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修真 > 仙宫 > 第六百二十九章 威慑

第六百二十九章 威慑

一处幽暗的宫殿。

四周的高耸的密林之中,不时传来鬼魂凄厉的惨叫声,在四周环境的映衬之下,显得格外阴森诡异,可谓是生人勿进。

眼前的宫殿门窗对外大开,一条红色的毯子直通正殿,不过这毯子的颜色有些看上去却是十分的突兀,如同血色一般的殷红。

红毯的两排分别横立着许多造型各异的铜制烛台,烛台内燃着幽绿色的灯火,将四周照的的阴冷森然,好似犹如进入了鬼域一般。

而在宫殿前方,一座大理石铺砌的石阶直落而下。

那石阶足有上千块之多,每一个块石阶都有三尺见宽,长于十丈,巨大的石阶蔓延而下,一直延伸到密林旁。

而在蔓延而下的千丈石阶之上,一袭白色裙衫的女子走在其中,目光凝重的盯着身前那幽暗的宫殿打开的正门之处。

这宫殿不知存在了多少年岁,正门之处都已经有些残破不堪了,不过上面尚未全部剥落的朱漆跟已经脱落的鎏金顶,也是印证着此处先前的辉煌。

曾经美轮美奂的宫殿,而今的已经破落不堪,沦到了被鬼魂占据的地步。

“哎!”

想到此处,那白衣女子不禁在心底幽幽一叹,神色复杂的望向大门。

就在这时,一道乌光突然自天边飞来,直冲那白衣女子而来。当白衣女子来不及反应,就立刻看到悬浮在身前的一个物件,一只模样似龟的东西,长得看似有些凶残,一口的獠牙外露,而在那东西的背上,龟壳之上还有有一处断口。

白衣女子的容颜变得很是复杂,这个物件正是传说中的神兽霸下的样貌,而它背上的断口,事实上正是驮着的碑文。

“是林…”

白衣女子从恍惚之中回过神来,立即双手迅速掐动法诀,只见一道灵气打入神兽霸下的物件之中。

顿时,这件断了的碑文,雕刻的乌黑如墨的神兽霸下之物,忽然涌现出一阵空间波动,紧接着一抹神识冲入那白衣女子的额头。

那白衣女子的神识之中,顿时涌出一段画面。

白衣女子首先看到儒雅男子视死如归的面容,而在儒雅男子身后,一道血色刀芒瞬息而至,散发出的锋锐光芒和血煞之气,这,还只是一股儒雅男子留下的残识,依然让白衣女子感受强烈。

血色刀芒落下,儒雅男子的脸上失去了往日的神采。

就在此时,一张枯树皮一样的面具出现在眼中无神的儒雅男子背后。白衣女子这才注意到,在那张枯树皮面具的角落,赫然刻着‘二十’两字。

这一切,十号却是全然不知。

如果他一早就知道关于二十号的面具已经被人记恨,也就不会贸然将二十号的枯树皮面具留给叶天。

这等于给叶天留了一个未知的仇人。

远在东河郡城,叶天并不知道关于二十号的枯树皮面具所发生的的一切,此刻的他,因为这场大战,体内灵力消耗巨大,若非他对剑丹的理解通透,已经可以操控一二,否则的话,恐怕现在的他也不会如此淡然。

叶天拿出两枚上品灵石,握在手里恢复灵力,心中还在思索。

不过这一次,天剑门外门的损失当真不小。

祝潜看见叶天直接拿出两枚上品灵石来恢复灵力,只是略微的撇了下嘴,心道此举当真是无比奢侈。

划水回来,叶天炼制的凝神丹在天剑门非常受欢迎,换取的灵石自然也是极多,支撑得起这般奢侈。

光是他进入天剑门的这段时间,已经不知道赚了多少灵石,就连转售这些凝神丹的祝潜,也赚的是盆满钵满。

除开这一切,在外门弟子中间是不会听闻到其余之事的,因为外门弟子的每日要务,除了修炼之外,就是要做一些内门弟子不做的杂货,每个基本在宗门内斗各司其职,甚少有空余的时间来参与到内门事务之中,所以这叶天即便跟许多外门弟子整日混迹在一起,也甚少有人知道其内幕之事。

元辰还是因为已经到了元婴初期的修为,在天剑门中也有几个人内门弟子当朋友,偶尔从他们口中知道叶天底细的。

其他人看着叶天用上品灵石恢复灵力,这般挥霍之举,却是难免有些眼红!

