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修真 > 仙宫 > 第八百七十七章 前尘过往

第八百七十七章 前尘过往

位于仙宫之上,靠近九重天以北方,有着一处禁地,天际到了这里就会有了巨大的风云变幻,无尽的青烟缭绕,在一片云雾之下,则是一片满目疮痍的废墟。

天地之间有一片十分突兀的悬石,那悬石十分巨大,上面有着一个极深的巨坑,如同陨石凿地一般呈现出来,蛛网般的裂纹形成了巨大的沟壑,朝着整个悬石之外无限延伸,绵延至边际。

整个悬石之上,尽皆断垣残壁,其中落满了血肉模糊的尸体。那些尸体被天火灼烧得已是极其厉害,许多残缺下来的尸体,甚至已经看不出之前到底是什么。不过这些尸体身形各异,皆是来自不同种族的生物。

在九天之上,竟然能够出现这般诡异的景象,着实让人觉得有些非议所思。

广个告,【 换源神器APP www.huanyuanshenqi.com 】真心不错,值得装个,毕竟可以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只因这块宣示乃是一个妖族的圣地,在上次神魔大战之时,被一群仙人用作攻城锤,直接突破九天,杀到了仙宫腹地。

当时整个仙宫的仙人跟魔族激战正酣,元气大伤,制造出这场神魔大战的罪魁祸首开始从下界叛乱,整个九重天,所有反抗者皆是被杀。余下各界生灵,皆是被携着一同攻入九天之上。

整个仙宫的仙人兵败如山倒,这块悬石只需再进一步,就能够彻底控制整个九天。

正是这个时候,一个名叫叶君承的不知名仙人突然冲入阵前,所有人顿时全是静止下来,全部开始关注其这个突然闯入两军阵中的剑修仙人。

皆是因为这个叫叶君承的男子手中,提着一个面色狰狞的头颅,正是那魔族此番入侵的主帅的首级。

战场双方顿时明白了,魔族主帅的首级已经被这男子所斩获,那就预示着魔族入侵已经被打退了,不过即使如此,双方还是需要最终一战,来决定这仙宫的最后归属。

接着就是那名叫叶君承的男子,以一敌万,一己之力将对方杀的一败涂地,最终这块悬石就成了上次神魔大战的终点。

先前的那次神魔大战至今已经过了许久,而今这块悬石之上,连哀嚎都不可听闻,唯有硝烟漫天涂抹。

在一片废墟中,一个红衣红裙的窈窕女子十分突兀的出现了,只见她缓缓走过有些破损的神道,一直来到了那座曾经不可一世王座面前。

只见她双手背负在身后,神色清丽,一袭青丝写意的盘落下,只以一根红色的发带系住了末端,她身上的红裙极艳,一如秋红一般。

这身红裙先前也曾在这块悬石之上出现过,在叶君承跟叛乱的仙人相斗之时,她一人打得鬼界妖界各大统领溃不成军,自己在百鬼万妖之中却是全身而退。即是她杀的尸山血海,烟火未能惹上裙衫分毫。

这红衣女子的叫做严莫昭,先前也是天道的书写者,只不过其在战技之上,可谓天下女人无人能出其左右。

神道尽头是一处破败的王宫大殿,宫殿前则是一片宽阔的广场,那里聚集着诸多大妖,被石碑跟天雷锁所镇压,这些大妖早已被刑罚消磨尽了锐气,见到那严莫昭行过来,皆是匍匐在地,有些大妖甚至止不住浑身颤抖,一身都不敢吭。

那一身如同鲜血般红裙轻描淡写地走到殿前,四周的大妖已经受到一股强大的威压,纷纷垂下头来。

那些大妖或者是鬼将,昔日里都是在各自的世界叱咤风云的人物,手下统领成千上万的枭雄人物,如今却是只敢匍匐在地,任凭那道红裙擦过他们的眼角,他们却生不出任何勇气来抬头看上那么一眼。

毕竟如今他们这等境遇,这严莫昭即是随手杀了他们,也是不会有任何惩罚,生死完全置于别人之手,置于别人一念之间,即是过往再桀骜不驯之辈,此时也只能黯然沉默。

宫殿的王座之后,耸立着一个屏风,却是异常的干净无痕,跟周围的破败之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那屏风之上绘制着一张仙人斩龙图,那是一头祖龙,而那斩龙之人正是那叶君承,龙族也正是因为此番参与叛乱,导致了九天之下,甚少再有人见到真正有神通的真龙,皆是因为所有龙族都被关押在了别处。

而那屏风之后,则有着一股空间之力在波动,只见那严莫昭身形一闪,转瞬就消失在了屏风前。

严莫昭的身形出现在一片虚无的空间之中,四周尽是白花花的一片,无边无际。只能看见两个男子闭目对坐着,即是在这虚无的空间之中,严莫昭依旧能感受到二人的神识正在较量着。

过了片刻,那两名男子的其中一人睁开了双眼,却是二人之中面色苍老之人,那老者的神态有些疲惫,方才那场神识斗争似乎让他损耗过多,神色之中不止是疲惫,更多的是无奈的黯然之色。

“这么多年了,看来老夫终究是破不了你的剑法,老夫在钻研破解之道,你也是在成长,终归你的天资,还是要高于我一些,怕是我再无重见天日之时了。”那老者有些无奈的说道。

“先前若不是前辈传授我《《诛仙剑诀》》,我也未必能有如此造诣,既然前辈左右无望,不妨将前事就此作罢,想来天帝也是会网开一面,既往不咎的。”说话的男子样貌竟是跟叶天有些相像,正是那叶家老祖,叶君承。

