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修真 > 仙宫 > 第一千二百九十八章 浩劫将至

第一千二百九十八章 浩劫将至

浩劫将至!

一下子,叶天想起了之前将奉所说的话。

对这番话,他有了新的认知。

之前的时候,因为没有正确认知到邪魔的恐怖,叶天还以为这其中有夸大的成分。

然而亲眼见识了这妖魔之虎的恐怖后,他才意识到邪魔确实是诸天万界的威胁。

在涂高懿、郁华池恢复力量同时处理妖虎时,叶天正在与将奉对话。

“刚刚我的识海差一点被妖虎占据,这邪魔的能力如此诡异,可有防范的办法?”

思考了一下,将奉皱起了眉头道:

“难!

实在是难!

这妖虎的本领应该是来自驱使伥鬼的邪术。

这就是为虎作伥的由来。

这些由生灵转化而来的邪魔邪灵,其能力多半和生前的天赋本领有关。

这还算是有迹可循,只要小心谨慎多多观察,尚有几分应变的余地。

那些跨空而来的未知邪魔就不一样了,谁也不知它们有什么诡异能力,想要防范也是无从下手。”

“打铁还需自身硬,总归还是要提升自己的实力。”看着一片狼藉的岩族营地,叶天握紧双拳。

这就是没有力量的下场。

在修行世界,强大即真理。

只有自身强大了,不管对方有什么邪异手段,都能从容应对。

将奉又说起了经验之谈:

“你最好稳固一下心境和识海。精神方面的损伤无形而又致命,不能大意。”

叶天点点头,“多谢前辈提醒,我会注意的。”

在精神和心灵方面,几次穿越世界的他算是专家。

那只妖虎最后的精神爆发并不弱,即使叶天挣脱了幻境,识海还是受到了损害。

如果不注意的话,承受了精神秘书的攻击,最起码三五天休息不好。

叶天已经想到一个很好的办法来快速恢复识海的损伤。

“怎么样?”停止了和将奉的神识交流后,叶天走到两位好友跟前。

郁华池摇了摇头,“不行,虽然黑色火焰已经消失,但是这妖虎尸体也只能封禁起来,没用了。”

这妖虎血肉变得腥臭不堪,身上的血肉骨骼也是彻底失去价值。

就算是饿极了的豺狗都不会吃。

要不是之前从羽族那得到了天道石,这笔买卖铁定就亏了。

不过,叶天三人是修士不是商人。

除了考虑性价比,三人更在意道途以及实现抱负。

“和那些修士身上一样的伤口,这妖虎被裘白伤过,难怪如此不堪。”

叶天注意到了妖虎的腹部有一道半月形的伤口。

此时,三人都明白为什么彻底妖魔化的妖虎比五彩孔雀还弱。

其中一个原因就在这里。

三人讨论了一阵,明白了裘白的可怖之处。

好在这人的实力也有极限,最终还是没有在灭绝一族的情况下,拿下妖虎。

令叶天他们不安的是,这裘白的想法难以琢磨。

到现在,他们都不知道裘白到底意欲何为。

一番讨论后,他们以为三人碰到裘白总有一战之力。

如果有可能,三人也不介意让这个心狠手辣的修士永远留在羽化遗迹中。

这羽化天尊不是裘家的祖先吗,正好让裘白在此好好孝顺一下祖先。

说话间,郁华池捏动手印处理妖虎。

这尸体邪门污秽,还是封禁了安心。

“太臭了!这是多久没有洗澡啊。”在郁华池展开禁制封印妖虎尸体时,涂高懿捂着鼻子作怪。

叶天不动声色地向后退了两步。

“难怪这里有这么多尸体,却没有多少妖兽前来,这种邪恶的气息任何一种生灵都避之不及。”

