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修真 > 仙宫 > 第一百三十九章 说的是真的

第一百三十九章 说的是真的

塔幕前的数十位法蓝宗弟子,看着叶瞳如此吹捧贝斯桀勒,纷纷露出啼笑是非的表情,尽管他们觉得叶瞳有些无耻,但也不得不承认,一个新弟子能在法蓝宗抱上贝斯桀勒的大腿,绝对是一件很幸运的事情。

贝斯桀勒是聪明人,哪里看不出叶瞳在刻意巴结他,但他就是很爽很高兴,觉得认识这么一位有趣的小兄弟,实在是美事一桩。

“叶师弟,咱们去暖玉街喝酒。”贝斯桀勒朗声笑道。

“暖玉街?喝酒?”

叶瞳从未听说过这个名字,更是对喝酒没多少兴致,他在登天塔里经过一番厮杀,很多之前的战斗细节需要重新体会,更何况自己这一身的伤势也要等着治疗。

“贝斯桀勒师兄,我的伤势颇重,如若不抓紧时间疗伤,恐会留下隐患,喝酒之事改日再说吧!回头我请贝斯桀勒师兄痛饮一番。”当下叶瞳脸上露出一丝歉意,故装无奈的说道。

贝斯桀勒一愣,这才猛然间醒悟,叶瞳现在是浑身伤痕累累,尤其是他刚刚从登天塔传送出来的时候,喷出的那口鲜血,证明他还遭受到严重内伤。

“是是是,是师兄考虑不周,叶师弟,你先回去疗伤,喝酒什么的,咱们以后再说。”贝斯桀勒重重点头,继续说道:“师兄我的伤势也挺重,也需要回去疗伤,等伤势好了,我再去找……”

忽然,他的话戛然而止。

他猛然间想起,叶瞳是第七山第七峰的弟子,如果换做是别的地方,他自然会毫无顾忌的过去,但第七山第七峰,他却不愿意踏足半步。

“师兄,回头我去第二山第三峰找你。”叶瞳会出了意思,连忙说道。

“我近期都会留在宗门修炼,你随时可以找我,对了,咱们互相留下传讯符印记,有事就用传讯符交流,也不用专门再跑一趟了。”贝斯桀勒听完叶瞳的话满意的点了点头。

传讯符?叶瞳知晓这个世界有这种东西,但他却没有传讯符。

“师弟刚刚加入法蓝宗不久,没有传讯符也不意外,凑巧我有一枚空白的传讯符,就送给你吧!”贝斯桀勒看着叶瞳露出的一抹尴尬神色,便是知道叶瞳并不知道此物。

“多谢师兄。”叶瞳接过玉符,按照贝斯桀勒教授的办法留下自己的印记,然后又与他互相添加了传讯符印记,这才离开。

广个告,我最近在用的追书app,【 换源神器APP www.huanyuanshenqi.com 】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第七山第七峰。

秋墨趴在宫殿三楼,眺望着殿前冷冷清清的景象,眺望着山崖外连绵的群山,那双明亮的眼眸里,有着些许担忧神色流转。

她自幼被师父虞清从外面带回到法蓝宗,也是被师父虞清抚养成人,说她是虞清的徒弟,其实跟女儿也没什么区别。

这些年。

因为第七山第七峰实在是冷清,师父虞清更是不愿意收徒授功,以至于她总是一个人,即便很羡慕别人有朋有友,师兄弟姐妹成群,但多年养成的习惯,也不愿意去主动认识不熟悉的陌生人。

不过现在却是不一样了,她有了师弟,一个只是后天境界的少年。

她不在乎师弟的修为如何,她在意的是,师父每每闭关修炼的时候,自己终于不用再是独自一人了。

“应该……快回来了吧?”

秋墨托着下巴,视线时不时的从上山的那条小道上扫过,忽然,她神色一动,发现一个肥胖的身影,慢吞吞的出现在那条小道上,对方没有登上宫殿前的广场,而是在最上面的那个青石台阶上坐下。

康廉?那个与师弟交好的胖天才?

秋墨眼睛里滋生出缕缕笑意,她很高兴师弟有这么一位朋友,对方身上明显有伤,但现在却出现在这里,说明对方也很关心师弟的闯塔情况。

此时。

康廉心里很忐忑,因为他拼尽全力,也只闯到第九层,师父倒是很满意,但却因为他的伤势颇重,严令他不许私自外出,需要先把伤势养好。

另外,康廉还听到了一个消息,他出名了,因为他一个新加入法蓝宗的弟子,竟然闯到登天塔第九层,已经在法蓝宗造成了巨大的轰动,毕竟所有法蓝宗的弟子,只要没突破到筑基期,最厉害的一位,也只闯到第十一层。

人怕出名猪怕壮!

这是康廉父亲曾经反复跟他强调过的话,然而现在,他却在法蓝宗名声大噪,引来无数双眼睛关注,这令他实在是有些寝食难安,生怕有什么不好的麻烦,突然找到自己头上。

“可惜!”