但大家也都清楚,真正杀了徐琥的人,唯有叶天一人。

他们可不敢贪图叶执事的灵石。

先前天剑门内门弟子,死了数十位元婴期修士,急需外门弟子补充,但现在,外门之中,又有数人惨死这次任务。可以说,外门之中有不少先前可能没资格入选内门弟子之人,现在也有了机会。

而这机会,就掌握在叶天手中。

因为修炼剑心剑丹的缘故,整个天剑门的修为都普遍弱于其他门派,所以这些有用的弟子就显得格外的珍贵了,即便是这些前途不甚光明的外门弟子。

这天剑门的未来,如果全部倚重核心弟子和内门弟子显然不行,外门弟子虽然普遍天资不高,天剑门的弟子只会更甚,但相较于常人,这些外门弟子也不乏有潜力之人。

甚至有不少人厚积薄发,或者是根骨奇特,大器晚成之材,也是偶尔会有外门弟子超越内门弟子之事。

这也是为什么天剑门每年都会举办外门弟子的晋升赛,通过外门弟子和内门弟子的较量、比试,最终选拔出来一批人晋升内门弟子,宗内增加对他们的投入。

这一次,晋升的名额只有五人。

原本这些人都对晋升内门弟子抱有希望,可现在,他们全都沉默下来。诛杀徐琥,一行人信心满满的赶过来,结果不到两个时辰就死了六人。

其他人死了也就罢了!

毕竟外门弟子,本就不被天剑门注重,加上历练之中,伤亡在所难免,虽然有些可惜,终归宗内还是能接受的。

然而,杨文彦死了!

西雷山杨家,那可是天剑门不敢招惹的存在。要知道,当初祝潜因为兜售凝神丹给杨文彦,几枚灵石的交易,最终发展到祝长老亲自向西雷山求情,说明什么?

说明杨文彦在杨家的地位不低,而且此人睚眦必报!

祝潜也在喜悦之后,开始犯愁了!

杨文彦的死,说大不大,死于自己的独断独行,自诩手中有杨家老祖炼制的崩雷符咒,化神期一下没人是他的对手,更不要说区区结丹中期的徐琥。

结果呢!

杨文彦不仅没有见到徐琥,而且还被自己的蠢给害死了。关键的是他死的时候,并没有人在他身边,于是,上到叶天这个外门执事、祝潜这位长老之孙,下到活下来的全部外门弟子,谁也无法证明杨文彦是怎么死的。

这样一来,此事就成了一个天大的麻烦。

如果西雷山杨家不知道杨文彦的死,回去交代,宗内派人通告杨文彦一死,那时候就算西雷山杨家会动怒,也不会直接迁怒天剑门,甚至直接杀了过来。

假若…假若西雷山杨家知道杨文彦的的死。

恐怕现在回到宗内,杨文彦的父亲,杨家主杨云鹤就已经在天剑门等着所有人回去,全都逼问。

祝潜之前经历过,和杨家的人有过接触,自然也对杨家有些了解。关于杨云鹤,祝潜并没有真正见过,不过,先前观其行为举止,对方可以为了几枚灵石就为儿子杨文彦出气,就足以说明,此人是极其护短之辈。

这样一个护犊子又是睚眦必报之人,在得知了自己儿子死了之后,发起怒来会是何其的可怕?

