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修真 > 仙宫 > 第六百二十六章 魂牌碎了

第六百二十六章 魂牌碎了

西雷山,云巅之上。

浓密的乌云笼罩住整座山脉,而在半山腰,雷电肆虐。

白色的闪电照亮着乌云遮住天空的西雷山,隆隆作响的雷电声,此起彼伏,而在西雷山顶部,一座占地面积巨大的庄园,矗立在高耸入云的西雷山顶部。

庄园之内,有一处三层高的阁楼,换作雷霆阁。

顾名思义,雷霆阁既然是西雷山上最高的建筑,自然有它的不同之处。而在雷霆阁之上,一道又一道雷电自天空中的乌云落下,使得雷霆阁周围彻底被狂暴肆虐的雷电环绕。

而这座雷霆阁,正是西雷山杨家修炼崩雷剑诀的地方。

只不过,阁楼所处的环境实在恶劣,杨家就算有些自信的年轻一辈准备修炼崩雷剑诀,可在雷霆阁中的雷电的压迫之下,最终大多都放弃了。

正因为如此,西雷山杨家有了决定,为了不让杨家人全部拘泥于崩雷剑诀,杨家老祖才会让那些无法在雷霆阁中待下去的杨家子弟,选择自己想去的门派修炼。

有了杨家的身份,他们不管在任何门派,都不会受到太差的待遇。

就算是杨家的旁系分支,除了那些实力强大宗门之外,不少小门小派也很想接纳他们,因为搭上西雷山杨家,这些小门派也算是有个名义上的靠山,招手弟子的时候总算有点底气。

但杨文彦不同,他可是杨家的直系子弟,而且他的父亲也是一位化神期的高手,同样修炼的杨家老祖悟出的崩雷剑诀,实力之强,同阶之中无人能及。

只不过…

今晚的杨家后院的祠堂之中,祠堂的供桌上摆放着一块玉牌,突然迸裂,碎成了碎玉。

守护祠堂的老人,蓦然睁开眼睛。

当他看到碎裂的玉牌对应着杨文彦三个字,整个人顿时阴晴不定起来,呆愣了片刻,迅速冲天而起。

“老爷,大事不好了!”老人飞向前院,声音如同洪钟一般响亮。在深夜中,甚至超过了天空中肆虐而下,劈在雷霆阁的雷电之声。

与此同时,杨家庄园之中,一道身影突然冲天而起。

“何事,怎地如此惊慌?”只见一位中年男子,面白如玉,身着一件白袍,颇有几分仙风道骨,这人正是杨文彦的父亲杨云鹤,他迎着飞来的老人淡淡的开口说道。

“少爷的魂牌碎了。”老人伤心的说道。

“什么!”

杨云鹤听说杨文彦的魂牌碎了,整个人如同遭受雷击,犹自不确定的说道:“你确定是少爷的魂牌?”

“老奴就算是年纪大了,可眼神好着呢,真的是少爷的魂牌。老爷,您说少爷是不是……”老人的话没说完,不过意思非常的明确。

魂牌,那是和杨文彦神魂有着亲密的关联。

一般情况之下,魂牌不会出现任何的反应,除非这个人死了,魂牌中与之感应的气息消失。这时,魂牌就会彻底碎裂,以此也能证明这个人已经死了。

“天剑门,我必要为文彦讨个说法。”杨云鹤怒吼一声,目光如炬的望向几千里之外天剑门所在的位置,整个人化作一道遁光,冲入围住西雷山四周的乌云中,消失不见。

“老爷!”