“你天资如此,修道之途,整个仙宫之上,怕也是无人能够与你相提并论,那《《诛仙剑诀》》即是我不传授于你,你一样也能悟得大道。不过以你这般境地,却是甘愿寄予人下,你终日在此看守着我,这么多年过去,就不觉得对你这个挽救了仙宫之人有些不公正么?”那老者眉目此言一出,眉目变得十分深邃。

“前辈这话你我二人已经说了无数遍了,只要前辈放下执念,我自是可以逍遥自在,前辈一人执念不除,我也只能在此作陪。”叶君承平静的说道。

“老夫原本以为你是个洒脱之人,却是如同一个和尚一般古板迂腐,你待在这里时间久了,竟是变得比先前更加刻板,不过老夫细细想来,你能够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或许就是你并没有全然如同修道之人一般洒脱,能够潜心钻研,不忘本心。大道之末,都是殊途同归,你没有走任何弯路,自是成就更高。当初老夫传授你《《诛仙剑诀》》,原本就是引诱你走上杀之道,终究老夫还是低估了你的天资。叶君承,你的名字就已经预示着你是墨守成规之人,老夫终究还是棋差一招,一子算错,满盘皆输。不再啰嗦了,你有客人来了。”那老者看向严莫昭,开口说道。

“严仙子,不知何时来此禁地?”叶君承微微侧目,对严莫昭开口问道。

“叶君承,你觉得你整日在这里看住此人就有用了么?”严莫昭面色有些不善的问道。

“看来是外面又出了一些事端,不过眼下的事情,自有其轻急缓重,两权相利取其重,两权相害取其轻,即是外界再波乱,我还是依旧在守在这里。”叶君承一脸正色说道。

“你即是这般执念,那我也无话可说,此番我前来,就是告诉你,我的姐妹已经脱困了,那森罗鬼王已经被杀,而带我姐妹脱困之人却是你叶家的后人。”严莫昭面带嘲弄之色的说道。

即使严莫昭她是一个女子,这叶君承是个男子,而且这叶君承虽是有一身滔天本领,却是与世无争,但严莫昭还是有些平白的嫉妒。

她很厌恶这样的人存在,就是无论自己怎么追赶,都无法与之相提并论的无力感,即是双方都已经成了仙人,可以不死不灭,长生永寿的存在,她还是打心底嫉妒这叶君承。

就好比她在上次神魔大战之后,已经不再去书写天道,但是在仙宫有了危机之事,众人终究还是会首先想起叶君承。

“叶家后人?”叶君承淡漠的神色忽然闪出一抹光彩,却是一闪而逝。不过他立刻将目光看向眼前的老者。

“果然,前辈的这些执念,还是有着动力的,不过此番整个九天,又是一番杀戮,想来想去,又是何必,那仙宫之巅,谁来坐,前辈在这里待了这么久了,不觉得有些毫无意义么?”叶君承淡淡的问道。

“哈哈,老夫从踏上修道之途,走的就是霸者之道,天道轮回,万法自然,那都是欺骗愚民的手段,只要你本领通天,任凭他什么神佛,一样是神阻杀神佛祖杀佛,长生永寿在强者面前也都是狗屁。你以为天帝就不想置我于死地么?你以为仙宫那么多人就放心你在这里守着老夫么?不过是因为老夫有一个禁制存在,只要老夫身死,这仙宫一半之人都要受到波及。所以老夫就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那些凡夫俗子跟飞禽走兽的生死,与我何干,唯有老夫身死魂灭,或是仙宫易主,不再此事绝不会就此罢休。”那老者说完,就是哈哈狂笑不止。

“看来前辈此番是势在必得。”叶君承淡淡的说道。

“你那叶家后人虽说天资不如你,但是其身怀异宝,其心性也与你截然不同,定然会走到杀之道,待到你们再能寻到他的消息,自是会知道后面将要发生什么了。想来你也是清楚,你走不得,你唯恐你不在的瞬间,老夫就寻到一个空隙逃出去,惹出更大的祸事,而你又不能杀死我,老夫的神通反噬,整个仙宫都要受到重创,要知道盯着这里的,可不止我这一方势力,那魔族的主将先前被你所斩,蛰伏了这么多年,你觉得他们不会趁着这个机会逃跑。即使是的修为更胜以往,但是老夫在这里用神识跟你斗了这么多年,即使老夫依旧不能胜你,但是老夫有十足的把握能够将你拖住一时半刻,到时候仙宫易主,你还有什么可以承诺跟坚守的呢?”那老者说道此处,语气也有有些澎湃起来,好似看到了未来的时光一般。

“嗯,既然前辈如此胸有成竹,以九天为棋盘弈棋,那咱们就继续在此候着,看看到时候前辈的计划能否顺利实施。”叶君承淡淡的说道。

那老者看见那叶君承那波澜不惊的态度,当即陷入了深思,不知道这叶君承所表现出来的,是不是真的是起完整实力的展现,毕竟先前叶君承留给他的震撼太多了,至于叶君承真正的实力,他现在竟是有些看不透了。

如果这叶君承真的还是保留着实力,只怕是那叶家后人走上杀之道,带上两本大道之书,也未必能够是其对手,况且,这叶家后人最终会不会跟叶君承一样,没有站队在自己这里,也还是一个未知数。

毕竟到了他这等界限的人物,天书已经完全无法书写出其命运格局了。

本书作者其他书: 黄金瞳 神藏 天才相师 宝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