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修真 > 仙宫 > 第五百八十八章 自辩

第五百八十八章 自辩

“随便你!”罗素转身走到叶天身边,懒得理会周晋等人,当下以行动表明自己的立场,

罗素全然不吃周晋这一套,周晋一点辙也没有,他沉下脸,眼神阴森,一时没再吭声。

既然如此,那罗素此人留不得了!等下要找个机会,让罗素半个月一个月开不了口下不了床才行,至于罪过,要么姜玉坤背,要么就是这叶天背好了!

周晋心想了一番,有了打算。

轻咳两声,周晋正要开口,叶天却抢在了他的前面。

“我先前说过,姜玉坤和那三个三环金刀门修士,潜入这天灵秘境,是为了修改天灵秘境入口位置,如果你觉得这也无所谓,那我更无所谓,现在我们就在这僵持着,等到天灵秘境入口重开好了。”叶天先声夺人。

周晋顿时哑住,黄旗和吴应有更是面色一变,一如之前罗素刚听叶天说起此事时表情一致。

周晋倒不想承认叶天说的是真的,但身边黄旗和吴应有也都不是傻子,天灵秘境内围核心有一处枢纽阵法,可以修改秘境入口开启位置,这事也不算什么秘密,只不过天灵秘境是何等存在,即便是一个小的不能再小的天灵秘境,其中内围天地也是重重制压,千变万化,要想找到可以修改秘境入口开启的法阵枢纽,谈何容易。

按理说,这最核心存在的秘密,都掌握在宗门宗主手中。天剑门宗主闭关销声匿迹近千年,天剑门弟子也都近千年不曾听闻这方面的消息。也就几十年前,天剑宗还有一处中等天灵秘境,入口开启位置突然改变,不知去向,从此这个中等天灵秘境,就彻底消失在天剑宗掌控之下。

你说叶天是内应也好,说他是叛徒也好,但这事一旦说出,任何知道的天剑门弟子都不能不当回事。

“姜玉坤他们到底有什么计划,你一五一十全部交代,日后也算你将功补过,我会亲自替你在诸位长老面前多说好话!”周晋思量再三,再次开口,迫不得已,只能改变对叶天的部分态度。

“先说你们来到这里之前,遇到过其他人没。”叶天还是方才那个问题。

“没有。”周晋只能老实回答。

“那么你们来到这里之前,也是出现在一片参天森林当中,然后走到边缘峭壁下,从峭壁上的洞府而入,一路走到这里?”叶天又问。

黄旗和吴应有再次点头,周晋却受不了这谈话处处被叶天引导,显得他们低人一等,不禁拔高声调:“让你交代姜玉坤他们究竟有什么计划,不是让你在这对我们问东问西!”

“我区区一个结丹期修士,也就是抓住了他那三个元婴期属下,问出了点东西,随后又逼得姜玉坤不敢对我出手,救出你们而已,我又怎么可能知道姜玉坤他们到底有什么计划?阁下堂堂一位元婴期修士,要想知道姜玉坤的计划,不应该直接去抓住姜玉坤严刑拷问,又或者抓住他那三个元婴期下属,问我做什么?”叶天冷笑一声,看似自嘲的一番话,一口一个区区结丹期修士,又一口一个堂堂元婴期修士,话语中的嘲讽之意,字字诛心,不仅说的周晋脸色发青,就连吴应有和黄旗也是脸色一黑,听不下去。

罗素替叶天说再多,效果也都不如叶天这会儿自嘲说的几句话。

先以天剑门立宗根本的天灵秘境入手,再拐回头替自己洗脱,效果远比罗素那样直接提叶天洗脱罪名,更有效果。

至少只要他们还想阻止姜玉坤真的找到秘境内围核心出能修改入口位置的法阵枢纽,就必须得到叶天的帮助。谁让叶天曾俘获姜玉坤那三个属下,知道的东西远比他们更多。

当然,还有一点是周晋他们绝不可能知道的,那就是这个天灵秘境的外围三层小天地的压胜物,已经在叶天手中。

叶天没主动说,罗素也被气的没来得及说,任凭周晋在这里怎么污蔑叶天,等出去后,叶天将压胜物黑色圆石拿出来,即便黑色圆石会在秘境入口关闭后失去压胜物的传送作用,但作为压胜物所特有蕴含的灵气,做不了假。

这就会是证明叶天清白的最佳证据。叶天要真是三环金刀门的内应,他都已经得到了压胜物,哪还需要有后面跟姜玉坤对峙那一处戏码?

