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修真 > 仙宫 > 第九百五十一章 镇魔老者

第九百五十一章 镇魔老者

叶天有些头疼。

“当初是为了摆脱麻烦才跟你来到这里,怎么一来倒是比我在那里更危险,初来乍到就要面对这么麻烦且理不清的敌对关系,还有一群我连面都没见过的人想要我的命。”

“我当初说的是实话,利弊也是由你自己权衡的,现在怪我,有些迟了。”

土伯不咸不淡说道。

“而且,这种事情以后再说,你没发现……现在哪里有些不对劲了吗?”

叶天眉头一拧,看向四周,那些原本不远处的帐篷,蓦然间远了,甚至有些虚幻,他与它们之间的空间,好像有些扭曲,于是影响了视线。

“你这小家伙的眼力倒是好。”

一道苍老的声音突然响起,好像是从四面传来,令人分不清楚具体方位。

“不过是用一些粗制滥造的阵法将我们与周围的空间隔绝罢了,我还以为天阴阁会对我们有多重视,其实也不过如此。”

土伯冷笑一声,大手一拍地面,瞬间从自己脚下就向周围蔓延出了方圆十尺的蓝色符咒,正好包裹住了包括叶天在内的地盘。

而在这一瞬间,叶天的视线终于清晰,那些帐篷也没有突然离他们远了,只不过这中间的距离多了一道阵法。

“我还真是小瞧你们了,不仅轻易杀了我的两名死士,如今还可以直接破开我的阵法,留一片空间,看来上头派我来做,还真不是杀鸡用牛刀。”

那个苍老的声音却依旧从四面传来,回荡在整个阵法中。

“你在这里磨磨唧唧半天应该是没有带帮手吧。”

土伯毫不犹豫地冷笑揭穿道。

“自大到以为带两名死士就可以轻松解决我们,结果却发现根本奈何不得,自己洋洋得意的阵法还被人破了。怎么?现在已经没有勇气跟我们动手了吗?”

那声音沉默了一阵,周围的阵法却没有消失。

“今天的确是我小瞧你们了,不过就算你们今日不死,来日也要死在我的手里,既然上头已经吩咐了要干掉你们两个,就没有半途而废,就此收手的道理。”

他突然道。

于是话音刚落,周围的景色就陡然一变,那些原本在地上的破碎沙砾岩石突然被莫名的风给吹起,与叶天二人为中心形成了一道龙卷风。

书友们之前用的小书亭 www.xiaoshuting.org 已经挂了,现在基本上都在用换源神器app www.huanyuanshenqi.com 。

而那些锋利的石块就在这个过程中不断加速,将两人围困在其中。

“你们放心,就算里面闹得天翻地覆,外面发现不了痛经我早有准备,这阵法中还不是最强大的,不过作为开胃小菜让你们品尝一下还是可以的。”

狂风夹杂着石块,叶天伸出指头去触碰一下,直接传来一阵刺痛,而后出现了一道白痕。

叶天的表情变得严肃。

他的肉身自从到了合体期以后就不断地被淬炼,再加上不久先前还有大道石乳的帮助,按理来说普通的石块就算再怎么样也不能伤到他。

可是这些被狂风卷起的碎石却能在他的指间留下一道白痕。

若是换成同等的修士,恐怕这一节指头早就没了。

“这个家伙的阵法是有点东西的。”

土伯说道。

“所谓的阵法符咒,其实都是一个道理,是借助了天地之力,所以跟你对抗的根本不是他自己,而是整个天地。人力终有时,就算你再强大,只要阵法造诣够高,哪怕那个人没有半点修为也可以杀了你。”

“人力终有时。阵法不也是人力吗?所谓的借助天地之力也不过只是借来的而已。”

叶天说着,一手直接取出了青诀冲云剑。

“只不过是有些诧异它的威力罢了,要是让我破除来,其实也很简单。”

说着,叶天一身修为毫不留情的爆发,仙元毫无保留地释放,这是合体境巅峰的修为,也是达到这个境界之后第一次释放全力。

若非有那个人设立的阵法遮掩,恐怕这突然出现那么强大的力量会引起四方的震动。

“青诀冲云剑诀!”

