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修真 > 仙宫 > 第七百七十七章 宇文成风

第七百七十七章 宇文成风

清凉的风吹过,枯黄的柳叶落了一地。

叶天看着周围三丈之内干枯的柳树,检查一下布置在四周的阵法,确定无误,方才取出数十枚灵石在脚下布置一个聚灵阵,盘膝静坐下来。

先前的经历,叶天仔细回味,始终没有找出来是什么原因让自己陷入无尽的黑暗。

当时识海破碎,叶天的意识也随之消失,唯一能想到的只有《生死簿》,此时《生死簿》安静躺在叶天的识海里面,也让摸不着情况。能活下来已是万幸,叶天不再去深究原因。

两刻钟过去,叶天才算恢复过来,体内损耗一空的灵力也得到了补充。

深吸一口气,叶天撤掉阵法,抬起头看向柳树林深处。

凌度童子的记忆中,柳树林深处有一个宫殿,宇文成风就在宫殿的深处修炼。只不过进入宫殿,必须要途径宇文成风布下的感应结界。

为了防止凌道成闯进来,宇文成风故意布下感应结界,叶天如果直接走进去,身份就会暴露在宇文成风的眼皮底下。

叶天看着柳树深处,脸上露出凝重之色。

凌霄宫的三位宫主里面,大宫主姜元一不理俗世,潜心修炼。偶然,三宫主凌道成会找姜元一下棋、聊天,打发一下无聊的时间。唯有二宫主宇文成风,我行我素,没有事情绝不会去找姜元一。

除此之外,宇文成风对凌道成也有成见,两人之间的关系非常恶劣。

若非大宫主姜元一不停调和,宇文成风和凌道成之间的一战,恐怕早就已经打起来。然而,正是因为姜元一的存在,两人才会一直忍着没有出手,为此,凌霄宫分为三个部分。

姜元一独爱竹,住在竹林深处。

宇文成风喜欢柳,故让垂柳清风为伴,只可惜垂柳一只生长的不太旺盛。

凌道成的爱好最为广泛,涉猎也非常广,宇文成风以柳为乐,凌道成就爱上了广阔的草原,而且还在上面饲养牛羊,闲暇之时,凌道成会拉着姜元一一起坐在海边的沙滩上烤全羊,好不惬意。

可以说,凌霄宫的三个宫主之中,宇文成风如果遇袭绝对不会告知凌道成。

反之,亦是如此!

但凌道成如若遇险,必然会通知大宫主姜元一。

这一点,宇文成风未必会告诉姜元一。因为凌度童子的记忆里面,宇文成风一直对姜元一占据凌霄宫大宫主之位非常不满,认为这个位置应该非他宇文成风莫属。

看到姜元一在三重天寻找一个叫凌枫的当童子,宇文成风也跟着找到一个资质不错的童子,取名凌度。

凌道成一个人独处惯了,没有这方面的嗜好,也就没有童子为伴。

如此以来,魂殿沙河里面的魂殿之中,摆放的魂牌只有凌度童子和凌枫童子,至于看守魂殿沙河的老者,据他的记忆片段记载,此人是当初攻打凌霄宫遗留的一个门派弟子。

因为守着魂殿的时间太久,他连曾经的门派的名字都已经忘记。

经过慎重思虑,还有凌度童子记忆中关于宇文成风的记载,此人自负、自傲、认为凌霄宫里面只有自己才是第一人。在这种心理作用下,就算知道有外人闯进来,想来宇文成风也不会轻易通知姜元一和凌道成。

叶天决定光明正大的走进柳树林深处的宫殿,好给宇文成风一个表现自己的机会。踏步向前,叶天一点点的接近柳树林深处。

嗡!

没多久,叶天踏入一个结界之内。

走进结界里面,叶天眼前的场景立刻焕然一新。无数各色各样的花朵生机盎然的生长在柳树的树荫下面,而在不远处,一个高耸十几丈,通体漆黑如墨的宫殿悬浮在半空。

宫殿的底部,浑浊不堪,雾蒙蒙的看不分明是什么托起的宫殿。

整个宫殿依靠着一座高耸入云的山,山之高,笼罩下来一片阴凉,仿佛可以挡下东升的太阳,如此以来,柳树才能在阴凉的环境下存活。

叶天的出现,突然唤醒了空寂的环境,无数花朵随着风的吹拂而过,左右摇摆,柳叶也被风吹得沙沙作响,好似风铃呼唤着客人。

踏步走在各色的花朵之间,叶天速度放缓下来,不紧不慢的向宫殿靠近。

叮!叮!

突然,宫殿深处密室里面响起细密的柳叶声。

正在闭目修炼的宇文成风,忽然睁开眼睛,待他看到面前摆放的铜镜中出现一个陌生的男子,脸上带着一张枯树皮面具,小心翼翼的正在向宫殿一步步走来,他的双眼立刻定格在铜镜里面人身上。

“本以为需要花费点时间才能寻到你,不曾想,本宫功法尚未大成,正需要外力来助我成功,你就已经出现在此处,还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宇文成风看着铜镜里面的人,脸上露出一丝得意之色。

“姜元一,凌道成,先天灵宝,我必得之!”宇文成风握紧双拳,漆黑的眼中闪过一丝贪婪和无尽的杀意。

宇文成风收起功法,停下修炼,双手向背后拂袖一甩。

呼!

