到时候还不是呼风得风,要雨得雨。

纵然面前的叶天再强大又如何?面对如此庞大的家族,难道还能够以一人之力相抗?

司马叶天心中的小算盘打的响,那叶天只需要看他一眼,就知道他心中是怎样的盘算。

只是后者并不点破,哪怕是真正得罪了内原之中一个家族又如何?自己身怀轮回门,即便是不可力敌,也可日后再说。

更何况身边还跟着一位天道修为的高手,即便是到了内原也可以横着走了。

“我记得你们二人的家族也算是大家族,不比这司马家族差半分,为何你们会沦落至此成为他人走狗?”

百相道问道。

在先前二人自报家门之后,他心中就想道。

这太玄乃是他们家族历代对双生之人的称呼,不算是姓名,只能算是一个称号。

“前辈看样子对内原之事颇为熟悉。”

其中银将道。

“我曾经也算在这片领域待过一段时间,你知道不少事情,只不过离开久了……你们还是先说说自身情况。”

百相道,原先这二人所在的家族在他的手下可谓是数一数二的战将,那是开头先锋,因其合体之后所变为的太玄巨人威力巨大,就是放在一场大型战争里,发挥的能力可比当做他人保镖要强悍的多。

“我叫李源,这是胞弟名为李天,我兄弟二人才是如今李家唯一的后代了,也是因为司马家族老祖看中了我兄弟二人的特殊体质,这才出面将我二人保下来,如若不然的话,我李家可就在这内原之中彻底除名。”

金将说道,当念及自己的悲惨往事,心中不由几分悲怆。

“我知道你们李家似乎因为什么事情曾经闹得满城风雨,后来更是被多方巨头针对导致灭门惨案,但是那件事情我也未曾具体听闻,你先同我说说看。”

百相道。

曾经李家被灭门的那段时间闹得满城风雨,他也并不是自己得知,而是在封印之中诱惑了一群正好从空原域而来的阵法师。

从他们的记忆之中才得知,在空原域发生了如此大的事情。

毕竟这李家也算是数一数二的古老家族,但是那些阵法师的修为普遍不高,得知的事情也只是表面现象而已,其中真正的内情不知半点。

李源话语声有些哽咽,如此七尺大汉,一想到自己当初灭门惨案,妻儿尽死于眼前,家中父老更是一个个体无全尸,一时间也是悲从中来,眼中大颗大颗的泪滴。

而后百相才从对方的口中得知了当年事情的真相。

说到底也无非是当年那句老话,所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原来当初在换了领主之后,这一届的领主似乎对领域之中的事情并无兴趣,而是整日里去到别处领域游山玩水。

即便是领域之中的权力争斗,也少有插手的事。

而这也导致了那些内原之中的家族野心不断的膨胀,他们的目光不再仅限于这区区的内原,而是放在了中间隔了一道长长沟渠的外原之中。

虽然说内原之中的资源相当丰富,乃是外原的百十倍不止,可是其中的土地却无法与之相比。

而随着内原之中各大家族的不断征战彼此吞噬,慢慢的所留下来的家族寥寥无几,其余的落败者自然被驱逐到外原之中建立起了无数的大大小小堡垒。

这才是外原堡垒真正的来头。

身为所剩不多的大家族,李家也算是庞然大物,可是就在有一日,他们发现了一座惊天古墓,据说是前代领主蜃所留下。

这一个消息瞬间轰动的整个空原域,无论是外原还是内原,不论是那些大家族还是强大的堡垒。

统统都发动了各自的情报人员向着那一座古墓去,想要探寻当初钱袋领主究竟是为何离开或者为何死亡。

因为曾经空原域在领主离奇失踪之后陷入了一段无主时期,那简直是空原域最黑暗的一页。

各地人吃人的事件都不少。

正所谓法无禁止即可为,而当初的空原域之中,没有了领主自然就是没有了法度,也无人可以制裁那些强大者。

各大家族随便鱼肉百姓,而那些弱小者也只有被欺凌的。

一边有一颗想要反抗的心,但都无能为力。

于是那些被欺凌者只能去欺凌那些更加弱小,从那些更加弱小的修饰手中夺取资源。

那时候的空原域动荡不已,直到后来派来了新的领主。

以强悍的雷霆手段,在半个大星天的时日,把那些带头起乱的家族统统灭门。

正所谓新官上任三把火,这第一把火烧得轰轰烈烈,瞬间镇住了所有的内原家族。

因为那些被灭门的家族实力在众家族面前也是数一数二的存在,哪怕是单独拎出其中一家也是霸主级别,而仅仅是在如此短暂的时间里,将这些家族连根拔起无一生,那需要多么强大的力量才能做到这一步。

