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修真 > 仙宫 > 第九百二十六章 得魂器,见后土

第九百二十六章 得魂器,见后土

叶天这头沉寂无比,而另一端却是凶险异常。

玄冥竟然与水魂之器斗的难解难分,按理来说,就算是主人死后魂器还有自主的意识也会虚弱一段时间,还从未见过有如此强悍的。

好像还不止强悍那么简单,共工一死,他眼眸之中不仅充满了生机与灵气,力量好像也更加强大。

仿佛他是代替了共工的新生。

被拍下海中的帝江,又是卷土重来,虽然并没有因为那一下受到伤害,可是他的内心还是很暴躁,自从强量出现在了他的视线内,他就再也没有平静过。

“给我死!今日你就要老老实实给我回归本命魂器形态!”

帝江怒吼道,手中的长剑迸发可怖的力量,令蛟龙嘶吼闪躲不已。

玄冥在一旁轮为了辅助,轮及疯狂,两个人都是疯子。

蛟龙身上的乌光鳞片残缺不已,在两柄绝世之剑下,显然招架不住。

“说到底也只是一件武器而已。”

强量默默地看着远方的战局即将结束,再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战鼓,有些感叹。

“若是可以成圣,自己的武器通灵,那么至少不是两个身为化身可以奈何的了。”

“可是成圣之路百倍艰辛,你又怎么知道就一定可以修成正果。”

元歌笑道,有些泼凉水的嫌疑。

“就算是千倍万倍艰辛我也必须走下去,如若不然,真是了无生趣。”

强量笑道,随即很快道。

“听你这话似乎对成圣之路并不看好,那你为什么还要……”

“因为就目前而言,跟着天道最轻松,想帝江跟玄冥天天想着谋反,如果跟他们正在同一个战线,那还不得累死去。”

元歌笑道,看似歪理却不几分道理。

两人的话也并没有多么私密,所以就没有刻意避讳叶天,全都是无聊中的闲聊而已。

“那边的战斗结束了。”

一直在旁边打造的烛九阴开口道,他也缓缓睁开了双眼。

果不其然,随着他说那句话,帝江和玄冥的身影就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

“如何?”

“不负所望。”

帝江取出一块圆盘,上面所雕刻的蛟龙之首栩栩如生,仿佛下一刻就会冲出来将人吃掉一般。

“那么现在我们的任务就是完成了。”

叶天道,眼神不经意间瞥了一眼强量的战鼓。

这是在场的雷魂之器。

帝江不动声色地摇摇头,示意还不到时机。

“既然我们想要得到的都已经得到了,那么各位后会有期。”

叶天笑道,拱拱手转身向着西海海岸飞去。

帝江与玄冥一道同行。

至于黑影,随身羁押也是麻烦,就地斩杀怕是其余几人会阻拦。

左右这黑影还有冒充天道法旨的嫌疑,若是留给他们狗咬狗,那就最好不过了。

望着三人离去的背影,强量竟然不经意间松了一口气。

“对方给了你如此大的压力吗?”

烛九阴撇他一眼。

“只是帝江而已。”

强量道。

“你们其实从来没有见过他真正爆发的样子,但是我见过。”

烛九阴好似知道一些情况,住嘴不语。

“那这家伙接下来怎么办?”

元歌问道,黑影还在被囚禁中瑟瑟发抖。

“放了吧,就算问再多遍也问不出什么情况。”

强量道。

烛九阴没有说话,表示他并没有其他的意见。

元歌耸耸肩,挥手间撤销了囚禁。

“希望下次有机会再见。”

元歌笑道。

黑影默不作声,当囚禁被撤销的那一刻,他就连忙在空中打开一道空间缝隙,钻入其中消失不见。

“如果不是因为知道帝江为人,我也一定会以为这是他的身外化身。”

强量道。

“走吧,共工的尸体还在这里,就算旨意是真的,我们也做到了。”

烛九**,除去帝江等人,他不觉得有谁可以将共工的躯体毁去。

随着三人的离去,整个西海空荡荡的,就只剩下一具共工的尸体漂浮在海面之上,显得如此孤单。

……

而离开那种是非之地的叶天三人,又在盘算着下一个该去找谁,获得哪一件魂器。

“剩下没见到不多,奢比尸,后土,蓐收,这三人我们应该去找谁?”

叶天问道。

“如果按照实力在排名的话,厚土毫无疑问排在最后一名,但是我不建议去找她。”

“为何?”

