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修真 > 仙宫 > 第九百九十九章 墨府

第九百九十九章 墨府

叶天说完之后就直接扭头就走。

“等到什么时候你需要我,你再来找我。”

可是还没等他走两步,眼前就又出现了墨渊的笑脸。

“实不相瞒,此事刻不容缓,还请兄台移驾,现在就陪我去一趟墨家,”

叶天看着眼前这一张笑得如一朵灿烂的花似的墨渊,再想起他先前一时冷啊,一时普通,一时柔和,一时霸道的面孔,不得不感慨,哪怕是在外面多年这大家族的弟子还是不会忘记善变那一套。

“即便是在着急的话,你也需要让我去做一番准备呀,如果如此贸然前往的话,恐怕我的战力会大大减少。”

叶天遂口编了一套瞎话,就赶紧甩掉了那烦人的墨渊,向着雀啄所居之地赶去,却发现她与红莺二人还是没有回来。

而在前往那居所的途中,他就已经向门中的众人解释了一遍,那山下的军团已经被他劝回去了,过不了多久就会撤军。

而那些弟子就在一阵欢呼声中各自散了去,那些长老的脸上也露着洋溢着由衷的笑容。

而叶天似乎就在这一瞬间真正的感受到了融入整个门派的感觉,可是很快这种感觉就被他刻意的甩掉,甩出脑海之中。

他现在不应该被这个世界的任何牵绊,他现在只应该想的是如何去救出土伯,如何去与他一起寻找通往回自己世界的通道。

在天山峰那四处寻找了一番之后,叶天还是没有发现二女的身影,而此刻烦人的莫远又来到他的面前。

“你是怎么进到我天山峰的?难道山门那里没有人把守嘛?不是说过不准外人随便进入吗?”

叶天有些头疼,早知道就不应该答应他。

“还不知道兄台名讳呢。”

墨渊问道。

“叶天。”

“墨渊。”

“我知道。”

二人又有一句没一句闲扯了几句,被叶天应付了几下之后,墨渊又回到了自己的军团之内,他说要等到叶天一起离开,再把军队同时撤走。

而在那些弟子们忧心忡忡的眼神,令叶天实在忍不住了,来到了墨渊的面前,答应跟他一起回去,并且要他承诺很快就可以回来。

毕竟虽然有些放心雀啄和红莺在一块儿,但是许久不见他的心里还是多少有些挂念。

墨渊自然是很爽利的答应了叶天的要求,果真当天就在天山峰众弟子期盼的眼神中带着那百万雄师军队一同离开,向着自己的家族所在地走去。

“说实话,叶道友啊,你这样子待在天山峰实在是太屈才了,若是陪我一同去闯荡,到时候好歹也能得一个元帅将军的名号,说不定还可以为威震一方,成为土伯大人的亲信手下,那个时候你就可以建立自己的家族了。”

墨渊说到,他骑在大马上枕着头,望着天上的星星明月畅想道。

“虽然有不少是人说我们十大家族都是靠着女人吃饭的,可是他们的话你多多少少带着酸味,其实是羡慕我们罢了。可是他们又怎么清楚,这所谓依靠女人上位的背后又有多少酸楚呢?难道真以为土伯大人的嫔妃就只有十位吗?凡事说白了主要还是依靠个人……”

他像是在对着新月诉说自己的心事,又像是在对着叶天说,可是没有人听到也没有人回应,他就这样自顾自地说了一路……

原先叶天看到墨渊的第一眼,就以为这人不过是一个话少又普通的首领罢了,没想到一旦熟络起来此人确实异常多话。

因为不能把军队直接抛弃的关系,所以叶天与他们一起骑着马向着五百里外的墨家赶去。

而这一路上,对于叶天来说实在是有些煎熬,他本不愿意多话的一个人,可是却每天面对来自同一个人的问候,关心与答惑,且那人不帅不美长相普通,说出来的话也着实有些无聊。

“叶道友,你看到前面没有?那几座城池相连的地方,就是我们墨家的所在之地,而其中最中心的那座城池就是家族房屋所在之地,也就是我们居住的地方,你要比斗的地方也是那里。”

听到了最后一句,叶天才顺着墨渊所指的方向看了一眼,发现那是一座无比辉煌的城市,比他来到这个世界上所看到的所有城池都要广阔。

“你们所建的城池倒是很奢侈。”

叶天不咸不淡的点评了一句,墨渊就很心大的当做的夸奖。

“毕竟经过那么多年的发展,人口还是很可观的,如果不把城池做的大一点,恐怕还不够居住。”

