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修真 > 仙宫 > 第一千三百九十四章 恐怖生机

第一千三百九十四章 恐怖生机

之前顾百城本能地意识到比招式的精妙以及对战斗节奏的掌控,他肯定比不过叶天。

普通的招式,那怕是顾百城手段惊人,修为深厚,可是对上空间之法仍旧不够强。

因此顾百城毅然发动了最强的攻势,打算直接以无匹的魔气毁灭一切,用最原始最狂暴最恐怖的力量直接轰碎叶天。

毕竟,叶天天赋在强也是刚刚晋升天尊后期之境没有多长时间。

顾百城用修为优势碾压是最正确的战术。

实际上,叶天对于这个层次的战斗也无法做到完美。

他只能采取比较保守的战术。

毕竟,叶天打倒的天尊后期的修士加起来都没有多少。

而这个顾百城身经百战,非常熟悉天尊后期大圆满境界间的战斗。

既然这样,叶天干脆就将战斗节奏化为自己最熟悉的。

他利用斩神剑的特性强迫顾百城和自己硬碰硬。

即使这样叶天也不一定能快速结束战斗,但是总比陷入敌人的节奏被敌人掌握主动要好太多。

“这小子的恢复力为什么如此惊人?而且,这仙术的施展速度也是太快了。”

再次中剑之后,顾百城眉头一皱。

战斗到现在,叶天来来回回的手段很简单,修为也真的只是在天尊后期的层次。

可是,顾百城就是拿不下对方。

甚至他都没办法打中叶天。

因为对方的招式和身法太过灵活飘忽,顾百城根本来不及动用仙术。

结果就是,叶天拼命展开仙术,用无匹的剑力压制顾百城。

而顾百城只能用越发狂暴难制的魔气应付。

魔气强悍之余,本来得心应手的攻势反而变得有点束手束脚起来,这就像是魔气中好像多了一股不属于自己的意志。

顾百城知道这不是错觉。

那怕是现在的他已经没有多少理智可言了,但是顾百城还是本能地分出一部分注意力来压制魔气。

结果就是,尽管他全身魔气环绕,魔威滔天,看上去比之前的实力强了不止一两个层次。

可实际的杀伤力反而小了很多。

要不然也不可能迟迟没办法压制住叶天这个天尊后期的修士。

这样本来的境界优势也是被抹去。

于是两人竟然就这么不断地以硬碰硬的方式拼杀起来。

顾百城和叶天暂时拼了个势均力敌,但是顾百城心中丝毫没有慌张。

就算对方剑法仙术能够超越境界的伤到自己,甚至能够破解魔气,但是这还在顾百城的承受之内。

顾百城一眼就能看出,这门剑法对使用者有极高的要求,这总不可能没有限制地使用吧。

果然四剑之后,叶天的皮肤已经开裂,隐隐有血液流出。

这样的伤势对方能够坚持多长时间?就算是天资不凡又如何,叶天也一定出不了几剑。

既然胜券在握,顾百城乐得等到叶天自己玩死自己。

只是很快,他就惊愕地发现尽管叶天伤势一再加重,但是对方就好像一个不倒翁一样,就是不肯倒下。

甚至对方的伤势越重,精神反而越好,战力也是越发强悍,眼神也是越亮,再加上那好像永不枯竭的灵气。

一瞬间,顾百城就好像是看到了一个永不言败、永不放弃的战神。

“既然你不肯放弃,那就化为碎末吧。”受到刺激,顾百城本能地感受到了威胁,毫不犹豫地发动了致命杀招,“古魔狂舞!”

一时间,一道恐怖意念从虚空中横压过来,直接限制住了叶天四周的空间之力。

接着,在顾百城的身周出现了一个三头六臂的古魔之影。

面目狰狞的古魔每一只手上都拿着一柄寒光闪烁的奇异兵器。

随着大量魔气的灌注,六条手臂将这些兵器舞成了一团黑色风暴。

被限制了身法的叶天不出意外被卷入到了黑色风暴中。

“我赢了!”看着被风暴撕成碎片的叶天,顾百城得意狞笑。

然而很快,背后一道锋锐的剑光直冲而来。

虚实叠加下,虚陨剑径直洞穿了顾百城的灵气防御。

“这不可能。”顾百城万分疑惑的那柄穿心而过的利剑,“我明明已经杀了你了。”

