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修真 > 仙宫 > 第一千二百四十二章 天道的存在

第一千二百四十二章 天道的存在

极寒神火诀的确是世间最为强大的功法不假,甚至一位能让一位八星仙皇就发出毁天灭地般的能力。

这是世间其余功法无法企及的,而极寒神火诀却能做到,它沟通的是天道,而天道迫于焱帝与寒主的威压,也只能被迫答应。

倘若有一天,这天道属于自己,便可以翻手覆云,独尊一世!

被臻冰不断击打,被神火反复灼烧的吞天终于是承受不住这般,那可是世间最寒冷的冰,那也是世间最炽热的火。

二者相互交融,别说是分身吞天了,就算是全盛的吞天也得落下伤痛。

这般释放完毕后,姜立仙彻底支撑不住,倒了下去。

不知为何,叶天竟然心生一丝怜悯之意,想到二人同为棋子,原先并不会是敌人。

明明对方也是天之骄子,万界尊主,一下子沦落为他人的棋子,或许一时间没有接受,导致了实力不济。

“唉——”叶天一声长叹,将手脚并废的姜立仙找人托运回了焱城,尽管他们在怯懦,面对的也不过是一个已经经历了大战,并且手和脚都已经不能再使用的女人罢了。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叶天自然是全程安排女性监督,同时杨琴也被带了回去。

魔化消耗的体力实在是太快了,杨琴完全是凭借意志力撑下去的,而叶天也是近乎完全脱力,被他人扶着回去的。

尽管战斗已经结束,但是叶天却依然感觉,在世界的一偶,还有一场战争没有结束,那一场战争才是真正的战争,就连方才的声响,也不过是余波罢了。

谁能想到,叶天的猜测竟然全部正确,毫无错误可言。

轮回大帝和吞天之间的战争仍在继续,然而二人的真正实力不相伯仲,如果真的进行下去,怕是打的天地为之变色,空间为止扭曲也根本不可能分出胜负来。

“停手!”吞天因为分心不小心被砍了一板斧,目前身上还是血光粼粼,痛不欲生。

分不出胜负那是得建立在二人之间没有偷袭,暗病之类的存在,但是刚开打就被砍了一板斧,还有什么可比性?

“知道错了?”轮回大帝剑眉倒竖,眼神极为可怖,好似一尊凶神恶煞。

吞天是一种从不服输的生物,可惜在这个时候,脸面相比较于生命还是差了远了。

“我的错!我的错!反正是你的传人胜出了,我输了还不行么?!”吞天示意轮回大帝查看战况,各种阿谀奉承生怕轮回大帝一生气,再来一板斧。

如果是那般,就是神仙也救不了吞天了。

要知道,轮回大帝手里的短柄斧,可是堂堂正正的神兵级别,还是神兵中的神兵。

其轮回斧切出来的伤口,终生不得恢复,也就是吞天这种生命力极其顽强,再生能力过于可怖的生物才勉强可以再生出血肉。

只可惜尽管是吞天,想要血肉彻底恢复也需要数载,毕竟轮回大帝手中的板斧,实在是太可怖了。

那是宇宙间的法则,那是混沌的产物,那从来都不属于人类。

只不过轮回大帝毅力非凡,通过了混沌的考验,成功拿下了这炳短柄斧。

二人之间的战争就此结束,倘若不时间碰到了身旁的大陆,或许又要损失一个可观察的星球。

……

时间一天一天的流逝,叶天也不清楚该如何是好,无论如何,自身都无法企及十星仙皇。

足足数十年过去了,其结果依然如此。

虽然杨琴和焱帝已经恢复如初,但焱帝竟然只有二星仙皇的能力了。

焱帝,已经从能力上彻底不能使他人服从命令了,最终只能将一国之主的位置托付给了杨琴。

原本杨琴是一位修身养性,远离官场之人。但这是焱帝为了自己做出的牺牲,无论如何,这个包袱都得背在身后。

渐渐的,叶天感到了烦躁,毕竟体内的灵力似乎已然超限,却从来摸不到所谓的“十星仙皇”的门槛,那般神奇的晋升感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出现了。

“世界上,真的有十星仙皇?”叶天甚至已经开始怀疑史书的记载了。

难道说,世界上根本就无人触及过十星仙皇,唯独一位初代焱帝即将到达,结果被挚友落井下石,最终也未能达到目的。

这一点,叶天只能虚心朝着焱帝请教了,毕竟这可不是儿戏。一旦来到了十星仙皇,叶天或许可以撼天道,将时间收归自我。

如果仙皇之上还有另外的晋升,叶天自然不会放过。他的终极目标从来就不是什么收复整座世界,而是撼动并且击杀当年的那一物体。

那可怕的威压,使叶天终生难忘,甚至有一段时间寝食难安,过得是浑浑噩噩。

“真的有十星仙皇的存在?”叶天抬头遥望,思索着什么。“我都已经到达瓶颈数十月了,为何从未见突破的迹象?”