甚至有人猜测这一届的领主甚至比上一届还要强大,还有人说是大道亲自出手,只不过是以另一种身份而已,总之众说纷纭,但始终无法揭开这个神秘领主的面纱。

然而就在众人等待这新官上任第二把火的时候,这领主突然间消失了,一消失就是百年。

众人以为这位新的领主又要消失的时候,他蓦然间且出现了一下,这一次直接召集各大家族的话事人开了一场会议。

会议的内容没有人知道,只是后来开完这场会议之后,回去的人寥寥无几。

其余人的下落自然不必说是被领主给干掉了,那些失去话事人的家族也是敢怒不敢言,甚至还心中有些忐忑,会担心领主找上自己家族的麻烦。

可是接下来却是难得的风雨平静。

各大家族异常安稳,一时间整个空原域国泰民安,各地也少有听说暴乱。

即便是有也很快被那些大家族派出人手给镇压了下来,从此以后,空原域又恢复到了井然有序的状态。

那位神秘的领主在这一次会议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在世人的面前,只是时常听说他的身影似乎出现在别的领域,游山玩水。

这样一来经过了数千年又有不少的家族开始蠢蠢欲动。

在数千年以前,他们曾经呼风唤雨。

那种对于权力的狂热追求,至今还流淌在他们的血液与骨髓之中。

不过被新来的领主给强势镇压的想去,如今这领主又展露出一副无为的态度,自然勾起了不少人的馋虫。

就在这时,据说是前任领主的古墓突然被挖了出来。

这样一个劲爆的消息彻底引动了沉寂许久的众人,倘若能够找到曾经的领主,与现在的领主一番地位争夺之下必然会两败俱伤,到时候各大家族也许又能重新登上权力舞台。

因为曾经坊间传闻这前任领主并没有失踪,在见识过现任领主的强悍手段之后,甚至有人猜测现如今这位领主将前任领主给干掉了。

还有人说是因为前任领主受到恐吓,不得不躲起来将领主之位让于现在这一位,谁若是能够在古墓之中寻找到他,就能得到他的传承。

类似于这样的谣言开始在空原域之中肆虐,甚至带动了不少的狂热之徒,开始向着古墓进发。

但是无一例外那些前去盗墓的甚至连墓口都没有找到,就一个个死于非命。

并且死状极其凄惨且诡异,但是被某种不知名的生物给吞吃了内脏,而后留下的只有一具具尸体,有不少心怀叵测的亡魂前去,连焦土都不剩,应当是彻底被吞噬了。

如此以来也少有散修人士前去,只有那些实力庞大的大家族才会派出人手去试探,而试探的结果往往不尽人意。

但最终功夫不负有心人,真正进入到古墓之中,而后又逃出来的只有李家人手,并且那逃出来之人没有三天之后突然暴毙而亡,死相虽然凄惨,但于先前全都不懂。

李家的灭门惨案则是被证这名逃亡之人从古墓之中带出来的……

第一千一百一十六章二者之别

那李家所派碟子只带来六字——“墓中无人有宝”。

如此机密自然不可为外人获悉,于是李家即刻封锁消息,且派遣大量人手前去古墓之中探寻宝物。

皇天不负有心人,最后竟真让李家众人寻到一样玉佩模样法宝,不过代价就是前往古墓的一众精英死伤殆尽,只有一位大乘巅峰的长老人物带出来,却也未曾活过百日,就与先前那逃离古墓之人一般,莫名暴毙。

