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修真 > 仙宫 > 第一千三百三十九章 光芒之路

第一千三百三十九章 光芒之路

以吴平的实力和心性,是真的能杀个血流成河的。

反正这些就是贱民,死了还能补充。

他们吴家要的只是冰灵村,这些贱民死不足惜。

即使面对一众修士,吴平也有信心全身而退,所以他毫无顾忌,准备大开杀戒。

“你最好不要动!”一道无比冷漠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如果是别人开口,吴平根本不会理会。

可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个声音,这个嚣张惯了的吴家修士,身体一震就真的不敢动了。

等吴平回头看时,就看到两道冷电一样的目光正锁定着他。

“叶仙守回来了!”

“太好了!”

“我们有救了。”

与此同,叶天一步踏前。

如同一尊无法匹敌的神魔一样,站在了吴平身前。

“你……”因为家族和天才兄长的原因,吴平一向霸道惯了。

来的时候,他就探听到这个叶天,根脚不对,就是一个骗子。

面对这种耍花招的小人,吴平本该继续嚣张行事。

可是他那冲天气焰,面对叶天时,就如清风拂过山岗,根本起不到半点作用。

看着神情平静到令人心中发寒的叶天,吴平嗫嚅了半天,竟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叶天抬头淡然看了吴平一眼,“吴家修士就只敢欺负手无寸铁之人吗?”

“你还知道吴家?你招摇撞骗的时候,怎么不怕吴家了?”提到吴家时,吴平的胆气终于壮了不少。

叶天没有和吴平废话,“既然你这样说,那就切磋一场吧。你不会怕吧?”

这个世界同样信奉强者为尊。

没有实力就没有话语权,即使占着理也没话说。

“这……”本来这是吴平要说的话。

他自己也知道单纯辩论不能服人,只有切切实实的胜利才行。

来之前,吴平就想着逼迫叶天和自己战斗,然后挟大胜之威夺回仙守之职。

怎么事情好像反过来了?

这叶天表现地太过古怪,让对自己的实力信心十足的吴平都犹疑起来。

“你们且让开,给吴家的这位腾个位置。”那边吴平迟疑时,叶天已经站到了空地上,“放心,马上去就会结束。”

勾结邪魔,罪无可赦。

这吴家他是灭定了。

既然如此,叶天也不用给吴家留面子,正好拿这个吴平加一把火。

“你个野人修士还真敢说。”吴平的火气“噌”的一下就上来了。

“泥人还有三分土性子”,更不用说一向凶狠霸道惯了的吴平。

在他的印象中,白家、周家、林家都没有叶天这号人物。

不是家族修士再厉害能厉害到哪去?

一个散人修士还真能跟自己这个家族修士比底蕴不成?

想着两人境界相同,吴平绝不以为自己会弱于叶天。

这么多人看着,他要是在迟疑,就下不了台了。

到时候丢的不只是他吴平的脸,还有吴家的脸。

两人对峙之后,彼此也没说什么“点到即止”之类的废话。

“惊云手!”战斗开始,吴平毫不犹豫地用上了吴家的惊云功法。

这是能够修行到天尊境后期的功法,威力很强。

他在这根本法上沉浸了十年。

顿时,白云扰动,天地一暗,一道白芒从吴平手中飞出,直抓向叶天要害。

这惊云手叶天在和吴凡战斗时也见过。

招式没什么出奇,就是靠着功力精纯取胜,是真正的越练越强,很吃时间和天赋的仙法。

吴凡施展开来还有几分气象。

这吴平的仙法看上去动静很大,可是力道全在表皮,功夫根本没有练到骨子里。

“莲花步!”叶天身形一纵,直接来到了吴平身后一剑刺去。

虚陨剑下,吴平的那点灵气防御就跟不存在一样。

比实力,这个人连游白刃都比不上。

有血脉之力的游白刃都挡不住叶天一击,更不用说这个吴平了。

“你……这不可能!”吴平口吐鲜血,脸色又红又白。

他捂着右肩的伤口,直接用灵气和丹药开始疗伤。

刚刚危急时刻,吴平躲了一下,没有伤到要害。

当然这也是叶天留了手的原因。

“我说过很快吧。”叶天冷冷看了吴平一眼,“滚吧!”

