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修真 > 仙宫 > 第一千二百八十八章 天尊遗迹

第一千二百八十八章 天尊遗迹

叶天拾起那块石头,这块石头到底是何物,象征着什么。

“这是留在这石块中的场景,看上去像是一些重要的时刻,但是以我们的了解还不能解读他。”老者方才也是同样看完了那些画面,就算是他也难看出这些画面表达的是什么意思。

“应该是像那种集齐七颗召唤神龙吧,方才出现的画面中有五颗,若是收集到这五颗应该就能知道是什么事情了。”

叶天把那块石头收了回去,能让天尊境界的修士反推半天才反推出来,这个石头的主人修为也不可能低。

“你还需要找到那个广场,那广场周围的环境都是残垣断壁,看起来像是某处遗迹。”

“算了算了,先不想这个了,我出去与他们一同吃饭吧。”叶天现在有些疲乏了,一时间接受了太多的东西,脑子中需要时间消化。

更何况另外一块石头已经出现过了,不过被那人竞走了,想到这叶天不禁有些后悔。

方才那种战斗绝对是天尊级别的战斗,打的难舍难分,宇宙中的星辰都遭到了毒手,这块石头背后的秘密肯定不小,自己居然就这样错过了这块石头。

叶天一脸懊恼的走出了修炼室的门,往外界走去。

郁华池和涂高懿此时还坐在庭院之中聊天,叶天也加入进去,三人之间气氛极其愉悦,聊到兴起甚至还让涂高懿拿出了情藏的精酿,叫人拿了一些小菜,一起喝酒聊天好不畅快。

这样的气氛让叶天暂时忘记了自己身负拯救世界的那些压力还有关于来这个世界之后碰上的一件又一件事情。

今夜,他罕见的醉倒在了这院落之中。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中午,叶天被剧烈的敲门声叫醒了,他掀开被子忘记了昨晚最后是谁把他带回了房间,不过腰间的黑色莲灯还在,自己若是出事的话以现在的情况莲灯老人应该是会出手的,所以叶天并不担心有什么意外发生,也正是因为如此才敢放肆的喝的酩酊大醉。

叶天推开门,门外是郁华池,看他急切的神色好像是有什么要事发生了。

“孔港,孔港被人打伤丢在了街头,我把他带回来了!”

“什么?”孔港不是把郝康送回他哥哥那里了吗,怎么会被暴打出现在街头?

“你自己去问他,我先去找老高告诉他消息。”说完郁华池就急切的走了,叶天这才看到浑身是伤的孔港坐在昨晚他们把酒言欢的地方,垂头丧气。

叶天走上前去察看情况,但是孔港摆了摆手。

“等老高来了我再说吧,毕竟我在这归一之地中也只有你们这几个好友了。”

此时涂高懿也跟随着郁华池急匆匆的出来了,一道站在了孔港的身边。

孔港见人到齐了,这才开口解释。

原来那天把郝康送到城中的聚集地之后,他就被安排在那里住了下来,郝康本人也被那些追随者护送到了他哥哥处,他哥哥此时在很远的卡地亚沙漠边缘。

那些人原本还好喝好吃的招待他,后来突然有一天闯进了他的房间开始打砸,他想阻止,不过没能挡住那么多人一起攻击,所以这才被暴打扔上了街头。

“可能是因为郝康受了这样的伤,他哥哥生气了吧。”孔港的眼神有些沮丧,毕竟他好心好意送郝康回到他哥哥的身边,让他哥哥去救他,没想到居然被这样对待,就算他与郝康是常年相处过来的好友,碰到这种事情不免得有些心灰意冷。

“你告诉我们他们的聚集地在何处,我们帮你找回公道。”涂高懿听到这个消息也有些气愤,平时和善的他居然有这样的一面,叶天古怪的看了他一眼。

“不必不必,他哥哥现在因为得到了一位天尊的传承,追随者更多了,以我们几人的实力肯定打不过他们的,况且城中不允许打斗。”

“城中不允许打斗都把你打伤成这样了,那他们不还是没把白岩城的规则放在眼里?”郁华池的语气中也带着一些怒意,他们五人也算是出生入死了一次,好友被这样对待任谁都有些气不过。

“算了算了,我这次来是想跟你们告别的。”孔港摆了摆手,示意几人不要再讲这件事了。

“告别?你要去哪里。”

