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修真 > 仙宫 > 第九百二十八章 时间魂器

第九百二十八章 时间魂器

“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你二人不过是身外化身,带着一个蝼蚁就敢闯入我的领地,真当我烛九阴是不存在的嘛?”

蓦然从大地深处传来的声音并没有阴测测的,反而却拥有一种气势,让人听了不禁一震。

“今日前来不过是为了做两件事情,第一取你狗命,第二夺你时间之魂器。”

帝江道,一手长剑执于手。

“你若是本体前来那我就认了,可你不过是一具身外化身,凭什么?”

烛九阴冷笑一声,大地震动不停,树木倾倒,却没有一只飞鸟走兽从中逃窜,整座大山死一般的沉寂。

而后山石崩塌,从中冲出一条庞大的身躯。

鳞片锐利,头角峥嵘,双目有流光溢彩,堪比叶天施展仙力。

在其面前,帝江三人的身形显得微不足道,渺小无比。

“叶天!放土伯!”

帝江见状,连忙传音催促道。

叶天不敢怠慢。

“土伯?九约。”

他低声召唤道,手中的手镯闪过一丝神光。

轰!

是一阵恐怖的能量波动。

那是来自大地深处的力量。巨大的山体本来就因为烛龙的出现搅得天翻地覆,碎石成堆。

在经过叶天那么一召唤,从地底深处传来的恐怖能量彻底把大山碾平。

“看来你们早有准备呀。”

烛龙口吐人言,口中却悬着的是一团诡异的火焰。

那火焰不知是透明还是白色的,总有那么一丝虚幻的味道,让人感觉不真实。

“但是所有的一切在时间的面前都将不复存在,没有什么东西是逃得过时间的。”

烛九阴冷笑道,空中的火焰突然荡漾出一阵淡淡的波纹。

刹那间,周围的树叶,半空中飞过得碎石,叶天的衣角,一切都开始静止不动,时间停止。

叶天心惊,他想要控制自己的身体移动,可却发现根本没有办法。

“这就是他的能力,可以控制时间。不管是加速到退役或者是停止,只不过这个控制终究是有限度的罢了。”

帝江的声音回荡在叶天心间。

“那我们现在就是待宰的羔羊?”

“这倒没有,我不是之前叫你召唤出土伯了吗?”

帝江话还没有说完,就听见从地里传来一声巨大的声响。

方才的时间禁止,好像并没有影响到那属于地底的生物。

“这个家伙的能力本来很逆天,但是他根本没有办法最大限度的发挥这种力量,所以在我们几个人之中,他也只是处于一个不上不下的存在。”

玄冥道。

虽然他跟帝江的身体无法动弹,但是却可以传音。

因为虽然身体不强大,但是他们的灵魂却是属于本体的。而烛九阴能力最大的弱点就是对越强大的生物影响越弱。

至于为何叶天的心神也不会停止,那就是来自于外面的世界,不属于这个世界,所以这个世界对他的规则也要减弱很多。

烛九阴的时间禁止,也只能够影响他的肉体了。

毫无疑问,帝江跟玄冥都属于那种强大的生物,而土伯恰好也属于。

“没想到你们这还请来了如此强大的帮手。”

烛九阴脸色晦暗。

他的能力论起打架来可并不厉害,如果时间都无法影响对方的话,那么他基本上就没有战斗的力量了。

“是谁将吾召唤出来?”

那声音浩荡如虹,在四周荡漾,带着阴沉沉的地狱之力,令人不寒而栗。

“这是……”

烛九阴听闻此言,内心惴惴,他总有不好的预感。

而很快,眼前发生的一幕令他都不禁打了个寒颤。

那个恐怖的身影逐渐出现在了众人眼前,不是虚幻,他带来的炽热无比真实。

他虎头,牛身,长着三只眼睛,晃着一对利角,张开血污双手,驱逐着可怜的幽灵。

“你是土伯九约!”

烛九阴几乎肝胆欲裂,眼前的怪物乃是号称掌管幽都的守护神,为何会出现在此?

自己在这个地方沉睡太久了,力量还没有完全复苏,怎么可能是对方的对手?

“是谁将吾召唤出来?”

土伯又重复一句问道。

他打量四周,终于发现了站立不动的叶天。

“你身上有熟悉的气息,莫非是你把我召唤出来的?”

他面对面叶天,说道。

可是后者此刻的肉身被时间静止了,又怎么能回答他的问题呢?

土伯见叶天不作声,脾气顿时起来了。

“我问你,你为何不答?”