留在孔中的老人,看到杨云鹤离开,暗自叹了口气回到祠堂中,小心翼翼的将碎裂的杨文彦魂牌收拾起来,用一个金黄的手帕包好放在祠堂的供桌之上。

此时此刻,而在东河郡城,一声爆炸惊动了东河郡城之内正在搜寻徐琥的所有人。

只见处在东河郡城最为显眼位置的郡守府,府内的一处开阔的场地,铺砌的花岗石地砖轰然炸裂,紧接着整个地面深陷下去,露出了地下掩藏的一处地下宫殿。

元辰听到爆炸声,第一时间赶了过去。

几乎就在他动身的时候,散布在周围十五名天剑门外门弟子一起赶到,当他们看到一所被鲜血染红的地下宫殿,以及被碎石和泥土掩埋的女子尸体,不由得倒抽一口凉气。

“嘶,这该死了多少女人?”有人难以置信的说道。

“快,陈旭辉昏倒在下面的通道中。”元辰看着地下宫殿中的死尸和鲜血,却是神色如常因为相比于东河郡城三百万人口来说,地下宫殿中的女人尸体只不过占据其中一点而已。

他在第一时间就将神识散布在地下宫殿,立刻发现陈俊辉昏倒在地宫的入口部位,虽然不清楚陈俊辉为何会在此地,不过从刚才的爆炸中,元辰隐约也能猜出来发生了什么。

因为在地宫的空气中,一股剑婴的气息还未消散。

剑婴秘术,乃是天剑门的秘术,只要天剑门的弟子修为到了元婴之境,宗内都会开放这门独特的秘术。而剑婴秘术正是以自身元婴为根基,用整个元婴蕴含的灵力祭炼成剑,威力之强,就算是化神期的高手也能斩杀。

当然,使用剑婴秘术,同时也就等于选择死亡。

剑婴秘术一旦施展,就没有回头的机会,而元婴化作的飞剑,不仅可以爆发出很强的威力,还能直接自爆元婴。

元辰很清楚,刚才的那声爆炸,只有可能是元婴的自爆。而在地宫的入口处,陈俊辉昏倒过去,那么使用剑婴秘术爆炸的人只有可能陈俊光。

“想救你,那也要问过我才行。”就在元辰和几名天剑门外门弟子想要去救陈俊辉的时候,一道血色斧头忽然自碎石之中冲天而起,‘嗖’的一下劈在一位靠在地宫边缘最近的天剑门外门弟子身上。

这名实力只有结丹中期的外门弟子,尚且还没有看清那道血光是什么,整个人依然被劈成两半。

“是徐琥,大家一起出手。”元辰注意到血色斧头,并且也看到地下宫殿中走出的一名浑身冒着血色光芒的人,看到他的面孔,元辰一眼就认出来,此人正是他们苦苦搜索一夜寻找的徐琥。

余下十五人,立刻掐动指诀,十五件法器或法宝散发着不同形状的光芒,纷纷向徐琥攻击而去。

徐琥占地地宫之中,看着四周十五名天剑门外门弟子的攻击,冷冷一笑。只见他冲着飞在空中的血色斧头一招手,血色斧头瞬间落入他的右手。

血色斧头之上,血光闪烁。

不仅如此,徐琥身上的血色气息,也在这一刻迅速涌入血色斧头之中,只见血色斧头顿时涨大数十倍,变成一柄巨大无比的血色斧头,徐琥拿着它,猛然挥劈而下。

那些冲向徐琥的法器或法宝,顿时就被劈飞出去,甚至有些人的法器在巨大无比的血色斧头劈砍下直接断成两截,紧接着五人来不及与法器切断感应,法器受损,立刻就反噬到他们身上。

五人喷出一口鲜血,脸色变得惨白一片。

“大家千万要小心防备,徐琥手中的血色斧头,至少也是一件上品法宝,不到万不得以,千万不要与之相碰。当下务必要困住徐琥,不给他逃脱的机会。”元辰控制着自己的飞剑,盘旋在地下宫殿的上空,同时不忘用神识提醒其他人注意。

于是,除了受伤的无名外门弟子之外,地下宫殿的上空还有十柄飞剑锁定地宫中站着的徐琥。

“哼,就凭你们也想拦我,都去死吧!”徐琥目光扫过天空中围绕的十柄飞剑,反手就将手中的巨大的血色斧头冲着前方不远处通道中的陈旭辉扔了过去。

血色斧头脱手之后,立刻恢复成原来的样子,冲向昏倒在地下通道中的陈旭辉飞去。

“疾!”