孔港抬起头看着那片天空,一大块浮云出现在了瞳孔上。

“我感觉自身强大才是最好的依靠,别人的总归是别人的,身外之物依旧是身外之物,只有自己才能相信自己,所以我想自己去找一些机缘增强实力。”

“这好说,你应该收到消息了吧,白岩拍卖行放出了消息,说他们祖上的遗地出现了,所有修士都可以前去争夺这个机缘,不如与我们一道前往,相互之间还有个照应。”

叶天出言劝道,但是孔港依旧摇了摇头。

“我还是应该自己去探索,若是有朋友在身边的话还有退路可以依靠,这样不利于一往无前的道心,而且我也有点累了,休息一段时间再看看吧。”说完这句话,孔港直接向外走去,身后的几人想要跟上。

“别跟着我,我还当你们是朋友,跟着我的话,我们之后就从朋友变成对手了,不死不休。”

这样的话一放,三人也都停住了脚步,只能看着孔港的双脚在地板上一步步踏下。

啪嗒啪嗒,孔港的身形渐渐走远了,转身走过一个拐角,就消失不见了。

这样的突发情况令众人都有些语噎。

“看来这件事情对孔港来说触动很大啊。”半饷,郁华池才感叹了这一句。

“孔港与郝康是自小长大的好友,两个人如同亲兄弟一般互相照应,这样把他送回去没想到被他的哥哥这样报复,可能是怪他没有照顾好自己的弟弟吧。”涂高懿说道,双眼视着前方瞳孔扩散,不知在想些什么。

叶天没有说话,叹了口气,随后又走回了房间之中。

几日之后,城中又传出了新的消息。

那白岩拍卖行发出通告,说将在三日后会举行一场拍卖会,拍卖会上尽数全是行中珍藏的珍宝,在拍卖结束以后就会公布天尊遗地的入口,入口的一切都被安排好了,诸位修士只要前往就行。

同时,公布消息的要求是那场拍卖会上百分之八十的拍卖品都要交易成功,否则他们不会再最后的时候宣布消息。

“这个消息出来,怕是这场拍卖会的门票都被一抢而空了。”叶天皱了皱眉头,这摆明了是想借此机会吸引修士们收购他们那些积压的卖品,这不是把众修士当猪宰吗。

“这不是摆明了准备捞一票吗?”郁华池一针见血提出了问题,但是边上的涂高懿摇了摇头。

“这白岩拍卖行在这白岩城及其周边都是有些名誉的,他们做着事应该不会让他人有话可讲,不过这门票确实有些难办。”

“我先去看看这门票的事情,你们在家呆着等我回来。”

涂高懿说完,转身就出了门,留下叶天和郁华池二人在院落中。

“不过就算我们真的拿到了这个门票,有了获得第一手消息的资格,可我们还是没什么财力去购买哪些拍卖品啊。”郁华池对着叶天诉苦道,他可能比叶天还穷,到这归一之地中还没收获什么像样的东西。

“能不能那道门票再说吧,我们先等老高回来再做商议。”叶天走到院落的桌旁坐下,端起了茶壶往自己杯中倒了一些。

涂高懿这一去,倒是去了大半天,叶天他们在院落中等烦了,就回了房间,知道晚饭的时候才有消息。

“叶兄你在吗。”涂高懿轻轻敲了敲门,叶天回应了一声,他便自己推开门进来了。

“这是这次参与机缘的令牌,到时候我们只要手持这个就可以进那场拍卖会了。”

涂高懿手心拿着一块牌子垂下,上面雕刻着“白岩”二字,叶天接过来拿在手中。

“你真是让我有些看不透了。”

叶天假装随意调侃了一句,这涂高懿原本在外界的时候,已经拿出一艘战船专门护送他前往中部圣洲了。

来到这归一之地中,还有了一个庭院,现在又拿出了极其难抢的拍卖行的门票,这种能力难免让人有些诧异,毕竟他的身份只是南崖都城的城主之子。

“叶兄倒是少见多怪了,我可没有那些传承世家那般厉害,恰好有熟人在白岩城城主府中而已,借了关系才拿到这个牌子。”涂高懿随意的笑着,解释了一番。

“这样的能力实在是让我有些钦佩啊。”叶天这句话是真心的,他在这个世界无亲无故,也是在路上碰到了涂高懿和郁华池,如果没有涂高懿的话,他能不能按时赶到这个归一之地都是两说。

不过二人共患难,叶天也当他如好友一般,还是信任他的。

“叶兄别多想,这几天好好休息,我们三日后一同前往白岩拍卖行。”

