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修真 > 仙宫 > 第一千三百四十八章 人心所向

第一千三百四十八章 人心所向

仅仅只是来到冰灵村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叶天已经尽得人心。

这样发展下去,这个冰灵村或者冰灵城,会成为他手底下的一支重要力量。

毕竟,人口越多,心越诚,能够提供给叶天的造化之力也越多。

有了造化之力,他就能解锁更多的宝物,让修为快速增强。

这种细水长流的变强之道,长久积累下来也是十分可观的。

感受着众多修士那殷殷期盼的心意,叶天感叹道:

“如此子民,你们却只知道剥削搜刮,甚至残害献祭其中的英才。

吴家,这就是你们的取死之道啊!”

冰灵村的一众修士并不傻。

这些年,总是有优秀的年轻修士失踪,吴家却始终没有一个说法,而且毫不在意。

心底里,他们早就有了猜想。

之前他们是没得选。

现在有叶天这个更好的靠山,他们自然会坚定不移地站在叶天这边。

国君待子民如仇寇,子民必会以同样的方式待之。

所以比起任职多年的吴平和吴家,冰灵村的一众修士毫不犹豫、坚定万分地选择了叶天这个刚刚上任没多久的仙守。

如此不得人心,这个吴家不灭亡就是老天没眼啊。

思索中,一股锐气在叶天身上升腾起来。

他的剑愈发饥渴难耐。

这是虚陨剑感受到了主人的心意,在渴望痛饮天尊后期修士的鲜血。

仙魔不渡人,我渡人!

天地不除魔,我就以我的剑除之!

此刻,叶天剑意全盛!

方圆千里,万剑臣服,草木萧瑟,再无邪魔妖兽敢逗留片刻。

感到这股凌厉剑意,冰灵村的修士却是欢欣鼓舞,没有受到一丝一毫的不好影响。

甚至长久沐浴熏陶在这种剑意下,那些小孩的身子骨都会强壮几分。若是以后在这成长起来修士踏上道途,修炼剑法,那么对于剑道的理解和掌握比普通修士也要快上不少。

婴儿受到的好处更大,甚至说不定就能诞生出几个先天剑体。

这剑气剑意竟是遮天蔽日,让这日月天地也是换了一番新颜。

受此精神气势的激励,识海中那金身不朽功的功法密文也是开始缓缓流动。

大量灵气和精神自行在这功夫密文中流转强化。

一番修行运转,叶天的灵气和精神更是比此前强了好几分。

他眼中有神芒一闪而逝。

同时,叶天的灵气和神识中都带着丝丝肉眼不可见的金芒。

他仔细体察了一番如今的实力。

多日苦修总算是没有白费,只是距离觉醒不朽之力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这近神之道,果然是漫漫长路。

叶天眼眸轻合,收敛气息。

良久后,此地天地才摆脱那剑气剑意的影响。

一时间云开月出,整个冰灵村一片欣欣向荣,眼看就能变为冰灵城。

数千精锐修士众志成城,日夜苦修劳作。

万众一心下,一道无形气场笼罩四野。

这是此地生灵精神意志空前高涨,甚至影响到了天地造化的显化。

于是就形成了人道气场。

这人道禁制就是圣地圣物的起源。

一旦有圣地圣物成型,天地就会降下大功德。

有了圣地圣物的守护,那怕是吴家也不敢乱来。

金蛟城为什么能够庇护数万修士,就是因为城中心有着圣物,附近更是有着数座圣地。

这些资源能够供养出大量忠心于人族和领地的强大修士。

其存在本身也是一种威慑,有着普通修士无法想象的威能。

面对天地造化所钟的圣地圣物,一般的天尊后期修士也讨不到好。

对此种种变化,叶天了然于心。

所以,他才感到吴家难成大器。

金蛟城不接受就没办法了?