正在关注徐琥的元辰,看到对方的举动,当即冲着天空中盘旋的飞剑信手一指,双手法诀快速变化,那柄飞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瞬间就冲撞在血色斧头之上。

“砰!”

巨响响起,血色斧头的轨迹也被飞剑冲撞的产生偏差。

血色斧头擦着断臂的陈旭辉的耳朵,直接落在陈俊辉头部前方一尺之外,‘轰’的一声巨响,地下通道中铺砌的花岗岩直接炸出一条的大坑。

“混账!”

徐琥看到血色斧头被元辰的飞剑击中,顿时目露凶光,只见他双手之上血红之色更加浓郁,然后他忽然冲天而起,直接朝着一名结丹后期的天剑门外门弟子冲了过去。

徐琥的速度太快了,眨眼间已经到了这名外门弟子背后,一双散发着血色红光的手,直接这名外门的后背刺入丹田,竟然直接拿出其中的金丹。

就在这时,一道血色巨剑突然自地宫中冲天而起,直逼徐琥而去。

斩杀一人的徐琥,目光扫过周围几名天剑门外门弟子之后,迅速看向地宫中冲向自己的血色巨剑,就见他双手之上涌出一股灵力,口中发出一声沉喝。

“崩山手!”

徐琥的口中吐出一字,紧接着双手硬接血色巨剑。

血色巨剑落在他的手中,‘砰’的一声巨响,徐琥竟然将血色巨剑直接推向了一名天剑门外门弟子,而那血色巨剑倒飞回来迅疾的速度,根本不给这名天剑门外门弟子任何反应时间,锋利的血色巨剑直接将他分成两部分。

与此同时,徐琥借助血色巨剑的庞大推力,倒飞着冲向一名天剑门外门弟子,当他出现在这名外门弟子身前的瞬间,反手一击,直接将对方的头颅拍了下来。

“徐琥,阁主有令,你必须死。”这时,十号已经从地下通道走出来,只见他双手法诀变化,那柄血色巨剑瞬间回到他面前,悬浮着一动未动。

“十号,阁主就派你一人过来,也想取我的人头,当真是笑话。”徐琥招手将自己的血色斧头握在手中,看着下方站立的十号,忽然开口说道:“等我杀了这些天剑门的杂鱼,在和你一较高下。”

话音落下,血色斧头瞬间抛飞出去,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锁定了好几名天剑门外门弟子。

“大家快退!”元辰看到这一幕,立刻用神识传递在每个人的耳中,同时自身向后退的时候,还不忘控制着自己飞剑去抵挡徐琥出手抛飞的血色斧头。

“锵!”

只是当元辰控制着飞剑挡在血色斧头前方之时,血色斧头之上散发出的巨力,直接就将飞剑劈飞,然后余势的冲向了一名天剑门外门弟子,接着又是一名…

此时,十号凌空而立,看着徐琥的血色斧头划着优美的弧线,收割着天剑门外门弟子的人头,枯树皮面具之下没有任何表情。

“徐琥,小爷要杀了你!”

突然间,祝潜的声音响彻东河郡城,而在他的话音未落之际,一柄青色小剑速度极快,瞬间就已经到了血色斧头之上。

‘铛’的一声巨响,划着优美弧线的血色斧头瞬间失控,倒飞回去。

就在这时,一直站在徐琥对面的十号瞬间动了,只见他双手法诀快速变化,悬浮在他面前的血色巨剑‘嗖’的一下冲向了徐琥。

本书作者其他书: 黄金瞳 神藏 天才相师 宝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