涂高懿说完就出去了,叶天看着他离去的背影若有所思。

“这人虽然对你们有所隐瞒,但是我能感觉出来此人没有恶意。”莲灯老人,现在是将奉,不知何时站在了叶天的边上。

“我知道他没有恶意。”叶天摇了摇头,自己已经修炼到了这等境界,怎么还会想这种事情,去怀疑朋友呢。

不过来这个世界之后确实有一种当初还在修炼途中的感觉,也许正因为如此自己的心态有些年轻化了吧。

三日的时间眨眼便过,一大早叶天便和几位好友出门了。

“这个时机定的倒是极好,早上拍卖到下午,公布消息之后直接让修士去遗地。”郁华池对这样的时间安排有些怨言,本以为这场拍卖会会在晚上开始的,没想到一大清早就做准备了。

“也不怪他们,如果要把拍卖会和这个遗地消息公布按次序安排起来的话,确实也无可厚非。”叶天笑笑。

这一大清早,马路上就都是行色匆匆的修士了,看样子都是为了要去那白岩拍卖场的。

这次的拍卖会只发出了五百份名额,能获得这资格的无一不是传承雄厚的家族子弟或者归一之地中传承许久的家族,那些人的购买实力估计放在外界都能买下一处不小的领地。

像叶天这些过来蹭消息的,估计除了他以外就没别人了。

这拍卖场的入口处早已是人山人海,许多修士们都挤在那出口外面,找着一个好的位置坐下等待消息,甚至有些人都带上了一块席子铺在地上,就地躺下。

“让开让开!别挡住别人的路!”那些穿着白岩拍卖行衣服的人在这人潮中艰难的挤出一条通道,供那些有门票的人进来。

此时那条通道中正有一行人走着,看到那人,叶天微微眯了眯眼。

领头的一人是木原,身旁还跟着他的那位朋友还有缪幼芙,看起来这几人进到这归一之地中之后,应该一直结伴同行。

看到缪幼芙叶天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这段时间这人出现的次数很少,叶天都有些忘记了当时缪族出尔反尔的那种恶心的嘴脸,当时他还放下一句狠话,要让缪族消失在这个世界上,看看之后出去以后能不能有什么机会吧。

不过这木原的好友竟然在那拜月城遗迹中存活了下来,上次看到的时候他还在广场上,如同其他修士一般坐在地上悟道,之后等到暴乱开始,就在也没看到这个人了。

叶天还以为他早就陨落在那广场上了,没想到在这里还能看见。

那木原像是感觉到了有人注视,往叶天的这个方向看来。

见到是叶天,他眼中的杀意竟是一点都没有掩饰。

这倒是让叶天有些莫名其妙,自己与这位木原算起来是无冤无仇的,不知道为何这人没有理由的开始仇视自己,看来他也有了这个拍卖会的资格,之后估计要小心点了。

随后叶天几人顺着那条路走,走到门前出示了手中的令牌。

那人没有仔细观察,只是粗略的看了一眼,就摆手示意叶天他们往另一个方向去

“请走这边。”

这次进来倒是与上次不同,这前厅之中有数位侍女在各个方位,每当有一人进入就跟着一同走去。

叶天几人的身边也是跟上了三位侍女,几位侍女看了看他们手中的令牌,随后将他们带到位置上,站在左侧不再出声。

位置相对来说比较靠后,那些前面一些的位置应该是属于那些家底雄厚的人,正常人拿到这样的门票一般都会被安排在后面。

叶天他们还好,安排的位置不在后面几排,看来涂高懿靠关系拿来的门票还是有点分量的。

木原他们也是看到了叶天他们进来,目光注视着他们走到了后面的位置,眼神中流露着鄙夷,随后就转过头去。

“叶兄,你与那个木原何时有了这等矛盾了。”涂高懿看着木原的姿态也是有些疑惑,侧头问着叶天。

叶天摆了摆手不作答,只是等待着拍卖会开启。

此时这拍卖会中后排的位置都快坐满了,前面的座位却大多空着,只有寥寥数人在那,大多都是几人一起。

等待了半个时辰之后,那些前厅中的人终于陆陆续续来了。

拍卖行的人见人快来齐,也不等了,毕竟这拍卖会的进度影响到宣布消息的时间,他们虽然掌握着主动权但也不敢怠慢这些修士,伸手敲了敲门边的铃铛。

此时遮住舞台的帷幕顺势拉开,极大的一块拍卖台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白岩城最大的拍卖厅倒是名不虚传,这么大的空间中怎么算都可以容纳数千的修士,但是这次的门票仅仅提供了五百之数,所以这么大的空间越显空旷。