“实在是太可惜了!”

“叶瞳要是强一些,哪怕只是先天一重境界,自己也愿意把宝压在他身上,以后跟着他混啊!”

“法蓝宗的规定,每位想要离开法蓝宗,外出闯荡的弟子,修为境界都必须突破到先天六重,他才炼气八重,修炼到先天六重,要等到猴年马月?”

康廉唉声叹气,对于叶瞳,颇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想法。

“嘎嘣……”一颗丹药,被他从空间锦囊里取出,随手丢进口中。

忽然,一道消瘦的身影,出现在他的视线中,几乎是一瞬间,他那肥胖的身躯便弹跳起来,或许是牵动了身上的伤口,疼的他嘴角抽搐几下,然后强忍着朝着下面奔去。

“叶师弟!你的伤不要紧吧?”康廉看着叶瞳面色惨白,浑身伤痕累累的模样,发自肺腑的关切着。

“挺严重,需要疗伤十几日。”叶瞳眉头一皱,不由得苦笑道。

“咱们修炼者,应该习惯受伤,身上的伤只要不致命,就没有问题,但心里的伤……”

康廉叹了口气,安慰道。

“唉,叶师弟,就算你现在没办法闯过登天塔第一层也无妨,反正按照宗门规矩,你已经在加入宗门的一个月内去闯塔了,以后只要你好好修炼,相信你早晚能闯过第一层,进入第二层的。”

“啥意思?”叶瞳愣了愣,看着康廉的表情有些古怪。

“没什么,只是安慰安慰你,希望你别想不开,我这里有两颗疗伤丹药,你拿去服用,争取早点养好伤。”康廉摇头说道。

“我闯过第一层了。”叶瞳没有伸手去接,而是盯着康廉说道。

康廉把那两颗丹药塞进叶瞳手里,点头说道:“闯过就闯……等等,你说什么?你闯过第一层了?”

“是啊!”叶瞳笑得有些邪魅。

“你才炼气八重境界啊!就……就闯过第一层了?我好像听说,就算是炼气九重的弟子,能闯过第一层的人也是屈指可数啊!”康廉瞪大双眼,不可思议的说道。

“或许我比较厉害吧!”叶瞳笑道。

“是真的厉害,能闯过第一层,闯到第二层,比我想象的都要厉害,以后好好加油,我看好你。”康廉吧唧了下嘴巴,重重点头应和着。

“我闯到了第三层。”叶瞳突然又冒出一句来。

“叶师弟,你没事吧?刚刚你说闯过第一层,是说着玩吧?”康廉愣了愣,顿时变得古怪起来,小心翼翼问道。

“不信?”

“你闯过第一层,闯到第二层,我或许会相信,但你说你闯过第二层,闯到了第三层,这简直就是胡说八道嘛!你要是能闯到第三层,我都能闯到第十二层了,不是,你别这副表情,我没有鄙视你的意思,只是觉得,你失败就失败了,也不用跟我说假话,咱们师兄弟,不用在乎什么面子不面子的。”康廉无奈说道。

“我真闯到了第三层,你如若不信,大可去登天塔处询问。”叶瞳苦笑道。

康廉眨了眨眼睛,觉得自己说的已经很明白了,叶瞳他怎么还为了面子胡说八道呢?

“对了!”

叶瞳忽然想起一件事情,取出那枚传送符,虽然它已经失去了效果,以后再也不能用来传送,但上面却留下了三道痕迹,他已经听说,每一位闯登天塔的法蓝宗弟子,第一次得到的传送符失效后,上面都会留下三道痕迹,以后每次闯登天塔,每闯上一层,就会多一道痕迹。

“你看!”叶瞳把那枚传送符递到康廉眼前。

“这是你初次领到的传送符?”康廉怔怔问道。

“没错!”

“上面的印痕,你应该了解吧?”叶瞳说道。

“你真的闯到了第三层?”康廉看着上面的三道印痕,显得有些一脸呆滞。

“那是自然,你觉得我有必要骗你吗?骗你有什么好处吗?如果是谎话,难道不会轻易被戳穿吗?”叶瞳理所当然的说道。

“你是……怎么做到的?”康廉咽了口口水,瞪着大眼睛询问着。

“当然是靠实力战胜了流沙傀儡,难道我还能在登天塔里作弊啊?别忘了,我可是来自天网帝国,横穿过了整个蛮荒大泽,早已经身经百战,如果连第三层都闯不到,我怎么可能活着穿过蛮荒大泽,来到这法蓝宗?”叶瞳不以为然说着。

“对啊!”康廉终于相信了叶瞳,可是叶瞳的战绩,依旧令他有些凌乱。

炼气八重啊!

一个炼气八重的修炼者,竟然能闯到登天塔第三层,这简直就是个奇迹,根据打听到的消息,法蓝宗数千年历史上,好像还没有如此牛逼的先例。

本书作者其他书: 黄金瞳 神藏 天才相师 宝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