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修真 > 仙宫 > 第一千三百零八章 摊牌者死

第一千三百零八章 摊牌者死

又是孙连胜!

几乎在姬昌说完的同时,孙连胜就大声叫好:“好,圣子大人所说与我不谋而合,我们愿奉圣子为盟主,敢听不从者杀无赦!”

看着神一样的姬昌,狗一样的孙连胜,其他修士都傻眼了。

这特喵的也可以。

这姓孙的修的是狗之道吧?

其实,要是所有人联手,就算打不过姬昌,最起码也能五五开。

问题是谁出头?

刚刚不服的刘鸣还躺那呢!

群起而攻之,姬昌不一定有事,了不起拍拍屁股走人。

不过,先出头的那个一定会被这位记恨上。

这位可是有望突破到天尊境的天骄之子,在场有几人能挡得住人家的杀招?

就算本事强不被当场打死,出去后还会面对太玄宗这个庞然大物。

所以还能怎么办?

形势比人强,躺平认栽呗。

于是,这些人纷纷尊称姬昌为盟主,一个个都化为抗魔先锋,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这个时候,有人已经反应过来。

反正早晚要服软,为什么不是第一个?

这可是难得巴结太玄宗圣子的机会,平常这样的大人物见一面都难。

要是有幸能被赐予真法,这辈子都值了,直接登上修士巅峰。

他们这下醒悟过来,可是已经晚了,孙连胜早就牢牢地站在姬昌旁边,一派头号狗腿的风范。

几个心中有了其他想法的修士,忍不住暗骂道:“你才当几分钟的狗腿,这就抖上了。你等着,你这个位置迟早是本大爷的。”

因为心态转变,这些人一个个喊盟主时多了几分真诚。

并且一个个地争先恐后开始出主意,想要得到姬昌的赏识。

这一幕,叶天三人和其他几人都是冷眼旁观,没有参与其中。

不得不说,今天的这一出戏特别精彩。

叶天倒是有能力和姬昌掰一掰手腕。

这样,其他人多半不会如此服从。

但是,别看这些人现在一个个表现地十分顺从,心里面想什么还不知道呢。

这批口号喊得最响亮的,也是背后捅刀子最狠的那批。

为了这群人,叶天有必要拼命吗?

再说,他对姬昌的行事手段不敢苟同,只是也拿不到对方的把柄。

人家口口声声说是除魔卫道,大义上没有瑕疵,已经立于不败之地。

至于刘鸣,是这小子先质疑人家,姬昌是为了自证身份。

至于受伤,修士之道,是谁强谁有理,不是谁弱谁有理。

修行不到家受伤,活该啊!

叶天就算想出手也是师出无名。

三人对视一眼,都是摇了摇头。

三人知道姬昌不怀好意,这是明着暗着拿他们当炮灰呢。

可是任谁也说不出不对来,果然不愧是太玄宗圣子,敢于“摊牌”的真修士,文武双全啊。

不过姬昌的一番话也交代了很多东西,让三人对这遗迹有了新的了解。

其实之前的时候,各种征兆已经很明显了。

叶天这才意识到那些死气,是代表邪魔之力的黑色魔气和死后天尊的怨气结合而成。

乃是至阴至邪之物。

难怪那样恐怖。

这边门还没开呢,那边一众修士就兴高采烈地商议着如何扒光魔尸的内裤了。

正在这时,一道血光飞遁而至,骤然落到姬昌的身后。

“轰!”

一道血色镰刀闪电般穿刺而出,一下子穿透了姬昌的胸口。

接着血光向后遁去,再次落到地上。

这个太玄宗的圣子口吐鲜血,胸口处骤然出现一个大洞,有碗口那么大小。

看到这一幕,叶天、涂高懿、郁华池都惊了。

这是什么意思?摊牌者都得死?

而且,那道血光怎么看起来那么眼熟?

其他修士也是愣住了,特别是孙连胜更是一脸惨白。

这是怎么回事?

