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修真 > 仙宫 > 第四百二十二章 玉牌与灵虫

第四百二十二章 玉牌与灵虫

“杨道友,就这样让她去了另一处石门,万一她……”姜文博的话还未说完,陡然一声巨响传来,就见足有尺许厚的石门在剧烈的爆炸中轰然裂开。

“轰!”

巨响过后,尘烟四起。

“这一击,恐怕连结丹期修士也躲不过去。”姜文博冷笑地道。

“太极宗阳雷子果然名不虚传,此番能轻易斩杀申公豹,多亏姜道友的一对阳雷子,姜道友大可放心,除了那泣血金铃,申公豹储物袋内的一切东西,尽归道友所有。”杨光面带笑容,挥手驱散了贴在石门上的千斤符。

旋即杨君逸一掌打在布满裂纹的石门之上。

他比谁都要明白,只要自己能够将泣血金铃完好无损地带回杨家,那么自己在杨家的地位将会如日中天,那些对自己有意见的族人只能乖乖地闭上嘴巴!

承受过剧烈爆炸的石门,又经受了杨君逸的一掌之力,终于失去了支撑,化作粉碎。

就在这当儿,一道飞剑化作了虹光,“嗖”的一下直接冲向了杨君逸。

“公子,小心!”

情急之下,杨光不敢怠慢分毫,带着拳套的双手呼啸着划过空气,砸了过去。

“不好,申公豹这厮还活着!”姜文博的太极剑立刻分化为黑白两道光芒,随着他双手法诀不断变化,循环往复的光芒登时将他保护其中。

就在此时,又是一道虹光“嗖”的一下冲了出来,锋利的剑芒冲向杨光的眉心,瞬间而至。

“杨光,保护好你自己!”杨君逸的周围立刻悬浮起一块浅红色的碧玺。

看到碧玺出现,杨光顿时心中大定,高举起手上黝黑发亮的拳套,迎着疾速而来的飞剑,猛地挥了过去。

当他双拳落下,却发现那柄飞剑突然转弯,紧接着以石破天惊之势直接洞穿了自己的眉心,杨光甚至还没明白飞剑为何躲过了自己的攻击,额头上就已经多出一个窟窿,已然死得不能再死了。

“杨光!”杨君逸脸色铁青,眼中迸射出滔天的怒意。

最先冲向杨君逸的飞剑,直接被他周围环绕的浅红色碧玺阻拦,而那柄洞穿了杨光的飞剑,也毫不停留,划过一道弧线,直接刺向杨君逸的后心。

“姜文博,你怎么还不出手!”

杨君逸脸上涌现出狰狞之色,回头看向姜文博,才发现躲在太极剑化作的黑白光芒之中的姜文博,此刻瞪着一对充满恐惧的眼睛,一动也不动。他躯体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短短不到几个呼吸的工夫,姜文博就只剩下了一具白骨。

至于护在姜文博周围的黑白光芒,立刻冲向密室之外的通道,消失不见了。

与此同时,冲向杨君逸后心的飞剑,直接撞在了浅红色碧玺上。

“镪!”

随着金铁交鸣的声音响起,杨君逸只觉两腿乏力,有些站立不住。对方轻描淡写地就斩杀了筑基巅峰的姜文博与筑基后期的杨光,自己孤身一人如何能够招架得住?

“申道友,一切都是姜文博他们二人的谋划,与在下无关,还望申道友手下留情,放过杨某一次。”此刻杨君逸心中怦怦乱跳,脸上全无血色。

“和你无关?说得倒轻巧,如果死的那个人是我,恐怕回去邀功的一定是君逸少爷吧?”叶天淡淡地道。

“申公豹,别忘了我可是杨家嫡系,若是你把我杀了,杨家的人绝对不会放过你,不如我们做个交易,你放我回去,今日之事,杨家不予追究。”杨君逸放慢了语速,以掩饰自己的惴惴不安。

