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修真 > 仙宫 > 第一千二百四十六章 神魔葬地

第一千二百四十六章 神魔葬地

这该怎么办。

远处裂缝慢慢靠近,虽然速度不快,但是叶天没有借力点,动弹不得,不便躲避。

叶天静下心来,感应着自己的身体,思索对策。

他一时大意被吸入了这个空间之中,灵气无法动用又浑身伤痕,难以控制自己的身体移动。

再加上身上衣着破烂,法宝遗失,无疑是雪上加霜,现在的他就好像是个无根之草一般,任人宰割。

在虚无之中飘荡,空中零散着飘过一些散发着荧光的兵器,仅仅扫了一眼外形,叶天就知道一旦这并非他能抵挡的威势。

这些都不重要,现在重要的是如何抵挡这眼前的灾祸。

这么多武器痕迹斑驳,一定是曾经有人遗落在这里的,又或者是他们也曾被吸入这个空间之中,只是现在不知道去哪了,只留下他们的兵器在那飘荡,兴许他可以借用这些兵器来使用。

叶天眼角一瞥,不远处有个黑色的莲花型烛灯锈迹斑驳缓缓向他这边飞来。

那黑色的莲花灯上痕迹斑驳,有些地方还缺了一块有着豁口,灯芯之中还闪烁着微弱的光,倒是周边没有散发出过于强烈的气息。

叶天眼中异光一闪,眨眼便有了主意。

他用视线丈量着和黑色烛灯的距离,再看看和黑色裂缝的距离。

看样子,黑色莲花灯会比黑色裂缝更早到达叶天的身边,这烛灯竟然能在虚无之中飘荡到现在,说明它有抵挡这些黑色裂缝的实力。

待快到叶天手上时,只见灯芯微弱的火苗突然熊熊燃烧起来,然后从中飘出一个灰白色的人影。

待它凝视之后,是一介老者的形象。

那老者白色长胡,身上穿着的衣服是不曾见过的款式,出来后便手拿黑灯举在身前,像是靠着黑灯在防御着什么。

“三百年了,我终于在此地见到人了。”那飞出来的老者看着叶天惊喜的说道。

只是叶天双眼漠然得看着老者,让老者的热情好似浇了一盆冷水,熄灭了。

老者睁着那双快被眉毛给盖住的眼睛,绕着叶天转圈,仔细观察着他。

“原来是个小娃娃,连修为太虚境都没到,看来是意外被带到这里来的。”老者失望得说道。

“你也别想太多,这个虚无空间有进无出,我在这里呆了三百年了,从未碰到过任何人,只有一些和我一样苟延残喘的老妖怪。看你的样子,马上就要被化掉了。”

说罢,老者看了一眼远处飘来的黑色裂缝,见叶天没有什么回应,转身就要回到黑灯之中。

叶天面不改色,心中却思索万千。

“前辈如能帮我挡下一劫,来日我必将报答!”叶天看着越来越近的黑色裂缝,终于忍不住开口。

裂缝越来越近,现在已经没有其他的办法了,生死攸关的时候,他也只能向别人求助。

老者停住了自己的身子,沉默了一会,转头对着叶天说道。

“若你愿意答应我一个条件,我可以救你。”

“您请讲。”

见叶天答应的样子,老者转过身继续对着叶天的方向看着他。

“不论救下你之后如何,只要你可以活着走出这个虚无空间,那你一定要替我报仇”

“可是你现在的样子,自己应该还有能力去重新塑造一个身体,去替自己报仇为什么需要我来?”

叶天见老者的虚影凝实,想来应该没有因为在这虚无空间中飘荡多年实力退步。

“唉,你不知晓,为了在这虚无空间活下来,灵体是完全不够的。”老者摇着头说道。

“灵体一样会遭到这裂缝的侵蚀,而且没了肉体的灵魂,仿若无根之萍一般,受到的伤害更大。我付出了代价,成了这盏九宝莲花灯的器灵,此生几乎没了重新成人的希望。”

老者平淡的诉说着,好像没有因为自己无法重新为人而失落沮丧,只是平静的接受了这个事实。

如果让他叶天成为一件器物的器灵苟活下去,是一千一万个不乐意的,他从混沌世界中走出,就是为了以己身游历世界冒险,让自己的修为能上到最高的那层去。

让他变成器灵,就是断了他修仙的这条路,这和成了一个废物有什么区别呢?

