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修真 > 仙宫 > 第一千三百六十二章 士别三日

第一千三百六十二章 士别三日

叶天知道只有从陈寿这个脑子里缺一根筋的家伙才有可能套出话来;

而且这个陈寿不但脑子不好,脾气其实也不好。

此时叶天就是要激怒陈寿。

修士的情绪有了波动,十成实力能够发挥出五六成就不算了。

那怕,他自信能赢,但是能够多增一点胜算也是好的。

再说之后,叶天还有一场或者多场恶战,他也不想在这消耗太多的力量和心力。

“那些垃圾怎么能和我们罗刹殿的修士相提并论?”陈寿冷冷地看着叶天,“师兄可是修行了比天荒血祭法更强的神通。不过,你没有资格看到就是了,因为你马上就要死在我的手中了。”

尽管祖华一再强调叶天神识、空间之法以及剑道的可怕之处,可陈寿没有太多感觉。

他相信宗门的天荒血祭法是无敌的。

这种迷之自信,使得陈寿根本不急。

当然,这里面也有师兄亲自嘱托的原因。

计划里,祖华负责拦截安在田,然后陈寿负责挡住叶天。

只要等到师兄支援过来,那就万无一失。

然而,陈寿信心十足,觉得有点这计划有点过于谨慎。

因为没有看到预期的叶天惊恐的表情,他也有点烦躁起来。

“怎么你师兄给你下了命令拖延时间吗?主人不下令,你就不敢咬人了啊。”叶天注意到陈寿变得不耐烦起来。

第一次见面,这个看上去衣冠楚楚的陈寿表现得就像是一条狂犬。

可是现在好像有人给这条“狂犬”套上了缰绳,不用想就知道应该是那个祖华作了安排。

叶天也猜到了祖华的意图。

他也准备立即出手,速战速决了。

“你找死!”听到叶天话语中的嘲讽之意,陈寿勃然大怒,“血河狂卷!”

他再也无法忍耐心中的杀意,施展了强大杀招。

上一次,因为不慎被叶天的剑法破了最为得意的仙法,陈寿惨遭功法反噬,莫名其妙地输掉了。

这一次,他卷土重来,信心十足。

因为弥补了弱点的血河是无敌的。

“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不错你确实变强了。”面对那漫天卷来的滔滔大河,叶天一剑斩出,结果这斩神剑竟然伤不了陈寿血河中的意志。

就算敌人弥补了这个最大的弱点,他仍旧不慌不忙。

无声无息间,叶天几次出剑,将那道血色大河斩碎开来。

“没用,没用,没用!”陈寿大叫三声,得意非常。

他的天荒血祭法最不怕打持久战。

战斗越久,天荒血祭法越强。

这是一门以战养战的功法,拥有超强的威能和续航能力,不需要消耗他太多的灵气和意志就能持续发挥作用。

要是伤到敌人,还能强行抽取敌人的血气精华反哺自身。

这样的功法,只要不被叶天的剑道克制,那就是无敌的。

面对再次席卷而来的血河,叶天淡然一笑,“不过,不光是你得到了提升。”

他身形一闪,就消失在了陈寿的视野乃至感知中。

这么多次亲身体验到天荒血祭法的威能,他早就弄清了这门邪法的特点。

叶天知道和陈寿缠斗是非常不理智的。

哪怕是有不朽之力,他也不好和这门魔道功法比持久作战的能力。

而且一旦受伤,他更是会吃大亏。

“死吧!”一声大喝,陈寿发动天荒血祭法。

血河翻滚,吞噬四周,然而陈寿并没有感到叶天有被袭击到。

神识中,他也感受不到叶天的踪迹所在。

这让陈寿气急败坏之余又“百思不得其解”,明明血河已经笼罩四周,这叶天又能逃得那去?

难道这空间之法还能躲过血河的封锁追索?

