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修真 > 仙宫 > 第一千一百六十章 梦一场

第一千一百六十章 梦一场

“嘿嘿哈哈……”正想着怎样给云黎添麻烦的叶天不禁笑出声来。

轩林狐疑的望了叶天一眼。

叶天连忙收起笑容,轻咳两声,不动声色,道貌岸然。

小师叔真怪。

轩林心里暗暗腹诽了一句就又低下头来埋头苦干。吃饭可是天下头一等的大事,小师叔什么的,得排第二。

不喜食人间烟火的叶天就一手托腮,一手轻敲着桌面,看着轩林吃。

窗外淅淅沥沥的又下起了雨,给淡薄的天添了一层阴沉沉的厚实。

“还不到半顿饭的功夫呢,这天变得真快。”被雨声打搅的轩林不满地抱怨着。

“小祖宗,您这半顿饭够人家一顿了,你看谁家姑娘有你那么能吃?”叶天没好气道。云黎那家伙给的银钱大半全花吃食上了。

兴许是自觉理亏,轩林只有气无力轻哼一声,道一句“能吃是福”来表示抗议,然后就继续自己的大业。

叶天无奈扶额。

“这里有人坐吗?”一个身穿灰色道袍,手拿黑色长伞的年轻道士,来到叶天一桌的空位前问道。

叶天抬头随便望了他一眼。“隔壁桌是空的。”

“哦?”那道士将伞斜靠着桌边,自顾自的就坐在叶天一旁的长板凳上。

叶天皱眉,盯着那道士。

轩林终于放下碗筷,带着些许疑惑,看了看两人。

那道士神情自若,面含微笑,配着算得上清秀的模样能让人有一种很舒服的感觉。

可叶天感觉一点也不舒服。

他微皱着眉。

正欲开口。

突然从门外熙熙攘攘走进一群人,什么也没说,看着空位就坐,一会儿功夫就把除叶天另一侧的空位以外的位置全坐满了。

掌柜的喜笑颜开,亲自出来招呼,两名伙计也忙得不可开交,一时间热闹非凡。

“你看,人满了。”那道士偏了偏头,笑道。

那些人皆穿道袍,无一例外。

“道兄好雅兴,怎么称呼?”叶天一展眉头,换上一副温煦的笑容。

“贫道龙隐,法号宝瓶。”那自称龙隐的年轻道士也微笑着。

“哦……天池山的?”叶天问道。

“武当的。”龙隐说着,亮了亮挂着“武当嫡传”四字的腰牌,一边的小葫芦瓶玉饰也颇为抢眼。

“哦。”叶天点头。

“兄台大名?”龙隐笑问。

“叶天。”叶天敷衍道。

“也是去参加天池山重开山门盛宴的?”

“嗯……啊?什么?”叶天恍然一下,有些惊讶。

“天池山重开山门。”龙隐重复一遍。

“他们……敢?”叶天有些不可思议。

“快二百年了。”龙隐轻声道。

叶天沉默。

他竟从未察觉,自己……或许是云黎,已有二百年未曾入世了。

“今年的雨可算下得没完呐。”龙隐忽而感慨。

“嗯。”叶天点头赞成。“想必天池山近来也躲不过了,这雨,总会下到那边的。”

“那也好,贫道就不去凑这热闹了,雨大,这衣服可是新的。”龙隐笑道。

“善。”

一旁的秋儿早就听不下两人云里雾里的对话了,下了桌就趴在一侧的窗台上仰着头,看着雨。

自云黎问雪一剑开天堑,苍山可就再没下过雨。

轩林望着一颗颗雨珠从屋檐坠落,落在街边的小水坑里,泛起圈圈涟漪,连绵不绝。

“该走了。”