若不是老者心有仇恨,想必是不会让自己失去成仙的希望化为器灵的。

器灵空寄宿在法器中,如若毁坏,连转生都无法去,只能万劫不复。

“只是我还有大仇未报,在这三百多年也未曾淡去。所以,我希望你可以替我达成我的夙愿,以此为交换救你一命。”老者说完,看着叶天等着他的答复。

“好。”叶天思索片刻便答应了下来,如果不是他修为尽失,那么他现在一定能感受到冥冥之中有一条因果之线缠在了他和老者的身上。

见叶天答应了下来,老者也不再拖沓,控制着莲花灯向叶天的身前挡去,自己的身形重新回到了灯焰之中。

叶天看着莲花灯飞到了他的面前,挡住了黑色裂缝袭来的方向。

那黑色裂缝慢慢徜徉着划过虚无,周边净是空间碎裂的痕迹,杀伤力甚大。

马上就要碰撞了,只见莲花灯光芒大作,身上的锈迹也好像抖落了许多,显露出它银白色的身型,泛着一股强大的气息挡在了黑色裂缝之前。

“锵——”

一片炽热的光芒亮起,黑灯前方凝聚了一个银白色的盾牌,把那黑色裂缝挡住。

盾牌轻轻一转,借力把那裂缝牵引到另一个方向去了。

待裂缝划走,莲花灯却突然暗淡,掉到了叶天的手中,斑驳变得比之前多了许多,也黯淡了许多。

叶天观察着这盏莲花灯,从中传来了老者的虚弱的声音。

“这裂缝,只可巧移不可硬挡,我花费了太多的力量,现在要休眠了,你好自为之。”说完,灯芯中就只剩下点点的烛光在那摇曳了。

看这莲花灯的情况,确实是耗费了大力气才把那黑色的裂缝给挡住移开的。

那这接下来,叶天该思考应当如何离开这虚无空间了。

叶天看向四周,零星闪过的黑色裂缝和刮过他身体让他伤痕累累的空间乱流,无一不提醒着他此地危机四伏。

眼前的麻烦是解决了,这虚无空间该如何出去呢?

一连过了不知道多少时日,叶天随着空间乱流飘荡着。

这些日子叶天稍稍的恢复了一些移动的力气,只是这虚无空间中没有灵气物质,也无法动用,让他没法修炼。

这时,远方有一道粗大的黑色裂缝缓缓朝叶天移来。

与其他不同,这个黑色裂缝之中黑色的部分扩散着世界的气息,蕴含着磅礴的灵气。

那道黑色裂缝荡过虚无,周边的物质不像其他那样被切开,而是直接被吸入了黑色部位,再也没有出现。

这让叶天停下了脚步,或许这是一个逃脱此地的机会,但是不知道这黑色裂缝被吸进去之后是福还是祸。

正当他举棋不定的时候,别在腰间的黑色莲花灯中传出了老者的声音。

“还不快进去,这可是千载难逢的世界裂缝,老夫晃荡了多少年都没见过这个,你这小子运气倒好,进来没多久都碰见了。”老者见世界裂缝出现,催促着叶天赶紧进去。

听到老者的话,叶天的心定了下来,老者应该不会骗他去送死,毕竟还要靠自己替他报仇呢。

于是叶天原地不动,任由着黑色裂缝的靠近。

当被吸入的刹那,叶天的意识就重新归于混沌了。

“嘭!”

重重摔在地上的疼痛,让叶天醒了过来。

周围是一片漆黑的山林,远处树丛嘈杂的响声,带着一些不明物种的嚎叫,阵阵的阴风刮过身躯,让叶天觉得此地好似不是什么安全之处。

他看了看自己的身上,衣服早就因为空间乱流的破坏破破烂烂了,他想运转灵气从自己的储物空间内拿件衣裳,可是他的灵气竟然纹丝不动,仿佛受到天地排斥一般。

这下糟糕了,原地坐了下来开始依着当初的修炼方法推动经脉,但是依旧纹丝不动。

不能运转灵气,他空有一身修为却无法施展,那在这不知何处的地界,岂不是不好保命?

