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修真 > 仙宫 > 第八百三十五章 囚地人族

第八百三十五章 囚地人族

囚地之中,许多人汇集在阵法外面。

在妖界,阵法只有人族修士经常使用,囚地里的人可以断定,正在和合体期的莽荒兽妖战斗的一定是人族强者。

他们中凡人有很多,有修为人族也不多,甚至那个化神期的修士,也根本看不到阵法里面发生的事,只能在外面等着。就算只是这样,遮挡住一切的阵法无法拦住他们热切的目光和真挚的祈祷。

这些人,受够了莽荒兽窟的压制,受够了囚地里面炼狱般的生活。

为了活命,他们不得不苟延残喘的听从莽荒兽窟的命令,活的没有自由,没有自己,每一天的生命中只有‘不要犯错’四个字,因为囚地里面那些没有化形的莽荒兽妖,一有心情不好就会拿人寻开心。

犯错的人就会受到他们的折磨,直至死亡。

在莽荒兽窟囚地,他们正是没有信仰,没有灵魂的人,为了活命完全没有了人的尊严。

正是因为爱惜自己的生命,方才叶天重创这只合体期的莽荒兽妖之时,站在附近的人族修士都没有动手,因为他们担忧、害怕、恐惧事情败坏以后,莽荒兽窟的报复会让自己丧失性命。

他们的心中对自由充满渴望,对获救充满希望,然而,从来没有人敢于创造希望,只是任劳任怨的生活在莽荒兽窟的欺压之下,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叶天的突然出现,仿佛海上的瞭望塔,给了他们希望和自由之火。然而,他们不敢尝试,更是不敢靠近,甚至不到亲眼见到叶天斩杀合体期的莽荒兽妖,脸上都不会露出对自由的渴望。

囚地因为叶天的出现,土地停下了耕种,织布机不再转动,纺织机停滞下来,正在打造铠甲的铁匠也挺下手里的动作……囚地中的所有人,全都默契的看向出现在囚地的阵法。

时间仿佛在这刻停滞下来,囚地当即变得寂静无声。

光阴流逝,笼罩在囚地的阵法散出,囚地里面的人看到唯有叶天站在里面的,脸上纷纷露出喜悦之色,距离比较近,唯一一个化神期的修士,瘦弱的身体颤颤巍巍走向叶天。

这时,叶天注意到囚地人的变化,眉头紧皱起来。

生活在囚地的共有上万人,修行者不过数百人,其中结丹期以上实力不过百人,这点力量,别说对付整个莽荒兽窟,正是面对一个化神期修士,也不可能存活下来。

“虽为人类,生活在妖界,自然清楚妖界的规则,你们之间凡人众多,想要活命,只能靠你们自己。这里有些丹药可以助你们恢复灵力,至于能否活着离开,全在你们自己。”叶天随手抛出数百个玉瓶和十几个储物袋,里面都是过去夺来丹药,对于这些结丹期一下的修士有着帮助。

“道友来此,不是为了救我们?”那个化神期修士接过一个储物袋,踏步来到叶天面前,整理一下糟乱的头发,恭敬的说道。

“我来此地只是为了灭掉莽荒兽窟,你们困在囚地,消息闭塞,妖族至宝炼血妖刀已经出事,莽荒兽窟和炼血妖刀之间曾经有些关联。”叶天说道。

“老夫实力虽然不如道友,若是豁出去这条命,兴许也能帮助道友一点小忙。”元辰子困在莽荒兽窟囚地已有十载,对于莽荒兽窟的实力自然清楚,面前之人敢于灭掉莽荒兽窟,说明实力不凡,若是依靠这样的强者,何至于沦落至现在的底部。

“是啊,若是仙长有什么需要,在下也能侍奉一二。”

“仙长实力强大,在下自愧不如。若是有仙长庇护,在下何至于困在莽荒兽窟的囚地,日日受此欺压,以至于境界停滞不前,苦苦受累。”