他的一生以及各种抱负都涌上心头。

只是,顾百城终究还是无法自控地掉进了那个名为死亡的漩涡。

在顾百城死亡的一瞬间,缠绕在他身体如同烟雾一样的黑气,猛然发出一声不甘而又愤怒的嘶吼,接着这些代表了绝望和邪恶的魔气化成一条长蛇,向着叶天咬去。

“果然你们的养料和存在根本就是顾百城的精神。虽然我很感谢你们帮我削弱了这个蠢货的精神意志,但是你们还是去死吧。”叶天身形一动,一剑斩出。

猛烈的剑气加上他那不可动摇的坚定信念,顿时发挥了难以想象的威力。

一剑之下,那些魔气消失地干干净净。

如果这些魔气吸收了一个天尊后期大圆满境界修士的所有精神力,那确实非常麻烦。

现在这个过程被叶天打断了。

魔气虽然诡秘恐怖,但是没有成长起来之前,也只是比较棘手而已。

一招解决这些魔气后,叶天收剑而立。

就在刚刚,他得到了一些极为玄妙的感悟。

叶天能够感到自己的境界快要突破了。

如果是巅峰境界修为,说不定真的能对抗顾百城那恐怖的仙术,当然前提是没有那些魔气的干扰。

这些魔气变得越来越难缠了,说明封印中那位无上魔帝越来越不安分了。

然后,叶天看了一眼面容扭曲、身形大变的顾百城。

短短时间,这个顾百城的身体已经缩小了不少,看上去就快要变成了一具干尸。

要知道,像顾百城这个等级的修士就算是死亡,也会保持几个月不腐不朽。

这顾百城的变化明显不正常,应该是因为魔气离体时抽取了大量精气。

轻易得来的力量就会轻易失去,而且还会付出惨重代价,这就是修行世界的法则。

敢于违反者必然会招致难以承受的恶果。

对于顾百城的身体,叶天碰也不想碰。

他右手一掌打出,顿时大量的灵气之火淹没了顾百城那干瘪的身体。

大量火焰的燃烧下将顾百城的尸体烧得干干净净。

然后他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希望这场大火,能够将顾百城身上的邪气烧得干干净净。

叶天可不想去接收这家伙的任何东西。

因为,他不知道是什么导致了对方的异变。

有些魔门事物邪门的很,能够让人不知不觉就中招。

即使叶天有神功、神物以及万界气运护体,他也不想冒这个险。

行走了一会,叶天心中一动,陡然止住了身形。

他忽然想到一件事。

这个地方靠近寒风矿洞,而叶天知道寒风矿洞中隐藏着什么极为诡秘极为恐怖的力量。

现在,这个顾百城莫名其妙地出现在这里,并且凝聚了无比邪恶的魔气。

要说这两者没有什么联系,叶天是怎么也不会相信的。

想到这个可能,叶天脸色一变。

他开始原地调整状态,凝神静气运作调息。

一番休整后,叶天感觉自己的状态已经恢复地差不多了。

他没有停留选择继续赶路。

不一会,叶天就来到了寒风洞中。

那股不知道从何而起的寒风变得更加恐怖,甚至开始侵蚀消解神魂。

周围的温度仿佛降到了冰点,那是一种来自精神上的极寒,仿佛连人的精神感知都能冻结。

叶天也是运起金身不朽功后,才感到一丝暖意,冻僵的精神和身体才渐渐恢复正常。

感受到这恐怖寒风时,他才知道为什么王都修士会放弃这座灵矿。

“虚空隐遁,给我出来!”进入寒风洞没多久,叶天的神识就感知到虚空中传来一阵诡异的波动。

他毫不犹豫地一剑斩出。

叶天最强的一点就是,不管多么厉害的神通法术,只要被他看过一次,就算不能彻底破解,也会想出一个比较好的应对办法。

鬼蛮宗的那种虚空隐遁之术非常诡秘,连叶天的神识都没办法完全洞察。

为此,他特意将一部分的造化力缠绕在四周。

因为虚空造化之力有着相生相克的性质。

因此,周围有人动用虚空力时,叶天释放的造化力就能产生感应。

刚刚他就是察觉到了虚空之力的异动。

所以,叶天抓住机会立即施展杀招。

“我不是敌人,我也不是鬼蛮宗的修士。我是刘明,同样是魔修的敌人。”一个虚幻的不断泛起透明涟漪的人影从虚空中现身了。

刘明没办法不现身,这具虚空分身本该刀枪不入,万法难伤。

更不用说,现在的他能够如虚空融为一体。

可是在那到剑光面前,刘明还是直接被轰了出来。

这个叶天非常危险,对方的剑道太恐怖了。

“奇怪,我好像在哪见过你。”看着这个气息莫名的修士,叶天没有一剑斩下,“我想起来了,你是不是去过金蛟城?你和吴家有仇?”

因为这个修士的气息太过特别,所以,叶天认出这人就是他从玲珑书中看到的奇特生灵。

这人的气息既像是生灵,又像是邪魔,如此独特的存在,他自然不会忘记。

当日就是这个人覆灭了吴家哨站,不过这不是叶天收手的原因。

真正让他收招的是这人眼中的清明。

真正的邪魔绝对不可能有这样的清明目光。

“你不杀我?”刘明十分疑惑。

感知中,这个男人非常危险,有着非同一般的杀意。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人收敛了杀意。

他知道他现在的样子,无论如何都不能算是一个人。

对于邪物邪魔,这个世界的修士可绝不会手软。

叶天淡淡看了刘明一眼,“这只是一具特别的分身,你的本体并不在这里。而且,你不是自愿坠入魔道,也不是纯粹的邪魔。”