叶天坐在原处,皱着眉头思索着什么。

“救我……救我……”

远处传来断断续续的求救声,吸引了叶天的注意。

待走近一瞧,那发出求救声的地方,原来是一座诡异的坟头,上面满是岁月的气息。

说它诡异,是因为有丝丝缕缕的黑气从坟包中蔓延出来,坟前的墓碑上也没有任何刻字,只是贴着一张陈旧的符纸在那飘荡。

“救我出去,我什么都答应你……救我出去……”

那坟包像是感应到了叶天的靠近,声音沙哑向叶天求助。

叶天只是冷漠的看着它,半饷之后开口道。

“这里是哪里?而你又是谁?怎么会被困在此处?”

那坟包见叶天发问,想要留住这个难得一见的人来解放他,急忙开口回答道:“这里是隶属洪武之洲的神鬼葬地,我是被封印在此的一介小妖,已经被封印数千年了。”

叶天眼睛微眯,眼中异色闪过。

“数千年吗,那你跟我讲述一下这个世界是怎么样的。”

那坟包也不敢怠慢,当下就开口道

“这个世界由五大洲组成,洪武之洲,西陀神州,淮南之森,古地兰洲和中部圣洲。

洪武之洲位于世界北部,控制着世界之间同行的要道,这里连年征战,每一寸的土地都被各种生物的血液浸染过。

而西陀神州位于西方,那边是佛教圣地,修炼以佛法为主,几乎遍地是僧人。

淮南之森位于南部,那里树木高大茂密,是大多数仙兽的生存之地,人类难以靠近。

古地兰洲和洪武之洲还有中部圣洲三个大陆,都是人类的聚集地,各种宗派林立,修仙之人数不胜数。”

“那你又是为何被封印在此处。”叶天的脸色没有变化,让这坟包看不出情绪来。

“我是当年从魔界冲来的一只小妖,奉上头的命令跟着首领进攻,在此处不曾想受了埋伏,全军覆没,只留下我这个小妖被封印,可怜我那在家中的妻儿,原本还在等着我回去呢。”

那坟包开始话语中卖惨,想打感情牌带起叶天的同情心。

可叶天是是什么人,生死搏杀到现在,他这么多年见过的勾心斗角还少了?

当年,为了除掉那渊宁和白凤可都是布局了万年,他能看不出这坟包打的什么注意?

早在那坟包说它被封印千年的时候,叶天已经察觉到了异样了,哪有小妖能被封印数千年了还能在这里求救?

与它对话这么久了,也不曾显露出一丝疲态,那说明它留有余力,只是被封印在此,有特殊情况,需要别人的帮助才能解脱。

“只要你能救我出去,我什么都给你,修炼的功法还有我的宝器,都可以给你,只要你能放我回去见见我那可怜的妻儿!”

见叶天沉默,那坟包许下承诺,顺道继续卖惨,想叶天帮他解封。

此处名为神魔葬地,毕竟那坟包中的生物也不知他并非这个世界的人,想来应该不会骗他。

而神魔二字再加上葬地,牵扯太多,再加上此处阴风阵阵,不明生物的吼叫随风传来,在树林之中回荡,想来也并非久留之地。

想到这里,叶天冷漠的看了那坟包一眼,转身便走了。

那坟包见叶天走了,一时急了,赶忙问道:“我回答了你的问题,你为何还是不肯放我出去。”

