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修真 > 仙宫 > 第五百三十三章 凌天宗浩劫(上)

第五百三十三章 凌天宗浩劫(上)

凌天宗。

一道流光划破天际,冲入凌天宗的护山大阵,向着凌天宗最高峰的凌天大殿,飞掠而去,途中有些正在山上别院修炼的内门弟子,认出那道流光乃是凌天宗掌教真人吴瑾瑜的得意弟子,刘子毅。

整个凌天宗的弟子都知道,如今燕国的局势不容乐观,掌教真人吴瑾瑜为此已闭关修炼多日,以求尽快突破至元婴中期修为,来抗衡无日宗宗主。

可以说,此时的凌天宗,并非彼时的凌天宗。

苍岳在伐燕之战中大获全胜,燕国将士兵败如山倒,无日宗宗主在战阵之上连斩数名结丹期修士,又在北方屠灭数派,声势大振。

凌天宗作为燕国最重要的依靠,也是燕国主要的供奉修仙门派,如若无法保证燕国的安危,覆巢之下,焉有完卵?燕国的修仙门派在无日宗攻伐之下,将会彻底败亡。

苍岳伐燕,无非就是为了争夺修炼资源。

而无日宗作为苍岳国唯一的修仙门派,又岂会让凌天宗以及燕国其余的修仙门派残存下来?哪怕这些门派想要乞降认输,获取苟延残喘的机会,都近无可能。

在这种局面之下,号称天下第一大派的凌天宗,也就成了燕国所有修仙门派的支柱,身为凌天宗掌教真人的吴瑾瑜,压力之大,前所未有。

凌天宗接下来的部署,已然到了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地步,吴瑾瑜俨然已经成了整个燕国的脊梁,他深知自己凭着结丹巅峰的修为,根本无法击败无日宗宗主,是以才会选择闭关,希望能赶在在燕国尚未被苍岳完全覆灭前,突破至元婴中期,如此才有望击退无日宗,还天下苍生安宁。

“我等参见刘师兄!”见刘子毅来到凌天大殿,两名守殿的弟子立刻恭候地道。

“通知各山峰弟子,务必要再一刻钟内全部赶来凌天大殿,我有重要的事情宣布。”刘子毅脸容僵硬如石,没有任何表情,不过两名守殿弟子不敢有任何忤逆,立刻走到左侧的偏殿。

这偏殿并非真正的房间,只是一处狭小的凉亭,不过在这凉亭之中悬挂着一口铜钟,足有数人合抱之大,由于年久未用,原本古朴的青铜色已经布满了厚厚一层铜锈。

两名守殿弟子来到青铜钟旁,彼此互相看了一眼,虽然他们不知刘师兄要干什么,可是命令难违,即便百年未曾动用过的敲山钟,今日也得破例一回了。

“一起动手吧!”其中一名子弟苦笑一声,运起全身的灵力。

另一名弟子不敢怠慢,迅速运起所有灵力,两人一起击打在敲山钟上,灵力没入敲山钟之内,古朴的敲山钟瞬间散发出一道青色的波纹,其上的铜锈顷刻间被震碎,化作齑粉随风散去。

“铛铛铛!”

三声巨响回荡在整个凌天宗之内。

那些还在自己山峰上修炼的弟子们,听到敲山钟的声响,立刻放下手中的一切,迅速驾驭飞行法器赶往凌天大殿。

就连那些闭关许久的长老,听到敲山钟的声音也不敢松懈,纷纷停下修炼,化作一道遁光出现在凌天大殿门前。当他们见刘子毅一人守在凌天大殿门口,所有人脸上顿时浮现一抹怒气来。

敲山钟,那可是凌天宗存亡之际时,方可使用的。

而此时各峰弟子已经驾驭飞行法器赶来,也发现整个凌天大殿仅有刘子毅一人,如此说来,凌天宗根本没有遇到什么危机!