郁华池知道老虎是一种很独的生物。

在老虎的狩猎范围内,其他肉食动物很难生存,也不会有太多的猎物。

所谓“一山不容二虎”就是这个道理。

只是这只妖虎简直是灭绝其他生灵的存在,也不知道岩族是怎么坚持到现在的。

看着森罗鬼蜮一样的岩族营地,郁华池神情忧伤。

涂高懿叹了口气没有多说什么。

这样的事,在碧晶界、归一地发生过很多起,而且会继续发生。

即使眼前这幕让人不忍心看,三人也要看下去。

一是为了调查清楚具体的战斗情形,更多地了解到裘白的实力;

二是寻找羽化遗迹异变的线索。

杀死妖虎,羽族托付的任务算是完成了。

然后更多的问题浮现出来。

为什么裘白要对守护一族的岩族出手?

裘家在星羽峰中做了什么?

禁山中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动乱?

整个遗迹到底发生了什么?

那些诡异黑气到底是什么东西?

要找到这些问题的答案,他们就要调查岩族营地。

对此,叶天也说出了自己的了解和推测。

听到浩劫将至,涂高懿、郁华池都是心情沉重。

然后,三人开始慢慢地察看起整个案发现场。

他们看得非常仔细,任何细节都没有放过。

最终,他们来到营地的入口,这个地方就是最开始发生战斗的地点。

实力强大的裘白没有选择潜入的方式,而是堂堂正正地面对面杀死了那几个守卫。

看到几个岩族守卫的惨状,叶天三人脑海中浮现出这么一副情景。

月光下,裘白不疾不徐地踏月而来。

然后就在这个守卫准备出声时,骤然出招。

瞬间!

锋利无比的离山刃化为弧形寒光一闪而逝。

裘白的杀招竟然比声音还要快,守卫几乎同时中招。

只有一招,就冷静高效地杀死了所有守卫,连暗藏的守卫都没有放过。

接着,裘白如同闲庭信步一样走进岩族营地,就像是来到了家中一样自在。

过程中,有岩族修士反应过来,意识到敌人入侵。

他们冲出自己的居所,或用武器或用仙法秘术攻击入侵者,保卫家园。

结果迎接他们的是一道道夺命寒光。

他们全死了,而且是一击致命。

裘白就像是黑夜中的死神,接连出招,轻松取走所有岩族修士的性命。

很多岩族修士都是死在了家门口,更多的死在了自己的住所。

自始至终,裘白的步伐间隔都没有变过。

证明这些精锐岩族修士没有给他造成任何压力。

只是随手出招就能杀敌。

最终,裘白来到了岩族最大的住所。

这处用坚硬岩石建成的房屋已经被完全剖开。

三人同时也来到这处塌落的石屋之前。

一个体型魁梧的老人躺在碎石中,看样子正是岩族族长。

这一击也打掉了岩族修士的心气,剩余的修士保护妇孺逃走。

裘白也没有追赶。

或者说,他没有时间追赶。

因为看战斗痕迹,妖虎赶到了。

双方展开厮杀,最终裘白更胜一筹,打伤了妖虎。

之后,妖虎遁走。

再次出现时,一头撞在了叶天三人组成的铁三角上,含恨而死。

“看看这里!”涂高懿指着那个倒地的岩族族长,“近乎一击致命,真是好狠毒。”

郁华池抬头看了一眼前方,楞了一下道:“看前边这得是天尊级的杀伐术了吧。”

这时候,叶天、涂高懿才注意到,一道半月形的巨大伤口横在石屋的后边。

可以想象,裘白这一招不但切开了石屋,杀死了岩族族长,还在地面上留下了偌大的痕迹,甚至有可能冲击而去切开了天上的白云。

这样的杀招简直非人力所为。

三人都是有些震惊地互看了一眼,相顾骇然。

“这就是华池所说的巨大能量冲击,这仙术有点难顶啊!”叶天面色微沉。

尽管,理论上,裘白没道理对付众人,可心里面,叶天早就把裘白看做假想敌。

两人可谓是“道不同不相为谋”。

谁也不知道这疯子在想什么。

像裘白这种人,即使有着“凡是不站我边的就是敌人,就该杀。”这样的想法也毫不奇怪。

其实,叶天的想法也差不多。

因此一见裘白的杀招,他心中开始想着如何化解针对。

“这样的杀招我老高可挡不住。”涂高懿一脸无奈,“这裘白因为修行没有争夺英才榜,都说他有前几名的实力,我本是不服的,现在……”