刚刚认得盟主,怎么一秒钟就躺了?

说好的抱大腿躺赢呢?

“哈哈哈,姬昌这滋味怎么样?我新练的功法不错吧?这血河之镰可是特意为你准备的。”血光中,来人显出身形,正是之前在拜月城献祭数万修士的姬南。

叶天三人结成阵型暗自警惕时,其余的修士慌乱不堪,议论纷纷。

“是血魔姬南,怎么办?”

“要不逃吧?”

“杀了这混蛋,我们这么多人怕什么?”

“魔门邪修人人得而诛之。”

“你行你上啊!拜月城几万修士都死掉了,不差你这一个。”

“都别吵,圣子大人还没死呢!”

“我孙连胜永远追随圣子大人!”

这个时候,一众修士才注意到,尽管受了那样的伤势,姬昌还是好好的站在那里。

那可以让普通修士当场暴毙的伤势,似乎一点都没有影响到姬昌。

甚至伤口处都没有流出多少鲜血,连内脏经脉都看不到。

“姬南,你确定要这样做吗?”姬昌丝毫不理会胸口的伤势,只是冷声道:“你真的要背叛太玄宗?背叛人族吗?”

话音落下,有两道玄光从姬昌身上飞出。

玄光飞舞间构成了一个玄奥无穷的大阵。

姬昌脚踏玄阵,眼放神光。

大阵之力的加持下,他身上的伤口开始飞速愈合。

眨眼间胸口处的大洞竟然完全恢复,一点都看不出受过伤的样子。

“这太玄上清两仪大阵果然麻烦,还说我不是人,我看你才不是人。”姬南不屑一笑,继续道:

“太玄宗是了不起,但是我有了你们想象不到的力量,就算杀了你,太玄宗又能奈我何?”

这太玄上清两仪大阵就是姬南迈不过去的坎。

除非修成完整的天荒十八式,否则他拿这号称可以逆转生死阴阳的阵法毫无办法。

刚刚要不是姬南躲得快,大阵一秒钟就能将他碾成粉末。

天荒血祭大法都救不回来的那种粉末。

明明拥有了逆天机遇,修成了不世魔功,为何还要受制于人?

一个个地为什么都这么难缠?

那几万人白弄死了?

想到这里,姬南不自然地看了叶天一眼。

他的额头处还是隐隐作疼。

那道金光好像专门克制他的天荒血祭功,一向生机无限的血气竟然不能马上复原伤势。

一连四五天,他都是疼痛难忍,连灵魂都像是被那金光之力给撕碎了。

姬南差一点疯掉。

要不是叶天在这里,他那里会和姬昌废话半天。

他早就大开杀戒,把所有人给献祭掉了。

有叶天在,姬南还真不敢轻举妄动。

即使在他眼里其他人都是废物,但是假如姬昌和叶天联手,那他就危险了。

姬南之所以忽然动手,纯粹是因为看不惯姬昌那一呼百应的样子。

本来这些欢呼、这些威势都是自己的。

不过既然出来了,姬南准备先行恐吓一番,打掉这些人的士气,顺便试探一下,看看这些修士的成色。

姬昌两手一伸,寒声道:“姬南你修行天荒血祭法,献祭数万修士只为一己私欲,你已经堕入魔道之流。

你可知天荒血祭法修行越深,越难回头,最终你也只是他人的棋子和工具。

你现在回头还来得及。

看在你我同族的份上,我会留你一条生路,只会废掉你的修为。

否则,今日就是你断首之时。

言尽于此,‘勿谓言之不预’。”

“虚伪的狗东西。说什么好处平分,说什么给我一条生路,这些话傻子才信呢。”姬南看了一下周围的人,“大家都是聪明人。都知道,为了大道,每一点修行资源都得拼命争取,怎么可能拱手让人?你们啊别被人卖了还偷着乐。”

说完这些话,姬南有意无意地看了叶天一眼。

接着他没有停留,直接化为血影遁走离开。

没办法,叶天的实力不强,但那道金光太过克制他的功法了。

他是真的怕了。

事实上姬南不知道的是,金身不朽功身为近神法,可以说克制在场所有人的功法。

这完全是另一层次的力量,高等力量对于低等力量,就是可以克制一切。

叶天没有出手拦下姬南。

姬南很小心,没给他好的出手机会。

而且正如姬南所说,姬昌之所以留着众人,绝对包藏祸心。

说什么好处平分,谁信呐?