叶天来到轩林的身后,声音很轻,有些温柔。

秋儿回过神来,转头。

客栈大堂空荡荡的,掌柜的在柜台算着账,两个伙计则坐在门槛上望天闲聊。整个大堂只有他们两名客人了,桌上放着一把黑伞。

“他们人呢?”轩林望向叶天。

“不知道,可能回家躲雨去了吧。”云黎微笑道。

“那我们什么时候回家呀,小师叔~”轩林说着,就抱住叶天的腰,将头脸埋在其胸膛。

“怎么?想你师父了?”叶天理了理她耳鬓的青丝,柔声问道。

“唔,想苍山的雪了。”轩林瓮声瓮气道。

“谁让你不肯好好看书,不然你师父也不会让我带你行万里路。一万里呀,又不能用飞的,连累我和你一起受罪。”叶天点点轩林的脑袋,抱怨道。

可轩林不吭声,也不放手。

叶天也不动弹,任她抱着。

良久。

“真的该走了。”叶天轻声,揉了揉秋儿丫头的小脑袋。并无反应。

他就捏着轩林的下巴,将头抬起。

只见轩林双眸微闭,竟已然睡去。

叶天看着,苦笑着摇摇头。这般奇葩的高人子弟,我苍山,独一份。

向店家要了一间客房,叶天安顿好秋儿后,就坐在桌前翻看着出门前带的一本闲书。

窗外的雨依旧淅淅沥沥的,路上行人寥寥无几,客栈里的时光,就在叶天一页页的翻书声中悄然而逝。

大堂桌上的黑伞,无人动……

约莫傍晚,轩林终于从熟睡中醒来。

衣衫凌乱地坐着,睡眼迷离,青丝杂乱。

叶天趴在桌上打盹。

“小师叔。”轩林懒洋洋地喊了一句。

“睡饱了?”叶天坐起,望了秋儿一眼,伸个懒腰,打个哈欠。

“嗯……饿了。”轩林搔搔头发,傻乎乎笑道。

“那就赶紧把自己收拾一下,下楼吃饭。”叶天说着,就拿把木梳帮着小萝莉梳理青丝。

乖乖地把衣服整理好,洗了把脸,轩林就牵着小师叔的手蹦蹦跳跳下楼去。

晚饭吃得清淡,轩林吃了两碗就放了碗筷。

“小师叔,要不今天咱们赶夜路吧。”吃完饭后,二人喝茶闲聊。

“又不赶时间,赶什么夜路,袁州府离这儿也不远了。”叶天轻啜一口茶水,淡然道。

“可平日里总是白天赶路,苍山上又长年风雪,秋儿好久没见着月亮星辰了。而且今天睡了一下午,现在秋儿一点都不想睡。”轩林双手捧着茶杯,小声嘀咕道。

叶天没有说话,看了看窗外的天,星河万里,皓月高悬,的确是少有的美景。

“上楼收拾东西。”叶天又啜了一口清茶。

“哈哈,小师叔最好了。”轩林欢呼一声,就“噔噔噔”地上楼去收拾东西。

叶天望着她的背影,轻笑摇头。

东西不多,一个小小的包袱就装得下,云黎大袖一挥,就把那些东西收入袖中。

轩林并不惊讶,她知道,这叫袖里乾坤。

向客栈掌柜的道了别,婉拒了一番挽留,二人开始赶夜路。

城里有宵禁,此时已经戌时,城门早已关闭。

可这怎么能奈何叶天?

牵着轩林,跨出三步,已是城外三里。

缩地成寸。

轩林早就习以为常,一边牵着小师叔的手慢慢走着,一边赏着皓月当空之下银装素裹的世界。

时逢初春,万物复苏的时节,虫鸣叶天,星河万里。路边的野草泛着新绿,几朵嫩黄的迎春随风摇曳,身旁的小师叔也很温柔,这一切的一切,轩林觉得已经很好了,不能再好了……

可不到一里路,轩林就嚷嚷着要小师叔背着。

早有预料的叶天,无奈地将轩林背起。

“小师叔,你说天上有神仙吗?”轩林趴在叶天背上,仰头看着璀璨星河,好奇问道。

“没有。”叶天敷衍着。他觉得轩林好像变沉了,以后是不是应该不让她吃那么多。

“你怎么知道,天上没有神仙那哪里有?”轩林有些不服气。

“诺。”叶天腾出一只手,指了指自己。

“噫!小师叔脸皮真厚。”轩林凑到叶天脸庞,做了个鬼脸。

叶天无奈翻了个白眼。

袖里乾坤,缩地成寸,哪一个不是神仙手段?

可叶天并不打算解释,轩林懂什么。

就这样又沉默地走了许久,背后的轩林又睡着了。

这叫“一点都不想睡”?

这丫头迟早变成猪。

叶天心中腹诽着。

他继续走着,可到某座山头的时候他好像突然想起些什么,停下脚步,向西边望了望,眉头微皱。

略做一番思量,他转身,向另一个方向大步走去。

一步十里。

那个方向有一座大山,其名曰,“天池”。

……

待轩林醒来,已是天光微亮。

不过是在一间客栈的客房内醒来的。

天池山脚的客栈。

叶天就静躺在一侧,双目微闭,气息绵长,双手合放在腹间。

“唔~”轩林爬坐起来,搔搔凌乱的青丝,睡眼微睁。

睡懵了……

“啊……小师叔,秋秋饿了~”轩林推了推身旁静躺的男子,睡意仍旧朦胧,本能却已觉醒。

“啊啊啊……小师叔快起来嘛……”见那人纹丝不动,轩林就拽着那人的衣襟摇得越发欢快。

“停!”无可奈何的睁开眼,握住那丫头紧拽着衣襟的手,叶天有些头疼。“你这轩林,天才蒙蒙亮,到哪儿给你找吃的?”

“可是我饿了嘛……”轩林有些委屈。自己可是一整夜都没糕点了。

“乖,再睡会儿,等天完全亮了,小师叔带你去吃好吃的。”

揉揉轩林本就凌乱的青丝,把她揽在怀里,叶天声音闭着眼轻柔地说着。

“哼……”轩林也闭着眼趴在小师叔的怀里,粉拳轻捶一下,喃喃着。“臭小师叔……”

“乖。”

叶天下巴抵着轩林的头顶,轻拍着她后背。

轩林则整个趴在小师叔的怀里,渐渐睡去,睡梦间,有人扯过一床薄被盖上。

天光微亮,回笼一觉,大被同眠。

本书作者其他书: 黄金瞳 神藏 天才相师 宝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