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修真 > 仙宫 > 第七百一十三章 血流成河

第七百一十三章 血流成河

“黄重贯,我看你往哪里跑!”四长老俯身飞去,直接一挥手,从他袖口中飞出一道剑光。

剑光稍纵即逝,不过短短数秒,就贯穿而回,除了这剑光之外,还有狼狈不堪的黄重贯。

“嘭!”

四长老毫不留情,直接将黄重贯重重摔在了地上。

“黄重贯,你还敢逃?我天剑门何时亏待过你,你要做出这等事情!”四长老手持名册,气急败坏的盯着黄重贯。

叶天、宁素心以及那位老者就站在旁边,反而也不急于出声,只看四长老要如何处置这黄重贯。

“都说长师为父,我自幼加入天剑门外门,三十六年前晋升内门可就一直在服侍您老人家,也怪弟子一时误入歧途,恳请师尊饶命!”

黄重贯看到四长老手持那名册,只能跪在地上,磕头如捣蒜。

“混账,真是混账!”四长老气的浑身直颤,在这一众天剑门弟子面前,这黄重贯竟真承认了下来,他刚才的激灵哪去了,就不会死咬着那叶天不方!

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四长老可不管这黄重贯到底是真求饶还是假求饶,他给黄重贯这个机会,而不是一剑结果了他,就是要让黄重贯最后再死咬叶天,如此一来,四长老就不至于像此刻这般如此被动!

奈何黄重贯竟如此坦白,还磕头求饶起来!

现在想想,刚才对付叶天之时,黄重贯不断怂恿,分别就是要用自己之手杀死叶天罢了!

“你这混账东西!”四长老扬手就要结果了黄重贯,但那抬手落剑之际,剑气都站到了黄重贯脖颈之上,黄重贯还是再磕头求饶,仿佛根本不曾留意到四长老的剑气一般。

四长老身形一凝,却是有些不忍下手。说到底,这也是跟了他三十六年的侍从弟子,长师为父,黄重贯说拿他当亲生父亲看待,他又何尝在某些时候,不是把这侍从弟子当成自己亲生儿子看待。

真到了要杀之时,纵使这四长老如何恼怒,却也仍心生怜悯。

只是,四长老心软了,那黄重贯目的就达到了?

“四长老小心!”叶天猛然察觉不妙,旋即出声提醒,却也为时已晚,就在四长老迟疑之间,那黄重贯突然一扫先前可怜模样,露出狰狞之色,双手直接抓向四长老的脚踝!

四长老同样察觉,猛起一脚,将黄重贯径直踢飞数十米远!可此时,他的脚踝,已经出现淡淡黑气,一如之前叶天打碎他牙齿时,里面的那剧毒毒雾。

这黄重贯分明就是眼看接到杀人不成,要拉四长老陪葬罢了!

“黄重贯,你找死!”

四长老再无任何迟疑,一剑落下,当场斩杀了黄重贯!

就算是对四长老怨气十足的宁素心,一时间也有些同情四长老。都到了这一步,四长老下手仍有迟疑,可那黄重贯,却是猪油蒙了心,暗通三环金刀门祸害天剑门也就罢了,死到临头却还要加害四长老。

“四长老……”宁素心上前两步,本意是想看看四长老伤势。

“宁长老无需担心,一点小毒罢了!”四长老早已控制了那毒物蔓延,这点毒对他来说真不算什么,真正伤人的,是黄重贯临死举动,让他无比心寒。

就在这时,原本寂静的天空,此刻却突然变得热闹了起来。

无数天剑门弟子姗姗来迟,也在这时纷纷赶来,却就看到了那残破不堪的战后场面。一时间,不少弟子面面相觑,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何事。

“四长老,五长老,宁长老,这究竟是发生了何事?”

其中一名弟子看样子应该是执事身份,故而敢替众人问上一问。也是他这一问,才让叶天知道,和宁素心一同出现,并帮着他阻止了四长老第一次剑盒的人,原来是天剑门的五长老。

“黄重贯勾结外门,被我等发现,现已解决,诸位弟子还请归去。”

宁素心抬头望着漫天弟子,缓缓开口。名册一事,宁素心暂时还不想暴露,免得打草惊蛇,不如搪塞过去,事后慢慢根据名册,逐步查清再一一解决。

谁知,宁素心话音才落,四长老却凌空而起。

“诸位且慢!”四长老目光扫过赶来的所有弟子,忽的一笑,又自言自语嘀咕道:“来的还真是齐全,果然只有你们最是担心此处情况。”

说着,他忽然拿出名册,缓缓念起上面的名字,念过之后,他方才放下名册。

“所有我念道名字之人,向前一步,其余弟子,则后撤一步。”四长老缓缓而道。

他这番举动,令宁素心和那位五长老都颇为不解,但叶天却心有所动,似乎明白了四长老这番欲意为何。

不等叶天说出自己想法,就见四长老被念到名字的弟子不少人迷迷糊糊站了出来,却也有人察觉不妙,竟是转身想走,可不等这些人逃离此地,就有一道凌厉长剑突兀出现,一言不合就将其直接斩杀!

