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修真 > 仙宫 > 第七百一十七章 首战交锋

第七百一十七章 首战交锋

天剑门宗门大门之外,身穿金袍的中年人不急不躁,嘴角勾起。

在他面前,一道剑气冲天而起,一位庄严老者缓缓现身,先是打了个稽首,望向那金袍中年人,面带笑容。

“姜宗主别来无恙。”老者淡淡说道,却是无视那金袍中年人身后密密麻麻成千上万的三环金刀门修士,眼中就只有那金袍男子一人。

旋即,老者身后,天剑门二长老,三长老,先后而至,漂浮半空站在老者的身后。

“姜宗主当真好大的架势。”二长老瞄了一眼那金袍男子身后一众修士,眯起眼睛。

“三环金刀门倾巢而出,这是要吞了我天剑门吗?”三长老语气最是不善,言语更是犀利刺耳。

那金袍男子却是哈哈大笑,也不作答,而是眼眸一眯,有一道金光闪过!

轰然之间!

三位长老现身之时出现的那道剑气犹如被压一般,顿时矮了几分,有一道金灿无比的巨大虚无长刀架在其上。

“交出梁温生,我等着就散去,若如不然……”金袍男子冷冷说道,而在最后,他眼眸向下微低,就见那金色巨大的虚无长刀,竟是再次下劈,逼的那道冲天剑气一矮再矮!

“梁温生何罪之有,能让姜宗主如此大动干戈?”大长老偻着的身子缓缓崩直,仰头直视那金袍男子,却是不卑不亢的问出一句。

与此同时,被巨大金刀压矮的剑气猛然拔高,却是又将那金色虚无长刀逼退几分!

“姜宗主,你我门下弟子在外游历,遇到机缘个凭本事,你那门下弟子见财起意,歹心横生,可怨不得我门下弟子为求自保而拔剑伤人。”二长老缓缓再道。

话语之间,那剑气浑然增巨,无端拔高数丈,又将那虚无金刀再次逼退。

至于三长老,倒是没再说话,不过冷笑之间,眼眸放光。

自己这边那道剑气,竟是悄无声息之间,多了一抹剑意,虚无金刀,顷刻之间变得更加模糊。

金袍男子闻言,冷笑不已。

“好一个大动干戈,好一个见财起意。天剑门就是要用这几个字来庇护门下弟子,反把过错推给我三环金刀门不成?我与你天剑门比邻而居不下数千年,怎么还是第一次见你们天剑门竟还有如此颠倒黑白的本事!我三环金刀门弟子分明是在离开路上,被那梁温生追杀致死,真不知道是谁见财起意,又是谁心生歹念!”金袍男子缓缓摇头,却是唏嘘不已。

一刹之间,那虚无的金刀竟是化出实质,猛然抬起又是猛然落下!天剑门的那道剑气,轰然之间被这金刀一劈而散!那三位天剑门长老,面色同时一变,其中三长老脸上,更是泛起一抹潮红!

“姜宗主莫要血口喷人!”大长老艰难出声,面色凝重,二长老与三长老更是往前迈出一步,站在距离大长老更近位置。

这时,那实质话的金色长刀方才消失,而被劈散的天剑门剑气,重新凝起。

“会死很多人的。”金袍男子眼眸中闪过一抹异色,轻声再道,话中似有另指。

“所以恳请姜宗主,莫要一意孤行。”大长老几乎紧跟,轻声回应。

“但天剑门,也是时候要给三环金刀门一个交代了。”金袍男子再次说道。

“天剑门从不想修剑之外任何事情。”大长老语速飞快。

“三环金刀门可以保留剑修。”金袍男子同样加快了语速。

“剑修绝不屈居人下。”大长老语气坚定,最后四个字,更是铿锵有力。

金袍男子叹了口气,稍作停顿。

“那今日之后,三重天将再无天剑门三字!”

说着,金袍男子身后,有一人得道授意,再次斩出,独自走向天剑门三位长老,到他们面前数十步距离方才停下。

“天剑门失德失信,不复大道垂怜,我三环金刀门比邻之居,愿亲扶将倾之大道,临危受命于水火之间,凡天剑门弟子,此时离去,远离天剑门宗门,可报不死;或是有住剑不出者,皆为我三环金刀门未来上宾客人,来去自由;如若再有愿意摈弃前嫌者,加入我三环金刀门之人,则为我三环金刀门属下剑门贵人,得所有心仪所属之修行资源。天剑门当灭,唯我三环金刀门!”

此人遥望天剑门三大长老,却是朗声大喊,声音贯穿整个天剑门宗门,无人听不清此人言语。

天剑门内,寂静无声,却是无人回应此人。

三大长老互相对视一眼,均是面露苦笑之色。

今日这场大战,看来是当真免不了了。

天剑门宗门之内,所有弟子早已齐聚,只是没有得到长老首肯,谁也无法出去宗门,与门外那一众三环金刀门修士对峙。只是在听到门外那人喊声之后,所有弟子再难保持冷静!

“三环金刀门欺人太甚,真当我天剑门是什么阿猫阿狗都可以随意欺辱的对象吗!”