刘明的身体明显是被人进行了改造。

叶天能够感知到大量的虚空之力仿佛从这个人身上活了过来。

正常修士的身躯和精神绝对无法承受如此数量的虚空之力,而且还是已经活化的虚空之力。

正常的生灵吸收的各个世界的本原灵气,它们体内就蕴有各自世界的天地意志。

这天地间的灵气就像是一个世界的血肉精华,必然附有其独特的意志。

至于邪魔就不一样了,它们吸收的是虚空能量,由此产生的邪魔之力蕴有的邪魔意志。

那怕是普通的邪魔都无法直接控制虚空之力,就像修士没办法调动天地灵气为己用一样。

这个刘明非常特殊,竟然能够以修士之躯调动虚空之力。

即使为此,刘明付出了很大代价,而且只是借助了这具特殊的身体,可这也足以说明这人的不凡之处。

而且,虽然魔气是由虚空之力分化而来,然而单纯的虚空之力反而没有魔气那么难缠,不会侵蚀修士的神智。

它只是一种单纯的强大能量。

只是普通的修士别说利用这种能量,他们连接触到这种能量的机会都没有。

而且生灵的躯体是无法承载虚空之力的。

叶天之所以能够收纳运用虚空力,是因为他获得了鸿蒙传承,又有万界气运加持,更经历了虚空还真迷局的历练,这才能够勉强运用一部分的虚空力。

这个刘明只要神智正常,坚守本心,就不能算是邪魔,那就有拯救的可能。

所以,叶天才没有痛下杀手。

刘明脸上露出一个复杂的神情,慢慢道:

“变成这样的确不是我的本意。

比起力量,我更想作为一个人活下去。

我和所有的魔修都有仇,特别是飞羽军的修士。之前我只是一个普通人,虽然没有力量,可至少还是人。

后来,我落到了飞羽军手中,本带到了这山洞中,然后就变成了现在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

这些天,我徘徊在四周,一直想要报仇,可是都没有找到动手的机会。

他们一直在追捕我,我不能给他们喘息的机会。”

“你放心吧,顾百城一死,飞羽军一定会暂时收缩势力。他们没机会找你麻烦的。”叶天看了一眼寒风矿深处,“这里面有什么?”

听了叶天的话,刘明挽起袖子,指着手臂上的一处黑色魔纹道:

“有一块奇异断石,上边有着同样的奇异魔纹,我就是被这魔纹转化为怪物的。”

“说起来顾百城身上也有这些魔纹。”沉吟了一会,叶天思索起来。

刘明提醒道:“据说这魔纹牵扯到了祖灵墓地,那是神魔之祖,据说在仙鸣道院有着进入墓地的线索。只是能够进入其中的,只有年轻一代的天才修士。”

“是圣子争夺战和内宗大比。”叶天瞬间明白了事情的关键。

难怪洪飞羽连五德圣地这样的机缘都不是非常在意,原来是为了这祖灵墓地。

如今圣子大比和内宗大比都已经临近,道院中各个势力各个天才的竞争越发激烈。

哪怕是叶天想要从中脱颖而出也很危险。

想到这里,叶天提醒了刘明一句,“你先离开吧,接下来的事不是你能插手的。你心中有着牵挂,不要继续牵扯进来了。”

“我会注意的。”说完,刘明的身影遁入了暗影中。

没有理会刘明,叶天向着寒风洞深处行去。

寒风洞深处,一尊古朴的仿佛经历了无尽岁月的石印正在矗立在那里。

放出玄妙光芒的石印之下,叶天正在潜心静修。

大道难求难修难悟,不经历一番历练努力是无法企及那个境界的。

想要简简单单就明白修行之道,是不可能的。

灵气是一切的基础。

悟性越高,越容易明悟道之境界。

修为修士的根本。

现在叶天正在做的竟然是散功重修。

这道石印上蕴含了奇异的法门,可以通过重修功法,让他的根基天赋潜力变得更强。

而且,叶天觉得这其中的门道没有这么简单。

要不然,鬼蛮宗的人也不会对这石印这么上心。

这上面的法门可正可邪,仙魔只在一念间。

叶天自然是用在正道上。

不一会,他身上的气势没有明显变化,体内的灵气却是变的凝聚起来。

只是数量上却只有此前的一半,并且最重要的是,叶天大多数的作战手段都不能用了。

他的潜力比之前深厚了许多,实力上却是下降了不少。

然而,叶天竟然感觉这石印上的所谓的归源印还没有完全结束。

这法门竟然不只是散功的,甚至还牵扯到了转世重修,元神飞升这样的至高大道。

只是石印上只有一半的法门,叶天也只是将自己的修为重新融合深造。

“剑道不能用了,不过不要紧,我正好借助这个法门暂时封存自身的实力,用来更好的体会虚空之道。”而且,叶天还借着虚空生灭之道做了一件一直做想做的事。

虚空造化之道,可以从虚空中演化出万物,也能到达化虚为实的造化神通。

只是以他现在的境界必须要做出一定的牺牲才行。

现在他牺牲的就是自身的修为,包括很长时间都不能动用的剑道。

本书作者其他书: 黄金瞳 神藏 天才相师 宝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