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修真 > 仙宫 > 第一千一百五十九章 走梦

第一千一百五十九章 走梦

当开启手中的造梦珠之后,叶天只感觉头脑之中一阵晕眩,那种熟悉的感觉又冲上了头脑,而后他眼前一黑,就昏睡了过去。

但是也不能说是全然昏睡了过去,因为他还盘坐在原地,只是不动了而已,神智也不清晰。

但是当他恢复意识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已然不在的闭关之地,眼前是白茫茫的一片雪,自己不知为何出现在了这里。

“墨轩,你总算是来了,我以为你还要躲在这里躲到什么时候呢?”

一个女子的声音突然从他的身后传来,而后叶天转身就看见一个女子,穿着一身的红衣站在自己的身后,模样有些像红莺。

“我墨轩行的端做的正,为何不能在这里?为何还要躲起来?只是不想见你而已。”

叶天坦然说道,连他都不知道自己这番气势自信是从何而来。

“你真敢说自己行的端做的正,你可还记得曾经谁答应过我要陪我仗剑江湖,而如今却一个人悄咪咪躲在这里不肯与我见面?江湖事江湖了,你先吃我几剑再说!”

那女子恼怒的地呵一声,而后就抬起手中的剑向着叶天冲过去。

或者不慌不忙的躲开来轻而易举就躲避了对方的攻击,而对方像一个没头苍蝇一样,手中拿着宝剑挥舞,虽然手中宝剑看起来有些名贵,但是她的剑法着实烂得有些不堪入目。

“都说了让你用那么好的剑,不过是暴殄天物而已,还不如给我用呢。”

叶天嘀咕一声,他现在算是心甘情愿地接受了自己叫做墨轩的这个身份,毕竟他每次做梦自己也只能是叫墨轩。

“你这家伙说要来自己寻找什么到来这里一来就是十几年,叫我如何不担心?而我一个姑娘家家的,从十几岁等到了二十几岁,你又为何不肯见我不愿娶我?难不成这雪山之中还能见到比我更好的女子吗?”

那女子说到最后竟然有几分委屈,开始嘤嘤的哭起来。

“都说了我来这里不过是为了寻求自己的道而已,并不是要找别的女子,可是你却偏偏跟了我十几年,到如今还跟到这里来,要我如何不躲,若是让你坏了我的道心,我又如何去寻找自己的道呢?”

叶天说着,这是最后他的发话。

“你若是觉得我烦,你大可以直接跟我说罢了,为何又要安慰我?你知不知道这样子我还会对你抱有期望,你知不知道这样子我还会心中放不下你?我苦苦等了你十几年,你却对我这样说话,十几年岁月是不是白等了?”

红衣女子开始哭得梨花带雨,但是始终没有办法离开的意思,虽然嘴上一直说着自己要放下对方。

“十几年无论到哪里你都是这样哭过来,那你还记得十几年前你拿着剑赶我出去的模样?那时候可是我上赶着你,你瞧不上我。”

叶天开始提起旧事。

在他的记忆之中,这面前的女子可不是省油的灯,从前的性格中不仅泼辣异常,而且对于墨轩没有半点尊重可言,但是后来不知为何突然性子大变,不仅对墨轩好了起来,并且,也性格变得温柔了许多,但是这时候墨轩对他已经厌烦,不再想着讨好他。于是开始在各地的名川大山之中躲避对方的追踪。

但是这样的情况显然并不奏效,对方不仅找到了雪山之中,而且还以剑对墨轩,会不会因为爱产生仇恨,叶天不确定。

“你到时看看我如今这副样子,以我现在的模样,你想要陪我共度一生可能吗?我如果没有找到属于自己的道,那么这一辈子都不可能与你成亲的。”

叶天说道。

而那女子闻言只是柔柔的一笑,对着叶天说道,“我可以等你的。如果等不到那我就一直等下去。”

“就算你可以等我这一辈子,那下一辈子呢?”

叶天说着,冷冷一拂袖,然后转身离去,也不留恋的看身后,潇洒得像一个路人一样。

“你为何偏偏就如此狠心地舍得把我一个人扔在这里?”

女子质问道。

可是她知道面前的那人永远不会转身给她答案。

在对方的眼中,似乎只有大道,只有天道,只有属于自己的道,而她谁的道都不是。

“我今生为何要遇见你?”

女子惨然一笑,哪怕是面前这个局面已经在曾经发生过无数次的,可他的心中还是忍不住的隐隐作痛,开始滴血。

她只觉得只要自己足够爱他就可以换回对方的真心,但是没想到对方的心如磐石,根本容不下一丝半点的爱。他的心中只有自己追求的道。

他转身离开的叶天,若是说心中没有半分愧疚的,自然是不可能的,但是这种愧疚很少,并且很快都被她自己给压下去了。

使用造梦珠唯一的好处就是自己可以清醒的知道,自己不过是在做梦,在经历一场场类似于无情轮回的东西,但是自己在现实世界之中也始终是保持着一个时间。

“为何我的道总是沦陷于儿女情长之中?难不成我的前世真的是一个多情种子到处留下情意?”

