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修真 > 仙宫 > 第五百八十一章 成事不足

第五百八十一章 成事不足

叶天所说的话,字字珠玑,顿时点醒了姜玉坤现在需要考虑的事情,但除此之外,姜玉坤还有其他顾虑。

按照最初三环金刀门对这次夺取天剑门秘境的计划,那三名元婴期修士悄悄潜入秘境,应该早早拿到压胜物,深入秘境内围核心,而他也该利用恒古玉佩完成对天剑门除了宁素心叔叔以及周剑、李金光之外的所有元婴期修士围剿。

但现在,压胜物没找到不说,三名悄悄潜入秘境的三环金刀门元婴期修士也成了俘虏,不仅如此,还将姜玉坤的所有底细都透露了出去。

而姜玉坤自己这边,也是因为叶天的突然出现而功亏一篑,没能完成对天剑门这批弟子的围剿。

先前种种布局,一切都毁在了这个只有结丹期修为的叶天身上,事已至此,难道真的没有别的机会翻转了?

三环金刀门谋划许久的夺取天剑门秘境一事,也只能如此草草收场?

想到这里,姜玉坤不甘心!

他是三环金刀门宗主之子不假,可至今修为只有结丹巅峰期,虽然他不似叶天这种结了七品金丹,提升元婴无望之人,但也不过是个六品金丹,他在短时间突破到了结丹巅峰也已经借助了不少宗门的力量了,所谓的天资限制在所难免。

他唯一能倚仗的,就是自己心机算计远超旁人,在三环金刀门内,在自己父亲面前献计献策,一步步禅食天剑门势力,最终吞并整个天剑门。

之前所有计谋无不成功,并且好拉拢了许多天剑门的弟子,这也让他在其父亲面前享有了极大的话语权,更是他如今能以结丹期修为横行三环金刀门的根本原因。

可这些如同空中楼阁,毫无根基。假如此次一腿,不管天剑门有没有证据,接下来都不会再给三环金刀门这般轻而易举盗取天灵秘境的机会了,而他在宗门内的威望,将会受到极大影响,到时候他的修为之事就会再度被旁人提及。

这宗门不同于世家,向是传给修为高深之人,如若是贤能之辈,即便是修为稍逊,但是能带领宗门走向康庄大道,也是未尝不可,却不会因为他是三环金刀门宗主的儿子,在传位之时,会对他有所偏袒。

毫不客气的说,只要三环金刀门是在他的谋划下成功吞并天剑门,那不管未来他修为如何,他都是有可能继承三环金刀门宗主之位。

如此大诱惑面前,姜玉坤不允许自己失败。

眼下的局面,还有一丝机会!

姜玉坤暗暗咬牙,直到现在,他还有一手天剑门内应没有用。

孙福禄的事情不管叶天知道不知道,至少这是他唯一机会了。

“怎么样,我该说都已经说了,你考虑这般久了,不知道考虑得究竟如何了?”叶天见姜玉坤迟迟不在吭声,主动问了一句。

姜玉坤回望向叶天一眼,忽的转身,朝着罗素扔过去一个木制傀儡,说道:“接好了,这就是束灵傀儡的分身之一。”

“我答应这笔交易了,不过前提是,你要先保证我带他们平安离开秘境,方才我交给罗素的束灵傀儡分身,在我离开后,就可以自行解开那些修士身上的束神缚限制。”姜玉坤这才回头,对叶天说了一句。

“我信不过你。”叶天摇了摇头,类似之前女子修士的突起示警这种事,他不想再发生一次。

如若不是因为他身上的浊气太重,会影响到自己的剑道,他先前对付这三人,最应该做的事,就是当场杀了这三人,而不是压着这三人,给了那女子通风报信的机会。

这姜玉坤说是这分身能解,但万一不能呢?

“你不需要信得过我,你只需要知道,地遁锁只有出去一次机会,我们既然离开,再无法回来,就算我留下的傀儡分身不能解开,对你而言,没了我的威胁,也不是什么太大问题,对吗?”姜玉坤面沉入一潭死水,看似已经接受失败的命运。

“叶天,我觉得此法可行,你不必管我,救人要紧!”身后罗素忍不住说了一句,他觉得姜玉坤所言非虚,而且叶天这般讹诈,他可是有些提心吊打,既然对方已经全然卸下了的防备,不如就此收手最好不过了。

叶天摇了摇头,这姜玉坤此时表现的越是认命,他就越不能相信姜玉坤的话,因为他当下的举动,跟先前相比,有些太反常了。

三环金刀门如此谋划,又把姜玉坤放在这样一个重要位置充当明面诱饵,绝没有那么简单。

那三名三环金刀门修士失败之后,第一时间就是找姜玉坤,除了姜玉坤身上有离开的办法,可从另一方面,不也能说他们需要姜玉坤给予下一步的指示和命令。

而且,姜玉坤身上的几件法宝,无一不是针对这秘境最有用的法宝,他才是真正关键。

试问这样一个人,有了这么多的依仗,先前在自己的言语威胁之下,仍旧是在不停的挣扎,想尽办法争取对自身有利的条件,如今却肯这么心平气和的认命离开?反正换做叶天自己,就算非离开不可,也绝不会如此认命,乖乖配合。