强大的仙法一旦笼罩过来,就能封锁空间和飞遁之术,除非是叶天的剑光飞遁以及仙帝的元灵遁术,否则是逃不过去的。

然而,叶天的空间之法不在此列。

原因很简单,叶天太厉害了,一门空间之法,被他掌握的炉火纯青。

莲花步玄奇无比,看上去步法简单,甚至很套路。

之前几个有经验的修士,都曾经抓到过这门空间身法的缺陷。

然而,他们都输了。

有的仙法完美无缺,天生品质高贵,立于云间,笑傲一切;

叶天的莲花步是他独自创出,来历并没有多么地逆天不凡,甚至还有一些缺陷。

然而,就算是看破了这门仙法的缺陷,也无济于事,它还是强。

叶天的空间之法就是那种即使有着一定缺陷,敌人还是无法破解的无解杀招。

当然以陈寿的能力和水平,压根把握不到莲花步的破绽。

那怕是陈寿可以看到这些破绽,也没有办法。

因为叶天的空间之法太快太灵动,就算陈寿意识到那里有破绽,还是反应过来。

敌人无法把我的破绽,那就不是破绽。

所以,莲花步才能成为近乎无解的杀招。

关键是,叶天对于莲花步的运用实在太过精妙难测。

一门空间之法在其他人手中顶多算是躲避或者突袭神技,在叶天手中简直是神鬼莫测,压力瞬间大了几十倍。

像他这种拥有无解杀招,还从不犯错,每一次运用的时机还都达到完美的修士,简直就是敌人的噩梦。

那怕是邪魔妖物,也不想碰到这种如同妖孽一样的修士。

哪怕是陈寿的血河之力也追不上叶天的莲花步。

几个起落间,他就来到了陈寿的死角处。

等到对方全力发动完仙法后,叶天不慌不忙地一剑斩出,“万剑归宗-斩神!”

巨大剑气腾空而出,一下子斩向陈寿的要害。

只是虚空中那道红色血河猛然扑出,替陈寿挡下了这处攻击。

叶天能够感到血河之中有种特别的禁止之力。

同时,陈寿手中也没有了那血色结晶之石。

看来对方是将那天荒血石放入到了血河中,由此催生出了新的威能。

这股特殊的力量化解了他的斩神之剑。

这种化解不是没有代价的,却也是成功挡下了这一剑。

“你跑来跑去的就像只小老鼠,就算出剑又有什么用?”陈寿满脸不屑,捏动法印,就要展开至强杀招。

然而此时叶天深吸一口气,在斩神剑引出诡异血河之时,他脚下一动,似乎有白色莲花绽放。

同时,他的长剑挥下。

下一刻,叶天就来到陈寿身前。

人没落地,寒光已经爆发。

正在凝聚全身灵气的陈寿连反应时间,都没有就被一剑切下头颅。

到最后,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甚至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死亡。

接近神兵级的虚陨剑加上叶天凌厉绝顶的剑道,陈寿的灵气防御根本不够看的,就跟纸一样。

再说,天尊中期的灵气防御也就是看看,差不多就是摆设。

深吸一口气后,叶天解除了身体的负担。

他之所以承受巨大负担用出此招,就是为了快速解决陈寿。

这一次,叶天不想给对方任何反制和逃跑的机会。

毕竟,这个陈寿身上还是不少宝物的。

不过那怕宝物再多再厉害,在凌厉迅捷的剑光面前还是不够看的。

剑道的杀道之名可不是说说的。

更不用说,叶天的剑法修为已经到了一个天尊后期修士都看不懂的境界。

匆匆处理完现场后,他就想着灵月村禁地行去。

等到来到禁地附近,叶天就能看到整片禁地都沐浴在一片诡异血气中。

时不时地还有透明的扭曲人影,在血气中徘徊惨叫。

哪怕这时候外边有金色太阳高挂天空,禁地之中,仍旧是血月当空,那红色月光更是融在了茫茫血气中。

看上去,整片禁地都像是沉浸在鲜血中,诡秘、阴冷又恶心,散发着令人作呕的血腥气。

看到这诡异一幕,叶天面色凝重。

他没有丝毫犹豫,一步踏入禁地。

“叶道友,你来了。”感受到叶天的气息时,一脸焦急的严欣出现了,“祖华、安在田已经进入秘境,我们姐妹两个奋力阻挡还是失败了。”