别人可能这样做,太玄宗行事可一向是霸道无比,信奉的是“天材地宝我太玄全都要”。

这姬昌连好处平分这话都说出来,骨子里是拿在场的人当死人了。

有些人实力不足,不敢反抗,只能寄希望于姬昌信守诺言。

当然还有一些人,有着莫名自信,自以为能够“反杀”,不怕任何人。

这些人还在想着如何占尽所有好处呢。

眼高于顶的他们压根没把姬昌、姬南放在眼里。

现在的形势其实很复杂,一群修士隐隐分成几个阵营。

别看这些人之前表现那么不堪,其中不乏“唯恐天下不乱”,故意闹事的;

也有人装疯卖傻,想要扮猪吃老虎。

叶天和两位好友可不会自欺欺人。

只要确定没有价值或者太有价值,姬昌就会毫不犹豫地卖掉这部分修士。

想要和这位玩心眼,来个黄雀在后,根本就不现实。

最后姬南故意看了叶天一眼,也是给他埋了根钉子。

姬南的这一眼,一定会落在有心人眼中,这是个隐患,别看姬昌没有任何表示,可是现在肯定已经开始注意叶天了。

不过,叶天根本不在意这一点。

因为他很强,他的朋友也在这,些许阴谋诡计根本无关大局。

伤势完全复原的姬昌看着姬南遁走,不屑一笑,“跳梁小丑,鼠辈而已。待我给诸位道友打开这处禁制。”

站在绘有强大禁制大门前,这位太玄圣子双手结出玄妙法印。

大量的灵气四周聚集过来,很快大门之上的禁制就被解了开来。

一群人阿谀奉承之余,脸上的表情有点怪。

原因无他,真正出手,这些人是能够打开这道禁制的。

之前一直没有打开,就是因为不确定里面有什么,而且谁也不想展露真正的实力。

在场的修士那个不是人精,说说好话吹捧一下可以。

真正拼命出力,还是要见到实在的好处才行。

不过眼见姬昌带走走入星羽神宫内部,其余的修士立即跟了上去。

有如此人物带头,那还犹豫什么,再不济姬昌也能挡住那个所谓的天尊魔尸。

看事不好,他们跑就好了嘛。

等到进入大门中时,叶天注意到这里聚集了二十多名的修士。

数量看上去不多,但是个个都是问天级的修士。

有几人的修为甚至到了问天后期。

叶天三兄弟还是不显山不露水的走在最后边。

等到所有进入这第二间宫殿时,所有人都是愣了一下。

因为呈现在一众修士面前的是一个巨大的迷宫。

众人只能看到一道通往前方的巨大通道。

这通道能够容纳几百个修士同时经过,同时通道的两侧有无数的小的分岔路口。

一众修士开始议论纷纷,猜测这里面有多少珍贵宝物和功法。

“我看过了,这道门同样有着禁制封锁,进来了就出不去。”郁华池低声对两位好友说道:“我试了一下,虽然没办法挪移到禁制外边,但是禁制内部还是可以进行短距离挪移。”