即使不想承认也不行,技不如人就只能甘拜下风。

就算涂高懿已经到体术接近巅峰之境,又有着黄金罗盘护体,都不敢接下这样的招式。

“该怎么躲呢?”郁华池同样非常苦恼。

像这种天尊级别的杀伐之术,必须附带神识锁定的手段。

不要说什么传送玉牌、大挪移术,根本不好使,用都用不了。

可能只有天尊级的挪移术才有作用。

哪怕是境界不高,但是天尊级的功法杀招也威力十足,不是问天级的仙术能够抗衡的。

至于昨天叶天施展的杀招倒是没有这么多的讲究,只是够快够强。

事实上,当时两人只是看到金光一闪,姬南就中招了。

也就是姬南修为深厚,又施展了血河秘术,才能勉强反应过来。

然而,他能做的也只有层层防御。

那点时间,姬南根本来不及做别的,动念间能够展开所有的保命底牌已经够厉害了。

然而在那道贯穿天地的金光面前,他寄予厚望的最强防御,就跟纸糊的一样,一碰即碎。

事实证明,只有够快够强,真的通杀一切,压根不需要其他花里胡哨的东西。

这一招涂高懿、郁华池没有看明白,也想不明白,只能庆幸叶天是自己这边的人。

要不然,他们拿什么挡下这天外飞仙一样的杀招。

因此就算是裘白仙法惊人,两人也不怎么担心。

只要叶天能够发挥出那招金光杀伐之术,问天境中无人能挡、无人能敌。

涂高懿有些疑惑,“这个裘白为什么不处理掉这些痕迹?仙法是修士的底牌以及取胜的关键,按理说暴露的信息越少越好。”

“可能是有恃无恐吧。”郁华池直觉上以为裘白就是那种目中无人的狂徒。

可能天下英杰在这人看来犹如土鸡瓦狗。

如此狂傲心态自然不屑于隐藏自己的杀招。

“也有可能还有更强的杀招。”叶天指着远处的痕迹,“最起码他还有一招感知力很强的仙术。这离山刃的轨迹天马行空,要是没有神识锁定敌人,就算是裘白也不可能灵活运用。”