“那可不妥,你若回去将这消息散播出去,不用杨家人动手,太极宗就不会放过我。若是你将今日之事怀恨在心,恐怕整个天下都没有申某的立足之地了,再者,杨光为杨家鞠躬尽瘁,却摊上了你这样薄情寡义的主子儿,当真不值,所以,你还是去死吧!”叶天的话音落下,又是一道虹光疾驰而出。

杨光见到第三柄飞剑冲出,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

他还来不及施法催动碧玺,突然感觉自己后脑上落下一只虫子,尚未等他弄明白哪来的小虫子,那蚀骨灵蚁已然钻入他的后脑,直接将其吞噬一空。

杨君逸身死后,围绕在他身边的碧玺瞬间冲向石室外,化作一道浅红色的光芒,不见了踪影。

双方交手,不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

由于石室受到了一些波及,石块儿一块接着一块地散落下来,数息之后,那石室已然倒塌了过半。

叶天从破败的石室中走出来,目光看向正对面石室门前站着的凌筱。

三柄飞剑,悉数回到叶天的储物袋内,几只蚀骨灵蚁则分布在会客厅的石壁之上。

说来刚才确实凶险,若非叶天提前布置了蚀骨灵蚁,只怕不死也要在阳雷子的爆炸下身负重伤,到时还会不会是那三人的对手,叶天心中也没底。

在姜文博关闭石门,杨光扔下阳雷子之际,叶天就已经收到了蚀骨灵蚁的提醒,第一时间将中品法器的炼丹炉收到储物袋中,而在他丹田温养的镇岳龟山图,感应到危险后第一时间闪现,化作一只巨大的龟壳护住了叶天。

阳雷子爆炸的威力极大,在狭小的石室内产生的冲击力,使得叶天浑身疼痛不已。

幸好有镇岳龟山图,叶天才能免于受伤,不过为了对付杨光、杨君逸和姜文博三人,叶天用剑心控制了三柄飞剑,灵力的消耗也不小。

“都解决了?”凌筱轻声地道。

“难道凌筱姑娘就对在下没有一点兴趣?”叶天神态自若,淡淡地道。

“泣血金铃名头虽大,那么多宗门想要得到它,无外乎是想通过它的力量来威胁其它门派,占有一定的地位,我凌天宗不需要,而且泣血金铃在你手中也并非坏事。”凌筱直截了当地道。

“为何这些人都想要这铃铛?”叶天本来以为,太极宗的姜文博也好,杨家的杨光和杨君逸也罢,他们可能发现了自己的真实身份,不曾想却是为了泣血金铃。

“可能你不懂真正的幻魅仙音的魅力,姑且才会这么问,不过你也不需要知道,你知道它对你并没有好处就是了。”凌筱双目清冷地看着他,随手抛过去了一枚玉牌。

“凌筱姑娘,这是为何?”叶天抓住玉牌,眼中露出一丝诧异。

“天蚕仙人坐化遗留的洞府并无他物,只有一套关于豢养灵虫的手稿,我已复制了一份给你,希望申道友尽快提升自己的修为,这样方能有自保之力。”凌筱神情冷淡道。

叶天将玉牌放在额头间,一些断断续续的信息立刻传入脑海之中。

他发现天蚕仙人的手稿中正好有灵虫感应一篇,当下一拍腰间的葫芦,只见两对蚀骨灵蚁从中飞来,叶天暗自掐动法决,就见四只蚀骨灵蚁两两紧密相拥,额头的触角彼此深深的接触。

叶天感到蚀骨灵蚁两两之间有了一丝微弱的感应,于是掐动指诀让另外两只蚀骨灵蚁飞落在凌筱的储物袋,最终停留在其上。

“凌筱姑娘,此次天蚕仙人坐化洞府一行,也不能让你空手而归,这两个蚀骨灵蚁就送做凌筱姑娘为引,愿你能够豢养出自己的灵虫,有朝一日成为凌筱姑娘的一大助力。”叶天说罢,将余下两只收了起来。