所以那姜玉坤的那个束灵傀儡分身,定然是有蹊跷之处的。

以己度人,此刻叶天把自己代入姜玉坤,重新思索了一番眼前之事,若他是姜玉坤,在当下的这种局面下,是否还有翻盘机会。

答案是有的。

这翻盘逆转局势的关键,就在于那个至今不知所踪的内应孙福禄。

别人不知道叶天倚仗,作为天剑门弟子孙福禄,又是和宁素心叔叔一队的元婴期修士,怎么可能不了解叶天的手段。

从进入宗门,再到试炼名额选拔,叶天底细差不多在哪,那孙福禄自是一清二楚。

之前叶天从未表现出自己的威胁,孙福禄透露的关键信息自然不会有他,所以叶天到目前为止才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做了如此之多,若是孙福禄重点透露了他的事情,那情况肯定就不会是现在这个情况了。

别的不说,假如姜玉坤做决定之前,孙福禄突然出现,那么这变数,就会导致叶天先前所作所为,尽数化为乌有。

为了减少变数出现的可能,叶天也需要姜玉坤尽早做决定,放弃在天剑门秘境内所有一切谋划。

姜玉坤所想,叶天也想到了。

“姜大少爷,我看你一副不甘心的样子,我猜你一定是人为你们安排在天剑门的那个内应能帮上你吧?不过很可惜,那孙福禄的事情,我们都已经知晓了。”

为了浇灭姜玉坤最后一点希望,乖乖就范,叶天深思再三,还是决定主动点破。

“什么,孙福禄,他是内应!叶天,你会不会搞错了,孙福禄自幼就在我天剑门长大,绝无背叛天剑门的可能!”姜玉坤猜到叶天可能已经知道,并不意外,但罗素就不一样,叶天的话,对他来说不亚于晴天霹雳。

别说是他,就是那些已经被姜玉坤俘虏的天剑门修士,一个个面面相觑,露出不敢相信的样子来。

叶天根本不去回答罗素的话,孙福禄到底是不是叛徒,可不可能背叛天剑门,这些都不是他现在需要佐证的事情。

唯一需要叶天佐证的,只是在姜玉坤这里,点破孙福禄这个内应点,可不可能逼迫姜玉坤尽早下决定,离开秘境。

叶天直直盯着姜玉坤,事到如此,别的什么谋算,都已经成了支末细节,唯一取胜的,是气场。

从一开始,直到现在,叶天每一步算计,每一步谋划,最终形成的整个气场。

在这气场当中,姜玉坤的气场则在一步步一点点被禅食被消磨。

此消彼长,叶天此刻每一字每一言,于攻心之上,都不亚于一名元婴期修士出手。

“你说我们?”

“此我们非彼我们,我们先前没有证据,自然不会让所有人都知道关于孙福禄的事情。可他一进秘境之后就寻不见了踪迹了,暴露的太早了。”

“也就是说,除了你,还有人!”

“随便你猜,你要不走,其实也行,等那边解决掉孙福禄这内应,自会找到这里。正如你先前推测,就算有罗素帮忙,我的确拿你没有太多办法,可问题是,若我这边再多几个如宁素心叔叔那般的元婴期修士呢?不然我一直拖延时间干什么呢,如此算来,就算你这会儿打算鱼死网破,也是于事无补了。”

“我们没有内应,你是在故意诈我!”

“有或没有,对我来说不重要。你若是试想的话,就带着你的人赶紧离开秘境,其余的事,那是天剑门和三环金刀门的事,和我这个小小修士,没多大关系了。”

几番对话下来,姜玉坤不再吭声,叶天也不再开口。

片刻后。

“我走!”

姜玉坤最后希望,也被叶天点破,就算他最终否认了内应一事,算是给孙福禄留了自辩余地,这个时候,他已经再无暇顾及其他。

不再犹豫,他抬手向众人一挥,原本捆缚在众人身上的流光神通尽数被他收于掌心。

下一刻,他另一只手从怀中掏出一把金灿长锁,往地面一摔。

轰然间,长锁和地面相接触的一刹,金光窜入地面,大地晃动,有狂风无根而起,卷起四周阴森浓雾!

有光点在姜玉坤脚下出现,密密麻麻,正以肉眼可见的形成一扇光门。

叶天想起来了,之前那女子曾说过,地遁锁开通的秘境出口,需要十分钟左右才行。

看来所说的十分钟,就是这光门形成的十分钟。

姜玉坤做完这些,望向叶天。

叶天点了下头,轻轻一推,正打算以灵气将那三人推给姜玉坤,谁知就在这时,被解开身上束神缚的天剑门一众修士当中,有一人猛然起身,大声阻止道:“叶天,不许你把这三人还给姜玉坤!”