叶天、涂高懿面色凝重。

三人悄悄结成了最利于战斗的阵势。

同样在其他修士围着姬昌转时,也有几个看上去就不怎么合群的修士,和叶天三人一样保持警惕,准备战斗。

其中一个玄衣年轻修士和面色冰冷的中年修士,让叶天分外注意。

那个玄衣修士只是站在那里就散发出独一无二的剑道气息,一看就是剑法精深的剑修。

拥有纯粹剑意的剑修很可怕。

“一剑破万法”不是说说的。

叶天自己就是修行剑道的,自然知道这个修士剑意的可怕之处。

至于那个看不出喜怒的中年修士却是有点古怪,隐隐给叶天一种熟悉的感觉。

另外还有一个阴恻恻的鬼面男子,让叶天非常侧目。

他总感觉这家伙看自己的目光有点刺眼。

具体看时,这个带着面具的修士又完全没有看自己。

就在叶天观察几个需要特别注意的人物时,姬昌忽然面色一变,向前一步踏出,放出神识似乎在感应什么。

其他修士跟着放出神识,却什么也感应不到。

这个地方连修士的神识都有诸多限制,除非像姬昌这样的问天后期修士,否则神识延伸不了多远,只是白白浪费精神。

不过马上诸人就知道姬昌为何如此慎重。

伴随着一声低沉的兽性嘶吼,一股暴戾的毁灭一切的狂暴气息如同巨浪一样,将在场所有修士淹没。

一时间,那怕是叶天都是脸色一变。

恐怖气息的冲击下,他们仿佛化为惊涛骇浪的一叶扁舟,随时都有可能倾覆后葬身海底。

几个刚刚跳的最欢的修士面色发白,一副烦闷欲呕的样子,连站都快站不住了。

“诸位小心,那魔尸来了,待我先替大家打头阵。”姬昌身先士卒,很有领袖气概的冲向了前方。

其他的修士就连孙连胜也是在旁边大声叫好,就是不上前。

原因很简单,那魔尸的气息太恐怖了。

来到这里的都亲身感受过那种恐怖气息,要是不知道好歹,强行和这个等级的敌人交手,那就是找死。

除了几个心思各异的家伙,大家都想着看情况分好处了。

魔尸的速度快的惊人。

在场修士刚刚感知到气息不久时,魔尸就赶到了。

一阵飓风呼啸而至,接着一个庞然大物狂吼着冲向了姬昌。

众人看到那魔尸时,忍不住吃了一惊。

魔尸身形高大无比,有三个成年人那么高,类似于异族之躯,就如同一个怪物一样,估计应该是死后发生异变。

它的皮肤也是泛着一种金属色泽的青灰色。

这样子一点看不出尸体的模样,倒像是某种冰寒属性的兽王或者宝物神器。

特别是魔尸的一对手掌,已经变成了青灰色的利爪。

这种异变就是魔气侵蚀的特征。

这利爪和魔尸的气息一样,给人一种无比危险的威胁感。

“妖孽!”

面对狂暴凶戾的魔尸,姬昌怡然不惧,大喝一声,直接展开了仙术。

大量飘渺玄光,凝成一道肉眼可见的桥梁锁死了魔尸。

姬昌大概是想着靠这一仙术限制住魔尸的行动。

因为这鬼东西的速度真的很快,寻常修士的神识都很难锁定住对方高速移动的身形。

“嗥!”

只是眨眼间,魔尸狂吼一声,舞动粗壮的手臂轰然向着那道桥梁一砸。

然后,就是身体一挣,顿时枷锁一样的能量桥梁就碎裂开来。

“不好!

仙术被破,姬昌受到反噬,惊呼一声向后退去。

然而已经迟了,那魔尸实在太快。

一众修士只感到眼前黑影一闪,姬昌打横飞出。

同时,魔尸手上多了一坨血淋淋的红色物事。

众人先是愣了一下,接着鬼哭狼嚎起来。

“这是圣子大人的心啊!”

“完了,全完了!”

“快跑啊!”

确实仔细看的话,魔尸手中的可不就是新鲜热乎的人心,甚至好像还在跳动。

寄予厚望的圣子姬昌就这么死了,众人差点崩溃。

如此巨变,饶是一众修士实力和心理并不差,也傻眼了。

这该怎么办?

本书作者其他书: 黄金瞳 神藏 天才相师 宝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