“人族在妖界生活,步步艰辛,若是仙长愿意照拂一二,在下愿意当仙长的马前卒,只求仙长偶然赏赐一些丹药,以助突破。”

“还望仙长照拂……”囚地的人族修士看到叶天赠送的丹药,当即全部跪在地上。

他们都知道面前这位人族强者绝非寻常之人,单是岁手送出来的丹药,足够让一些有灵根的人修炼到化神期,如此丰富的资源,且实力又强,若可以跟随在他身边,突破元婴,冲破化神也不算什么难事。

“大家都起来吧!”叶天突然拂袖一甩,淡漠说道。

那些跪在地上的人族修士当即感受到一股强大的力量将他们全部托起来,所有人脸上当即露出一丝惊惧之色。

跪在最前方的元辰子惊愕的抬头看着叶天,难以抑制住脸上的喜悦之色,空间之力,面前这位仙长竟然领悟的空间法则,难怪他可以轻易斩杀掉合体期的莽荒兽妖。

“在下孤身惯了,不会收留任何人。何况在下用不了多久,会去莽荒兽窟寻找炼血妖刀的下落,你们可以先在此地恢复灵力、补充体力,等到灭了莽荒兽窟,你们大可自行离去,寻找生路。”叶天摆摆手,回头离开了囚地。

元辰子看着叶天离开的背影,欲言又止。

他自然清楚,不管自己说什么都无法说动仙长,只好记下仙长的救命之恩,冲着叶天离去的方向跪拜一礼,方才取出储物袋里面的丹药和灵石,迅速恢复损耗的灵力。

囚地中发生的一切,太过迅速。

守着囚地的两只合体期妖族修士的死,莽荒兽窟里面还没人发现,兴许是倾城少主卫青峰和诸多合体期妖族修士的出现,朱刚强认为莽荒兽窟不会有任何事,当务之急,正是派人搜寻章自用的下落。

为了寻找章自用,莽荒兽窟现在只剩下朱刚强和十几名化神期妖族修士,而且这些化神期妖族修士,皆为女流之辈,准确的来说,她们中一部分是朱刚强的妾侍,一部分特意为莽荒兽窟的弟兄提供服务。

妖族善欢淫,在妖界更是不受约束。

不管是同族还是和其他族类,只要互相看重就会毫不犹豫的发生热情的火花,当然,也有用强之辈,妖界素来以实力为尊,实力低微只能任由宰割,或许机缘之下,也有衍生出两个族类的后代,导致妖界的妖族种类渐渐繁多。

朱刚强正在享受新纳的小妾,看着面前泛着水汽的桃花眼,精致美丽的瓜子脸,朱刚强粗狂的双臂当即捧起对方单手可握的小蛮腰,拂过细滑的肌肤,感受着柔弱无骨的躯体,享受鱼龙戏水之乐。

他并不知道,章自用早就来到莽荒兽窟,而且已经死在了合体期的斑狸手下。

此时此刻,叶天已经来到莽荒兽窟的溶洞入口,看着守在洞口两侧的化神期妖族修士,叶天悄然打开腰间的葫芦,放出二十只蚀骨灵蚁。

蚀骨灵蚁的触角两两相抵,彼此产生感应,十只蚀骨灵蚁落到叶天腰间的储物袋表面,另外十只轻快的向着莽荒兽窟的溶洞入口,快速分成两部分,各自扑向守在溶洞入口两侧的化神期妖族修士。

“青诀冲云剑,斩!”