“多谢申道友!”凌筱冰冷的面容看不出任何表情,话音落下之际,双脚已经踏着圆盘法器飞出了石室与通道,直接通过入口处,消失不见。

叶天看着凌筱离去,踏步走进对面的石室之中。

这石室面积不大,其内布置极为简单,一张石桌,一块玉质铺垫,石桌的上面摆着一盏石灯,里面连点一滴灯油都没有,石桌上散落着天蚕仙人遗留下来的手稿,内容完全和凌筱玉牌中的一致。

“想不到这丫头这般单纯,真的以为天蚕仙人没留下别的东西。”叶天苦笑着摇了摇头,不过凌筱已然离去了,他可不会傻乎乎的专程再出去将她唤回来。

只见两只蚀骨灵蚁停留在石室一侧的墙上,而在蚀骨灵蚁停留的地方,分明有一条细入毫芒的缝隙,这里就是石室中暗藏的密室,若非蚀骨灵蚁观察入微,叶天自己想要发现也颇为困难。

叶天在石室内找了一圈,暗道既然石室的顶部有夜明珠,一盏石灯在石桌之上完全对修士没有任何用处,想来那盏石灯就是机关。

果不其然,叶天将石灯旋转一圈,密室立即打开。

就在这时,一只躲藏在叶天怀中的寻宝鼠突然冲进了密室,叶天见此立刻追了上去,可是当他走进这个密室中,寻宝鼠已经将什么东西吃光抹净了,并且心满意足地用一只前爪拍着涨大的肚子,打着饱嗝。

“鼠辈,下次再敢偷吃东西,我绝对不会放过你!”叶天的面色颇为阴沉。

旋即他迈步走到石室内坐化的一具尸骸前方,在尸骸的面前摆放着三件物品,一枚玉牌,一只灵兽袋,还有一柄达到下品法宝威能的飞剑。

“这些应该就是天蚕仙人遗留下来的东西,鼠辈,你吞吃的到底是何物,老实交代或许我会既往不咎。”叶天拿起这柄飞剑,迅速将其炼化,操控着它围绕自己飞旋一圈,发觉这下品法宝相比上品法器,不仅威力提升,就连控制起来都灵巧了三分。

“叽叽叽!”寻宝鼠挑衅地看着叶天,大有不服你就打我的架势。

叶天暂且拿它没办法,只好收起飞剑,打开了天蚕仙人遗留下来的御兽袋,只不过里面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

而在最后这枚玉牌中,叶天找到了天蚕仙人豢养灵虫所用的方式,这是一部唤作《虫之阴阳豢灵宝典》的书籍,里面记载一套完整的控制灵虫、豢养灵虫,并且和灵虫沟通的方法,其中许多地方天蚕仙人都留下来自己的心得体会。

叶天仔细地看了一遍《虫之阴阳豢灵宝典》,方才将所有的蚀骨灵蚁召唤出来。

通过《虫之阴阳豢灵宝典》记载的法诀和沟通方式,叶天了解到蚀骨灵蚁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自由交配产卵,而且交配的时间会根据蚀骨灵蚁的数量多少进行调节,只要蚀骨灵蚁伤亡严重,那些产生变异的蚀骨灵蚁就会在最短的时间内交配产卵。

蚀骨灵蚁的虫卵正常时间需要半年才能孵化,而在紫金葫芦里面,只需待上三日就会孵化成虫,而且它们会迅速吃掉无法孵化的虫卵,来增加自身成长的速度。

叶天终于明白,当初麻子脸道人为何不在意蚀骨灵蚁的死活,原来紫金葫芦还有缩短蚀骨灵蚁孵化时间的功效,如此说来,只要蚀骨灵蚁不被全部杀掉,有了紫金葫芦就能以最快的速度繁殖出新的蚀骨灵蚁。

又在石室内寻找一圈,确定没有其他收获,叶天方才带着寻宝鼠离开了洞府。

本书作者其他书: 黄金瞳 神藏 天才相师 宝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