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修真 > 仙宫 > 第九百一十二章 得见帝江

第九百一十二章 得见帝江

难道是因为木魂之器?

叶天蓦然间想道,神念一动,手中瞬间出现那圆木盘似的木之魂器。

平平无奇的模样,仔细观察却能瞧见在表面纹路间流转道韵。

另有玄机,却并非叶天此时能有耐心参悟的。

看来十二祖巫之间也并不和谐,会存在利益争斗的关系,从那黑影口中得出,彼此之间甚至还有个高低排名。

不论初衷如何,可至少现在好似并没有什么正面作用,至少那水之巫祖好像与火之巫祖之间存在某些间隙。

至于帝江……此刻虽然还不能完全肯定,但至少他的嫌疑最大,能掌控空间的祖巫,也大概只有他能有如此秘法,在这山海经的世界里撕裂空间。

十二祖巫的关系在叶天那还中乱作一团,勉强理清了一些思绪。

在虚无中漂流了不知多少岁月,叶天的身体竟然能够完全抵御罡风的砥砺。

这是在无数个忍受千刀万剐的时间中磨砺出来的,今日的叶天,肉身早已今非昔比,若是辅以肉身秘法,必然不比任何一名同阶的人族体修弱。

而随着肉身的强横,叶天的境界也越发积厚,他感觉,若是此刻能够出去,吸收大量的灵气,一举突破化神也可以!

只是此刻还不能,虚无之中根本没有灵气,只能通过不断摄取冥冥之中所感应到的星辰之力,可以维持体内的灵气运转,不至于灯枯油尽。

呼——

一丝微弱地响动声蓦然惊醒了在虚无中打坐的叶天。

这是在寂静虚无中他听到的唯一的声响。

虚无中怎么会有声音?

叶天好似察觉到一些什么,按耐住心神,小心翼翼地展开自己的神识,想着远处蔓延。

来到此地如此之久,叶天的神识从来没有蔓延超过自己三尺之外,他只要保证自己三尺之内没有东西可以威胁到自身就够了,若是超出,他就没有十足的把握可以保证自己不受伤。

琉璃火可以全力倾出的距离,就在方圆三尺!

随着自己神识的扩散,叶天感知到了更多的东西,发现这里不只是一片虚无而已,还悬浮着很多碎石屑一般的物质。

可是那些石屑却是给叶天一种奇异的感觉,甚至有些熟悉。

“这是……星辰?!破碎的星辰!”

叶天慢慢感知这一片碎星屑,哪怕他们很微小,但是上面的气息确实不发掩盖。

常年修炼引星决来吸取天地间的星辰之力淬炼肉体,叶天已经对这种特殊的能量极为敏感。

虚空之地,为何会有这星辰碎片?按理来说,这是天地间的一片混沌虚空隔绝世外,星辰乃是后天结成,虽有神圣之力,却只是遥远的天外之客。

呼——

又是一阵风声,在这一片虚空之地显得刺耳。

叶天瞬间没有心思再顾及这一些,他现在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逃出去!

叶天循着风声,不断探寻来源之处,体内所剩无几的灵力疯狂运转,在一片虚无里犹如陷入泥泽,前行变得无比缓慢。

终于,在不知过了多久,叶天的神识终于探寻到一点微弱地光亮。

纵然光亮微茫,它却在叶天的心中点燃起了希望的火种。

叶天运转引星决,这一次,被摄取的星辰之力多了一些莫名的感觉。

这让他蓦然想起了之前所感知到的星辰碎屑,莫非那些破碎的星辰还“活”着?

可是不远处的微光却让他又回过神来,这才是眼前的当务之急!

哪怕此地留有再多的奇妙,也不是他现在能够探寻的,若是日后有所成就,说不得还可以回来探索一番。

但是如果现在出都出不去的话,就别谈什么日后了。

怀揣着这样的想法,叶天不断努力前行,眼前的微光越靠越近。

传送阵?

当那一点微亮完整地出现在叶天触手可及的地方时,他不由一愣。

这不就是最常见的传送阵符文吗?

一般的传送阵才会以此来沟通天地,达到瞬间传送的目的,可是……这是虚空啊!

谁会在一片虚空中建立一个传送阵?谁拥有如此大的力量?