三人观摩了一会裘白仙术痕迹。

讨论后,一致以为,这一招不能硬接,中招必死,没有任何疑问。

哪怕他们身上有着孔雀翎也不行。

而且这配合离山刃的杀招仙法角度刁钻变幻莫测,以不合常理的路线杀人,躲闪起来更不容易。

想了又想,叶天无奈的发行,最终只能发挥人多力量大的优势。

以群狼战术围死裘白,让其不能全力发挥,这是他们唯一的胜点。

但是,假如叶天晋升到问天境中期,掌握了金身不朽功

那么情况就大不一样了。

只是一点金身不朽功的攻伐之力,就能让裘白好看。

再加上那金身不朽的名头,叶天觉得到时候自己甚至可以轻轻一伸手挡住对方的杀招,接着一剑砍死对方。

裘白的所作所为触及了叶天的底线。

叶天已经把裘白和姬南列入必杀名单中。

若有金身不朽功,他第一个要处理的就是姬南、裘白之流。

这个时候,正在用仙法配合涂高懿处理营地的郁华池再次发现了什么。

“这里不太对,好像埋藏了什么。”说着,他双手挥动,结出层层繁复玄妙的法印。

蓦然,被鲜血染红的地面上裂开一条缝隙。

接着郁华池展防护禁制,将三人笼罩。

三人看时,裂缝中吐出一本青色兽皮制成的古书。

“这是什么?好像是书册!”涂高懿右手一探,顿时拿住那本兽皮制成的厚重书册。

这书册巴掌大小,重量却是不轻。

制成书页的兽皮十分不凡,那怕是充斥着沧桑古朴的气息,也没有半点腐坏的迹象。

然后,三人一起翻看起那本兽皮书册。

上边的文字是碧晶界的通用文,这倒是方便了三人。

一看之下,三人发现这书竟然是从远古传承下来的,用于记载族中事物的秘密书册。

难怪上边用的是碧晶界的文字,那时候整个归一之地还没有发展出其他文字。

上百页的书册内容不少,前边的都是很久前的记载,并不重要。

“祖训说禁山是噩梦,是邪魔,不能踏足。”

“群山之中隐藏着庞然大物,无可匹敌,神圣无比,禁山是圣山啊。”

只有这两条内容,让三人注意了一下。

剩下的叶天三人一翻而过。

因为从羽族那里了解过情况,所以三人更关心百年前后的事。

百年前的记录有用的只有三条:

“今天有人发现裘家人进了圣山,真是愚蠢啊,那可是那位的居所……”

“夜晚有黑色东西飞向天空,族人拼命祈祷希望神明息怒,但都不敢提名字,会被听到的,会死的。”

“附近的植物开始发生了怪异的变化,圣兽大人的脾气变得越来越暴躁,一定是神明大人发怒了。”

三人对视一眼,都是有点疑惑,接着继续看起上边的记录。

这个时候记录到了五十年前,上边说越来越多的怪事发生,圣兽之虎开始发狂。

能够看到,岩族人一直在和某种无形又极为恐怖的东西作斗争。

到了今天这个时候,那些东西终于占据上风。

不过,岩族没有死在魔化圣兽以及那些诡异所在的手中,而是死在了理论上和他们站在一起的裘家手中。

“感觉不太好,总觉得头皮发麻。”涂高懿觉得这些岩族人都疯了。

对方字里行间透露出的不自知的扭曲疯狂,让人不寒而栗。

郁华池脸色也是不太好看,“这些人似乎信奉禁山中的某个恐怖存在,他们笃信那东西真实存在,并且连他的名字都不敢提。他们很害怕。”

他有些遗憾自己几人没有早点来。

这样这些岩族人不会死,他们也能获得更多情报。

通过这些文字,叶天大体了解了情况。

就像将奉所说,这羽化遗迹也发生了邪魔复苏的现象。

百年前、先是此地修士的实力飞速提升,接着就出现了邪魔复苏。

开始时,复苏的邪魔并不强,数量也不多,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邪魔开始复苏。

而且,邪魔的实力也越来越强,甚至能够威胁到天尊级武者以及各族守护圣兽。

到现在,就连人才济济、高手如云的裘家也有点疲于奔命。

于是才有了他们开放这处遗迹的做法。

这一切都和裘家以及禁山有脱不开的关系。

裘白灭绝岩族说不定就是在杀人灭口。

姬南来到此地可能也和禁山有关。

叶天怀疑姬南背后就有一个强大邪魔在搞鬼。

天荒血祭术就是邪魔抛出的诱饵,姬南只是一条吃掉了毒饵的蠢鱼。

这个邪魔很可能和羽化遗迹中的星羽峰有关系。

想到这里,叶天抬头看了一眼矗立在远处只有淡淡黑影的星羽峰。

这很可能是遗迹中最高的山峰。

只是看着,就给人一种孤寂荒凉感,以及来自修士本能的厌恶感和忌惮感。

这是历经千锤百炼的战斗直觉在提醒自己,那里很危险,不要去。

本书作者其他书: 黄金瞳 神藏 天才相师 宝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