坐拥如此多的人口资源,明明只要好好发展,就能另起灶炉,开创一番新的局面。

结果因为目光短浅,和这些本可以成为家族基石的民众决裂,甚至还投靠了邪魔,踏上了万劫不复之路。

叶天继续潜心静修,领悟体会那金身不朽大道。

半夜之时,他陡然感到一股至强气息轰压而来。

守山居的禁制,在这股力量面前毫无作用。

那怕是隔着很远距离,叶天也感到遍体发寒,似乎有利刃正在切割自己的肌肤。

这灵气的强度远远超过天尊中期的修为。

来人修为,必定为天尊后期!

定是吴家大长老吴道云杀到!

一念至此,叶天身形飘出。

一个挪移之间,他向着远处的山巅行去。

千丈之外,一个全身散发恐怖威压的人影不紧不慢地一步踏出。

这一步竟然如同施展了缩地成寸的神通一样,一下子就跃过百丈距离。

感受到身后那阴魂不散又浩瀚博大的气息,叶天就知道只靠空间之法是甩不开这样的高手。

而且,他本来也没想着逃。

只是借此,他推算出和此人战斗时,空间之法所能起到的效果。

不一会,叶天就来到山巅之上,而那个本来千丈开外的修士距离已经不到百丈,似乎一步之间就能赶超过来。

面对那恐怖慑人的气息,叶天不慌不忙。

他运转灵气,脚下一点地面。

顿时,叶天就顺着那条白龙一样的山涧来到了山巅最高处。

泉水轰鸣中,圆月之下,叶天居高临下,长剑在手,白衣飘飘若仙。

他无视了那轰压而来仿佛能够撕裂万物的气息。

此时散发千重重压的修士已经来到山涧旁边。

这人中年模样,一身天青色的衣袍,看向叶天的目光中散发出骇人的寒芒。

山涧之上,叶天一剑挥出。

一道凌厉剑光向着山涧之下的中年修士斩去。

“叶天见到我吴道雨还敢出手,真是不知天高地厚。”自称为吴道雨的修士伸手一抓一握,一下子捏碎了那道锐利非常的剑芒,“道云,别急。我马上杀了这小子给你报仇雪恨。”

这修士以肉掌直面剑光,手上连个红印都没起。

“原来是吴家大长老,虽然我该说句幸会,可是你们吴家实在是配不上。”叶天丝毫不为吴道雨刚刚那惊人的表现所震动。

他神情轻松,全身气势不显。

就好像叶天面对的只是一个天尊前期的修士,而不是能够碾压甚至秒杀天尊中期修士的至强高手。

“到底是散人修士,传承也无,根本不知道天尊后期修士的厉害。”吴道雨冷笑一声,丝毫没有因为叶天的话动怒。

在他眼里,叶天已经是一个死人。

和死人在意那么多干什么?

“五龙杀!”

吴道雨身形一遁,立即飞身来到了山涧之上,然后抬手施展了威力惊人的仙法。

这可是接近仙帝级的仙法,为吴家至强真法五龙绝天真诀的一部分。

这样的仙法一旦施展,灭杀一个小小的天尊中期的修士还不是轻而易举?

“万剑斩神!”感知中,叶天也感受到了那股至强的仿佛能够毁灭一切地恐怖力量。

这仙法刚刚成型,就冲击封锁虚空。

这片天地间的空间都仿佛被崩塌毁灭。

这样的仙法一旦成型,叶天是绝对受不住的。

就算他只是受到轻伤,可加上天堑一样的修为差距,这点不利会被无限放大,很快就能拖死叶天。

就在这时,一道璀璨剑光轻轻斩出。

这道剑光看上去很轻,仿佛没有力道。

可是一斩之下瞬间切开了吴道雨还没有完全展开的仙法。

要知道,仙法成型到施展,也只有一瞬间。

这么短的时间,光是要承受天尊后期以及至强仙法的威压,就足以压垮普通天尊中期修士的心志,更不用说还能抢先击破这仙法。

只有凌厉快捷的剑道能够轻轻松松做到这一点。

事实上,叶天的这一剑可远没有这么简单。

斩破仙法后,剑光剑气的余波顺势切在了吴道雨身上。

只是,天尊后期修士的灵气防御由心而生,自动护体,而且其力度比宝物铠甲还要强上一个层次。

灵气的差距巨大,那一剑又是余威。

因此,那一剑丝毫没有击穿吴道雨的灵气防御,甚至连一点涟漪都不曾掀起。

“你这剑法……”感受到仙法中的意志被完全泯灭,吴道雨心神一滞,“不好,这剑法古怪!”