“虽然说只提供了数百的门票,但是大多有三百人是被邀请来的。”涂高懿俯在叶天耳边说了一句,这地方空旷人也不多,说话很容易被听到的。

叶天他们也像上次一样都带上了面具,防止那些拍卖到的物品被人所觊觎,出去之后抢货。

推荐下,【 换源神器APP www.huanyuanshenqi.com 】真心不错,值得装个,毕竟可以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既然人来的差不多了,我宣布,这次的神物拍卖会正式开始。”裘老站在台下发出一道光,射向在大厅天花板中央的一口钟。

钟声悠悠响起,之后拍卖厅内的灯光按下,舞台上的亮光出现。

叶天先前了解过,白岩拍卖行每年都会举办一次专门拍卖一些珍稀物品的拍卖会,美名其曰神物拍卖会,不过举办了这么多年,也没有一次拍卖物拉胯的。

“第一件拍卖物,天尊残剑。”

舞台中央的一处呈物台光芒一闪,一柄长剑径直出现,吸引了众人的眼球。

这柄剑剑长三尺二,宽约半掌,通体莹蓝像是由玄冰制成,周边冒着氤氲的白气,剑身上清晰的雕刻着几个符印,只是到半截处戛然而止,有明显的的缺块。

“这柄剑属于万年前绝世剑尊年轻时的配件,此剑伴随他度过了很长一段的修炼时间,直到晋升天尊境界之后才被弃用,这柄剑也是在他与昔日强敌酣战数月才折断,虽然有缺,不过其中包含的剑意确实无价之宝。”

那人说到此停顿了一下:

“起拍价三十万地缺石。”

很多人都是吸了一口凉气,没想到这开头的第一件展品价格就如此昂贵。

在这归一之地中没有具体的一种度量的货币,但是出土较多的便是一种名为地缺石的矿石,此物在外界少见但是在归一之地中却有不少。

这种矿石可以吸纳一方空间之中的物质,对于修士来说可以纳部分力量为己用,所以也是归一之地里修士们常用的一种修炼晶石。

这三十万的地缺石寻常人可拿不出来,就比如他们这些坐在后排的修士,能拿出来绝对是少数,很多人进到归一之地后会拿一些外来的东西交换这些地缺石,不过外界的东西到里面来差不多都贬值了,换不了多少。

“三十一万地缺石!”前排有一个座位边上的侍女举起了牌子,为身边的某人报价三十一万。

“这种残剑的价值也这么高吗?”郁华池有些惊诧,三十万的地缺石在归一之地中都可以买数颗天宝石了,那种石头拿来加到炼器中难道不香吗,为什么要来换这种残剑。

“价值高的不是残剑,是残剑中的剑意。”

数万年前的绝世剑尊可以说是剑道的集大成者,以剑入尊,可以说在这块归一之地中五人敢惹,但是哪怕拥有这般实力,也不能突破归一之地的规则前往外界。

叶天对这柄剑也有点动心,他修炼的就是剑道,有其他的剑意来互相论证是极好的,可以反推剑意增强自己的实力。

他突然想起了之前买下的那柄问天境的道兵。

那把剑倒是很久都没有拿出来用了,都快忘了它的存在,叶天这段时间也没什么机会去反推这柄剑的剑意,不过现在他也已经到了问天境了,这柄剑对他来说没多大用处,多用反而会影响他自己的剑道。

等到什么时候有空了,把这柄剑送去拍卖行拍卖算了,这次的天尊遗地探寻也可以用这柄剑,说不定用着用着对敌的时候就坏了呢,也算是物尽其用。

“三十五万地缺石!”前面又有一人报价了,那个价格竟是直接加了四万的地缺石,可真是资产雄厚的主。

“四十万地缺石!”有人继续竞价,那增长的趋势竟是越来越猛。

最后那柄残剑以七十五万地缺石的天价竞拍成功,光芒一闪就收入后台了。

但是第二件拍品没有那么快呈现上来,一般来说火热的气氛是会刺激人们购买的欲望的,方才那柄剑竞拍的时候已经有了这种趋势,不过那主持人却匆匆走下了舞台,一个拐头消失在帷幕后。

接着有一位婀娜多姿的女子走上台来。

本书作者其他书: 黄金瞳 神藏 天才相师 宝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