叶天一瞬间又想到了帝江,毕竟在这个异界之中,还未曾听闻有谁拥有如此伟力,于混沌虚空可建造传送之阵。

而身为空间祖巫,除却帝江以外,似乎并无旁人。

现在所有的矛头都指向帝江,令叶天对这位未曾谋面的祖巫,越发兴趣深厚,也越发忌惮。

毕竟自己想要离开这里,十二祖巫就一个都躲不开,那都是自己必须面对的。

现在句芒已死,十二祖巫就仅余下十一,彼此并不融洽,若是以自身的力量无法达到目的,那也许,这其中关系,自己运用得当也可以达成目的。

叶天不经意又想远了,当眼前的传送阵符文恍惚一闪,这才吸引他回神。

用,还是不用?

若是用,可能下一步会踏入别的险境,若是不用……则还要在这一片虚无之中漂流。

叶天不禁有些无奈,还有比后者更坏的选择吗?

念及此处,叶天咬牙,张开自身全部灵力形成护罩,再从四周虚空摄取星辰之力巩固己身。

当一切准备就绪之后,叶天伸出了手,去触碰那一枚小小的符文。

当指尖触及到那一刻,一刹那光芒大作,莫名的伟力笼罩了方圆,将叶天的身影覆盖在内,时间被无限的拉长。

可实际上不过几息,那光芒就又迅速收敛,等到完全汇拢到最后,就只剩下一枚小小的传送符文。

叶天的身影,消失不见。

……

不出叶天所料,那传送符文在虚无中撕裂了一道类似于黑影打开的空洞。

只是前者撕裂的空洞拥有极大的吸力,进不进去完全不是由自己决定的,还未等叶天反应过来,他就坠入其中。

紧接着是一阵晕头炫目的传送,不同于在外界的传送,虚无空间的传送更为凶险。

外界传送就好似是一张纸张的一点,瞬间转移到另一点,而由虚无空间到外界,则是由一页纸张到另一页纸张,不可同日而语,若其中稍有差池,就可能被两页纸夹碎,亦或者撕成碎片。

初次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叶天就已经体会过了一把。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如今彻底完成传送的叶天还有晕眩的感觉,至少证明他还活着。

等到头脑内的风暴开始减弱,他这才抽出空来,打量附近的环境。

可是不看还好,这一看却让叶天心头一紧。

这是一处宫殿模样的地方。

四面是紫黑色的岩石墙壁,由四根硕大的灰褐色石柱支撑起整个发出荧光的屋顶。

眼前的台阶通向高高的王座,方圆高约有三四丈大小,属实算得上广阔。

从哪儿看都像是私人领域,贸然闯入别人的领地,先不说对方秉性如何,无论是谁,恐怕对于贸然闯入者,都没有好感。

“你醒了?”

声音响得突兀,令叶天心头一沉。

声音源自那高高的,位于台阶之上的王座。

“在下无意冒犯,这就离去。”

叶天并不想惹事生非,此刻他的身体状况可算不得好。

嘴里如此解释道,身体也立刻起来了,稍微动弹一下,发现除了有些酸痛之外,并没有其他的不适。

“你是叶天吧?”

王座之上的声音却直接道破了他的身份,令后者的动作不由一顿。

“尊驾知道我的姓名?”

叶天体内的引星决开始运转,丝丝灵力开始被补充,这里可不是虚无之地,需要依靠缓慢的化解星辰之力来补充灵气。

现在对方是敌是友都不清楚,不过在这个世界上自己应该没有朋友吧,毕竟……遇到的人族也就九霄那个和尚,如今还早已坐化了。

“身为这个世界的最强者,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呢?”

那声音敦厚,在叶天的凝视之下,缓慢的脚步声,一步一步踏在阶梯上,一个高大伟岸的身影就出现在了叶天的视线内。

高足有九尺,身披黄巾,面容刚毅,是个人族模样,可是浑身的气势与做派,却浑然不似人族。

“吾名……帝江!”

那人来到叶天面前,一开口就是声若洪钟。

叶天一愣,脑海中瞬间激荡起一段经文。

《西山经》云:“又西三百五十里曰天山,多金玉,有青雄黄,英水出焉,而西南流注于汤谷。有神鸟,其状如黄囊,赤如丹火,六足四翼,浑敦无面目,是识歌舞,实惟帝江也。”

而他,也只是叶天这段时间心心念念的空间巫祖,他猜想中,一切的罪魁祸首。

“我爱听说句芒死在了你的手里?世间都传闻十二祖巫之中除了我,他就是最强者,可是他们这些浅薄者却不知道,我与句芒之间有着多大的差距,但是即便如此,他在这个世界上也称得上是一个强者了。”

帝江絮絮道,说了半天却没有一丝要动手的征兆。

“阁下到底想说什么?”

叶天有些不耐烦了,如果终究要兵戎相见,自己左右避无可避,那不如早点痛痛快快战一场!

本书作者其他书: 黄金瞳 神藏 天才相师 宝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