焱帝沉默了一番,说道:“当年的焱皇,之所以可以企及十星仙皇,主要是因为与叛乱的初代阈仙进行了对拼,极大的发挥了自己的能力。”

“如果推测没有出错的话,那么十星仙皇同样是于五式轮回剑诀一样的,需要一个类似于‘契机’一般的东西。”

“可惜,世间已经没有可以与你抗衡之人了,就连杨琴也自愧不如。真想激发自己的潜能,想必你也是做不到了。”

听闻此言,叶天有些疑惑的指了指九霄,问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上边的家伙应该足够激发我的潜能。”

焱帝望着九霄,一时间不知说些什么。毕竟叶天并未点明具体的人,不过是指了指罢了。

待到焱帝真正反应过来时,那时暴跳如雷,眼神充血。

“你想要挑战天道?你是认为自己活在世上不够美好吗?就连当年如此强大的焱帝与寒主,都得相互依存才能勉强撼动天道!”焱帝显得十分暴怒,貌似被触及了什么一般,“这仅仅只是撼动,根本无法威胁到天道!”

或许是害怕天道之人听到了此言,焱帝这些话出口的时候都是颇显小心的。

小心与暴怒组合在一起,着实令人忍俊不禁。

“不,我意已决。”叶天说道。

叶天必须要新的刺激,否则根本无法追逐到那样的存在,即便是看起来根本无法击败的敌人在面前,也必须举剑,砍向它。

这下,换城焱帝不知说什么好了。如果说这么多年了,焱帝还不了解叶天那是假的。

对于这个人,焱帝那是又爱又恨,固执是真的固执,强大也是真的强大。

当年的轮回境,叛乱城,极寒城都是他义无反顾便选择前去的,就连初见时挑选功法都是那般,只挑选强的,不挑选合适的。

就算是根本无法修炼的功法,也能被这个“天外之人”给领悟了,着实令人惊恐万分。

无奈之下,焱帝点了点头,眼神黯淡。

“如果你真的想去,那就去吧。我会一直等待着你的归来。”

直到这时,叶天才知道焱帝实际上也是挺凄惨的。明明是一位极其有天赋,理论上早就可以达到九星仙皇甚至契机到位,已然冲击十星仙皇的恐怖选手。

只可惜为了杨琴这个女人,奔波一生。初见手下留情,后来又不顾一切付出了将近一般的生命,从八星仙皇跌落神坛,来到了六星仙皇。

再后来,为了复苏杨琴,又耗费了足足半生的能力,一路倒退来到了二星仙皇。

这是他身为一国之主的决定,虽然很不负责,但是叶天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位痴情的主。

临走前,叶天还问了一句。

“当年杨琴,不是自杀的,对么?在轮回境内,只有她一人苦苦的走了这么久,你的努力从来不是白费的,她为了你,走了千年,走的灵魂近乎散尽。单凭这一点,我就可以确定,杨琴并非自杀。”

提到这里,焱帝再次陷入了沉默。似乎那是一段,不应被提起的往事。

“那一年,我上山寻她,却中了蛊术。那蛊术不是谁释放的,而是我自己不小心失误染上的,导致精神失常,趁其不备一剑将其刺杀。”

“我记得,我是有意识的。但好似在观看意识一般,犹如流水潺潺,只能看却不能掌控。”

“我无数次呼喊杨琴的名字,甚至强行自我遏制,都没有作用。直到最后一刻,才恢复了意识。”

“那封所谓的遗书,实际上并不存在。只不过是我为了脱罪,亲手仿制出来的。”