“你心里清楚明白你有几分真话几分假话,倘若我失手放你出去,一个不好便是生灵涂炭,我不愿承此责任。”叶天头也不回的说道。

坟包听了,沉默半饷。

“你不救我,那你就成我的养料吧……”坟包中的生物语风一转,一扫之前恳求的语气。

先前那冒出的丝丝缕缕的黑气在此刻竟变成了许多藤蔓,往叶天处袭来。

叶天不慌不忙,踏着飘着的落叶就是一个转身,向那俯冲而来的藤蔓就是一拳,生生把那藤蔓击退。

“桀桀,小娃娃有些实力,竟然能用拳头把我的黑气藤打退,那你再试试这招能不能挡住。”那坟包诡异的笑着,声音十分刺耳。

而这时,地上便又长出了更多的藤蔓向叶天袭来。

叶天此时双手备在后头,脚尖轻点几步挪开了那藤蔓攻击的位置。

方才与那藤蔓硬碰硬,他没曾想只是略微把它击退。

那缠绕在藤蔓上的的力道蔓延至叶天的全身,生出一种不舒服的感觉,虽然他脸上没有表露出什么,但心中却久久不能平静。

在这不熟悉的天地,灵气难以动用,这种情况下,叶天只好先暂时避其锋芒,向远处躲闪而去。

那坟包见叶天逃走,幽幽的叹了一口气:“若不是被封印此处,只能靠着缝隙中漏出的黑煞施展法术,我又怎会让此人逃走。”

说罢,坟包处射出了几道黑气,便不再发出声音,寂静的好似其他的坟包一般,等待人们前来悼念。

这边叶天见离坟包已经有点距离后,停下了脚步。

没想到一座封印的坟包竟然有如此的力量,若不是无法动用灵气,他必定和这坟包较量一二。

知道此处是哪里之后,下一步是要离开,找到那些有人烟的城镇去打探消息。

他静下心来环顾四周,观察着哪条路能离开这里。

远处有许多数不清的山峦耸立在那,让他看不真切,他想去到那山峰之上在看看四周是否有人烟,可是此地物种嚎叫,以他现在的实力,万一碰到什么凶恶猛兽,还是得避其锋芒。

正当他在原地思考之际,远处山峰忽然震动起来,变了形状。

叶天细细看去,原来先前那山峦并非是山峦,竟是一条巨蟒盘踞而成,这巨蟒真身能有这般庞大的身形,想必已是修炼了无数载。

那条巨蟒猛然转过,吐出了一道火球身,山体顿时颤动,扬起的身子遮天蔽日,张开血盆大口,双目登时变得通红,吐出一道火球向叶天袭来。

不等那火球靠近,叶天就能感觉到自己周身之外的空气顿时变的炽热了许多。

这世界有异,不能施展灵气,显然这巨蟒所吐出的火球他不能力抗。

那巨蟒身形极其庞大,突出的火球遮天蔽日,更是奇快无比。

眼下这避无可避,只能碰硬,一只脚蹬在后头,双手手臂交叉挡在了自己的前面,想硬抗下这一击。

“轰——”

待那爆炸消散之后,叶天依旧伫在原地,只是那衣衫因为爆炸被火焰席卷,变得更加破烂了,从远处看去,叶天好似从火场逃出来的人一般。

硬抗下一击,让叶天受了点伤,那火球的威力叶天还是低估了,那力道冲击到叶天的身上,让他浑身疼痛。

看来呆在灵气充沛的世界,连这些魔兽的威力更上了一层楼。

那巨蟒见一击不成,张开血盆大口又要凝聚出一个火球来,叶天见状本想闪躲,可是一抬脚却发现动不了。

向下一看,原来是先前那黑色的藤蔓竟然尾随至此,从地上把叶天的脚捆住,让他动弹不得。

这下危险了,叶天双目一闪,急忙思索对策。

那火球已再次从巨蟒的口中喷出,极为庞大,甚至足以遮天蔽日,带着熊熊的烈焰向叶天处袭来。

眼望着途经的山川草木都在顷刻间被毁坏,威力竟然比刚才的那道更大了一些。

当下别无他法,只得再次硬抗了。

正当叶天继续准备双手挡在身前的时候,旁边突然一道黑影闪出,举着大斧朝那火球冲去。

只见那人力道浑厚,举着巨斧直接就是一个竖劈,把那火球切成了两半,碎片四溅,燃起附着上的树木。

同一时间,也有其他人来到了叶天的身边,帮他解开脚下的捆绑。

“不用怕,古大哥的实力强大,那巨蟒难再为非作歹了。”旁边一女子轻声对着叶天说道。

叶天功力扫过,这一行人两男两女竟然个个实力都不在他之下,手中持着式样不一的武器,他们之间升起一种莫名的氛围。

“你留下来给我们提供增幅,我们随古大哥一起去干掉那只巨蟒。”

