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修真 > 仙宫 > 第五百三十五章 冤家路窄

第五百三十五章 冤家路窄

叶天从叶家遗藏离去之后,不觉得一切都是一场局,想起来先前刘子毅匆忙赶到凌天宗,叶天当下也是不敢怠慢,立刻将青诀冲云剑掷出,驾着长剑朝着个飞行而去。

还未等叶天靠近凌天宗,就见整个凌天宗山外乱成一团,原本山中布下的阵法跟幻境全部不复存在,而原本被禁锢在凌天宗附近的妖兽,全部脱离了掌握,尽数逃脱出去,将周围村庄镇子夷为平地。

叶天看到如此景象,不免心中疑虑重重,显然是凌天宗内部出了什么问题,难不成无日宗已经打了过来。

叶天这般一想,就立刻警惕起来,但是神识却是不敢随便外放,因为那无日宗宗主毕竟是个元婴期的高手,只要捕捉到了自己神识方位,自己怕是插翅难逃。

那无日宗宗主天资绝人,绝非那些泛泛之辈,先前他在自己手吃了一次暗亏,那“时光凝滞”虽然让他遭到不小的创伤,但是并没有伤及其丹田跟元婴。

想来下一次交手之时,那无日宗宗主定会格外戒备,防备着那“时光凝滞”所带来的出其不意。

少了“时光凝滞”这等杀手锏,叶天都不在去想如何战胜那无日宗宗主,单是从其手中脱困,怕就已经是一件十分困难之事了。

进了凌天宗的山道,叶天心中疑虑更甚,这山道之上没有一名凌天宗弟子把守,先前他在加入凌天宗的时候,虽说当时很多出来站岗巡逻的弟子,都是为了迎接弟子维持秩序才出来的。

不过山道上的一些必经之路,还是一直都有专人看守的,不过今日竟然空无一人。

叶天看到凌天宗如此怪异的情况,干脆直接落在了地上,将青诀冲云剑置于手中,随时准备应敌。

等到叶天小心谨慎的行到先前入山拜师的那处凉亭时,鼻头顿时闻到了一股血腥味,显然这凌天宗内不久前历经了一场大战,死者定然众多。

终于在叶天来到山门前的那处广场上时,终于见到了凌天宗弟子的尸体,这些都是些外门弟子,死状都极其凄惨,被邪术吸干了精血,面容枯槁,如同枯萎的干尸一般。

鬼道人,叶天脑中立刻想到了此人,不过却又让他有所怀疑,这鬼道人修为不过是结丹后期,即便是近期有所突破,至多也只是结丹巅峰。

插一句,我最近在用的追书app,【 换源神器APP www.huanyuanshenqi.com 】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且不说凌天宗掌教真人吴瑾瑜原本就有元婴期的修为,单是凌天宗的各个峰的长老执事们,许多人的修为都并不在鬼道人之下。

就凭着鬼道人一人,就敢擅闯凌天宗,实在是太过有些匪夷所思,怕是这凌天宗只需动用内门弟子,就能将这鬼道人给打的落花流水。

不过这些弟子却是是被邪功所吞食了精血,而且手法也跟先前叶天所见到鬼道人如出一辙。

不过这一切也都说不准,这世上很有可能存在比鬼道人修为更为高深邪道修士,但是那无日宗,就有不少人的修炼功法跟鬼道人是大同小异的。

如今疑惑重重,叶天有些忍不住想要将神识外放出去,不过好在理智让他放弃战了如此想法。

眼下凌天宗肯定遭遇了劫难,自己随意乱外放神识,若是那行凶作恶之人没有离去,自己这结丹初期的神识是很容易被对方发现的。

不过眼下之事,只有到了凌天宗的主峰凌天峰,才能彻底解除疑惑。

不同于上次换了身份拜师,如今叶天已经是结丹期的修为,且不说还有青诀冲云剑这等法宝,单凭他自己就能飞至凌天峰上的大殿之处。

原本还有有些荣归故里,衣锦还乡之感的叶天,此时看着毫无生气的凌天宗,却是兴致全无。

到了凌天宗的大殿之上,鼻头之处的血腥味道愈发浓重起来,整个大殿内,横七竖八的躺着无数尸体,有不少都是叶天见过之人。

不过这些尸体的死法,却是跟那些看门的外门弟子截然不同,都是被修为高深之人给一击毙命的,那人修炼的是正宗的功法,绝非先前叶天所想的鬼道人修炼的邪功鬼术。

不过这些死去的尸体之中,却唯独没有看到刘子毅跟其师父,凌天宗掌教真人吴瑾瑜的尸体,难不成是这两人侥幸逃脱,叶天一时间也只能是猜测。

至此,叶天心中也算是大致明了了,这凌天宗遭到一名修为高深的高手袭击,在场众人全部殒命,那鬼道人肯定是跟在后面捡漏子的。

不想这号称天下第一大宗的凌天宗,就这样覆灭了。

能依仗着自己修为袭击凌天宗之人,天下间屈指可数,只有北方苍岳的无日宗宗主,还有南方宋国的南宫世家家主。

叶天查看了一下死者所受的创伤,并非是那无日宗宗主出手,答案昭然若揭,肯定是那南宫世家家主出手了。

不过这些死去的凌天宗弟子跟掌门,也有不少是受了凌天宗内部的功法所重创,才因此身亡的。

正当叶天在对着这些一连串的疑问苦思冥想之时,忽然感到大殿外传来一股异常的强大的灵力波动,连忙将青诀冲云剑握于手中,随时准备应敌。

“哈哈哈,果真是冤家路窄,叶天,居然让老夫再次遇上你了,正好,老夫突破到了元婴期,眼下灵力充沛,好无用武之地,正好拿你小子开刀。”