按照周晋的计划,这事压的下去,把罪名能推到叶天身上,那才能算是保住大家颜面。可要压不下去,罪名也无法推到叶天身上,那大家配合他做的一切,只会更加丢人,也更加颜面无存!

黄旗和吴应有不是不知道这点,至少在叶天说出姜玉坤他们一行人真正目的后,周晋就有些压不住这个局面了。既然如此,大家谁也不愿意把事做绝。

“叶道友,你莫动怒,很多事,我们都被蒙在鼓里,从我们的角度,怀疑你也不是没有道理,既然你的确清白,那我们再怀疑也是无用。若果真如你所说,我们最重要的是阻止姜玉坤他们,而不是在这里内斗。”黄旗站了出来,一副老好人和稀泥的神色,只想把内应、叛徒这事糊弄过去,先齐心协力,解决姜玉坤等人的威胁才是。

“关于叶道友你之前问他,我们刚醒来后,的确是在那一排参天森林当中,那地方灵气之充沛,天才地宝之多,远超想象,如果我没猜错,那儿应该就是秘境的内围核心处,至于黄师兄和周师兄,我们也是在走出森林到那陡峭山壁边上的洞府门口碰到的。进洞府后,一直往前,就走到了这里。”吴应有点了点头,同时也说道,顺带把叶天方才的问题仔仔细细回答了一遍。

“黄旗、吴应有,你们这是干什么!”周晋回过神,当即瞪了眼黄旗和吴应有,没想到自己还没解决罗素,身边两人就又改了注意。

吴应有和黄旗都没理周晋,罗素在叶天身后看到这一幕,不禁在心里对叶天竖起了大拇指。

叶天对人心的把控,果然比他要强太多,如此一说,叶天都不需要和周晋争辩任何关于自己是否清白的事,这一番旁敲侧击,就把该说的该做的以及双方都无法忽略掉的某些事实点明出来,甚至替对方想好了立功的路子。

现在他们还在秘境,并且来了这里,那么姜玉坤等人必然还在秘境,而且很可能也在这里。阻止姜玉坤修改秘境入口位置的法阵枢纽,这一个功劳,就顶的上之前所有过错。

这些点明之后,吴应有和黄旗到底是选择跟周晋站起一起,诋毁叶天,还是选择和叶天一起,阻止姜玉坤等人为天剑门立功,显然易见的事。

拉拢了黄旗和吴应有,周晋一个人孤木难成林,又能掀起什么浪花?

连罗素都看明白的局势,周晋又怎么会不知道。

他表面不动声色,心中却已经是咬牙切齿,恨透了叶天!该死的家伙,还真小看了他,本身以为自己颠倒黑白一番说词,就能说的叶天心神具乱,然后急于和自己争辨清白。

清白这事,越辨就越不清楚,历来都是各有各的道理,争辩不清,就继续争辩,这里不清不楚,就到外面不清不楚,外面还不清不楚,就到宗门诸位长老面前不清不楚,可那个时候,周晋所有目的也就达到了。

但周晋万万没想到,叶天压根不自辩,只是说了下姜玉坤他们要做什么,然后自嘲一番,就让自己好不容易旁敲侧击拉拢了一路的吴应有和黄旗两人改了主意。

事已至此,周晋先前计划统统作废,只能暂时作罢,另想他方。

“那你问这些,到底是什么用意?和姜玉坤他们要做的事情,又有什么关系!”周晋强压下自己心中真实想法,只得按照黄旗、吴应有的想法,先紧着阻止姜玉坤他们来。

“关系大了。”叶天本不想搭理周晋,不过看罗素和黄旗、吴应有也是不太清楚的样子,只能费心解释一遍。

“我们都是由姜玉坤最后搏命时制造出的那个黑柱吞噬,进到这里,醒来后也都是那片参天树林。姑且确定这里就是秘境的内围核心处,那么能改变秘境入口位置的法阵枢纽也就在这里某处。我不知诸位在那片参天树林寻找搜索过没,那片参天树林里,只有各种天才地宝,却没有任何神通阵法的痕迹,反倒是森林外,如壁垒般封死森林的一圈陡峭山壁处,那一座座洞府入口,处处存在术法神通的痕迹。如果说着法阵枢纽就在这里,也能是在洞府内某处。”