他们见叶天已经可以行动,便把其中一个人留下,其他的人跟着先前的人的步伐向那巨蟒的方向冲去了。

只见那数人配合默契,一起联手攻击着那条巨蟒。

待先前那人手持巨斧施展了攻击之后,马上会有另一个人街上,若巨蟒转移了伤害对象,他们也是从多个角度一起攻击,就算巨蟒想施展法术,也屡屡因为阻挠而中断了。

巨蟒实力虽然强大,但是在这般天衣无缝的配合之下也是节节败退,毕竟寡不敌众,它便只能向着山林中俯冲直接遁走了。

那群人见巨蟒遁走,没有再追,一个个收好武器,飞回来来到叶天身旁。

“你好,我姓古,敢问阁下为何出现在此地被巨蟒攻击?”

带头那人先做了一个自我介绍,随后才向叶天问道。

叶天这才仔细看清那先前拿着巨斧的男子,这人肌肉盘虬,手臂粗壮有力,单手就把那巨斧举在头顶,看着姿态和气息和方才轻易的劈开那个威力巨大的火球,他应该是这群人中修为最高的一个。

“我是刚从山里出来的,打小便生活在山上,只是父亲去世,母亲不在,我想着出来历练一番才到了此地,不曾想被那畜生盯上,险些处世,幸亏兄台搭救。”

说完,叶天向那男子抱拳,以示谢意。

他现在是一个没有身份的人,初来此地还是不要向不熟悉的人透露自己的来处才好,所以他在脑中想好了一番说辞,来应付眼前的这帮人。

“那你碰上我们真是巧了,是因为赶路才抄此近道的,不然这里方圆百里都是神魔葬地,没有人类会经过的。”那男子见叶天这么说也不生疑,一脸笑意得看着他说道。

“还是多谢几位搭救了。”叶天对着周围几人作了作揖。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其中一人开口道。

“我姓叶,因打小与父母住在山林之中,所以父母给我取名叫叶天。”

“叶天,确实是没听说过的名字呢,那你的家在哪儿啊。”

叶天见不便回答,当下便想转移话题。

“我家只是在山野小村,不值一提。敢问几位是为何到此啊,听这位古大哥说是因为赶路才途经此地,那你们的目的地是?”

古大哥笑了笑,开口说道。

“我们这次是想赶路去紫罗岛上去听几位立地境界的前辈传道,怎么,你不知道这个消息吗?”

叶天摇了摇头,这样的消息,闻所未闻。

“我刚从家中出来便迷路在此,人生地不熟的,不知晓有前辈准备传道。”

“这样也好,你是出来历练的,那你便跟着我们一同去看看吧。”古大哥邀邀请道。

“好,那就谢谢古大哥了。”叶天见机会难得,赶快答应了下来。

其中一人见古姓男子邀请叶天一起,便把他拉到一旁,偷偷传声道。

“大哥,这个人来历不明,万一是那边派来的卧底呢,你这么轻易的就把他带进队伍,可不安全。”

“你见过那边的人什么时候派过实力低于太虚立地境界的人过来了?还被那巨蟒盯上,需要我们出手搭救。”

“可是他始终是来历不明的人,我们这么贸然带上,到时候到了紫罗岛可不好和那管事的人交代。”

“这个方便,只要说他是小师弟就可以了。”

说完,古姓男子拍了拍另一人的肩膀,回到了叶天身边。

“既然我们是同个队伍的人了,那我就向你介绍一下这几位,他们都是我的同门师兄弟。”

说完,一个个指过去介绍给叶天。

“这位是师姐,名字叫做林霖,擅长疗伤。那位手持双鞭的名字叫林凯,身后别着一把剑的叫许诺,提着刀的叫张亮。”

紧接着,他指向了自己。

“我叫古元,是这个队伍的队长,我们一行人受门派嘱托前往紫罗岛拜见前辈。”

本书作者其他书: 黄金瞳 神藏 天才相师 宝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