叶天猛然蹙眉,姜玉坤更是眼中迸射出一道精光。

那人跟着又喊道:“叶天,这三个人乃是我天剑门的叛徒,其三人的身份至关重要,要是没有他们,今天姜玉坤在秘境内所做的一切,都成了无根无据的事情,我们事后甚至还可能要被三环金刀门恶人先告状,变成我们以人数优势,欺负他姜玉坤!”

“是啊,这三叛徒不能给他!”

“先前要不是这小子偷袭我们,尽使些卑鄙手段,我等又怎么可能被俘,如今我们禁锢已除,你就是不把这三人给他们,我们也能把姜玉坤擒拿至此!”

“众位天剑门的兄弟们,听我一言,拿下姜玉坤,到时候带着这三个叛徒和姜玉坤一起,出了秘境找他们三环金刀门算账!”

“说的不错!”

……

二十多天剑门修士在起身之后,却是不管叶天了,齐齐过去把姜玉坤围再其中。

“诸位道友,听我一言,此事不可冲动!”叶天见到这些天剑门的弟子如此举动,顿时暗叹大事不好,大声阻止众人靠近姜玉坤,但谁也不愿意听他的。

看见如此情景,叶天不禁在面上露出恼怒之色!

这群天剑门修士,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先前他一直不敢过度激怒姜玉坤,不就是担心这姜玉坤身上有压箱底的手段,真把这姜玉坤逼急了,他不走了,那在这秘境里,姜玉坤和他们就只能是不死不休的下场了!

姜玉坤能擒住他们一次,难道就不可能擒住第二次?

就连叶天自己都不敢保证,姜玉坤会老老实实把这些修士身上的束神缚神通撤去,这些修士,竟然还敢再站出来,要擒拿姜玉坤!

姜玉坤望向众人,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再望向叶天,挑眉道:“叶天,这就是你我交易的结果吗?”

“谁与你这贼子交易,先前你偷袭暗算我等,可讲过什么道义!”

“三环金刀门欺人太甚,姜玉坤,别以为你是三环金刀门的宗主之子,我就不敢拿你怎么样,今天我就要让你也尝尝,被人束缚全身,封死灵气关窍的痛苦!”

言语之下,已经有人按耐不住,御剑就冲向光门内的姜玉坤。

姜玉坤眼底顿时闪过一丝阴冷。

“你们既然如此,那就来拼个你死我活吧!”

姜玉坤言罢,周身灵气疯狂旋转,硬是凝出了实质来,犹如一层外壳,将其罩在其中。

这是束灵傀儡除了束神缚神通之外的另一神通,可以抵抗所有攻击半个时辰的灵气结界,灵气罩。

“哼,龟缩在这防御结界之内,就以为我们拿你没办法了?你一个结丹期,仗着法宝勉强有个元婴期修为,我看你又能维持这结界多久?”

一名天剑门修士冷哼了一声,对众人再道:“大家齐心协力,共同出手,一剑碎了这结界!”

“好!”

“共同出剑!”

天剑门的众人纷纷响应,可姜玉坤根本没看这些修士,只是低下头,双目直直盯着脚下那点点光芒所凝出的门。

就在众人合力破他结界时,姜玉坤脚下的光点忽然变成了黑点,那扇越来越清晰的光门,也成了一道黑门。

至始至终,叶天都没有出手,在那么多元婴修士面前,他也没办法出手,可在注意到姜玉坤脚下光点变成黑点这一细节之后,不禁面色一凝!

叶天不知道姜玉坤要做什么,但是直觉告诉叶天,必须快跑,尽快远离此地!

因为这黑色之物,他先前在二重天,只在几人身上见过,不是魔功就是鬼术,这些功法大多数都是反噬极强,而且威力极强的,这姜玉坤如果真的会此法,在此时用来玉石俱焚正是最好不过了。

但那些天剑门修士,早已红了眼,不破开姜玉坤灵气结界,根本不愿退一步。

无奈,叶天也来不及多想对策,只能大喊一声作为提示,旋即扭头急速后撤,他人生死,与自己何干!

眨眼之间,叶天已经向后退了百丈之远,而在此时,以姜玉坤为中心,炸起一道冲天黑柱!

没有巨响,没有异动,只是一刹之间,黑暗席卷所有,覆盖一切。

包括叶天自己,眼前也是一黑,随后意识全无!

等黑柱散去,这一片天地,不管是姜玉坤还是天剑门修士,竟然在无一人踪迹,就仿佛根本没有修士出现在这里过一样。

清风拂过,地面沙沙,无数阴森浓雾,早已将这里再度填充。

不过刹那,一切重归尘土,与最初开始毫无任何变化。

本书作者其他书: 黄金瞳 神藏 天才相师 宝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