墨渊说到,就很快不言,只是目不斜视的盯着那一片,他想要成为主人的地方。

叶天发现他越临近城市他的话变越少,直到后来无论叶天主动说什么也只是一次一次的回应,很少连在一起。

原本有些嫌他烦的叶天不知为何,突然一下沉默之后却觉得有些不习惯了。

可是叶天本就不是一个爱热闹的性格,性子有些冷清,索性二人并排骑马儿走,没有人搭话就这样向着墨家去。

这所有城池中心围着的那种城市就是墨家的主城,也是墨家宅屋所建造的地方,墨渊就带着叶天,二人向着墨家走去。

当来到府邸的面前,哪怕叶天做好了心理准备,可还是忍不住心惊一下。

这房屋的构造,还有那些建设都是别出心裁的美,而府邸之中更是雕梁画栋,应有尽有。

最近叶天惊讶的就是整座房屋没有一丝一毫的灵气流转,也没有阴魂之力流转,那些所雕刻出来的壁画一类,似乎都是出自于凡人手中,刻得惟妙惟肖。

“这些东西原先是父亲喜欢的,只不过如今他走了,他有真才实学,且一身修为也不弱,只不过常常被外人诟病,是盘上了女人的衣裙……”

“所以现在……”

“所以现在是我母亲当家,好在我墨家虽然人多,可是一个个还是都服管教的……”

二人就这样有一句每一句的闲聊着进了府邸,叶天其实对此并没有什么兴趣,不过是闲看也是闲看,倒是想多问问。

“哟,没想到大哥出去那么多年又回来了。”

那声音有些阴阳怪气,让叶天想起了先前在墨渊旁边的那名壮汉。

“我这不是刚刚出去没一阵嘛。”

墨渊说到,也没有过多的搭理那名年轻人。

“哦,也许是大哥常年出去不着家,让我都忘了你先前回来过,怎么,这回又带了谁回来?又是你在战场上的好兄弟吗?上次你带一个回来差点没有将母亲气死,大哥你是何居心?”

那年轻人一件到叶天语气中就带着责备的责问倒墨渊。

“这位不是我找的战友,是我请来的供奉,不是要试炼开始了吗?为何不见你找来的供奉?”

墨渊左右看了一下,那年轻人的身边,发现并没有人。

“我找来的那人如今正陪着母亲说话呢,他不像你似的,这么久也不着家,整日里在外面如何能当的起族长的大任,又或者说我是害怕这个族长之位会连累大哥你的心情,要是交你成日里托在那么一个小小的府邸之中可不得将你烦死。”

那年轻人说话总是阴阳怪气的,叶天只是看了他一眼就懒得搭理他,将头扭向别的地方,看看这府邸之中四处的景观。

“不过大哥,你找到这条狗倒是好不懂事,连看看主人家都不会。”

那年轻人突然脸上露出嫌恶的表情,看了叶天一眼。

“你想找死?”

叶天可不是一个受气包,先前这年轻人与墨渊之间是兄弟之间的事情,他不好插手,如今如果将战火蔓延到自己这里,他可不介意给这个讨厌的人一点教训尝尝。

“你说我找死?你不过就是我大哥找来的一名供奉而已,你如何来的胆量说我找死?你可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我是什么身份?”

年轻人似乎是第一次被人这样瞧不起,看着叶天的眼神已是暗藏了一些杀意。

“我管你这里是什么地方,你是什么身份,如果你不能管好你的那张臭嘴,就让我来替你管教,但是你放心,绝对不会很温柔。”

叶天说道,身上的气息有意无意之间泄露了一点,而那一点气息就足以将眼前这个年轻人压的喘不过气了。

叶天本打算就此放手,毕竟这里不是自己的地盘,他虽然嘴上说着不管不顾,可是心里还是有些分寸的。

而就在此时,突然“啪”一声,那眼前的年轻人被人一巴掌拍翻在地,脸上瞬间多了一个红印子。

“真是太多年没管教,竟然外人看些笑话!”

墨渊的脸色阴沉,叶天可是他请来的供奉,若是被这小子三言两语气走了,到头来吃亏的可是自己。

而且这段时日里他也没有少忍受,若是换在军营之中,恐怕他早就被自己拖下去挨了不知多少军棍。

“以后我的事情你少插手也少插嘴,外人管不到你,我来管你。”

墨渊冷冷看他一眼。

本书作者其他书: 黄金瞳 神藏 天才相师 宝鉴