他没有杀死吴平,只是不想连累无辜。

如果在这里杀死吴平,那么吴家就有理由对冰灵村的人出手。

在一个,叶天不想就这么把事情做的那么绝。

一般那怕是真的不可救药之人。

叶天也会想着给人一个彻底悔改的机会。

不过吴家不在此列。

吴家早已经坠入魔道,岂会因为一个吴平就回头?

不想做绝,就是想给吴家发难的机会,叶天是只怕吴家的火气不够大。

他宁愿留吴平一命,也想着激起吴家的更大怒火。

相信到时候吴平一定会拼命鼓动吴家对付自己。

这种向邪魔献祭的魔道势力,叶天很想亲手解决。

说到底,还是这吴平太废物了。

压根不可能对叶天造成任何威胁。

所以,他根本不在意这人的死活。

这也是钓鱼执法,叶天只怕吴家不仇恨自己。

这样,他才能更好地除魔卫道。

有吴平哭诉指责,相信吴家一定会按耐不住马上对自己出手。

叶天也能省点事,而且祭坛的事也许从吴家这里打开突破口。

激烈的战斗,也有助于他更快更好地融合到此方天地。

“你们等着!我哥哥吴凡一定会给我报仇的。”吴平红着眼扫视了一圈一脸戏虐的众人,就跌跌撞撞地离开了。

他就是再自大,也知道这个叶天和自己不是一个层次的。

面对这样的高手,吴平知道没有半点胜算。

所以,他连狠话都不敢多说,就灰溜溜地逃走了。

即使碍于吴家的滔天势力,围观的村民不敢多说什么,可吴平还是从那些人的眼神和神情中,感受到了赤裸裸的嘲讽。

他从来没有受过这么大的委屈。

吴平心中发誓,一定要借助家族的力量将这笔账讨回来。

这个叶天必须第一个死!

“这样得罪吴家真的好吗?”等到庆贺的村民离开,白云有些担忧地看着叶天。

吴平他不担心。

一个废物而已。

白云知道这人已经废了,构不成威胁了。

这次大败而归,别看保住了性命,吴家第一个就就绕不了吴平。

只是,吴家和吴平的那个天才哥哥吴凡是个切实的威胁。

“你们都不怕吴家,我怕什么?”叶天微微一笑,像是丝毫没有把吴平和吴家放在心上。

他确实也没有放在心中。

吴凡已经是个死人,骨灰都被他扬了。

叶天怕什么。

至于吴家,别看吴家跳得欢,做出了很多人神共愤的事还能兴旺发达,一点是没有,好像很强的样子。

可实际上吴家是金蛟城四大修士家族中最弱的那个。

所以,吴家只能掌握一些边缘区域的村镇。

他们的家族驻地都不在城市里面,而是在城郊。

对于其他三大家族来说,没有仙帝之祖的吴家不过是守门之犬。

可能这就是吴家为什么这么疯狂的原因。

为了获得力量,他们甚至勾结邪魔。

大概就是想着摆脱三大家族的钳制,成为金蛟城真正的主人。

“那是因为有叶仙守在啊。”白云一语道破天机。

为什么他们这些无权无势的村民不害怕吴家?