“所有妄图逃走者,皆以叛徒诛杀处理!”四长老冷冷再道,这下,再没人敢动。

至此,宁素心与五长老对视一眼,互相之间,总算明白了四长老这是打算要做什么。

他竟是要自己来处置那名册上的所有天剑门弟子!黄重贯之死对四长老到底还是影响颇大,若换以前,他绝不会如此之作。

毕竟查也不查,直接动手,四长老事后必然引来非议,况且这等得罪人之事,本身就于他无关,是宁素心职责所在,现在四长老动手,也等于替宁素心省下了极大麻烦。

约莫过了几刻钟后,那被四长老念及的四五十个人整整齐齐的站在下方,至于其它人,则依然聚再身后。

四长老俯瞰着下方站列整齐的四五十人,他没有丝毫犹豫,直接举起了手中的剑,光芒大方,整个广场都被这剑芒照的彻亮万分。

“四长老这是要做什么。”

“我也不知道。”

“他把那些人传唤过去干什么。”

诸多弟子们议论纷纷,不明所以。

而下方,那被点名叫出的四五十人此刻面面相觑,他们彼此眼神中传递着不好的征兆,每个人脸上更是郑重万分,仿佛已经知道了接下来的后果。

就在这时,四长老人随剑动,一剑之下,竟是不由分说,斩杀向那四五十人!

那些人顿时大骇,谁也没想到,四长老竟是一句话也没,直接出手!

这一剑从高空中重重斩下,夹带了无比庞大的剑气,威力之盛遮天蔽日。

“四长老!”这下,那些不明所以的弟子,纷纷错愕的望向贸然出手的四长老!

此时此刻的四长老,如疯魔一般,眼眸通红,谁也不管,只是御剑,杀意斐然!

这下,彻底引起了那些天剑门弟子的慌乱。

“四长老要杀我们!”

“就是啊,四长老,即便要杀,总要给我们一个理由!”

“大家不要说了,四长老入了魔,我们不能坐以待毙!”

……

不知是谁,突然大吼了一声,一众被点了命的弟子,眼中纷纷闪过一抹狠戾之色,竟是齐齐拔剑,指向四长老!

与此同时,他们身上皆在第一时间爆发出了自身的灵气,祭起飞剑,并将所有的剑气汇聚成一团。

他们这四五十人,大多数是结丹后期,巅峰,也有少数已经突破至元婴,若是分开来说,任谁也不会是四长老的对手。唯有同心协力,或许还有一战之力。

除了他们,同样也有不明所以的天剑门弟子议论纷纷。

“这四长老要做什么,为什么要斩杀他们。”

“天啊,一次要斩杀四五十人,这四长老的手笔未免太大了点。”

“据我所知,四长老刚才念得那些名字,其中可有不少,都是他自己手下的弟子啊。”

“你们谁认出来了,最先前那具尸体,可是四长老最疼爱的侍从弟子黄重贯啊!”

“莫非……”

“慎言,慎言!”

……

然而不管这些天剑门弟子议论什么,四长老都不曾动摇!

那一剑,毫无迟疑的径直落下!

轰然之间,就在四长老庞大剑气与那四十五人齐聚剑气碰撞抵消之际,有一道剑盒悄然凝成,并从其中迸射出四五十把凌厉长剑,竟是完全针对那四五十人,一人一剑!

眨眼之间,四五十人,命陨那长剑之下,毫无还手余地!

四长老此次出手之狠戾毒辣,仿佛是要泄尽心中愤慨一般,每一剑皆是全力使出!

一时间,这已经是满目疮痍的大广场上,鲜血四溅,血雾醒浓,数十具尸体横七竖八,到处都是,犹如人间地狱一般,引得剩余那些天剑门众弟子纷纷皱眉侧目。

“四长老莫非真的入了魔?可看起来并不像啊!”

“四长老绝非滥杀无辜之人,这其中一定有什么隐情!”

“大家暂且莫要慌张,没看五长老和宁长老也在旁边,想来他们一定会给我们个合理解释!”

……

一剑斩杀四五十位弟子,侥是在其他宗门,也是了不得的大事,更何况是现如今强敌在侧虎视眈眈的天剑门。

宁素心也清楚,四长老这次出手,固然一劳永逸,但要处理不好,反而也会极大影响天剑门剩余弟子的心境!

“大家暂且莫要惊慌,四长老所斩杀之人,皆是三环金刀门安插在我天剑门的死士内奸,今夜我等贸然出手,只因这些内应可能察觉我们已经得到他们的名册,唯恐他们先下手为强,故而行此极端之事,稍后待我等将会所有细节公之于众,到时候,所有真相也就一目了然!”

宁素心腾起升空,一声娇斥,声音压过所有非议之声。

“原来那些人是内奸!”

“怪不得,四长老如此气愤!”

“归根结底,死的那些人中,可大多都是四长老这一派的弟子,连黄重贯都不曾例外,看来确定无疑了。”

“这些家伙若真是内应,那倒也是死有余辜!”

当听闻宁素心的话后,一众天剑门弟子恍然大悟,明白四长老这般所做是为了什么。所有人到底都还是天剑门弟子,生在天剑门,长再天剑门,天剑门对于他们来说,就是家一般的存在。对于那些内应,这些弟子心中的恨意,不比其他人少。

一场极可能的人心动荡,就在宁素心这三两句话之间,悄然化解。甚至说,经此一事之后,非但没有对两名长老造成恶劣的影响,反而更团结了天剑门诸位弟子的人心,好让大家更为团结的凝聚一起。这等效果,却也是宁素心自己都不曾想到。

本书作者其他书: 黄金瞳 神藏 天才相师 宝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