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修真 > 仙宫 > 第七百一十章 倒打一耙

第七百一十章 倒打一耙

叶天不知道这白玉冰盘内的剑侍神魂究竟有多厉害,不过这点时间,却也足够让他明白,那白玉冰盘是如何承载这一位剑侍神魂的剑光灵气。那些金光,虽是这剑侍神魂的剑光所在,但只有防御之实,却无进攻之威。

随着时间推移,那些金光这才多了许多杀伐之意。黄重贯绝对想象不到,叶天的双眼,早已获得了剑眼神通,可以直观剑道根本,要看清那些金光与他手中白玉冰盘见的某些联络,轻而易举。

换句话说,只要切断了那白玉冰盘源源不断给这金光增加杀伐之意的那些线络,这金光就不可能再凝出黄重贯期待的剑侍神魂。

叶天十指捏印,瞬时间却是在体内疯狂运转起《九转先天引星决》,星辰之力开始在他体内疯狂运转凝聚而起!

青决冲云剑上,更是因此而多出道道青芒,宛若天上繁星。

“破!”

叶天一声爆喝,青决冲云剑再次绽放出前所未有的光芒,带着一股强大的杀伐之气,直接刺在那金色光网与白衣冰盘之上!

“这剑威力到是十足,可惜啊,仍是破不开我这金色,哈哈,哈哈哈……摁?!!!”

侥是黄重贯眼看剑侍神魂即将出现,不再担忧叶天,却见那一剑之外威,仍是心有余悸,故作大笑状,但下一刻,他就再也笑不出来了!

只因叶天这一剑,根本不是为了破开那金光,而是要斩断金光与白玉冰盘之间藏于暗处的某些线络相连!

刹那之间,黄重贯只觉得自己的白玉冰盘与那些金光之间似乎失去了所有感应,他再也无法感受到那些散布在外的金光,而下一刻,那金光交汇织就的金色大网上,竟是出现了一道道裂痕,续而之间,所有金光,顷刻间化为乌有!

黄重贯目瞪口呆,叶天也是十分意外!

叶天发誓,他这一剑,真的目的只是阻止让白玉冰盘里的剑侍神魂出来,破坏黄重贯殊死一搏的最后稻草,却没想,机缘巧合之下,竟是毁掉了那金光,破了他这法宝!

嘭!

就在此时,两人上空,暂放出一道绚丽的光芒!

有一人率先出现在两人之间,唰唰唰又是一阵希希索索之音,无数剑修御剑而来,将叶天与黄重贯直接围在了当中。

叶天与黄重贯对战那么多回合,但实际上,也不过是只有数分钟那么长时间,这些天剑门弟子闻讯赶来的时间已经很快,决不能算慢。

“四长老!”

黄重贯心中已然绝望,但在看到最先赶来的那人,却在绝望之中,似是又看到了一抹希望之光!

因为赶来的众人当中,为首的正是那四长老。

“重贯?你怎么会在这?”四长老转回头,看到黄重贯的一刹,眼中闪过一道异色,掉转头来,就是直接望向叶天。

瞬时间,所有天剑门弟子,将黄重贯守在身后,长剑所指,皆是叶天。可也不等他们有所举动,叶天的身影的身体瞬间化为了一道残影,并出现在了黄重贯的身前。

“你,你要做什么?”黄重贯哪想到叶天会在这等情况之下,还出现在自己面前,顿时间心生恐惧。

“我要做什么,你不清楚?”叶天冷一声哼,却是抬起手掌,直接一巴掌扇在了黄重贯的脸上。

清脆的一声巴掌响声,竟是当着所有人的面,把黄重贯再次扇飞出去,连一颗牙都给扇掉出来。黄重贯倒飞出去的脸上,更是直接印出一个火红的巴掌印,十分显眼。

叶天却是如闲庭信步,以灵气包裹黄重生被打落下的那颗牙齿,悬停在自己身前!如若叶天没有猜测,这牙齿中怕就是有类似自尽的剧毒之物,那黄重贯刚刚分明就是想要自裁谢罪,叶天又岂会给他这个机会。

黄重贯捂着自己生疼的脸颊,却是无比惶恐,他怎么也想不到,叶天是如何看穿他心意的,竟是连自尽谢罪的机会都不愿意给他。

推荐下,我最近在用的追书app,【 换源神器APP www.huanyuanshenqi.com 】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住手!哪里来的宵小之徒,竟然敢在我天剑门宗门重地之内,如此肆无忌惮!”

已经赶来的四长老都没想到,这戴了鬼脸面具的家伙,明明已经成为瓮中之鳖,却还敢如此猖獗的,当着所有人的面,对黄重贯大打出手!

天剑门中,何人不知这黄重贯可是他最疼爱的侍从弟子,最得他心,这戴面具之人与其说是在打黄重贯的脸,倒不如直接说是在打他的脸!

往前一步迈出,四长老周身,已经聚起无数剑气罡风,见状,叶天眯起眼睛。

“四长老莫非是要包庇你的侍从弟子?”叶天不确定四长老是否同黄重贯一起,勾结三环金刀门,故而要诈上一问。

“包庇?你一个藏头露尾不敢以真面目示人的宵小之徒,还敢在此大放厥词!当着我天剑门众弟子面,我倒要问问你,你想我说包庇黄重贯什么!”四长老身形无端浮起,凌空而立,却也不急着对叶天动手。

叶天即是当众扇打他的侍从弟子,那这丢掉的面子,四长老也必须当众找补回来,所以他故作大方的,给足叶天说话的机会!