也不知道有多久没有使用这剑法,只是抬手间,有横扫日月乾坤之势,与先前那个自己所发挥的实力根本不可同日而语。

而那些被风卷起急速飞旋的碎石,在这四处横起剑气中,被破坏的七七八八,原本完整的龙卷风,如今也是四处都是缺口。

“这就是你所谓准备的开胃小菜吗?还不够我一个人吃的,你倒是准备道大餐给我尝尝。”

叶天笑道,能够肆无忌惮使用自己修为的畅快感,令他心情有些愉悦,他甚至能够想象出那幕后之人此刻脸色铁青的模样。

而土伯此刻就是异常冷静,他的眼神不断看向阵法四周,其中从那些蛛丝马迹之中寻找到幕后真凶的藏身之所。

而那些凌乱的阵法在他的眼中都是有迹可循。

“好一个娟狂的小辈,你待我日后再来,放心,组织是不会轻易放过你的。”

那声音缥缈道。

可是土伯却蓦然间将视线停在了一个地方,那里在旁人看来也许与其他地方并没有什么两样,可是在土伯眼中,却是处处都透着破绽。

还没有等他传音,一直悄然关注他神情的叶天就率先向那一处地方出了手。

直接就是一道粗大的剑气挥舞了过去,雷不及掩耳之势,传来轰然一声,与一道哀嚎之声。

叶天冷笑一声,瞬间冲了上去。

在被剑气击起的尘土飞扬之中,很快他的手里就提着一个人走了出来。

那个被提着的是一个矮小的老者,被尘土弄得蓬头垢面,下巴上留着长长的胡子拖到了地上,被叶天抓着腰带,提起来轻而易举。

“是你?”

土伯有些诧异,一副认识此人的样子。

“什么是我不是我的,难道你还认识我不成?”

长胡子老头儿有些气急败坏。

“他不是天阴阁的人。”

土伯向说道。

把老头一听土伯这话神色愣了一下,而后看向土伯,不禁有些神情波动。

“你凭什么说我不是天阴阁的人,我不仅是天阴阁的人,我还是第一阵法师!”

“省省吧你,你都不知道被挂在天阴阁的必杀榜上多少年了,什么时候成为他们的人了,难不成是挂久了就挂亲了?”

土伯白了他一眼,示意叶天将他放下来。

“这老头不是你说的第一杀手组织派来的人?”

叶天问道。

“他不是,不过那两个是,但那两个绝对不是他的人。”

土伯笃定道。

叶天轻叹了一口气。

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之后,他就再也没有搞清楚过自己的人际状况。

“你怎么会有看过天阴阁的必杀榜?”

那老头在听到土伯一说必杀榜时脸色一变,似乎认了。

“那种破东西不过是当年岁数翻的,看了一下前面几个有趣的人,你比较荣幸是给我印象最深的一个,“镇魔老者”,号称自己的阵法造诣天下第一,我早就想把你抓的比试一下了,如今看来也不过是个浪得虚名之辈罢了,就你这般的角色,怕是想做我当徒子徒孙都够不上。”

土伯的这般话语,说得老者的脸色不禁越来越难看。

“竟然落入了你的手中,那我也认命了,不过士可杀不可辱,要杀要剐悉听尊就,但尔等这般羞辱于我,当真是卑鄙至极。”

后者听了方才的话,恼羞成怒道。

“没有羞辱你,不过话说,如今我们也杀了天阴阁的人了,所以可以暂时归咎为一个阵营的人。”

土伯说道。

可是老子此刻就是冷笑一声,神色变得桀骜。

“你个小娃娃,不过就是杀了两个小蝼蚁,还不是你自己动手,是你同伴动的手,就妄图与老夫成为一个阵营的人,你可知道当年老夫折损了他们多少人手?”

“天元域大战,三十万底层刺客,一名殿主,一名副阁主,如此镇魔老者的名号才打出来,才有的登上必杀榜的资格。”

土伯说得老者一愣愣,但是他突然想起前者说看过必杀榜,而且自己曾经的这段往事也不算什么机密,就也释然了。

“没想到事情过去了那么久,竟然还有小辈会记得。”

他轻笑一声,煞有介事地掸去衣衫上的尘土。

“不错,你有了与我对话的资格,那老夫就不计较你们这一次的冒犯,山不转水转,山水有相逢,咱们来日再回。”

镇魔老者说着,瞅准时机,就往外走去,可是还没走出一步就发现自己竟然悬空起来了。

“我们的事情还没有说完呢,那么急着走做什么?既然你发现了天阴阁的人,还控制了他们两个,那么你一定知道更多的事情,这些情报对我们有用,还请前辈千万不要保留。”

土伯说着,抬抬手,就有一道蓝色的符咒挡住了老者的去路。

“我什么都不知道,只不过是路过而已,你也知道我与天阴阁的关系,这个时候陷害一下他们不是很正常吗?”

老者说道,一副信誓旦旦的模样。

“那既然如此,前辈对我们出了手,是不是该给个说法,我们虽然从来不会惹事,可是也没有怕事。”

叶天突然说道,手中的青诀冲云剑寒芒毕露,似乎下一刻就可以将老者的头颅斩下。

而后者确实感受到了浓重的杀机。

本书作者其他书: 黄金瞳 神藏 天才相师 宝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