说话的是一名中年男子的声音,叶天虽然没有跟这人有过多的交流,但是他却是知道这人是谁,那就是当日在苍梧秘境率领南宫世家众人的长老南宫启明。

不过这南宫启明却已经完全变了一副模样,先前在乾坤塔叶天所见之时,他还是一个面相凶恶中年人,不料短短这段时间没有相见,这南宫启明就已经鬓发彻底霜白,俨然成了一个老者。

不知道这南宫启明在乾坤塔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以至于他变成了如今的模样,不过他方才所说的,他已经突破到了元婴,叶天从方才传来的灵力波动也能大致判断出来,那南宫启明所言非虚。

“原来是南宫世家的长老,不过你怎么变成了这般模样。”叶天淡淡的开口问道。

“哼哼,叶天,老夫就让你做个明白鬼,那乾坤塔的第六层本是迷宫,老夫不甚闯入了一个时间幻阵,那里时间跟外界完全不同,老夫在其中待了数年,外界也只是过了几分钟而已。原本老夫感觉大限将至,再无力突破的时候,终于让我找到了第七层的入口了。”南宫启明回忆起在乾坤塔的过往,脸上一时怨恨,一时又是兴奋。

“看样子,你是找到了乾坤塔内的宝藏了,如此一来倒是恭喜你了。”叶天看了一眼表情混乱又丰富的南宫启明,笑着说道。

“叶天,你莫要得意,老夫告诉你,先前一直跟着你那个缥缈宗娘们,你当真以为人家是看上你了,才死心塌地的要跟你一同进入那乾坤塔冒险,那缥缈宗的娘们才是真正的扮猪吃虎之辈,那乾坤塔内的所有机关陷阱,她怕是比老夫知道的都要多,老夫到了第七层的时候,刚好看到她拿到了宝物安然逃离。”南宫启明讲到此处,愤恨的有些咬牙切齿起来。

“我说南宫启明,你如今都成了一副老者模样,还要在这里挑拨离间,不觉得丢人么?既然那唐芸笙已经拿了乾坤塔的宝物,你为何又能突破到元婴期。”叶天一脸的正色开口问道。

虽然叶天嘴上没有承认,但是通过南宫启明方才的那番话,他也能大致判断出来,那唐芸笙在乾坤塔内是一直有异心的。

她都所有说话,想法,还有对乾坤塔的了解,让叶天也是觉得那南宫启明的指责并非没有任何道理。

而在那之后,唐芸笙无论是样貌打扮都是大变,而且修为提升到了结丹后期,早就让叶天有所怀疑了,只是不便出面揭破此事。

“哼哼,叶天,老夫先前还当你是个豁达之辈,不想居然如此小肚鸡肠,拘泥于儿女情长之中,那缥缈宗的娘们不仅拿了宝物离去,还在第七层设好了局,她将妖兽引导入口之处,就等着后面人闯进来,然后所有潜入乾坤塔之人只能有一人生还。”南宫启明冷冷的说道。

那南宫启明见叶天一脸思索之状,没有开口反驳,就继续开口说道:“不过天无绝人之路,那第七层的妖兽是一只真正的蛟龙,老夫跟那蛟龙大战了无数个日夜,在所有灵石消耗殆尽,灵力即将枯竭之时,老夫才将那蛟龙斩杀,不过老夫的大限已至,就要油尽灯枯之时,老夫直接将那蛟龙的内丹吞食了了下去,原本以为老夫就要毒发身亡,不想正是这颗蛟龙的内丹,将老夫多年来始终无法精进的最后的一道瓶颈给突破了,老夫元婴已成,体内服用内丹所中的毒素自行解除了。”

南宫启明讲到最后,也是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似乎命运的波折,跟最终的结果,让他觉得多年来的所有准备跟苦心没有白费,一切终有回报。

“不过这凌天宗素来跟南宫世家无冤无仇,你为何要寻上门来,屠灭凌天宗满门弟子!”听完南宫启明的故事,叶天神色顿时一变,厉声质问道。

“叶天,你莫要血口喷人,明明是你比老夫先到的凌天宗,你还好意思贼喊抓贼,老夫刚从苍梧秘境中逃了出来,甚至连宋国都没有回去过,只是路过这里,见到山下异状,才上山来一看究竟,不想就在这大殿之中撞上了你小子,不过这样也好,老夫正好连同往日的仇怨一起报了。”南宫启明瞪眼厉声说道。