怒吼的声音几乎要将叶天的耳膜给震破。

叶天内心叫苦不迭,自己此刻很明显是受了法术被禁止的,这土伯的力量很强大不假,但是好像脑子不太够用。

土伯怒吼一声,他觉得叶天是看不起他。

他粗壮的大手如同一座巨大的山岳,向叶天一掌拍来。

而就在帝江和玄冥都为他提起心神的时候,从叶天的右手腕上去散发出一道柔和的光芒,看似柔软无力却竟然将如此巨大的手掌给挡住了。

“这是娘娘的手镯信物?”

土伯到退一步,口中喃喃道。

而令人啧啧称奇的是,那一道白光照耀在帝江,玄冥和叶天的身上,顿时三人身上的咒语好像解除了,时间禁止也不管用,一时间,来去自如。

“应该就是你把我召唤出来了,之前我问你的时候你为什么不回答?”

土伯瓮声瓮气道,面露狰狞的面容,令他这一句话说的极为凶狠。

“是天上那个家伙把我们都定住了,我想回答你可是说不了话呀。”

叶天一副苦瓜脸,指了指悬浮在半空之中的烛九阴。

土伯顺着他所指的方向看了过去,正看见一条烛龙于半空之中,口中吞吐着时间之烛。

“原来是你这家伙!”

土伯怒吼一声,二话不说竟飞天直冲向烛九阴。

峥嵘的头角之上好像流淌着黄泉的虚影,令他整个人都散发出一阵阴寒的气息。

“这家伙脾气太暴躁了,就是一把双刃剑。用的好可以杀人,用不好就只能伤害到自己。”

叶天心有余悸道。

“可是后土她就驾驭的不错。”

帝江道。

“只能说这是时也命也,没想到一个如此强大的生物竟然成了我们几人之中最弱的那个的手下。”

玄冥道。

虽然说的话不怎么中听,但熟悉他的人才知道,这就是他的实话实说,并没有别的意思。

三人这边似在谈论家常一般,但是天空那头的烛九阴恨不得生吃了他们几个。

但是有那可怖的土伯,自己如今都难保性命。

“没想到那家伙那么弱,怎么还给他排到了不上不下的位置?”

叶天说着风凉话。

“弱不弱只是相对而言,他现在面对的可是土伯,那个家伙即便是我来对付也要费一番拳脚,岂是随随便便就可以对付的。”

帝江说道。

能够被他郑重其事对待的对手,确实要值得骄傲的资本,毕竟他曾经可是这份天下的第一人。

而在那头,正在被他们品头论足的两个人战斗着,战斗的局势却是一边倒。

土伯手中的岩浆流淌着,与烛龙的身影一般巨大,而每一拳下去,那溅起的岩浆都是炽热灵魂的痛。

“你难道就只有这点能耐吗?如果你就这点能耐就叫我出来战斗的话,那简直是羞辱我!”

土伯嘴里说道,手中的攻势毫不留情。

烛九阴叫苦不迭。

自己最大的最依仗的能力就是时间的力量,而现在这个时间力量根本无法对土伯造成约束,而对方明显就是依靠自己肉身力量,自己虽为龙族,亦难与其争锋。

“看来时间之魂器我们是十拿九稳了。”

叶天笑道。

“那也未必,如果烛九阴这个家伙选择的道路跟共工一样的话。”

玄冥道。

“这就不可能了,以我对他的了解基本是死,他也没有这种勇气。”

帝江很是自信。

“那我们就拭目以待吧。”

叶天道。

这倒是他们寻找本命魂器以来最轻松的一次,毕竟只需要隔岸观火。

“接下来还有三场战斗,两场未知的战斗。可是,我们召唤土伯的机会只剩下两次了,要好好把握。”

玄冥道。

“希望蓐收和奢比尸两个是识时务者为俊杰。”

帝江道。

这两个家伙从前就跟他关系一般,并未太过熟悉,所以究竟能不能获得最终的胜利,还需要再看。

毕竟是以身外化身上门。

“你说如果我们使用本体出来战斗的话会发生什么?”

帝江试探问道。

玄冥撇他一眼。

“如果你这个家伙终于肯走出宫殿的话,那么天道一定不会放过你的。如果听到终于发现我恢复的实力的话,那我一定不会有好过的事。”

帝江摇摇头。

“恐怕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你跟我会明白天道的意义,哪怕是那些他的走狗也未必知道。”

玄冥默不作声,帝江说的可不是一个美好的回忆。

“你们看,分出胜负了。”

叶天突然道,指着远处二人无暇顾及的战场。

“好像是帝江赢了。”

就在远处一堆碎石之上,那突然头角上的黄泉又多了一位徘徊者的灵魂。

本书作者其他书: 黄金瞳 神藏 天才相师 宝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