因为他们本就没有可失去的了。

最重要的就是叶天表现出了强大的实力。

正因为如此,白云根本没有想过去问吴平所说的冒名顶替到底是什么意思。

没有意义。

只要叶天表现的够强,不管他的身份是什么,都能成为冰灵村的仙守。

白云看得很明白。

仙源大世界,强者就是真理,他们的话就是规矩,就是法律,其他都是浮云。

像他们这种强者,就要依附强者而活,遵从强者的规矩。

“放心在事情解决前,我不会离开的。”叶天给了白云一个安心的眼神,“对了,把冰灵村附近所有的案件卷宗拿来我看看,不管是解决的还是没有解决的。”

白云领命而去。

叶天也是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一路行来,见到他的大人小孩无不行礼。

这些人很谨慎地保持分寸,尽管对叶天非常尊崇,还是不敢打扰,没有贸然上前问好。

此时,吴平正在骂咧咧地返回家族驻地,“叶天你给我等着,等我哥哥来了,你们都得死。叶天你第一个死,我要让你尝尽失败的屈辱。”

他一个天尊前期的修士即使受伤不轻,还是能够及时赶回驻地。

只是受伤后,灵气运转不灵,不太好飞天遁地就是了。

“如果你的哥哥是吴凡的话,那么很可惜他没办法替你报仇了。”一个白衣青年修士忽然出现拦住了吴平,“不过你倒是可以去和你哥哥哭诉一番。”

这修士一脸儒雅,手持纸扇,说话时声音轻柔,让人如沐春风。

“你在说什么鬼话?我哥哥可是天尊中期的天才。”吴平厉喝一声,“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挡住我的去路?”

“我是罗刹殿的祖华,见你不是为了别的事,只是借一件东西而已。”祖华轻摇白扇,气质出众,如同翩翩君子。

“罗刹殿?借东西?”吴平脸色一白,“你的意思是?”

他现在才反应过来。

这罗刹殿是有名的魔门,势力遍布整个影月神朝。

魔门子弟找上门来说借东西,这就是夜猫子上门啊。

“不错,就是借你项上人头一用。”祖华说这话时,语气仍旧十分柔和。

仿佛实在说什么共饮一杯,而不是取人性命的话语。

“想要我的命?你还不够格!”

吴平狂喊一声,不顾身上的伤势,一下子向着祖华冲了过去。

人还没有冲到祖华身前,虚空中一个青衣修士跳了出来,大声道:“啊呀,你还真是凶狠,如此歹毒就让我罗刹殿陈寿送你上路。”

话音落下,陈寿绕着吴平灵巧地转了一圈。

顿时一颗大好头颅就冲天而起摔落在地。

“师弟啊,师弟,你出手还是如此狠辣。可惜了这美景。”看着地上的那摊鲜血,祖华摇了摇头,用纸扇捂住了口鼻。

“是他不够格和师兄动手,我才出手的。”陈寿不以为然。

“闲话休提。你当真看到吴凡死在了叶天手中?”祖华神情郑重,“这吴凡的实力虽然不如你我,可也是一个天尊中期的人物,那叶天到底是何来历?”

陈寿有点可惜地道:

“谁知道呢。我远远看到吴凡战死,记得师兄的嘱咐就来报告了。本来我还想会会那个叶天。

说不定这小子是和严家姐妹勾搭上了。

要不然,就凭他怎么可能杀了吴凡?”

“切不可如此。我们的优势就是隐于暗处,那些疯女人可一直在找我们。这个时候暴露踪迹反而不好。”祖华继续叮嘱起陈寿。

“就听师兄的吧。”尽管陈寿心中还有几分不情愿。

可如今宗门中没有他的位置,陈寿也不敢得罪这位师兄。

再说,对于祖华的本事,他还是服气的。

要不然,陈寿也不会对祖华言听计从到现在。

祖华满意地点了点头,舞了一个扇花道:“在这里除掉吴平,这吴家就和叶天势不两立。无形中又减少了一些竞争对手,真是可喜可贺。”

陈寿还是有点不太满意,“以我们的实力根本不用怕这两人。”