下一刻,他爆发出全身的灵气。

这剑法一斩气势,二斩神魂,三斩肉身。

一剑下去,本来高涨的气势和战意立即被削减不少。

就算是灵气防御也不能完全防住那犀利剑光剑气。

原本,吴道雨可以借助灵气防御,丝毫不用顾忌叶天的剑招,专心施展仙法就行。

可是现在,他若是轻易动用下仙法,一剑下来,不说神魂受损。

精神意志一定会受到震荡,这仙法也就施展不出来。

一次还罢,要是次数多了,就算是有着巨大的修为优势,那也会陷入不利。

而且施展宝物时,同样也得防着对方的剑法。

那可以斩开神魂的剑道实在太过不讲理,加上这小子反应够快,在宝物被祭起的一瞬间,就能斩断他和宝物之间的精神联系。

这样宝物的威能自然也是发挥不出来。

吴道雨将自己的手段想了一个遍。

发现除非是天道神通这种瞬间施展的能力,否则在这剑道面前哪怕是他有天尊后期的修为,也会束手束脚。

这斩神一剑竟然近乎无解。

剑道之威,恐怖如此。

这真的是一个天尊中期的修士能有的剑法?

这小子难道得了一个绝世剑修完整的传承?

面对这样的剑法,那怕是吴道雨也只能绷紧心神。

为了化解这斩神剑道,他不敢用上威力强大的仙法,也不敢分心他顾。

战斗起来,吴道雨那恐怖的修为优势竟然没有发挥多少。

这和他想象中的战斗情形可是完全不一样。

本来,吴道雨用天尊后期的修为完全可以轻松加愉快地碾压叶天。

谁能想到这竟然成了一场短兵相接,直接对拼杀招的惊险战斗。

叶天那变因为修为为不足,必须时刻小心。

然而在恐怖剑法面前,吴道雨自己也不轻松。

天尊后期的修为,让他灵气充足,仙法强大,可神识仍旧非常脆弱,而且丝毫不能损伤。

要不然,他跌落境界都有可能。

吴道雨觉得自己优势巨大,为了对付一个天尊中期的修士,付出这样的代价实在是不值得。

那怕是叶天这样的剑道奇才也不行。

因此,两人就维持住了这么一个招式拆解的状态。

吴道雨各种精妙杀招层出不穷。

那怕这些招式不是仙法层次,可是配合他天尊后期绝强的修为。

每一招每一式,叶天应付起来也必须要小心谨慎。

他的灵气即使做了一定程度的纯化,又有金身不朽功作为支撑。

可是他终究只有天尊中期的修为,是挡不住这样的杀招。

好在,叶天每出一剑都能让吴道雨全心应付。

再加上空间之法的腾挪闪躲,他还是能够支撑得住。

实际上,叶天的斩神剑需要精气神无比集中。

这每一剑,他都要消耗大量的精神力量和灵气。

以他的修为和意志力也不可能无限斩出斩神剑。

不过,叶天就是有办法让每一剑看起来都是斩神之剑。

那气势那架势由不得吴道雨不信。

关键是吴道雨不敢赌。

而且这样战斗下去,吴道雨知道自己是必胜的。

叶天注意到这个吴家的大长老一点不急,稳扎稳打,以守待攻。

他马上明白了敌人的想法,全力催动灵气。

一时间,虚陨剑的寒芒愈发骇人。

因为敌人存了退让的心思,叶天的剑气剑光愈发盛气凌人。

寒光、寒意始终催逼威亚在吴道雨的心头。

“你这小畜生还真是……”被如此压迫,作为一个天尊后期的修士自然会心生怨气,吴道雨就要破口大骂。

然而凌厉剑光所向披靡,一剑斩来,将他下半段话全部堵在了嘴里。

这个时候,吴道雨才惊觉气势上他已经落入下风。

这本是不可能的事。

可就因为,他存在了一点退让之心,就给了对方发挥的空间。

不行!