叶天终于开始有些不确定,他原本是以为自己的前世是最多是一位剑客,可是至少如今,可以确定的自己似乎是一位不韵世事的男子。

但是无论这眼前发生的一切多么真实,都始终不过是一场梦境而已。

这一场梦境如大雪一般来的快,去的也快,也许很快忘记就会忘记,就会让自己其他的事情重新占据脑海。

他在风雪之中漫步,渐渐的风雪迷了眼睛,他的眼前场景又开始变幻……

人间三月,叶天徐来,微雨轻敲,点染百花风采。

乡野间泥泞小道,有二人行于其上,却唯脚印一行。

“小师叔,好累啊,袁州府什么时候到啊,秋儿要饿死了。”趴在某人背上的小萝莉半睁着眼,挥舞着手中的糖葫芦,没精打采道。

“……”叶天有些不想说话,如果现在能腾出手的话,他觉得可以好好赏她一顿板栗。

“小师叔,呀呀呀……”吟秋见半天不得回应,就开始使性子,一边叫嚷着一边胡乱踢蹬。

“……”叶天深吸一口气,心中不断默念“自家的,自家的,打死不值,打死不值……”

“师叔!”小萝莉终于爆发,尖叫一声。

叶天才复平静的心瞬间凌乱。

“姑奶奶!你到底要干嘛!”几近崩溃,强忍着把背后的小东西往泥里扔的冲动,咬牙切齿低声道。

“你……你凶我……”轩林两个水汪汪的大眼睛瞬间蒙上一层水汽,撇着嘴,一副欲哭的模样。

“啊?别别别,别哭啊姑奶奶,我的错,我的错。”叶天瞬间败下阵来。

“哼!”轩林一甩头,小手竖着三根手指恶狠狠地伸到叶天面前。

“……两根。”叶天讨价还价道。

“不行!三根!”轩林理直气壮。

“两根。”叶天轻描淡写。

“三根!”轩林继续强势。

“下山前你师父只给了那么点银钱,而且他说过不能给你买甜食的,对了啊,他还说……”

“小师叔小师叔,你最好了,两根就两根嘛,秋儿最喜欢小师叔了。”未等叶天说完轩林就换了服脸色,一脸谄媚地搂着他的脖子,乖巧模样惹人喜爱。

“嗯~”叶天满意地点点头。“孺子可教也。”

约莫三炷香的功夫,两人……哦不,应该是叶天,终于走到了县城。

将背后的小祖宗放下,叶天如释重负。

“啊呀,小师叔快点,糖葫芦还等着我们呢,年纪轻轻的,怎么走那么一段路就累了。快点快点。”小萝莉一下来就拽着叶天的手,迫不及待地向糖葫芦进发。

叶天翻了个白眼,“就知道吃吃吃,你看看你,脸都圆成包子了,到时候回去你师父不认你了怎么办。”

“没关系没关系,这不还有小师叔吗,我最喜欢小师叔了,小师叔也最喜欢我了,对不对。”在糖葫芦面前,轩林一向宽容大度得很。

“唉……”又败下阵来的叶天无奈掏出铜钱付了两枚,换了两根糖葫芦和秋儿一个小小的熊抱。

抬头看了看天色,雨过天晴,已是正午。

“走,小师叔带你吃饭去!”叶天大袖一挥,满脸豪气。

轩林雀跃着,鼓鼓囊囊的嘴里艰难的吐出一个字,“好!”

叶天大笑着揉了揉秋儿的小脑袋,揉乱一头微湿的青丝。

她也不打算理理。手里可都拿着糖葫芦的,吃完再说吧。

阳光下,啃着糖葫芦,一脸满足的轩林,不羁大笑着的少年,微雨初歇,人间美好……

随处找了个冷清的酒楼,点了些特色吃食,二人静候上菜。

轩林嘴里叼着糖葫芦的竹签子,手中拿筷子敲着桌面,百无聊赖。

叶天则托着腮,发着呆。

“客官,不好意思让您久等了。”随着店小二的一声吆喝,一碟碟菜肴上了桌。

两荤一素,一碟凉菜。

荤的有荷叶鸡,表皮金黄泛着油光,偶尔几处漏出里面可口的嫩肉,带着荷叶清香的香味闻着肥而不腻,一缕缕钻入口鼻间,挑逗着轩林的味蕾。

还有一碟酱牛肉,暗红的牛肉散发独特的酱香,有一点甜丝丝的味道,肉质恰到好处,软糯的,适宜配上粒粒饱满,如白玉一般却散发着诱人甜香的米饭。

素菜是一碟青菜。

凉菜是拍黄瓜。

秋儿毫不顾忌形象,抱着跟自个儿小脑袋一般大的碗大快朵颐,鼓鼓囊囊的双颊一耸一耸,汤汁飞溅。

叶天在对面瞧着,又好气又好笑。

敢情这丫头半点不怕丢人,不仅丢自己的脸,还把我的脸一块丢了。这要是传出去,我叶天响当当的名号岂不是要遭人耻笑?不过好像也不打紧,要是谁真说自己带了个吃货饿死鬼,那就别怪老子反手一道雷了,到时候,需要头疼的可就是云黎那老家伙了,嘿嘿,反正他得帮老子擦屁股……

本书作者其他书: 黄金瞳 神藏 天才相师 宝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