她神情有点惭愧。

本来守护秘境是她们的职责。

可是,两姐妹实力太弱,实在没办法完成这个使命。

严莹一脸不忿,“要不是我们的宝物用光了,我一定要拍扁他们的狗头。”

然后,她用期盼的目光看着叶天。

见到叶天真的来到秘境,两姐妹十分欣喜。

之前,她们还以为叶天会害怕祖华、安在田的名声和实力,不敢前来。

同时,她们也担心叶天。

那两个魔修如此恐怖,秘境又那么危险。

要不是家族禁令以及没有信物,两人真的想着和叶天一起进入血魂秘境,这样多少也有个照应。

“放心,我一定会替你们拍扁他们的脑袋。”从两姐妹的眼神和神情中,叶天敢感受到了那殷殷关切之意。

他知道两人担心自己,害怕自己敌不过可能实力大涨的祖华、安在田。

叶天当然是无所畏惧。

他一边向着那血月祭坛走去,一边淡然道:“你们在这里等我的好消息就行。”

很快,叶天就通过断墙之下的入口来到了地下通道中。

越是往前走,血气也是浓郁。

他像是在沼泽地中穿行,周身都有一种黏湿、阴冷的感觉,令人很不快。

红色的血气中,叶天稳定情绪,放出神识,慢慢接近那片祭坛。

同时,他感到通道中还有着一种奇异的强大力量在束缚着那些阴冷邪恶的血气。

这股力量隐隐和他身上的灵月玉佩达成联系。

一层无形禁制将叶天包裹。

“看来血帝之力全盛的时候,也是天宇星光阵最为强大的时候。要不然,这血天帝就有脱困的可能。”感受到禁制的保护,叶天明白信物的作用。

只有携带这样的信物,才能得到大阵的认可,自由出入血魂秘境。

至于那些通过邪恶献祭进来的魔修,他们是得到了血天帝之力的认可,等于是强行突破阵法之力进来的。

只是,因为他们本身不是阵法需要镇压的对象,所以才能自由进出。

也就是说,叶天和这些魔修是天然的对立关系。

他和安在田、祖华同属于两个直接敌对的阵营。

叶天心中猜测,“这血天帝的力量不弱,否则不可能让这两位魔修进入秘境。只是虽然这两人和自己不可能共存,但是这两人之间也未必能够共存。”

魔道功法以及魔帝之力固然强大,可同样不可控。

稍有不慎,获得这些力量的魔修就会陷入疯狂,性情大变,不能自控。

思考中,叶天已经战斗了祭坛之前。

此时那些白色面具全部消息不见,祭坛上方出现了一个血色的不断放出层层妖异红芒的漩涡。

推荐下,【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真心不错,值得书友都装个,安卓苹果手机都支持!

没有任何犹豫,叶天一步走进了那红色漩涡中。

修行空间之法的他知道那里面并没有危险,确实是可以通往秘境的传送通道。

这漩涡禁制非常玄妙,其中的一些规则和叶天修行的空间之法有很多相通之处。

要不是赶时间,他真的会好好研究一下这个传送禁制。

要知道,那怕是在仙源大世界,空间之法都是不传之秘,叶天想要找人交流学习都很难。

这金蛟城就没有懂得这空间之法的人。

随着一种熟悉的眩晕感,叶天的身体被挪移到了一个新的空间。

“这是小世界!”