就在蚀骨灵蚁扑向两只化神期妖族修士之时,叶天突然跳出来,站在两只化神期妖族修士面前,控制着青诀冲云剑向着两人冲过去。

青色剑芒一闪而逝,在空中留下一道狭长的青光,锐利的青色剑芒已经出现在一只化神期妖族修士的前方,然而,不等青色剑芒落下,两只守护在莽荒兽窟溶洞洞口的化神期妖族修士已经彻底消失不见。

而在他们消失之处,十只蚀骨灵蚁快速飞进溶洞里面。

叶天收敛气息,追着蚀骨灵蚁进入莽荒兽窟,进入溶洞,一股难闻的肉糜之气混杂着腥臭之味扑鼻而来,叶天召出青诀冲云剑,手中法决快速完成。

青诀冲云剑当即分化为一百零八柄青色小剑,散布在数百丈大溶洞里面,而在溶洞四周,还有十几个分散的入口,里面各自亮着微弱的光芒。叶天通过蚀骨灵蚁感知到,十个入口里面只有一些实力低微的莽荒兽妖和其它妖兽。

凡是见到妖兽,叶天不管他是否化形,青色小剑立即斩杀。

见识过莽荒兽窟囚地对人族的残忍,叶天不会放过任何一只妖兽,一百零八柄青色小剑在蚀骨灵蚁的指引下,一个呼吸过去,溶洞内无法化形的妖兽已经全部被杀,余下只有通往他处的通道入口。

溶洞内当即弥漫出浓郁的血腥味。

正在幽室享受鱼龙戏水之乐的朱刚强,敏锐的嗅到溶洞内传来的血腥味,他当即抓起一柄血斧直接朝着溶洞甩了出去,血斧化作一道灵光进入溶洞,朱刚强抓起另一柄血斧,踏步走出幽室。

“是谁敢在莽荒兽窟撒野,人族?”张刚强袒露胸膛,手持一柄血斧冲进溶洞,他看着站在溶洞入口的叶天面前凝聚出数柄青色小剑,轻松拦下血斧,脸上当即露出凝重之色。

“大人,发生了什么事?”幽室之内,十几名妖艳的女子莺莺燕燕的走了出来。

她们来到溶洞,看到死在溶洞里面的妖兽尸体,脸上当即露出不一样的表情,有怀恨,有痛苦,有怜惜,还有愤怒……

“大人,是他杀了我们的孩儿,您可不能轻饶他。”

“此人手段狠辣,一个小辈都不放过。”

“莽荒兽窟是大人独自创建,至今都未受过这样的奇耻大辱,大人,你可不能放他走,若是真的让他离开,莽荒兽窟建立的威名将会荡然无存。青城也不会对大人青眼有加。”

“这般凶狠的手段,枉为人族。”妖界的妖族,情谊寡淡,这些莺莺燕燕的女妖兽经过短暂的伤感之情,逐渐放下死去的小辈,转而看向叶天的目光充满了无尽的杀意。

“不管你是谁,今日都要用你的头来祭奠这些死去小辈!”朱刚强一声沉喝,露出的双臂肌肉当即高高隆起,而在筋骨和经脉之间磅礴的灵力穿梭其中。

十尺之高的朱刚强,双臂的皮肤上面当即浮现出血红之色,紧接着一股强大气息从他身上散发出来,气势之强,站在朱刚强身后的十几名化神期妖族修士,纷纷退到朱刚强三丈之外的地方。

“卷云斩!”

朱刚强一声低喝,高高隆起肌肉的双臂,粗大的双手握着血斧朝着叶天直接劈下。

血斧劈下的瞬间,朱刚强体内当即涌出强大的灵力。

只见他手中的血斧爆发出璀璨的血色光芒,陡然间涨大数十倍,变成一柄擎天巨斧,斧刃上闪烁着血红光芒。

这时,一个个符文自朱刚强的体内涌入手中的擎天巨斧,当即让擎天巨斧的气势再次攀升,擎天巨斧四周顿时刮起剧烈的狂风,猛烈的风呼啸不已,使得四周的空间寸寸开裂。

狂风撕开的空间裂缝好似晴空的云层被风卷在一起,溶洞内的尸骨,摆设的石桌石凳,还有肉糜和腥臭之气,全部卷入裂开的空间里面,彻底的消失不见。

风,变得愈发凶猛。

它散发着一股强烈的气息,围绕着擎天巨斧朝着溶洞洞口的叶天直接劈砍下去。

本书作者其他书: 黄金瞳 神藏 天才相师 宝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