“我们也是一路从洞府进入,来到这里,你们同样也是,那么其他人,只要找到洞府入口,最终可能就还会出现在这里某处。换句话说,那阵法枢纽,也在这里某处。”

“我和罗素道友来的早,已经在附近找过,这附近没什么特殊,唯一不同,就是前面那瀑布。不过按照我和罗素道友的想法,就是……”

叶天洋洋洒洒一大堆话,将现有情况分析的一清二楚,只是话到最后,还没说完,周晋再次打断了他。

“既然阵法枢纽很可能在瀑布那边,你们干嘛往回走!”周晋好不容易抓住了一个可能是漏洞的问题,直勾勾盯着叶天。

毕竟,周晋和吴应有、黄旗三人出现的时候,叶天和罗素刚巧是背对瀑布方向,急速撤离。

叶天都还没回答周晋的问题,瀑布那边,忽然传来一阵杂乱无比的妖兽嘶吼之声,如奔雷滚地,震耳欲聋,就连脚下无坚不摧的绝品水灵石都随之颤动起来,隐隐有震裂迹象!

这得是多少妖兽发威才能引起的天地动荡!

霎时间,周晋、吴应有以及黄旗等人,面如死灰,身子更是本能后撤一步,随时做好了要逃的准备!

这下子,都不需要叶天再解释什么了。

“那边是什么情况?”吴应有最先出声,神色紧张。

“我也不知道!我和叶天走到那边,只看到一个红玉石桥,然后察觉到可能有危险存在,就再不敢靠近,只能先推出瀑布范畴,这不刚退没多远,就遇到了你们。”罗素替叶天回答了一句后,转望向叶天。

他先前可没察觉到什么危险,这等于是叶天又救了他一次,要是那时候叶天不在,他肯定不会离开,按照现在这会儿从那边传来的动静,还留在那的下场,注定凄惨。

谁知道,叶天下一句话,让几人同时变了脸色!

“不好,我们得过去看看!”叶天望向瀑布深水湖潭那边,沉声再道。

“你没听到那边妖兽嘶吼声,光看这天地动荡的异象,就知道那边决不止一头两头妖兽,恐怕数量绝不在少数,修为实力更是不俗!”周晋急急说道,这会儿他也顾不上算计叶天,没立刻撤离到安全位置,就已经证明他定力还算不错了。

“是啊叶小兄弟,我们现在再去,不是去找死吗!”就连罗素也是同样想法。

“先前我们在那,只有危险的感觉,但没有这等异象发生吧?现在我们都离得远远的,那边却有了动静,你们就没觉得奇怪?”叶天双拳紧握,浑身紧绷,他也知道,这种情况下还要过去,着实危险,但不去不行啊!

实在是因为这妖兽突然而起的嘶吼声以及引起的天地动荡,太过奇怪。

刚刚他和罗素都走到红玉石桥跟前了,妖兽不露头,怎么他们都退出老远,又开始了?

黄旗和吴应有对视了一眼,谁也没跟叶天过去的打算。

“那既然如此,我们在这等你,你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如何?”周晋冷哼了一声,突然计上心头。

叶天没说话,只是望向罗素。

这等冒险的事,他的确不好让人和他一起,所以去或不去,还需要其他人自己做决定。

“我去。”最终,也只有罗素一人,下定决心,依旧跟着叶天。

黄旗和吴应有没吭声,就已经代表了他们的选择。

有罗素也就够了,叶天原本就没指望周晋或者是黄旗、吴应有敢冒这个风险。

转过身,叶天和罗素就朝着瀑布那边急速狂奔。

为了不引起过多注意,再加上这里本来就无法御剑而行,两人尽可能收敛灵气,纯粹以肉身力量加速飞驰。

片刻之后,红玉石桥近在眼前,叶天和罗素不由放慢了脚步,最终停下。

两人互相对视一眼,眼中尽是惊诧。

越靠近红玉石桥,妖兽嘶吼声越是巨大,引起的天地动荡异象也更为明显,但目光所及之处,却还是先前所见的那副景象。唯一不同,就是不管妖兽的嘶吼声,还是天地动荡异象的起源处,都是自红玉石桥发出。

“叶小兄弟,你看那边!”罗素忽然注意到一处,抬手指着石桥上面。

叶天望去,就看见石桥上有几个身影,在水雾曼起如云的桥身上,朝着瀑布里面走,眨眼消失在石桥尽头。

这下,叶天什么都明白了!