不能继续这样下去!

“惊云手!”这次,吴道雨选择了作为根基的真法。

这道功法,可以说是他从小练到大。

光是这一招仙法,吴道雨就下了百年功夫。

那怕是在强盛剑光的环绕下,他也能迅速地凝聚灵气,调动神识,一下子用出此招。

“莲花步!”叶天并不是要完全封死吴道雨的仙法。

这也不现实。

他只是用无上的剑道慢慢制造了一道剑网。

吴道雨越是陷在这个剑网中,气势、灵气就会衰落下去。

这是堂堂正正的阳光大道,就是欺负吴道雨不想正面接触自己的斩神剑道。

以逸待劳在吴道雨看来是最好的取胜之道。

在叶天看来这更是自己的战机。

他一直知道,吴道雨那强悍深厚的修为是一座绕不开的关卡。

即使面对这样的绝对高峰,叶天也没有逃避。

他用自己的剑道硬是开辟出了一条本不可能出现的道路。

相反的是,此时吴道雨还是在考虑如何破解叶天的斩神剑道。

他自以为自己修为深厚、传承惊人。

有如此实力和积累,他应该有办法可以破去这恐怖的剑法。

可是,吴道雨无视了一个事实。

那就是哪怕没有斩神剑道,叶天的剑法也是远超同级剑修。

甚至剑道一词在叶天的剑法中仿佛被重新定义,那一柄利剑像是有了自己的生命。

那怕是随意一剑也和其他修士的剑法不一样,凌厉迅捷又威力十足。

就算是简单一剑都让吴道雨只能小心应对。

在这样的情况下,吴道雨又怎么可能想出破解的办法?

就像是吴道雨那好不容易修来的天尊后期的修为,那是绝对的优势,是绕不过去的。

同样地,叶天那千锤百炼、返璞归真的剑道又如何能够绕过?

那玄妙无比,犹如行云流水,无形无相出招时绝无半点征兆,偏偏又毫无破绽。

这样的剑法,就算吴道雨是一个天尊后期的修士,拥有境界上的巨大优势,也休想全身而退。

吴道雨存了不想损失太大的心思,固然有多方面的原因。

可最重要的还是,他自视甚高,以为能够凭借深厚的修为压死或者拖死叶天。

然而一剑过后,叶天身形一动。

他忽然间将所有意志与灵气集中于剑尖一点。

“万剑归宗——斩神!”既然敌人畏首畏尾,那叶天就毫不客气地重拳出击。

反正,他本身就处在很大的劣势。

既然这样,索性放手一搏。

一招斩神剑,在叶天手中威慑无限,等同于千军万马。

这样的剑招一旦绽放出光芒,那也是最耀眼最无匹的光芒。

转眼间,万千剑气在叶天身前整齐排列。

山涧之上,随着他双手一挥,万千剑气立即生出反应。

在这万千剑气面前,天地仿佛凝滞。

风停了,月遁了,连那轰鸣不断的飞瀑也出现了片刻的死寂,像是被凝在了断崖之上。

万千剑气凝为一团璀璨剑光,斩向吴道雨。

奇快无比的剑光斩在了吴道雨身上。

几道五彩宝光升腾而起,但是马上那些宝光就黯淡下去。

宝物、灵气防御确实能够挡住剑光的一部分,却也挡不住那超越物质肉身的一面。

本书作者其他书: 黄金瞳 神藏 天才相师 宝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