“叶执事,这一次损失多位同门,都怪我指挥不力,如果我能及时传音诸位师弟离开,或许就不会让徐琥那恶人得逞,几位师弟也不会死。”沉默许久,元辰站出来自我反省说道。

“生死有命,历练之中伤亡在所难免,他们既然死在徐琥的手下,那也是自己修为不精,自然怨不得你。”叶天淡漠说道。

如今大家都在反省刚才发生的一切,可谓是对第一次杀敌的醒悟,也算是踏上修仙之路,第一次与人较量,真正意义的明白修仙一途,与天争,与人斗,与命搏的道理。

叶天不想说教,况且谁会听信书本和嘴上的道理,这种道理只有自己去领悟。

只有真正的见识到修仙不易,修仙一途,诡辩莫测,生死难知,才能激发这些人的斗志,今后的路才能有机会走的更远,甚至超越自我,恢复千年前天剑门的赫赫威名。

“话是这样说,可终究是同门,人已经死了,总归……”有人哽咽起来。

“加入天剑门之时,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死都死了,伤心有什么用?与其想他们死了,还不如想一想自己怎么活下去。”醒来之后的陈旭辉,明显坚定许多,对于陈旭光的死绝口未提。

众人见到陈旭辉说话,也都陷入沉默,自是清楚那陈旭辉言下之意,就不再多言。

相对于活下来的其他人来说,最为伤心的就应该数陈旭辉,死了兄弟,又断了一臂,就算是断臂可以通过天材地宝恢复,可兄弟死了,能不伤心?

又是一番沉默,天色已经微微泛起光亮。

沉寂的东河郡城,迎着向东逝去的东河水面,朝霞映红了天边,真是好不美丽。

“可惜了东河郡城数十万民众,再也看不到这么好的朝霞。”祝潜幽幽一叹。

叶天用怪异的眼光扫了祝潜一眼,他倒是没想到,这祝潜也有忧人之忧的时候。

“是啊,数十万人,说没就没了。”元辰感叹说道。

“对了,你们谁见过那妖女,她害死了杨文彦之后,为何突然凭空失踪了。”祝潜忽然想到那位妖娆女子,当初十号断定是她杀了杨文彦的。

妖女!

是啊,那位妖女跑哪去了?

其他人听到妖女二字,第一时间就把神识全部放出去。只不过,偌大的东河郡城,早已人死楼空,至于还有没有别的活人,大家一致认为都不太可能。

之前,叶天斩杀徐琥,也没感到郡城之内还有他人。

想来是逃走了!

“如果我在空中观察严谨点,也许那妖女逃走的时候,还能发现他的踪迹。”大家一想到杀害杨俊毅的妖女逃走,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元辰更是悔不当初的自省说道。

“元师兄,并非你的过错。”

“我们也有错,元师兄也是估计我们的安全,因此才会让大家保持一定距离,相比,那妖女也是钻了空子,结果给她逃走了。”

“元师兄不必自责,如今我们都记住此人,回到宗门找人一查就知。”

“甭管她是谁,我等一定要将她抓来以死谢罪。”

外门弟子在天剑门本来就不太受待见,自然一直同气连枝,如今他们因为杀害杨文彦的紫姬逃脱,深知西雷山杨家不好招惹的他们,此时也都有了目的。

听着大家的话,祝潜有点难以置信,一脸错愕的看着这些外门弟子。

“大家收拾一下,咱们要返程了。”叶天已经是恢复了一多半的灵力,看着升起一半的太阳,心中也是十分清楚,该来的终归要来,该面对的怎么也不可能躲掉。

经过一番互相安慰,原本还有些颓废的外门弟子已经好了些许,大家各自施用几个小法术,一扫之前无神的状态和面目,全都提起精神,一飞冲天。

现在该是回去复命的时候了。

这些天剑门弟子,回去的时候,身上已经多了一些煞气。

本书作者其他书: 黄金瞳 神藏 天才相师 宝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