“哼,我看他们分明就是所有内应尽数被除,故而狗急跳墙,即是都要开战,还说这番废话,妄图想要动摇我等剑心!”

“长老,恳请打开宗门,让我等出去,好给那些三环金刀门的家伙一点颜色瞧瞧,让他们知道,我等剑修,祭剑齐出又会是何等威力!”

……

众人之前,是天剑门剩余九位长老,他们并未理财身后弟子的不满叫嚣。早在聚集此地之时,他们就得到了三位大长老的授意,他们不曾开口,宗门绝对不开。三环金刀门如今大聚来犯,一鼓作气,如若他们三人都不能挫败三环金刀门这第一股气,天剑门还是直接弃剑,免得徒增伤亡。

实际上,三位长老精修苦坐,闭关修行,纵然导致天剑门内各个派系以他们为名,内斗不已,但三人如今修为境界实力,却也不是不能和那三环金刀门的姜宗主一较高下。

天剑门外,三长老最先嗤笑出声。

“大道垂怜?当真可笑,什么时候,三环金刀门都可以自喻大道,代替大道,不复垂怜我天剑门了?”三长老频频摇头,嗤笑之间,讥讽出声。

“我也是才知晓,比邻之居的意义,原来是要亲扶将倾之大道,挽救我们这些尚不自知的临危之人。”二长老同样嗤鼻,满是嘲讽。

唯有那大长老,虽是一言未发,身形却是越发站的挺拔。先前那道冲天而起的剑气,竟是也往前挪了一分。可就是这一分,被授意出来喊叫那一嗓子的三环金刀门修士,却是面色猛然潮白,似是自己心境受了那剑意无端侵袭一般!

他可不是金袍男子,修为固然早已破了元婴达到化神期,可却也绝不是那天剑门三位长老之敌。

“剑修的剑道不怎么样,到是这口舌之力,远超剑道。”金袍男子眼眸落下,眉头稍挑。

此言一出,那三环金刀门修士面色瞬间好转,与此同时,那道前移的剑气却是又退了回去,不光如此,甚至还多退了一分。

“回来吧,心意说道即可,这些剑修,口舌水平不错,耳力脑子,却也还是说得过去,我想他们已经明白了我们意思。”金袍男子再次开口,那名修士这才点头,转身退回三环金刀门的队伍当中。

再抬头时,金袍男子眼中,就只剩下天剑门宗门之前,那三个身影。

天剑门自他们宗主失踪过后,能让金袍男子有所忌惮的,也只剩下这三大长老。今日之战,看来天剑门早有准备,这三大长老现身,就是要拖住自己,好让自己在下来大战当中,无法出手。

只是,自己不能出手,他们三个也无法帮衬天剑门其余弟子,就剩下那些天剑门的乌合之众,能挡得住自己亲率这成千上万的三环金刀门弟子?

一鼓作气,再而揭,三而衰。

天剑门原来打的是这个注意,怪不得直到现在,宗门不开,只有这三个老不死的家伙出来相迎。

只是,他们当真以为,自己会如他们心意?

金袍男子嘴角勾起,冷笑连连,眼角余光,却是扫向身后某处一袭红衣的女子身上。

得到这金袍男子眼神余光,那红衣女子悄然领命,竟是无端隐匿去了身形,在所有人都不曾注意的情况之下,消失在了这即将开启的大战战场。

天剑门内。

所有天剑门弟子摩拳擦掌,所有人都明白,三环金刀门这次下了血本,如若不能吞并天剑门,就要血洗天剑门。天剑门也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头,他们现在,也只等着宗门大开,好与外门三环金刀门的修士决一死战。

这个关头,宁素心在人群之中扫视找到了叶天。

“叶道友,此番大战,还请你暂时不要出手。”找到叶天之后,宁素心以心声说道。

“宁长老放心,虽说先前我消耗不少,但也不会给宗门拖下后退。”叶天对于这场大战的到来,其实并不担心,战场之上,不管是天剑门还是三环金刀门,双方死亡修士数量越多,对于《生死簿》来说就等同于越多的灵气汲取。

先前所有大小战斗,叶天基本都用不到《生死簿》之威,今日却是《生死簿》发挥绝对作用的最佳机会,要知道,上次这等机会,还是在二重天内。

“叶道友多心了,并非如此,而是宗门对于出战早有安排,我天剑门也不会一上来就将所有战力尽数放出,似叶道友这般弟子,都会是我天剑门安排的后手,所以再这大战起始,还无须叶道友出手。”也就是对于叶天,宁素心耐心十足,愿意解释清楚,换做天剑门其他修士,她绝不会多说半个字。

“原来如此,那还请宁长老吩咐,需要我做些什么。”叶天瞬间明白,倒也没坚持出站,反正对他来说,越晚出站,《生死簿》所能汲取到的灵气也就更足。

“请叶道友协助我稳定后方,顺便分发先前你炼丹所获的融神丹,将其交由相应弟子,以助其增加修为战力,顺势稳固人心!”宁素心这才说出她需要叶天所做之事。

叶天点头,正要应下,宗门之外,似是有大战冲锋的号角声响起。

而天剑门的宗府大门,也随之缓缓开启。

本书作者其他书: 黄金瞳 神藏 天才相师 宝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