“哼,南宫启明,先前那太极宗掌门修为如何,最终还是命丧我手,不知道你出来之后有没有听过,我先前打伤无日宗宗主之事。你如今刚从苍梧秘境中逃出来,想来身上的储物袋应该已经是没有什么留存之物了,我各类符篆跟灵石应有俱有,敢问你对上我,有几成胜算?莫要想着我拿话糊弄你,眼下这凌天宗的事有些怪异,我只是懒得在你身上浪费时间而已,莫要以为你有了元婴期的修为,就可以在我面前肆意妄为了。”叶天眉宇之中带着不屑说道。

南宫启明毕竟是历练多年的老修士了,他心中一定知晓,这些话语叶天就是在糊弄自己,但无奈眼下的局面确实有些微妙,自己的乾坤塔一行,损失惨重,不仅是灵石符篆尽失,连法宝也在跟那蛟龙打斗中破损了。

这叶天也不是什么良善之辈,若是相斗起来,被他用上什么阴谋诡计,一旦灵力开始消耗,他不能很快得手,就要落入被动之中了。

而且方才那叶天说了他讲无日宗宗主打伤之事,结合他知道的信息,这来凌天宗行凶之人的身份,他似乎隐隐能猜测到一些,但是还是不敢确定,只能向叶天追问。

“叶天,你说你先前将无日宗宗主打伤,你可认得那无日宗宗主的功法战技,这些凌天宗的弟子,可是那无日宗宗主出手所杀?”南宫启明眉目一冷,认真的问道。

“这些凌天宗弟子没有一人死于无日宗之手,你可是知道什么事情?”叶天见那南宫启明这般发问,想来是他还知道一些自己未知之事。

“看来那人终于出山了,那人潜藏这么多年,终于要出手了。”南宫启明面色一凝,自言自语的说道。

“你说的那人是谁?”叶天见南宫启明提到那人,就神色有些不宁,显然那人的修为实力一定十分强悍,即便是南宫启明这等见多识广,历练万千之人,也是对其相当的忌惮。

南宫启明稍微顿了一顿,思索了一番,才缓缓开口说道:“叶天,既然那人已经出来了,天下间的局势即将大变,老夫今日有些事情跟你如实相告,你尽管放心与老夫合作,我知道你跟南宫世家有着血海深仇,但是你却不知道,老夫并非是南宫世家之人,相反,老夫跟你一样,跟南宫世家同样有着深仇大恨。”

那南宫启明的这番言语一出,叶天也不禁翻了翻眼睛,这前前后后的剧情,也未免太过狗血了,还是这南宫启明在苍梧秘境中受了什么刺激,因此失了智。

“叶天,你莫要露出那种表情,老夫就知道你不信,不过这些事情你在燕国这边很难听到,但是到了宋国境内,只要想到打问,一定能查的清清楚楚,先前南宫世家竞争家主的时候,一共有三人有资格竞争,一个是南宫世家的现任家主南宫敬,另一个是被列为南宫世家叛徒,多年来不见其踪的南宫瑾,另一个就是老夫。当时南宫瑾的修为最高,我跟南宫敬还在结丹期的时候,此人已经到了元婴期,最后我二人联手,将其逐出南宫世家,我二人本意是将那南宫瑾杀死的,不想那南宫瑾的元婴却是逃脱了,不过在他元婴逃脱之时,还是中了我二人专门为其法宝,导致其元婴受损,原本以为这南宫瑾的元婴无法存活,不想今日在凌天宗看到如此场景,已经能断定,出手定是南宫瑾本人无疑,不过他应该是夺舍了凌天宗的某人,而他屠灭整个凌天宗,怕是就是想将无日宗祸水东引,借着无日宗之手,来毁灭南宫世家。”南宫启明忧心忡忡的说道。

叶天这边听了南宫启明的分析,心中的所有疑惑顿时恍然大悟,所有思绪都清晰熟络起来,所有的事情这般一想,就全部说得通了。

先前刘子毅的脸上的戾色,并非是他本人所携带的,原来是他早早的就被南宫瑾元婴夺舍了,只不过那南宫瑾元婴受损,没有完全掌握刘子毅的控制权了。

而那苍梧秘境,跟第三处叶家遗藏,叶天都是通过刘子毅口中得知的,这两个地方的宝藏,吸引了天下宗门不知多少注意力,这也导致北方苍岳跟无日宗再跟燕国交战之时,如入无人之境。

而这屠灭凌天宗的行径,也是为了无日宗日后能平稳的灭掉燕国准备的,只要凌天宗存在,那无日宗跟苍岳就终究有所忌惮。

而那凌天宗掌教真人吴瑾瑜,怕是已经被南宫瑾所附身的刘子毅抹杀的一干二净了。

如今这凌天宗彻底覆灭,天下间再无人能抵挡无日宗的攻势,燕国被灭,苍岳跟无日宗的目标一定就是更为富庶的宋国跟南宫世家了。

这南宫瑾当真是心思缜密,步步为营,环环相扣,以天下为棋盘来弈棋,来为自己的复仇之路来铺平道路。

本书作者其他书: 黄金瞳 神藏 天才相师 宝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