可后来李家在古墓之中得重宝的消息不胫而走,本就元气大伤的李家瞬间成了众矢之的。

人性是贪婪的,何况那些在权力深渊边缘的家族,只需轻轻挪动脚步,下一步就落入其中,无法自拔……

于是怀璧其罪的李家被瓜分殆尽,丝毫不剩。

众家族围攻的理由无非是秉承正义的撇脚理由,随便栽赃一个罪名,而后大肆宣传之下,自然是理直气壮地名利双收。

只不过司马家族的老祖宗见这李家遗子可怜,且喜好一个“仁义”的名头,这才出手拦下了当初想要行刑之人,顺势让司马家族多了两名天赋异禀的打手。

“我兄弟二人原本是为司马家在前线冲锋陷阵,只是忽有一日将我二人调遣回来说保护族中少子,于是才有了今日这番局面。”

李源道,话完泪尽。

一旁的李天始终一言不发听着哥哥赘述,但眼眸中的沉痛却在不经意流露,表露于外。

“我与你们家族中的一些故人有旧,不然,纵凭你们有苦衷,光是今日里助纣为虐也难逃惩罚。”

百相说道,眼神看了一眼叶天,似乎在征求对方的意见。

而后者则是微微点头,示意一切全凭百相做主。

既然百相与李家有些渊源,叶天也不愿强逼,毕竟这罪魁祸首都可暂留不杀,何况这不动头脑只使蛮力的二人。

审问完那李家兄弟二人之后,叶天正好以余光瞥见墨瞳被人带了上来。

许久不见,曾经的白袍将军冲锋陷阵英姿飒爽,可如今在他面前的却是一位蓬头垢面的年轻人,隐约可见疲惫神色。

“你若是再晚些时日前来,恐怕我就要死在那地牢里了。”

墨瞳声音虚弱,从离开地牢后开始,他心中其实一直紧张着,直到见到叶天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来人!还不快把你们的首领给带下去好好休息?”

叶天皱眉道。

他实在没想到,昔日里一向注重形象的墨瞳会变成这般模样,这我怕对他来说比肉体折磨还要难以忍受。

“现在再将你们的副首领关入地牢!没有我与你们首领的命令,谁也不能打开!”

叶天说完,很快就有士兵从人堆里面出来,拉拽着司马叶天去地牢。

纵然后者嘶声叨扰,可叶天终究不为所动。

这世间因果,自有定数。

“这龙巢之中的情况我留下来给你处理,先好好休息。”

这才算是叶天见到墨瞳后的第一句话。

而后者只是点点头,看了叶天一眼,跟着一名搀扶着他的士兵下去休憩。

在地牢的这段时间里一丝光亮都没有,也无人言语,司马叶天甚至将其修为封印,虽然没有明面上对他动手,但是却安排了不少的手下对他进行一番折辱,如此方是最令人心恨的。

若非墨瞳心性坚定,恐怕在离开地牢的那一刻,所做第一件事就是先去寻仇,而不是下去休憩好精神。

但墨瞳最擅长之事就是忍,如若不然,也不会在土伯的手中忍上数千年的时间。

区区地牢几日折辱又如何。

“这小子变化倒是挺大,不过这一番经历对他来说既算坏事也算好事,至少又当磨炼了一番心性。”

百相说道,算是无奈之下的妥协。

在这腌臜的世界,谁不是在夹块之中生存,难免遇到些许泥泞,将其视作天公馈赠总比看成肮脏之物让人舒心。

叶天点点头,又看向周围几名士兵。

“无论之前那位司马叶天对你们首领做了什么,现在都在他身上给我来一遍,懂吗?”

他的声音微冷,可是听在了众人的耳中却犹如寒霜一般,冻红了耳朵。

“还不动?”

叶天声音又重了几分,而后围在他身旁的众人瞬间轰然散去。

纵然如今龙巢堡垒内部依旧是乱作一团粥,但叶天并不想现在作清洗。

毕竟他从头到尾只挂了一个副首领的名号,并且还离开如此长的时间,若要清理内部人手又不伤堡垒根本,这种事情自然要交由堡垒真正的主人——墨瞳来做。

“现如今你还没有发话彻底整顿底下这些人恐怕要惶恐几日了。”

百相淡然道。

“理当如此,若不是顾及龙巢堡垒暂时不可伤及根本,方才在这大殿之中的人没一个能活着回去。”

叶天语气平淡,可是话语之中充满了戾气。

“不过是一群被人随便驱使的蝼蚁而已,你心中却动了杀念,戾气太重,不好。”