“诸位长老,各位师弟,此次召集所有人前来,实在是我有要事宣布。”刘子毅一边不紧不慢地说着,一边迈步走进凌天大殿。

跟在他身边的六位长老,看到刘子毅手中的天火神剑,都知道这是掌教真人吴瑾瑜的法宝,乃是凌天宗掌门的信物之一,故而六位长老只得深吸口气,强压心头怒火。

六人跟着刘子毅,一同走入凌天大殿之中。

其余各峰弟子,根据自身修为以及进入山门的时日,排成两列紧随六位长老其后。

刘子毅刚走进凌天大殿,就走到了掌门的宝座,然后若无其事地坐了下来。

全场登时鸦雀无声,一道道愤慨的目光不约而同地望了过去。

“刘子毅,你这小王八蛋想干什么?还不快滚下来!”

“即便你深得掌门师兄器重,赠予你天火神剑,你也不可恃才傲物,目无尊长,堂堂掌门之位岂是你一介弟子能够觊觎的?”其中一位两鬓灰白的老者声色俱厉道,然后一个箭步冲向刘子毅,探手抓向了他手中的天火神剑。

“范长老以下犯上,当诛!”刘子毅口中的“诛”字落下,就见那天火神剑瞬间化作一道虹光直冲范长老而去。

不等其余人看清楚发生了什么,两鬓灰白的老者已然丹破而死。

“唰!”

天火神剑杀了范长老之后,直接回到刘子毅手中的剑鞘内。凌天大殿之中的气氛,霎时变得颇为沉重,其余五位长老和数百名内门弟子看着身陨的范长老,不禁瞳孔一缩,呼吸立刻急促起来。

范长老虽然修为不高,那也是结丹初期修士,更是掌教真人吴瑾瑜的师弟。按辈分来算,范长老也是所有长老之中资历最高的,刘子毅却是直接出手将其斩杀。

如此局势,所有人心中都在盘算着,究竟发生了何事?

刘子毅为何会在凌天大殿内动手,而且所杀之人还是掌教真人的师弟,莫非是受了掌教真人的准许,刘子毅才会这么做?

所有人皆是满腹疑团。

不过有一点,范长老仅有结丹初期修为,即便当年有什么过错,念在同门情谊的份上,掌教真人也不至于对他下死手啊!更何况,眼下燕国的局势极其险峻,一旦凌天宗内患四起,燕国可能就会彻底败亡。

故而就算范长老触犯了门规,也可以发配到边疆,哪怕他最终与无日宗妖人同归于尽,也能博得一个美名,扬我凌天宗的威名。

刘子毅的杀伐果断,非但没有让所有人对刘子毅产生嫉恨,反而思索起来范长老多年来的所作所为。由于他有掌教真人吴瑾瑜这位师兄,范长老掌控着整个凌天宗的物资分配,其中不免出现过克扣弟子修炼资源之事。

不仅如此,就是余下的五位长老,也都或多或少被范长老克扣过一些资源。

然而众人都碍于掌教真人吴瑾瑜的颜面,不好意思向范长老讨要,更何况谁也不知其中有没有掌教真人吴瑾瑜的授意,而且范长老每次克扣的份额都不多,渐渐的也就在凌天宗形成了一种默契的规矩。

任何弟子、长老,所得到的修炼资源,都会少半成。

那些早年入门的弟子绝口不提此事,新入门的弟子对此事更是全然不知,最终弟子们的修炼资源分配,只剩下范长老一人说了算。

刘子毅瞥了眼范长老的尸体,一招手将他的储物袋收起来,略微扫了一眼里面储量惊人的灵石,似笑非笑地道:“范长老克扣这么些年灵石,居然一点都舍不得用,保留至今,难怪活了那么大岁数还只是结丹初期。”

此时一名长老顶着压抑的气氛走向前,两眼瞪如铜铃,“刘子毅,你让守殿弟子敲响敲山钟,不只是为了当着我等的面斩杀范长老吧?”

“对,我正有一事要宣布。”刘子毅淡淡地道。

“何事?”