猛烈的风吹过,宇文成风的身体立刻化作一片残影,顷刻间已经走出宫殿的密室,来到宫殿前方的前厅花园,站在一座凉亭里面,冰冷的目光看着十几丈之外的大门。

走在叶天的门前,正欲出手。

咯吱!

宫殿上面紧闭的大门忽然打开,紧接着爽朗的笑声突然响了起来。

“道友能够先来光临寒舍,本宫十分庆幸,早已在此恭候道友多时,不知道友可有胆量进来一叙?”宇文成风拂袖一甩,轻飘飘的坐在凉亭中的石凳上,黝黑的手指轻轻一勾,面前的石桌上的玉壶玉杯立刻飘起,片刻功夫,两杯上好的茶已经倒好了。

宇文成风也不在意叶天是否会进来,举起一个茶杯一饮而尽。

叶天看着毫无防备的宇文成风,想到对方极有可能是合体巅峰的修士,自己化神中期的实力,只怕对方未必会放在眼里。

何况,宇文成风先前已经说出那样的话,也就说明,此时只有他知道叶天来到凌霄宫,而且,他也没打算通知姜元一和凌道成。

没有太多犹豫,叶天踏步走进宫殿。

轰!

突然,宫殿的大门立刻紧闭,一道道符文出现在漆黑如墨的石门上方,眨眼间的功夫,数道封印已经彻底封锁大门。通过神识观其上繁琐的符文,叶天眉头紧皱起来。

“宇文成风为了困住自己真是下本钱,不仅隔阻了宫殿的气息,连同神识一起和宫殿隔开,外面之人,神识探不进来,里面的人,同样也无法探查外面的情况。”叶天思索之间,踏步来到凉亭里面坐下。

“宇文成风,这么做,难道不怕我会杀了你!”叶天眯着眼睛坐下来,伸出手端起石桌上面放置温度尚好的茶水,一饮而尽。

“哈哈!”

宇文成风忽然大笑起来。

叶天也不说话,手指一勾,玉壶立刻飘起为他满上一杯。

“道友能来,本宫这里已是蓬荜生辉。你想杀我,恐怕算上先天灵宝,你也未必有这个能耐!”宇文成风淡然说着,毫不掩饰眼神里面充斥的冰冷杀意。

“哦,你是故意引我来的?”

叶天想到进来之时,外面变化的柳树林,不免怀疑是宇文成风的手笔。

“若是本宫知道你已来到凌霄宫,只怕不会等到你出现在这里,先天灵宝,别说本宫没有,就算君主也没有。”由于唾手可得的先天灵宝就在眼前,宇文成风心情不错,话不少。

“君主?”

叶天顿时皱起眉头。

凌度童子的记忆里面,君主一次从未出现过,显然,凌度童子还不够资格知道关于君主的消息。

“它是无上的存在,实力之强,不可想象!不过,这些都不重要,待到本宫夺取你识海里面的先天灵宝,用不到万年,本宫也会达到它的层次。”宇文成风脸上露出得意之色。

“万年,以你的实力,突破大剩期不需要多久?”叶天看着宇文成风说道。

“道友可以搜走凌度的记忆,对于封印的了解应该很深,那也应该明白,三重天的压制之下,想要突破大剩期,何其难也!”宇文成风的修为停滞时间,已经不记得具体多少年了。

叶天自然清楚,在三重天突破大剩期难如登天,也清楚宇文成风为什么不与姜元一和凌道成一起联手,因为先天灵宝只有一个,而凌霄宫共有三人。

“君主是何人,可曾出现过?”叶天皱起眉头说道。

“道友,不该打听之事,莫要多问,何况你已经是将死之人,知道太多,小心连轮回转世的机会也没有。”宇文成风平静的说道。

“你愿意放了在下的神魂轮回转世?”叶天脸上顿时露出难以置信之色。

“放与不放,全在道友一念之间,若是道友可以将先天灵宝取出来拱手相送,本宫自然会放任你的神魂离去转世,但愿来生不再相遇。”宇文成风脸上露出一丝笑意,说话的语气淡然、平静。

“先不说在下无法取出先天灵宝,就算在下可以取出,也不会拱手相送。”叶天举起茶杯,一口饮尽。

“好,修行之途,与天争命,道友有这样的气魄,也难怪先天灵宝选择了你。本宫心意已决,你亦拒绝本宫,那就由本宫亲自取出来。”宇文成风忽然拂袖一甩,忽而一阵狂风吹来,眼前的场景立刻发生翻天覆地变法。

宫殿内部的建筑、花草、山石,突然全部消失,仅剩下凉亭里面一对金光闪烁的蒲团,坐在蒲团上面的两人,正是面对而立的叶天和宇文成风。

本书作者其他书: 黄金瞳 神藏 天才相师 宝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