踏入大阵时,叶天就感到一股无形之力笼罩了自身的四周。

这股力量他非常熟悉,不管是拜月城的小世界还是羽化遗迹,全部有着这种禁制之力的束缚。

就连那些火焰魔物也突破不了这层防御。

当年拜长空就是靠着这禁制之力封印镇压天荒血石,同时也将那些魔液怪物隔绝在外。

叶天知道这禁制之力的确有着封印和隔绝邪物的效果。

之前的传闻是真的,那两个小世界都是来自眼前的这天宇星光阵。

他有些激动地抬头看去。

顿时叶天就看到了一股有点眼熟的灿烂星空。

成千上万的神力星辰以特定的规律组合在一起。

那种规律不是普通修士见过的或者能够理解的,那是一种玄妙复杂有不可捉摸的规律。

叶天看了几眼就确定这确实和羽化遗迹的阵法同出一源。

只是这处阵法并没有比那两个小世界的禁制强太多,这不合理。

“嗯,这阵法好像并不完整。”来的时候,叶天想象过这大阵的威能。

这可是能够封印仙帝级的大阵,一定有着惊人的规模和威力。

只是在他的感知中,这满天星辰强虽强,却也没有到那种绝对无法抵抗的程度。

想到这里,叶天心中一动,难道说修行了金身不朽功还有这个好处,会受到这个大阵的另眼相看。

那倒是不错。

一阵感悟后,叶天越发确定这里的阵法并不完整。

如果血天帝会被这个级别的封印大阵困住,那这魔帝还真不够格掀起灭世大劫。

只是一个仙源大世界就能压死这个级别的威胁。

正在用心观察揣摩那片星空的叶天分出一点的神识,忽然有了反应。

这时,一个温文尔雅如玉如兰的男子出现了。

这个拿着一柄白扇的男子柔声道;“你似乎对这片星空很着迷,怎么看到什么有趣的东西了吗?”

“果然是你,祖华。”看到那个气质儒雅的男子,叶天淡然从容。

早在见到陈寿时,他就知道这盘棋能够笑到最后的会是祖华。

只是叶天不会让祖华继续笑下去。

这场闹剧该结束了。

不错,在吴家看来是弥天大祸的灾劫,在叶天看来只是一场闹剧。

经历了几次救世之战的他绝对有资格这样以为。

“叶天,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吧?你不但一下子认出了我,似乎一点不奇怪会在这里见到我。”玩弄着手中的折扇,祖华露出几分好奇的神情。

此次血魂秘境的开启,祖华成功算计到了一众高手,最后连自己的师弟都没有放过。

他能成功来到这里,获得血帝之力,也是有几分运气。

这叶天如何确定最终自己会来到这里?

叶天抬头看着星空,开始感悟其中的韵味和道意,随口道,“因为你让陈寿来拦截我。”

“这又如何?”祖华不解。

叶天发现祖华没有马上开战的意思,就耐心地解释起来,“你算计吴家和安在田,使其两败俱伤。这样的你不可能算不到,陈寿不是我的对手。他一人前来,必死无疑。”

当陈寿准备阻拦叶天时,这个眼高于顶的罗刹殿弟子就已经是一个死人。

这一点,叶天心中清楚,祖华心中也清楚,唯有变成死人的陈寿不清楚。

叶天知道陈寿来头不小,既然祖华打算彻底放弃这个同门,就说明祖华胜券在握,一定会得到这血魂秘境的传承。

要不然,以祖华的智谋不可能做出这种无意义损失棋子的决定。

“不错!”祖华点头赞同,“即使陈长老很难应付,失去了唯一亲人一定会发狂发怒。可这血魂秘境就在眼前,我不可能放手,更不可能和他人分享。陈师弟一直没有弄清楚,作为修士最关键的是什么。”

陈寿确实是祖华抛出的弃子。

这一点无可置疑。

本书作者其他书: 黄金瞳 神藏 天才相师 宝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