“他虽然战力排在倒数第一,可是其他方面却不弱别人半分,而且她有一名手下……”

“就去找后土吧,我跟他也算是有几分交情,若是可以的话,说不得不用动手。”

玄冥道。

帝江点点头。

“既然如此,那就去吧。”

在空中划开一道黑洞,三人直接踏入其中……

再踏出时,周围的景物一变,由海边,又变做了庙宇一般的存在。

“这里倒是跟许多地方不一样。”

叶天好奇地打量着四周的建筑。

“这里叫做后土庙,乃是后土的领地,平日里会有一些得道的小妖前来祭拜,献祭香火。”

玄冥道。

“都说后土是我们十二人中最好说话的一个,现在就是验证传闻正确不正确的时候了。”

帝江笑道。

他与后土的接触并不多,其实总的说来,他与所有人的接触都不多,唯一能说得上话的也就两个人。

一个玄冥,一个强量。

“待会儿你见到她还是少说话。”

玄冥提醒道。

“有时候传闻的可不一定是真的。”

叶天默不作声。这是他来到这个世界之后,第一次体会到有一个像神一样存在的,拥有自己的庙宇,接受其他物种的祭拜,获取香火,这一点跟其他的妖物有很大的本质上的区别。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到时候就由你来交涉就好了。”

帝江摆摆手道。

他本就不是一个爱说话的人。

“我没有怎样才可以见到这位后土?”

叶天问道。

“我记得很多年前她给我丢了一枚符咒,如果要找她的话可以用这个通知她。”

玄冥道,从怀中摸索一下,竟然真的摸索出了一枚铁质模样的令牌。

“没想到你真会随身携带这种东西。”

帝江看了一眼道。

玄冥不作理会,在令牌上一点,那枚看似是黑铁打造的令牌,瞬间流转出一丝光芒。

而后并没有任何反应了。

“这样就行了吗?”

叶天有些好奇地问道。

玄冥愣了一下,老实道。

“不知道,当初他只告诉我这样去做,具体的……我不清楚。”

叶天二人刹那间无言。

“要不我用引出你的方法来试试引出他?”

帝江提议道。

“别,他可不像我一样渴望的离开,你如果真敢把他的庙宇给毁了,那绝对是不死不休。”

推荐下,我最近在用的追书app,【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玄冥道。

帝江有些头疼。

“难道我们就要坐这儿一直等下去吗?”

“那倒不用。”

回答的不是玄冥,是一道悦耳的女声。

“你是……后土?”

叶天有些不敢置信。

只因为眼前站着的是一位妙龄少女,身上的衣裙规规矩矩,长相不算闭月羞花之貌,去让人看了心生清静,算得上是秀气了。

如此一个可人儿,若是平常看到,怕是叶天会以为再次遇到同族了。

“这儿的小妖们一般都叫我后土娘娘,不过看在你是跟玄冥他们一起来的份上,就不跟你一般计较了。”

后土笑道,神奇模样语言全然不像是一个活了几千岁的,反倒是像一个妙龄少女。

“俗话说无事不登三宝殿,你们过来一定又是这种事情吧?”

后土问道。

玄冥与帝江对视一眼,站出来说话的是前者。

“我们这一次过的是想要你的土魂之器。”

玄冥说得直截了当。

“不,不是要,是借,等我们用完之后必然会还给你。”

叶天连忙纠正道。

他可不想因为说错两个字而跟眼前的人发生战斗。

“借我本命魂器?”

后天愣了一下,随即娇笑道。

“亏你们也说的出口,这种东西岂能说解就解?”

“我们没有开玩笑,对于土魂之器我们志在必得,如果能借那是最好,如果不能借的话……”

帝江还没说完,嘴巴就被玄冥捂住了。

叶天无奈扶额,如果让这家伙去谈判的话,恐怕每次都只有战斗的份。

“他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希望……你能借给我们……”

玄冥试图解释,可却突然发现自己也并不擅长解释。

“我是知道帝江的性格,不会跟他一般计较,但是凭你们三言两语就要借走我的土魂之器,是不是有些太草率了?”

后土反问道。

帝江与玄冥对视一眼。

如此说来,好像确实有些不太妥当。

“最起码你们需要告诉我,你们要用它来干什么?不然的话,要是贸然借给你们,出了事情我可付不起责任。”

后土说着,一挥手,就有桌椅出现,还有几叠瓜果,摆在三人面前。

叶天一愣,自从来到这个世界,有多久没收到如此礼遇?

他已然记不清了。

“我想要离开这里。”

犹豫了一下,帝江直截了当道。

“是我们想离开这里。”

玄冥接着道。

后土端起一杯茶水,一饮而尽,瞧不清面容表情。

本书作者其他书: 黄金瞳 神藏 天才相师 宝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