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修真 > 仙宫 > 第七百一十二章 彻底败露

第七百一十二章 彻底败露

“诛仙剑决!”

叶天身轻如燕,刹那消失在原地,那形如剑墙的青决冲云剑也霎时化作一道剑阵,不再管那些数不清的凌厉长剑,逆流直上,只击那凌厉长剑的根源剑盒之处!

然而,没等青决冲云剑冲破那无数凌厉长剑的封锁,就另有一抹剑光,从天儿降,侧面刺在了那剑盒之上!

铿!

青决冲云剑竟真还冲破了那凌厉长剑的封锁,刺在剑盒之上!

刹那华光大作,爆破之声震耳欲聋!

所有凌厉长剑霎时消失,回归剑盒,重新化作最初的那把凌厉长剑,对准叶天,而青决冲云剑也回到叶天手中!

四长老猛然抬头,望向那抹剑光出现之处,眼神阴霾!

“四长老,对待我门下弟子,为何要动杀意!”一个巍峨之声,出现在天际。

与此同时,宁素心和一个陌生老者瞬息而至!

“宁长老。”看到宁素心出现,叶天就此罢手,也收起了青决冲云剑。

当看到从远处飞来的宁素心和他身边老者,黄重贯的脸,却猛然间面若死灰。

完了,一切都完了!一旦叶天交出名册,那他百口莫辩,再无一丝机会!

“四长老,这叶天分明就是受宁长老指使,诬陷于我,目的就是铲除异己,您可千万要替我明察!”黄重贯只能如此叫喊,做最后无畏挣扎。

这是黄重贯最后的机会,只要以此说服四长老,四长老仍有机会,斩杀叶天!

说到底,黄重贯毕竟也是跟随了四长老三四十年的侍从弟子,他的身份被坐实,对四长老来说,势必要殃及鱼池。这也是四长老绝不可能接受的局面。

至于四长老,面色则阴晴不定,也在心中急剧犹豫起来。

杀,还是不杀?

不过电花火石的一刹,四长老心中有了决断!

黄重贯必须要舍,可这叶天,也绝不可能留,此子如今都可以和自己斗个旗鼓相当,日后谁知会成长到何等地步,留下他,必是后患无穷!

刹那间,四长老也不管赶来的宁素心与他身边老者,只是心念再动,就见那剑盒恢复的凌厉长剑如游龙再出,一道嗡鸣声响起,整个大地仿佛都颤了一颤。

紧跟着,就见那凌厉长剑爆发出一股强大的剑气,形成了一个硕大的巨型剑光,比先前强上数倍不止!

这剑光斩下,哪怕是元婴巅峰实力的人,也必然要非死即伤!

“四长老,快住手!”宁素心见状,也只来得及大喊一声。

“周不易,你胆敢杀人!”宁素心身边老者,脸上也是浑然变色,惊呼出声!

但即便如此,那凌厉长剑也是刹那斩出!

这长剑所指的叶天,本身都已收齐青决冲云剑,哪还想得到,四长老竟会如此丧心病狂,在宁素心赶来情况下,还要如此痛下杀手!

“镇岳,龟山图!”

情急之下,叶天除了祭出镇岳龟山图,加上自己重塑之后的强悍肉身硬抗,已是毫无其他办法!

轰然之间,那巨大的剑光闪电落下,重重劈砍在了李夜所在之处!

巨大爆破剩下,乌烟四起!

“叶天!”宁素心神色悲愤,就要冲向叶天所在之处,却是被同她而来的那位老者及时拉住!

老者十分清楚,这个时候,就算再赶过去也是无济于事。

那黄重贯看到这一幕,眼中终于闪过一道喜色,长吁了口气。只要叶天死了,自己今日就是暴露,也算值了!

等剑光散去,乌烟漂浮,宁素心再也顾不得许多,挣开身边老者的手,冲向叶天所在之处。

“叶天!”

宁素心从天而降,直接以自己灵气,驱散了那徘徊漂浮的乌烟,待见到其中那人身影,方才停下。

“宁长老暂且放心,我没事。”叶天的声音,这才响起。

听闻这声,宁素心的紧张神色,方才有所缓解!

那随性老者,却是有些异色,抬头,瞥了眼四长老。四长老猛然蹙眉,却是有些不敢相信,自己这一剑,叶天不死也就算了,竟还能如此轻描淡写的说出那样一番话来?

至于黄重贯,直接瘫坐在了地上,再没力气说一句话。

这一剑斩下,叶天所在早已形成比之刚才更为巨大的深坑,坑洼中央,宁素心飞快赶到叶天身边,再三确定,才相信叶天真的没事。

四长老这一剑,固然无比强大,杀意十足,但可惜,震岳龟山图随着叶天修为境界的突破晋升,同样也获得了极大提升,四长老这一剑换来的代价,不过是数日无法再用罢了。

广个告,我最近在用的小说app,【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安卓苹果手机都支持!