“我知道你想证明自己,这样等叶天和吴家交手,吸引了一部分的注意力,你可以出手除去此人。”祖华停止了手上的动作,眼神变得非常锐利,“此人着实神秘,竟然一点根脚都找不到,怕是个隐患。”

“什么隐患不隐患的,看我让他变成一个死患。”陈寿信心十足。

祖华出神地看着远方的吴家驻地,柔声道:“棋子就位,就等好戏开场了。”

此时叶天不知道又有人在设计自己。

有人想着借他和吴家争斗时,做那只黄雀。

不过就算知道了,他也不会放过吴家。

因为在看了历年卷宗后,叶天发现村子和附近曾经莫名失踪过许多年轻修士。

不出意外,这些人被吴家当了祭品丢了性命。

吴家犯下如此滔天罪行,必须要付出代价。

一念至此,叶天心中有了决定。

第二天一早,他就交代了白云一番话,向着灵月村的方向行去。

三炷香的时间之后,叶天来到了一处山坡之上。

这里有着层层禁制,中央是一处岩石建成的居所。

这就是花费了冰灵村无数人力物力建成的守山居。

这里不但能够远望灵月禁地,还能就近照顾到冰灵村以及山下快要废弃的矿洞。

而且叶天能够感到这里的禁制十分不俗,起码一般的仙兽禁兽是不敢靠近的。

另外守山居是就地取材,用的冰灵矿,能够镇定心神,驱逐邪物。

加上此地灵气充沛,确实是一个修行的好地方。

在叶天看来,这里的灵气也不比灵月村禁地差多少了。

主要这里安全。

不过,叶天主动来到守山居承担巡山职责,倒不只是为了修行。

一个是方便掌控灵月村的动静,能够及时反应;

另一个就是为了吸引吴家的注意。

在这里动手,起码不会牵连到村子。

反正叶天在这里修行,各种资源也是不少的。

一般的仙守不愿意承担巡山之职,要么是为了方便享乐;要么是害怕危险。

这两点都不在他的顾虑之中。

因此叶天对于这不受待见的巡山之职反而很满意。

几天的修行,他的根基更加牢固,修为更是隐隐地更上一层楼。

不论是战斗天赋还是修为增强上,叶天都没有短板。

这样的修士着实恐怖,潜力无穷。

面对这样的妖孽任何敌人都会感到头疼。

归一之地时,将奉只希望叶天能够大劫来临之前快速成长起来,最起码也要有一定的自保之力。

将奉其实也和紫罗星君一样,将叶天看成了从万世大劫中拯救世界的救星。

叶天并不知道莲灯中的将奉对自己有如此大的期望。

不过,他确实是在做这样的事。

他前进的道路,莲花片片,光芒无限。

这一夜,正在修行的叶天忽然感到一阵杀意传来。

他想也不想地腾空而起。

几乎一瞬间,叶天就来到了山坡之上。

他身形一闪,就躲开了一道白云一样的大手。

仙法中灵气凝聚磅礴,是天尊中期的境界。

可同样是天尊中期,这气势和威力比吴凡强多了。

叶天一下子就能确定,这个修士能够轻松打败同一境界的吴凡。

果然这个世界,那怕是同一境界的修士,实力也会有很大不同。

毕竟到了天尊境,就算力量层次再怎么高,也不是那么容易提升的。

天尊之前的境界,修士还能飞速突破,天尊之后的境界只能慢慢磨。

许多人从少年磨到老年,都不一定能晋升到天尊后期。

至于仙帝之境,那完全是不可强求的境界,没有逆天机缘想都别想。

山坡上,一个黑衣老者双眼中射出两道寒芒,“叶天你杀我吴家子弟,要你偿命!”

“你们也太急了。”叶天神情平静,双眼在黑夜中耀出奇异的光芒。

“心急?吴凡是我们吴家的天才。我吴兴道看好的子侄岂能白死?”吴兴道看不太透眼前的叶天。

本书作者其他书: 黄金瞳 神藏 天才相师 宝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