焱帝眉头紧锁,一字一句的说出了当年之事。

这一刻,叶天才知道了一切。不得不说,杨琴的确是一个凄惨的女人,生于蛊术,死于蛊术。

既是蛊术在最危险的时刻救了她的命,又是蛊术在最幸福的时刻取走了她的性命。

叶天想问的都已经问完,于是便双手抱拳,说了一声“告辞”。

只不过,叶天没有第一时间动身。他还有太多太多的功法没有进行研究了,虽然功法很多,每一本都略有涉猎,但真正需要专精的,肯定还是有十几本的。

叶天也跟焱帝提起了这件事情,焱帝给予了练习方阵,譬如先练习适合的练气之法,随后再根据相应的战斗类功法来调整,最后再修防御功法。

一切都早有条不紊的进行着,甚至姜立仙听闻叶天的决定,都为其出了一份力。

也正是这个机会,让叶天亲自了解了姜立仙的一生。

她的一生,与叶天一般曲折且坎坷,离奇而又古怪,最终的结果依旧是追求真正的力量,选择了遁入虚空。

再然后,她便来到了与叶天完全相反的另一边。同样是三族鼎立,同样是收复三族,同样是契机的开启,一切都是如此得了雷同,只可惜细化下过程,二人之间还是差距太大。

姜立仙听闻了叶天的事迹,自然也是毫无怨言。

眼前的这位男人的确比自己用心,也比自己有天赋,那么自己还有什么可抱怨的呢?

二人都有神功级别的功法,只不过姜立仙以前是最强大的阵纹师,能给予叶天的帮助,只是阵符罢了。

距离叶天出发的时间还早的很,姜立仙默默的刻着阵符,她已经不再追求进一步的实力拓展了,而是帮助眼前的这位男人,击败天道。

天道,终究是只能收归一人所有的,既然别人更有实力,姜立仙便也不会自讨苦吃,前去争夺。

近乎五年的时间里,姜立仙也不过是刻出了十个阵符,通通给予了叶天。

“这是破阵符,一旦感觉自己进入了幻境,或者被阵法困住了,便使用它。如果我没有刻错的话,那么这便是世间最强的破阵符了。”

“这是加速符……”

“这是功力符……”

各种符咒应有尽有,虽然看起来只有十种,一双手都数得过来,但是种类还是囊括了近乎所有的可能性。

叶天鞠躬道谢,这么长时间的沉淀,其内心的灵力早已没了澎湃的感觉。

已经很久没有跟他人对拼了,叶天的灵力似乎有一种即将腐朽的感觉。

虽然叶天清楚,灵力不会腐朽,但就是有那种感觉。似乎不再进行战斗,灵力就会彻底脱离掌控一般。

道别了焱帝,道别了杨琴,道别了姜立仙,也道别了三族。

任何一个与之亲近的人,叶天一一上门道别,这是一次真正的对决,以往的战争在这里看来都是儿戏,除了那一次吞天的存在。

据说,想要见到天道,首先就要踏过九重天。

说是九重天,实际一路上也没有遇到什么东西,只不过路途稍显遥远,叶天走的着实有些吃力。

越往上,呼吸越困难。好在叶天并不是很依赖呼吸,只不过行进速率的受阻让其苦不堪言。

如果是直线距离,叶天最多也不过走上一天一夜,而现在换成了曲线,中间还有许许多多未知的影响身体的因素。

最终导致叶天的移动变得十分缓慢,足足走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才成功踏过了九重天。

果然不出所料,九重天之上,存在的是一个类似于凌霄宝殿一般的建筑物,叶天很清楚,那是可以飘浮的实体。

由实体云筑成的台阶在此,叶天一步一步踏了上去,即将推开深处的那一座门。

谁也不知道,谁也没见过,谁也没听说过,天道的存在。

古人们对于天道的了解或许只是止步于此,知道了天道的存在,知道了天道的栖息地,但从未有人真正的来到这里。

九重天之间走的实在是过于的脱力,明明根本没有敌人,并且叶天都用上了缩地成寸之术,最终的结果也是这般。

倘若让一位八星仙皇上来,都不一定能成功走上来,毕竟到了九重天的时候,那般压力足以震碎内脏。

好在叶天已经来到了九重天之外,这里的空气清新,走起来感觉脚步轻快。虽然这些种种显然不符合某些法则,但它的确如此,或许是天道利用了什么秘法,将其故意做成这般。

叶天推开了那深处的大门,一种尘封已久的感觉传来。

偌大的房间之中,有的只是一个人类,盘膝而坐,在房间的中央吟唱着一些不知名的东西。

甚至都不需要思考,叶天可以在一瞬间就确定此人的来头,必然是天道无疑了。

不知是真的没有感应到叶天,还是压根就不待见叶天,反正天道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睁开双眼。