什么妖兽嘶吼,天地动荡,都是假象幻觉,之所以出现,完全是因为有人上了石桥,再联想他们出现在这方天地内时,时不时有人影出现,想要吸引他们离开,可谓是真相大白。

原来是要吓走上了石桥的人!

“我们要不要回去通知周晋他们?”罗素问向叶天。

“来不及了。万一桥上的人是姜玉坤他们呢?毕竟他们比我们更清楚可以改变秘境入口的法阵枢纽,所以他们才敢无视这一方天地内的幻象恐吓,走上石桥!”叶天沉声说着,已经大步迈出,直接朝着石桥走去。

罗素顿了一下,知道叶天所说在理,也就不再想周晋他们,跟着叶天朝着石桥走去。

等上了红玉石桥,杂乱繁多的妖兽嘶吼声更为剧烈,而且犹如真有妖兽在他们耳边嘶吼一样,只撼道心。

叶天道心经过第一重天、第二重天两层淬炼,早坚固无比,不为所动,走在石桥上,不受任何影响。罗素情况少差一点,但他心思简单,反倒有助于自己稳住道心,不受影响,故而脚步有些踉跄,可也没慢叶天一点。

一路走过石桥,追着方才消失的身影直到石桥尽头,有惊无险。下了石桥,到深水湖潭里面,反倒没任何妖兽动静和天地动荡的异象存在,而先前那制压御剑腾空的禁锢,也仿佛解除。

在红玉石桥外面看着瀑布和深水湖潭,没多大感觉,可走过石桥进到里面,又不一样了。

滚滚流水自九天落下,砸入深水湖潭,水雾成云,处处缥缈。

有一道水门,暗藏瀑布当中,将那落下九天的流水硬生生割开一道口子。

水门两侧,还有两行秀气至极的楹联。

一行是天大地大,唯我独大。

另一行则是天门灵门,唯听我命。

乍一看,这楹联还算工整,但经不起推敲,两行楹联,互相根本没有什么直接关系,倒像是生搬硬套,只图一个天大的口气。

“就是这了!”

叶天忽然开口,并且拿出了那枚黑色圆石。

此时黑色圆石,不再周身发黑,而是变得通体透明,石面上,甚至还映出和藏在瀑布内相同的水门,就连水门两侧那两行楹联,也是清晰可见。

他们一直苦苦寻找的能改变秘境入口的阵法枢纽,就是这里!

“那接下来我们怎么办?”罗素在叶天身边,急急问道。

找到了当然好,可问题是,在他们之前,已经有身影从石桥走过,按理说会比他们先找到这处水门,可现在,瀑布前,深水湖潭之上,也就他和叶天两人,再无他人。

“当然是进水门了。”叶天重新收回黑色圆石,根本不需要想,双目直盯那扇水门。

先前的人来了又消失,在这里还能去哪,肯定不会潜入地下深水湖潭,能去的地方也就只有一个,就是这水门。

况且,水门大开,既然是阵法枢纽,里面估计又是一个小天地,而要修改入口,很可能也在就是这小天地内完成,不管怎么说,眼下唯一可行,就是进水门。

叶天和罗素说完,就不再犹豫,直接朝水门冲去。

罗素刚想让叶天再小心一些,叶天都已经冲进水门,消失在瀑布之前。

见状,罗素只得咽下已经到嘴边的那些示警之话,跟着一头,扎进这水门当中。

这一次,两人谁都没有感到太多异常,就又进入到另一小天地。

此处小天地,范围不大,四顾好像就能看到天地边缘,其中只有一处向上的山峰,山峰顶端,遥遥可见一座道观。

叶天已经在山脚,后入水门的罗素刚刚出现。

四下一望就能看尽山脚下的所有存在,罗素跟着抬头望向山巅道观,心生感慨。

“这小天地,还真的是小。”

“走吧,上去看看。”叶天抬腿,迈向通往山巅的第一层石台。

罗素紧跟其后,两人登山前行,双方极其默契的谁都没有御剑,也没有外溢灵气。

就在这时,两人走了还不到一半登山路,山巅道观忽然出现一道巨大剑气,如滂湃瀑雨,突如其来的直接覆盖整座道观!

轰然间。

道观坍塌在这剑气之下!

这般气势磅礴的剑气,直冲云霄,如此一幕让叶天、罗素两人,狞不及防!

让叶天、罗素两人,狞不及防!

本书作者其他书: 黄金瞳 神藏 天才相师 宝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