百相道,看了一眼叶天。

后者合眼,深呼了一口浊气,而后缓缓睁开眼,一缕精光闪过,暂时将方才心中所激发的戾气压抑下去。

近来所发生的事情诡异,尤其是自己储物空间之内的那石球,它给叶天带来的记忆至今还萦绕在脑海之中。

如今方与太玄战斗一番,作了导火索,难免产生些许戾气。

“无妨,一些小事罢了。”

叶天道,摆摆手。

“这二人交给你处理,若是不用,杀了就是。”

他淡然蓦然随口一句就令那兄弟二人噤若寒蝉。

身为久经沙场之人他们可觉察到叶天身上散发出来的血煞之气浓郁,并不比自己少。

说明对方手中的血债比起兄弟二人只多不少,所以对方若说要将自己,那也没什么不可能。

“我会处理好,你还是先去看看那小子吧,把这东西送他服下,会好的快些。”

百相说道,随手扔了一罐小瓷瓶。

叶天轻轻一摇晃,只听闻铃铛一声脆响,再揭盖一嗅,药香扑面。

“药是好药,可惜只有一颗。”

叶天故作叹息道。

“这丹丸只有如今一颗,且是用以大病初愈之人,若是你想要,将我修为恢复彻底,到时候这种丹药,要多少有多少。”

百相道。

“到那时候我就不稀罕此类了。”

叶天微微笑道,就亲自去与墨瞳送药,顺就提一句打算借助其力量向内原伸手。

若是寻常堡垒势力,企图将手伸向内原,只会被斩,甚至被那些内原中的小气家族记恨上。

但叶天有百相这么一位昔日领主在身旁,且不说一身战力天道修为,光是那曾经空原域领主身份,叶天就不信他昔年未有任何后手准备。

到时候也算是双赢。

百相借助龙巢堡垒露面,后者则乘机试试能否与众家族一起上桌,来分一杯内原的好酒……

堡垒之中的建筑叶天并不熟悉,最后是在散发出神识感应下才寻到。

“这些时日,真是苦了你了。”

叶天推门道,径直走入房间。

墨瞳则像是早有预感,并没有完全躺下,而是半躺依靠床头,看着叶天走入房间。

“不妨事,有些事情躲不过,早在计划攻占此地开始,我就知晓,会面临今天的局面。”

墨瞳道,精神略微萎靡,但还是强打着精神跟叶天说话。

“何必呢?不过是为了区区权利,到头来换着自己如此下场,好受?”

叶天不解,他实在无法了解这类人心中究竟如何想法。

“这里好受。”

墨瞳用手指了指心窝。

“在这世间总要心存一些念想,你心里有股子逆劲,我也有,不过你心中的逆是以力破万法,要自己的双手打下一片天地,我不行,我没有你的天赋,毅力,我只能靠权,还有谋,而想要成为上位者就必须付出代价,这点我早有准备。”

墨瞳道,在叶天眼中有些执迷不悟。

“外原是一片贫瘠之地,而且要进入内原之中成为真正的掌权者,就最少需要成为这片土地的王,我取代了旧王,成了新王,那些真正的掌权者自然会想要看看我。看看我是否能够为他们所用,若是能,则可苟活,若是不能必死无疑总之不过对方一句话而已……”

“你并没有选择从。”

“当然。当初土伯才能够让我忍着,当个百年将军,但是内原的那群家伙算什么东西?不过是腐朽制度上的雕像,中看不中用,迟早有一天我要将整个腐朽的制度全都推翻!”

墨瞳说道着,原本萎靡的神色顿时多了些许振奋,似乎下一个就能起身握住叶天的手,而后继续畅聊三天三夜。

“我也看不惯,若是有一日我强大起来,会帮你一回。”

叶天道。

“你现在已经很强大了。”

墨瞳望了他一眼,似乎后者才是执迷不悟之人。

“还不够。”

叶天道。

“我们虽然嘴上说着要推翻这一片天地,但却只是想推翻这天地间的制度,并不是真的改天换地。”

墨瞳道。

“这是我与你最大的区别。”

本书作者其他书: 黄金瞳 神藏 天才相师 宝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