“阁下贵为天剑门四长老,却伙同弟子勾结三环金刀门,现如今你这弟子身份已经暴露,你却问我你要包庇什么,这不是明知故问?”叶天望着四长老,言语之中都带着些许嘲讽。

“我伙同弟子勾结三环金刀门?真是滑天下之大稽……我当你还能说出什么托词来,竟是这般没水平的话,阁下即是来了我天剑门,那就留下不要走了!”

四长老哈哈大笑,目光扫过随之赶来的天剑门弟子,见他们对于叶天所说也是同样面带讥笑之意,当即随手一挥,不再留手。

霎时间,就有一道无比凌厉的剑气扫向叶天,叶天眼眸精光一闪,迅速后撤!

这四长老的实力,到底是要比那黄重贯强上许多,就算是这看似朴实无华的一道剑气,叶天也不敢托大,后撤同时,扬手横剑!

“轰!”

两道剑气相碰,直接形成了一小片范围的爆炸,波及四下!

“原来阁下竟然修的也是我天剑门的剑道法诀,即是如此,又何必带着这人不人鬼不鬼的面具掩人耳目,莫非阁下还觉得,今日有可能安然离去不成?”四长老看到李夜那凝出的剑气,眼眸却是愈发明亮。

眼下天剑门内正在肃查内应,若能当众揭开这人面具下的真容,拿下他对四长老来说,也会是大功一件,要知道,肃查内应一事,可已经交给了宁素心长老,从另一方面来讲,今夜之事即是他的功劳,也是那宁素心的失职罪过!

“摘下面具又有何妨,怕只怕,我摘下面具,你仍不敢认我。”叶天淡淡一笑,毫不担心摘下面具,宁素心既然找了他帮忙,这件事同样身为天剑门十二长老之一的四长老定然也知晓。

言语之间,叶天毫不迟疑的摘掉了自己脸上的枯树皮面具。其他弟子或许一时还不认识叶天,但作为除了宁素心之外,最先见到叶天的四长老,却是不难认出这面具之下的年轻男子是谁。

“叶天,你怎么会在这,还带上那人不人鬼不鬼的面具打伤了的我侍从弟子,你想要干什么!!”只是认出叶天后,四长老就怒叱而道。

他竟是叶天!

黄重贯眼中再次闪过一道震惊之色,他万万没想到,这鬼脸面具之下的人,竟就是天剑门最近风头极盛的叶天!也难怪,除了叶天之外,天剑门中,又还有几人能有这等实力!

但是,这人即是叶天,那自己似乎并未走到绝路!

“四长老,属下方才发现这人鬼鬼祟祟,就拦下他本想问个清楚,谁知就发现这人在书写一个手册,我一被他发现,他竟直接出手,却是毫不留情,要取我性命啊四长老,你可千万要替我做主!”黄重贯抢先开口,嚎嚎惨叫出声,竟是倒打一耙,反要把所有脏水尽数诬陷到叶天身上。

黄重贯想的也十分简单,眼下这个情况,名册是注定拿不回来了,那倒不如先自保,把一切罪责推到叶天身上,如若天剑门众人相信,除了叶天,自己也算将功补过!

更何况,早有大家先入为主,以为带着面具的叶天是鬼祟之徒。

“你可真是聒噪!”叶天不以为然,只是眼眸中闪过一道寒光,冷冷望向黄重贯。

那黄重贯却是以为有了靠山,不再害怕叶天,嚎叫哭惨,声音极大,总而言之,就是讲叶天才描绘成那携带名册的内应之人。

霎时间,叶天的身体瞬间化为了一道残影,并再一次出现在了黄重贯的身前。只因大家认出他是叶天,故而谁也没有再动手的打算,却没想,叶天竟是又一次抢先动手!

“你!”黄重贯眼中闪过一道精光,他丝毫不怕叶天痛下杀手。反正自己已经暴露,若死在这里,倒也能坐实叶天内应一事,事已至此,能拖叶天下水,自己的死也算有些价值!

他猛然起身,势要濒死一搏,目的不为伤到叶天,只求能比叶天出手,斩杀自己!

可事实上,没等黄重贯有再多动作,叶天抬手就又是一巴掌,扇打在了他另一半脸上!

黄重贯再次飞出,那四长老的脸色,已经阴如乌云,可不等四长老有任何举动,叶天却率先“咦”了一声,同时招手,将刚刚打掉的黄重贯那颗牙齿招到手边。

“我当你还有后手,原来没有了啊!”叶天故意说道,同时以灵气捏碎了先前从黄重贯嘴中打掉的那颗牙齿,就只见被碾碎的那颗牙齿中,竟是飘出团团黑色毒雾。

“啧,我天剑门弟子,什么时候需要在自己的牙齿中,藏下这等剧毒毒雾?”叶天紧跟再道,还生怕大家看不清楚,控制着灵气,将那黑色毒物太高了几分,好让大家都看清楚。

四长老暗中都打算出手的剑意,忽然一滞,面色不禁有些难看。

本书作者其他书: 黄金瞳 神藏 天才相师 宝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