那位长老自恃修为已经到了结丹后期,就算刘子毅手里有天火神剑,若想一招取他性命,未必行得通,故而说话时有了几分底气。

其余四位长老同时跟在他身后,一副同进同退的模样,倒是让大殿里面数百名内门弟子悬着的心,逐渐安定下来,全都疑惑地看向坐在掌门宝座的刘子毅。

掌门之位,不容亵渎。

刘子毅杀了范长老,尚且还能原谅,那范长老贪墨已久,理应受到惩罚。不过刘子毅坐在了掌门宝座上,此等大不敬之举,一旦掌教真人深究下来,其罪责也不轻。

数百名内门弟子实在想不明白,刘师兄为何要这么做?

凌天宗的掌门之位,将来多半是会传给他的,刘子毅根本没必要当众触犯门规,强行坐在掌门的宝座上,除非刘子毅想要……

谋逆!

众人不禁想到一种可能,登时全身一震!

如此一来,范长老的死就不只是贪墨受罚,很有可能只是刘子毅独断专行,目的就是为了铲除异己,好让自己安稳地坐上凌天宗掌门的位置。

不过有一点始终是个疑问,即便刘子毅真的要革故立新,难道就不怕掌教真人吴瑾瑜闭关结束,重新夺回掌门之位?届时莫说是刘子毅一人,纵然是十个刘子毅,也不会是吴瑾瑜的对手。

刘子毅的目光自所有的内门弟子脸上扫过,不怒自威道:“自今日起,凌天宗归老夫所有,尔等若是臣服,老夫自然不会亏待你们。尔等之中若是有人冥顽不灵,胆敢对老夫不敬,休怪老夫杀无赦!”

此话一出,凌天大殿内顿时响起一阵错乱的脚步声。

“大家先别慌!”

先前问话的长老大喝一声,稳住局势,阴沉着脸道:“刘子毅,你才修行几年,敢在我们几人面前自称老夫,莫要以为你有了天火神剑相助,我等就拿你没办法…”

“法”字刚刚落下,天火神剑“嗖”的一声直接斩向了那名长老。

“动手!”

那名长老双手迅速结印,手中已经多出一件白色镶着金边的小旗,却见他将那小旗朝着天火神剑一抛,白色镶着金边的小旗立刻涨大十余倍,迎着天火神剑冲了过去。

另外几位长老目光凝重,此战已然无法避免,众人只希望联手制服刘子毅,待掌教真人吴瑾瑜闭关结束,再来定夺刘子毅这个叛逆之徒的生死。

“去!”

一名须发斑白的长老张口吐一柄银色小剑,迎风暴涨数百倍,化作一柄银光闪烁的巨剑,以泰山压顶之势向刘子毅劈去。

“叛逆之徒刘子毅,凌天宗由不得你来撒野。”又一名身形削瘦的长老自怀中摸出一套乌光闪烁的锁链,其上灵力浓郁,掂在手里十分沉重,就连这名已经到了结丹中期的长老,使用起来也显得颇为吃力。

“锁灵困龙链?想不到在凌天宗还能见到此等神物。”刘子毅看到乌光闪烁的锁链,伸手一招,竟是直接从那名身形削瘦的长老手中夺走了锁灵困龙链。

“尔敢!”

诸位长老看到刘子毅夺走锁灵困龙链,脸色顿时变得极为难看。锁灵困龙链可是他们的莫大依仗,也是掌教真人吴瑾瑜特意传于的法链,不到必要之时,绝不可拿出来轻易使用。

众人哪里会想到,这锁灵困龙链还未派上用场,就被那叛逆之徒以诡异的手段夺走了。

“大家合力斩杀他!”

最先与刘子毅问话的那名长老,手中指诀快速变幻着,只见那柄白色镶着金边的小旗,忽然托起白色的长尾,遮盖住了天火神剑,顷刻间就把天火神剑困在旗幡之中。

“斩!”

与此同时,那柄银色的巨剑已然落到刘子毅的身上。

“区区一柄飞剑,也妄想取老夫的性命?”

那柄银剑落在刘子毅身上,瞬间化作点点银光消散在大殿中。与此同时,刘子毅向前一挥手,显露出原型的银色小剑上的神识烙印瞬间被抹杀。

“噗!”