这段时间里叶天自然也不可能闲着,秉承着所谓的宝藏精神,叶天开始游览这座宫殿。

虽然是两层式的大宫殿,房间也颇多,但是似乎都没有什么用。

推开房门,看到的也不过是冷冷清清的一个普普通通的房间罢了,甚至连个床都没有摆放。

一圈游览下来,什么都没有。叶天发誓没有见过比这里还穷酸的地方了,颇有面积和外饰,却没有内饰,也不知要这宫殿有何用。

……

为了不打扰对方,叶天还礼貌的在其没有苏醒之时布置下了阵法,这般神火阵不是谁教导的,而是叶天自主学习的。

不得不说,阵法的钻研比功法难得多了,也不知是不是因为术业有专攻,姜立仙看起来对功法就是那般从容不迫,一眼便能记得清清楚楚。

无论如何,叶天都对姜立仙的天赋表示了肯定。明明是一个颇显简单的神火阵,却是老布置失误。

不是出现了误差,就是位置出了问题。

随着叶天的不懈努力,终于布置下了最后一块符印。

“现在,只需要轻吟法则便可……”叶天刚要激活神火阵,谁知神火阵在一瞬间发生了破裂,整体都在瞬间四散开来。

“凡人,你这是在……蔑视天道?”天道站起身子,抚了抚身上的灰尘,就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便是尘沙漫天。

叶天甚至可以想象,天道究竟在这里盘膝坐了多久。

“你这是……在沟通世界之力?”叶天不是没有见过天道,甚至他自己就是天道。

要知道,天道是不需要修炼的。长时间的盘膝而坐,或许是在沟通世界之力,来引导这个世界的秩序。

“眼力不错。”天道丝毫没有保留的夸耀,尽管前一秒叶天还想将其击杀,但是他还是保留了自我修养。

天道并没有第一时间就去对付叶天,而是对着某些方向吟唱了一些什么,随后堆积云便前去了哪里。

又或者对着另外一个方向再次吟唱一些话语,堆积云便消散开来,雷霆之力蕴藏于其它的地方。

叶天基本可以猜出来个大概,这应该是在回应人们的需要,看起来这位天道还是挺负责的。

“我想,借用你的力量。”叶天直截了当的说道。他不是什么不讲理的人,既然对方都如此温文尔雅了,这个时候还非要开战便是不明事理了。

只可惜,天道叹了一口气,说道:“我不属于人类,之所以化作这个样子,就是为了等待下一位挑战者。”

“五千年来,没有一位挑战者踏足,如今你都来了,竟然想要我给予你能力?”

这一席话说出,叶天彻底明白了天道的意思。说直白点,就是说只有打败了他,才可以获得天道之力。

兵者,诡道也。在生死搏杀之中,任何诡计都是合理的计谋,完全取决于你在哪一方哪一个角度看事情罢了。

若是对立方,叶天这一次偷袭就是阴险狡诈。若是己方,叶天这一次偷袭便是有勇有谋,知道合理把握时机。

叶天手持红色轮回剑穿梭而过,一剑刺向了天道,可谁知天道不过一扭身,便躲过了这一剑。

“太慢了。”天道一声轻笑,也不动手,就是看着叶天挥剑。

既然如此,叶天也不会客气,剑身在一瞬间转换为白色,又是一剑刺出——

或许是天道自己设定的法则,这一剑即便是逃到天涯海角也不可能躲避,即便是天道自己也是如此。

只可惜,叶天这一剑根本起不了作用,打在了天道的身上基本上没有伤害可言。

七种颜色,叶天交替变换,最终只有白色轮回剑可以摸到天道,然而却不能造成伤害。

这一刻,叶天犯难了。

原本七色相辅相成,被世人称为“神剑”,“无所不能”,“物尽其用”的轮回剑,在此刻不过成了一堆破铜烂铁。

黄色轮回剑,代表了朝气,力量最弱小,只是在万军从中立于不败之地的颜色罢了。

白色轮回剑,代表了专注,力量第二弱,根本无法伤害到天道。

黑色轮回剑,代表了穿刺,力量第三,只能做到破防,但是根本摸不到天道。

蓝色轮回剑,代表了深沉,力量处第倒数第四,只能做到频繁的进行生成物体,同样摸不到天道。

绿色轮回剑,代表了生机,每一次都能为叶天的伤口进行大幅度的愈合,与黄色轮回剑相同,似乎也是立于不败之地的必备。

紫色轮回剑,代表了高贵,力量排名第二,每一剑都能使他人致幻。

红色轮回剑,代表了血腥,力量排名第一,每一剑都能摄人心魄,只可惜叶天根本摸不到天道。

七色剑,在此时变成了普通的玄铁剑,天道也只是不断的羞辱叶天,甚至从未抬手,只是不断的扭身躲避罢了。

“如果你只有这样的实力,那就请回吧。”

本书作者其他书: 黄金瞳 神藏 天才相师 宝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