“宁长老无需担心,这是名册。”叶天笑了笑,示意宁素心不用担心,把名册拿出来交给宁素心后,方才抬头望向四长老。

四长老站在原地,他静静看着叶天。他出手的机会,也就只有刚才那一剑,现在,就是再让他出手,他也绝不会出手了。此时此刻,他的目光,也全然落在那名册之上。

“周不易,你最后这一剑,当真不该。”先前那位随宁素心一同赶来的老者,落在四长老身边,轻声说了一句。

“如若是你,站在我这位置,这一剑,你会不会落。”四长老头也未回,只是轻声反问了一句。

“如若是我,在发现这叶天有如此实力,第一时间就会落下这一剑,根本等不到别人赶来。”那老者却是说了一句。

“眼下都已经晚了。”四长老一刹之间,如苍老了十来岁,摇了摇头,才再次问道:“那可就是之前宁素心所说,三环金刀门安插在我天剑门的内应名册?”

“不错,而且你那侍从弟子的身份,应是已经确定。这些都先放放吧,不如你好好想想,等下如何面对宁长老的质问。”老者再次笑了笑,如是说道。

“剑修出剑,出就出了,哪有收回之礼,如何质问,随便她问。”四长老不以为然,只是目光,仍迟迟不肯从叶天身上挪开,似乎是心有不甘。

剑坑当着,宁素心拿着叶天给的名册,一时间心神剧颤,都不知道要如何开口说话。这等情况,叶天所想,竟还是这名册之事,莫非他对方才四长老最后那杀意十足的一剑,竟是全然不在乎?

“大敌当前,切勿多事。”叶天似乎看穿宁素心想法,只是小声提醒了她一句。

“叶天,多亏有你!”宁素心马上回过神,意识到名册的重要性,不得不说,叶天所言极是,况且他能有这等想法,已经是宁素心自己都想不到的。

宁素心先是低头扫了几眼,将名册内的内容全部记在了心中,而后长袖一挥,带着李夜飞到了四长老面前。

“四长老,你要不要看看,这从你侍从弟子身上缴获的内应名册,看看上面是否也有你的大名!”宁素心阴阳怪气,虽是大局为重,但也还忍不住想要替叶天出那一剑之气。

“宁长老怕是不知,在你赶来之前,这叶天就敢污蔑我是三环金刀门的内应叛徒,仅凭这一点,我那一剑就必须落下。至于这名册,我侍从弟子似乎也有话说,到底什么情况,还是交由我天剑门受戒堂来裁决为最佳,不管最后什么结果,我都会认。”四长老倒也毫不客气,丝毫不为那一剑斩杀叶天而感到后悔。

“你!”

“四长老想多了,当时我如此之说,也是为了证明四长老的清白,我也相信,四长老绝非天剑门叛徒,不可能勾结三环金刀门。不如四长老还是看看这名册,方才知道,到底是我污蔑你侍从弟子,还是你侍从弟子所说属实。”

宁素心一时气急,正要说话,却被叶天打断。

宁素心意外的看了眼叶天,立刻明白了叶天此言用意。大局为重,四长老并非内应叛徒,他出手斩杀叶天,真正用意也是因为天剑门内的派系争执,这一点,叶天看到竟是比自己还要清楚。眼下三环金刀门强敌在侧,内斗一事决不能发生,叶天肯做如此牺牲,不追究四长老那一剑,此等境界,宁素心自问就是她自己身处叶天所在局面,也绝不可能如此冷静理智。

一时间,宁素心对叶天更为钦佩。

四长老面色微变,显然也是没想到叶天竟肯如此隐忍,不好再多说什么,只是伸手,从宁素心那接过名册,低头扫视起来。

这不看还好,一看,四长老当即脸色大变。

只见名册中,可不光光详细记着许多人名以及其在天剑门中担任职务,甚至还有部分所做通敌之事,其中黄重贯的大名就在最前面的孙福禄、邵彰之下!

其中更是详细写着最近这些时日天剑门的所有重大决策,包括如何应对和对付三环金刀门来犯之时的宗门防守布局,每一个细节都写的清清楚楚。

要知道这些细节,可都是他们这些长老最近商议之事,四长老先前的确对黄重贯说起过,他暗通三环金刀门一事,已成铁证!

四长老的表情瞬间变化,难看到了极点。

“倘若这名单真的被三环金刀门所得,四长老,此番后果想来也不比我多说,您也应该知道后果有多么严重吧。”宁素心缓缓而道。

四长老脸色已经铁青到了极点,连呼吸都带着几分喘气,显然气的不轻。

“最重要的是,所有与这些内应沟通的人,可正是四长老你最信任的侍从弟子黄重贯!”宁素心却是不依不饶,再次说道。

“黄重贯!”四长老怒不可遏,猛然转头,眼眸中爆射出一道凌厉杀意,至于那黄重贯,早如一滩烂泥,面色灰白,变得无比浑噩。

“肉身傀儡,遁地逃命。这黄重贯还留了这么一手呢。”宁素心见状,却是冷冷一笑。眼下这个黄重贯,不过是个肉身傀儡,真正的黄重贯,应该是刚才见机不妙,早用了这等神通,企图逃离天剑门。

“他想逃,也要问我答应不答应!”四长老面色再次难看了几分,他当即脚踩飞剑冲到了天空之上,并瞬间驱动体内灵气,形成了一片极其耀眼的光辉,在这片光芒之下,整个天剑门宗门似乎都被照得透亮。

先前与叶天战斗而灵气近似乎枯竭的黄重贯,哪怕是逃,在这短短数分钟的时间内,又能逃得多远。

几乎刹那,四长老就锁定了那狼狈逃窜的黄重贯神魂踪迹。

本书作者其他书: 黄金瞳 神藏 天才相师 宝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