须发斑白的长老明显停顿了一下,猛地睁大了眼睛,脸色煞白地喷出一口鲜血。

“还给你!”

刘子毅神色淡然,瞥了眼须发斑白的长老,冲着那柄银色小剑轻轻一拂衣袖,那银色小剑立刻化作一道闪亮的星光,直接洞穿了那名长老的丹田,搅碎了里面的金丹。

一名长老陨落,余下四位长老张大了嘴,半晌合不拢来。

刘子毅虽是掌教真人吴瑾瑜的弟子,修为却不过是结丹初期,如今他所展现出来的修为,别说是结丹后期,就是结丹巅峰修士也无法轻易做到。此子一出手,随意就能强行抹杀掉法宝上的神识烙印,足以说明,他的神识要比结丹中期的修士高出数倍。

如此强大的神识,刘子毅若要杀了所有长老,未必真的做不到。

这般想来,先前两名还未来得及出手的长老开始萌生退意,天下何其之大,即便无法在凌天宗安静地修炼,出去做个结丹期的逍遥散修也不会有人找麻烦。

二人并非没想过要侍奉刘子毅,不过他们活了上百年,早已看出刘子毅现在嗜杀成性,保不住将来跟着他也会丧命。相比在刘子毅手底下战战兢兢,还不如离开凌天宗,选一处风景绝佳之地,继续潜修。

退意一旦萌生,二人刚刚拿出的法宝就收了回去。

他们看也不看另外两名长老,登时化作一道遁光就向凌天大殿之外逃去,只不过二人刚到大殿门口,就被一股无形的能量击倒在地。

“噗!噗!”

二人各自吐出一口鲜血,不禁脸色煞白,这叛逆之徒莫非要赶尽杀绝?想到此,他们浑身颤抖,忍不住就要连声求饶,却被一柄银色小剑直接洞穿了眉心。

又是两名长老被杀,凌天大殿内的一众弟子神色骇然,眼看仅存的两名长老正在苦苦支撑,醒悟过来的一些弟子深吸口气,不顾一切地向凌天大殿之外逃去。

“老夫手下从未有人可以逃走,要么臣服,要么死!”刘子毅的声音在凌天大殿中响起,那些刚刚驾驭飞行法器的弟子,还未来得及飞到大殿门口,纷纷摔倒在地。

数百名内门弟子在猛烈的神识攻击之下,全部七孔流血,昏死过去。

刘子毅丝毫没有留手,这些不过筑基期的弟子对他而言用处不大,故而一出手就直接抹杀掉他们的意识,将众多内门弟子变成了痴傻之人。

如此狠辣的手段,另外两名长老自然看在眼中,只不过现在他们自顾不暇,又如何出手相救那些内门弟子?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凌天宗的将来,断送在叛逆之徒刘子毅的手上。

“你们二人修为还算不错,若是愿意臣服,老夫可以答应你们,助你们早日飞升成仙。”刘子毅的一只手敲击着椅子的扶手,声似雷霆,传遍四周。

“刘子毅,你背叛凌天宗,注定要死在掌教真人……”身形削瘦的长老刚一开口,刘子毅甩手将刚刚祭炼的锁灵困龙链抛向此人,乌黑的锁链闪烁着光芒,直接就将此人缠绕锁死在锁灵困龙链之内。

“死!”

刘子毅淡漠的话语轻轻说出,锁灵困龙链瞬间收缩,顷刻间那名身形削瘦的长老已然化作了一滩血水。

“就剩你一个了,是否臣服于老夫?”刘子毅的眼中闪烁着凛冽的寒光。

“你这叛逆之徒……”最后那名长老的声音还未落下,刘子毅轻轻一挥手,就见困住天火神剑的白色旗帜瞬间破碎成布片,同时天火神剑化作一道炽焰红光,直接洞穿了这名长老的胸膛,最终回到刘子毅手中的剑鞘之中。

本书作者其他书: 黄金瞳 神藏 天才相师 宝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